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32章 連死兩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32章 連死兩次字體大小: A+
     

    那血光襲來的太快,快到連霍然都來不及反應。本只是想生擒桑天陽,此時桑天陽的神魂卻是被那血光給徹底擊碎,他的大手壓蓋而下,卻只抓起一把金‘色’光點。

    唰!

    霍然猛地望向一處星空,眉心紫光泛泛,捕捉到百里開外一道模糊不清的血‘色’身影。

    “血主?”

    雖只是看到一抹血‘色’的身影,霍然已經確定那人定是血主無疑。此時的他一陣後怕,那滅絕了桑天陽神魂的血‘色’匹練太強了,也虧得是針對桑天陽的神魂,而非針對他,否則以他現在的情況,被血‘色’匹練掃中的話即使不死,也得丟半條命!

    “太子……死了?”

    桑天陽的神魂被擊碎,天庭衆人膛目結舌,一個個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上百萬人羣當即‘混’‘亂’起來,躁動不安。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聖王死了,那他們的眼睛眨都不會眨一下,可桑天陽是誰?那是金烏族太子、新晉大帝的親子、未來的天庭之主!他身份極爲特殊,而今一死,已成大帝的金烏皇會如何?恐怕無論是在場的人族,還是天庭衆將,都免不了血流成河。

    人族是主兇,此地的天庭衆將則是護衛不力……

    “霍然,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連大帝之子都敢殺!”

    “殺人者償命,等金烏大帝御駕親臨時,你當着他老人家的面自裁吧!”

    一衆天庭之兵將紛語不迭,叱聲要霍然自裁。實際上,他們更希望由自己等人擒下霍然,以向金烏大帝請罪,屆時雖然依舊免不了責罰,或可留得一命下來。只是人族那邊的張真玄還在,他們根本就不敢動。

    “公平對決,戰前已言明不死不休,現在憑什麼怪罪霍然?”

    “殺的好,霍然不愧爲人族大帝使者!”

    “天庭的走狗們,廢話不要說了,直接開戰!”

    人族及同盟們一個個磨刀霍霍,豪情萬丈,只待有人一聲令下,勢必傾巢出動,與對面的天庭衆人展開一場殺伐。霍然把桑天陽殺了,他們自是興奮不已,只是‘蒙’修戚在內的幾位知情人卻是苦笑不迭,暗道霍然這次是真的闖大禍了,而且整個鈞天界的人族恐怕都要被殃及。

    ‘始作俑者’霍然雙眸中嵌滿無奈之‘色’,適才血主突施暗手,在他來不及反應的那一剎滅了桑天陽的神魂時,由於被他的身體擋住一角,導致幾乎沒有人看到那真正令桑天陽致命的血‘色’匹練,即使看到了,衆人也只會以爲會是他打出來的。

    血主犯下的惡,卻是要他來承擔後果,這讓他心中有大怒,體內唰的一聲衝出玄黃寶塔和‘射’日神弓。他頭頂玄黃寶塔,左手持着赤‘色’大弓,一身殺伐之氣直衝霄漢,冷冷的看着天庭衆人,道:“殺便殺了,還待如何?想向金烏皇請罪的儘管上前,我霍然一併接下!”

    說吧,他擡了擡黑曜魔金槍,揮手擲向蚩無敵。現在局勢‘混’‘亂’的緊,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發生‘亂’戰,蚩無敵沒有兵刃是不行的。

    唰……

    黑曜魔金槍化作一抹烏光,破開層層殘留在星空中的道則,直‘射’蚩無敵而去。

    就在此時,一道高亢尖銳的啾鳴聲傳徹整個星空,這聲音中帶有大氣機、大神通,且夾雜着大怒。其聲襲過之處,時空都好似定住了,不管是人族衆人,還是天庭諸將,一個個都維持着一個表情,就連那飛‘射’而出的黑曜魔金槍,也靜止不動,一切顯得怪異無比。

    咔嚓一聲,張真玄留存在此地的軀殼上出現了一條條裂縫,與此同時,桑天陽的神魂崩散處,一簇簇金‘色’光點奇蹟般的匯聚起來,竟重新凝聚成桑天陽的模樣。

    金‘色’小人的臉上還殘留着一抹驚懼之‘色’,那是桑天陽臨死前的表情!周圍數百萬人衆的時間好似靜止,而他一人的時間卻像是倒退了一般,扭轉到被血光擊中之前。

    嗡……

    一聲異響過後,這片星空的秩序恢復了正常,唰地一聲,黑曜魔金槍繼續‘射’向蚩無敵,原本它的前方並無一物,只是此時桑天陽的神魂不知何故重新聚起,正立在它的前方!

    “小心!”

    沒有人知道桑天陽的神魂明明已經碎了,此時爲何又突然出現,不過黑曜魔金槍對準了它,他們還是不由自主的驚呼出聲。

    或許是由於剛剛重聚神魂的緣故,桑天陽還處於懵懂的狀態,即使聽到了衆人的呼喝聲,依舊沒能反應過來,只聽到‘噗哧’一聲,黑曜魔金槍直直的‘洞’穿了這具重聚起來不過瞬息功夫的神魂,令其再次崩碎,死的不能再死。

    唰!

    蚩無敵伸手接住了黑曜魔金槍,撓了撓後腦勺,一臉怪異。何止是他,‘蒙’修戚、任無良、楊戩、哪吒……包裹霍然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不明所以。怎麼剛纔明明已經死了的桑天陽又活了過來,可復生還不到一息的功夫,又誤打誤撞的撞上了黑曜魔金槍?

    難道他的運氣真就差到這個地步……

    “這難道就是命嗎?”提着‘射’日神弓的霍然輕聲呢喃,自己壓根就沒打算殺桑天陽,結果血主瞞天過海的殺了桑天陽,再將之嫁禍給自己;以爲桑天陽已死,不再需要黑曜魔金槍時,將魔槍還給蚩無敵,哪想桑天陽復活了,而且還是復活在黑曜魔金槍的槍頭上,這不是壽星公上吊——找死嗎?

    “霍然,你好毒的算計啊!居然連太子復活的時刻都算好了!”

    金烏族的一位大聖‘陰’惻惻的說道,在他認爲,霍然定是事先知道桑天陽要復活,所以他才擲出黑曜魔金槍,魔槍一出,便正巧穿透了復活後的桑天陽的神魂!

    不知不覺間,霍然再次稀裡糊塗的就背上了一個黑鍋,而且與前一次不同,前一次他還知道主兇是誰,這一次就連他自己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是桑天陽的命中剋星,不然何以自己隨便擲出黑曜魔金槍,都能誤打誤撞的滅了這個數十萬年以來第一位大帝親子呢?

    “吼!!!”

    一道狂吼聲自南方傳來,隨即只見南方有一顆巨大的太陽橫移而來,一瞬千萬裡,眨眼間便跨過了億裡的距離,出現在此地。金光璀璨間,恐怖的高溫向四周散發,方圓數十萬裡的星空都被融化,而與此同時,一股難以言喻,卻叫人顫慄的氣息散開。

    “金烏大帝?!”

    “陸壓!”

    衆人大驚間,又一道殘影席捲而過,抓起愣神的霍然便轉向人族這邊,隨即一副浩大的‘陰’陽圖飄‘蕩’而起,將人族及同盟盡數覆蓋,垂落下數之不盡的‘陰’陽二氣,以抵禦浩大可怖的帝威。

    這正是沐家的帝器太清圖!

    “前輩?”

    霍然愣了愣,才發現將自己從陸壓身邊拉回來的是張真玄。此時的張真玄早已沒有了先前那般雲淡風輕,他全身都在淌血,氣息紊‘亂’,呼吸不暢,任誰都猜得到他此時定然受了不輕的傷。

    張真玄擺了擺手,凝眸望向那巨大的太陽,高聲道:“小輩之間的生死之戰,要怪只能怪桑天陽時運不濟,命該如此!”

    嘩啦啦!

    金光內斂,太陽消失,留在原地的卻是一六旬金袍老者。他眸子間滿是殺氣,體內一股股可怕的氣息散發而出,與太清圖垂落下的‘陰’陽母氣相爭。

    “參見大帝!”

    一衆天庭之人眼見金烏大帝親臨,當即跪拜下來,心中忐忑不安。

    “要爾等何用?”

    陸壓冷哼一聲,隨手對着天庭這邊一揮,只見無數可怕的道則自天穹壓落,隨後‘噗哧’聲不絕於耳,瞬息功夫,原本上百萬之衆,便只剩下不到五十萬,其餘人不管是聖王,還是大聖,盡皆爆開,血‘肉’橫飛,鮮血染紅這片星空。

    揮手間數十萬高手盡歿……在場衆人除了張真玄之外,皆是‘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爲大帝的強大而懼。

    “大帝饒命!大帝饒命!”

    剩餘的五十萬人連頭都不敢擡起來,只一顧的拼命磕頭,祈求陸壓的原諒。

    陸壓面‘色’一變,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如何,竟噗哧一聲張口吐出一灘帝血,星空沾染上帝血,好似遇到了最爲可怕的攻擊,一寸寸崩碎開來。他一把擦去嘴角血漬,轉首惡狠狠的看向被張真玄護在身旁的霍然,向前踏出一步,當即有足矣撕裂大聖的強大罡風席捲而出。

    “陸壓,我已經說過,天命不可改,即使你身爲大帝亦不可能逆轉!”

    眼見陸壓‘逼’近,張真玄也向前踏出一步,擋在霍然的身前,與此同時,人族衆人頭頂的太清圖上‘陰’陽二氣暴漲,好似衝上了九重天一般。

    轟……咔哧!

    穹頂雷聲陣陣,烏雲滾滾,一股壓抑的氣息席捲六合八荒,壓得每個人都喘不過氣來。

    正值此時,鈞天界方向‘射’來一道烏光,立在張真玄身畔,光華內斂後,化作一黑壺,其上魔紋密佈,詭異而可怖。

    “你若敢動,我便拼了這條殘命,也要帶你一同赴死!”隨後,鈞天界那邊傳來一道洪音,內中夾雜着決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