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28章 勇冠當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28章 勇冠當世字體大小: A+
     

    原先還略顯萎靡的霍然,也不知被張真玄送去了哪兒,只一刻鐘不到的時間,便如脫胎換骨般,整個人煥然一新,一身威勢更勝往昔,八極踏星之法一經展動,迅若奔雷,一馬當先的衝向域外。

    “走!”

    張真玄輕叱一聲,帶領人族及諸多盟軍直衝域外。這一戰表面上是霍然與桑天陽之間的生死之戰,只是兩人各爲先鋒,而且桑天陽還有着大帝親子的身份,此戰結果,必定影響雙方士氣,尤其是此時人族這方無帝,已落對方一籌,士氣相當重要,馬虎不得。

    唰唰唰!

    蒙修戚、沐不羈、楊戩、哪吒、蚩無敵、赫連紅塵等人俱是展動絕妙身份,跟上張真玄。

    “跟上!”

    這邊桑天陽也下令,大軍開撥域外,他自己則首當其衝。雖詫異霍然爲何能在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內恢復如初,一身氣勢更是勝過在黃泉路時,但他心高氣傲,自負同級無敵,縱使霍然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又如何?

    轟隆隆!

    雙方人數加起來數百萬,全部出動,便如雷霆萬鈞,匯成一片,又似滾滾大江,自地而天,逆衝而上,其景好不壯觀!大地上的無數凡人只覺得天搖地晃,遠遠瞧見黑色洪流逆天而上,當即俯身叩拜,口呼神仙下凡。

    不管凡人如何,這數百萬大軍直開赴域外千萬裡,遠離鈞天界,以免即將到來的曠世之戰會殃及大陸,若將大陸都給打沉的話,在場中誰人能擔此大過?勢必盡數葬身在天譴之下!

    一馬當先的霍然忽地調轉身形,全身氣貫長虹,一邊衝向持着殺劍殺來的桑天陽,一邊大手對着蚩無敵一掌,大吼道:“槍來!”

    蚩無敵會意,低喝一聲,將手中的黑曜魔金槍擲了過去。魔槍本就鋒芒無匹,再經受蚩無敵的大力,頓時化作一抹烏光破開重重空間,直奔霍然而去。

    嘭!

    霍然全身一蕩,體內澎湃的血氣透體而出,席捲三千里。他如大鵬展翅,大手猛地大張開,一把握住了疾馳而來的黑曜魔金槍,而後整個人化身爲修羅殺神,槍出如龍,吐芒如電,殺向桑天陽。

    一場同輩中的絕豔之戰就此展開,桑天陽手握火劍,自下而上削過,道則匹練劍光便如一條浩蕩萬里的岩漿之河奔騰,瞬間湮滅了這方虛空。霍然搖擺槍身,魔槍當即化作一條黑龍,擺尾而動,掃中岩漿,轟嗤一聲,剎那間火光迸射,岩漿四濺。

    “殺!”

    “殺!”

    二人殺氣冷冽,直灌穹頂,眸光如電,劈開空間。一人手持大聖器的殺劍,金甲鏗鏘聲不絕;一人倒提聖王器的魔槍,黑色道袍翻飛不止,恰猶如神將與魔君之間的正邪之戰。

    當!

    轟!

    咚!

    劇烈的碰撞聲響徹十萬裡,太陽真火激射紛紛,渾厚魔氣滌盪滔滔,桑天陽手中殺劍雖是昔年金烏皇親煉,臻至大聖器,但霍然手中的黑曜魔金槍亦屬不凡,品級雖弱其一籌,卻勝在材質神威,兩相抵消之下,倒也旗鼓相當。除此之外,桑天陽已達聖王中期之境,霍然經由一刻鐘的時間,因特殊緣由,不光舊傷盡復,修爲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亦是聖王中期!

    糾集種種,二人修爲相當,兵器相當,修煉的術法、神通品級亦相當,這注定二人是棋逢對手!

    “霍然也當真自負,有玄黃寶塔、射日神弓這等利器不用,偏偏要借魔神的兵器與桑天陽爭鬥,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十數萬裡之外,有人族之人對於霍然的行爲很是不解,按道理玄黃寶塔應當要強於黑曜魔金槍微末的,而射日神弓更是金烏之剋星,二人此時表現的旗鼓相當,若是霍然使出這兩件至寶,還怕桑天陽不伏誅當場?

    “你未免也太小看金烏族了!”有人當即反駁,道:“霍然有玄黃寶塔、射日神弓,他桑天陽就沒有制勝法寶嗎?此時二人只以相當的兵器和術法神通相鬥,便是要當着世人的面,證明自己比對方強,而不是靠着外力!”

    “不錯!桑天陽心高氣傲,霍然亦鐵骨錚錚,二人均是絕豔之輩,有挫盡天下英雄之神姿,此等人物最重氣節,哪裡會佔對手的便宜?”

    在場中一些見識高遠、心思玲瓏之輩對於這些人的話笑着搖搖頭,不置可否。這些人說的固然不錯,但卻沒有切中要點!霍然也好,桑天陽也罷,之所以選擇這般勢均力敵的方式爲戰,是想告訴天下人他們俱有無敵之姿,更是爲在場中的兩方勢力作表率,爲己方打氣,爲接下來的大戰作鋪墊。

    所謂戰,不過拼的是天時、地利、人和這三樣而已。而今金烏皇證道,天庭已得天時;此地爲鈞天界,人族及同盟自是佔了地利;至於這人和,首推士氣,此時霍然與桑天陽一戰的最終結果,將決定人和歸於哪方!

    “殺神無敵,勇冠當世!”

    人族這邊在狂吼,齊聲整齊,震盪星空。

    “太子無雙,誰能相抗!”

    那邊,天庭也在展旗吶喊,爲桑天陽助威。

    或許是雙方的吼聲過於響亮所致,被沐不羈抱在懷裡的如空緩緩睜開眸子。甦醒過後,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找霍然,小臉焦急,驚呼道:“師父!師父!”

    “如空乖,你師父他已經沒事了!”沐不羈連忙安慰起這個討人喜愛的孩子,他已從任無良等人口中得知如空是因霍然不惜豁出性命救任無良纔會暈,不免爲這孩子的孝而感動。

    如空掙脫沐不羈的懷抱跳下身來,他小臉滿是焦急,四處張望,待得望見十數萬裡之外爭鬥的身影中正有霍然時,他纔算鬆了一口氣,轉而又擔憂起來,上前一步緊緊拉着蒙修戚的手,說道:“爺爺,快去幫幫師父啊!”

    蒙修戚當即蹲下身來,扶着如空的雙肩說道:“不用擔心,你師父他不會敗的,你要相信他!”

    “真的嗎?”如空的情緒略微平靜些,只是依舊顯得有些擔憂的看着場中廝殺的霍然。

    一旁的張真玄回首望了望這個不平凡的稚童,搖頭一嘆。霍然已跟他言明如空便是成仙的希望,而他也認爲霍然此舉卻是失策了,既知道如空現世有危險,何不將如空留在冥界。只是他也能體會霍然的擔憂,故此只能一嘆。

    或許,再過不久,這片天地將成另一幅模樣了吧?成仙的希望出現,那些爲成仙而隱藏了不知多少年的大帝們,還坐得住嗎?

    場中,征戰多時的兩人都是負傷,血灑星空。然而鮮血非但沒有令二人消極,反而越戰越狂,桑天陽丟開殺劍,搖身一晃,化作萬丈大的金烏神鳥,全身猶如澆注過金水般閃閃發光,金光燦燦,每一片金羽都猶如聖王器級別的刀,可輕易切開聖王的身軀,利爪尖喙,無一不是鋒芒利器。

    “啾……”

    一道高亢尖銳的嘯聲自金烏口中發出,其聲有着莫大的神威,直擊人心,修爲不夠者只覺得心頭上懸着一口利劍,隨時都會斬下。

    “來的好!”

    霍然吼聲如雷,震得數萬裡之內的星空都是一晃。他同樣捨棄黑曜魔金槍,展動法天象地,身軀直直暴漲至萬丈高大,猶如開天神將般攤開了雙臂,掄着小山般大小的拳頭,直擊金烏探來的利爪。

    咚!

    拳爪相擊,發出的沉悶之聲無比壓抑,澎湃的罡氣當即四散開來,星空一處處炸碎,一處處湮滅,混沌氣自星空缺口中洶涌而出,席捲萬里。

    唰地一聲,金烏神翅斬下,銳氣無邊。霍然無視其利,擡臂格擋,只聽得嗤嗤之聲中,金烏神翅斬入他的臂膀,只是在斬到其骨時,卻是如何都斬不動了。

    霍然冷笑一聲,趁此良機反探手製住了金烏的一隻爪,而後他被神翅斬中的右臂神力盪出,將神翅震開,下一刻便掄動輪迴天拳直擊。剎那間,仙冥之象齊出,浩浩蕩蕩的仙影鬼魅遍佈當空,盡數衝撞向金烏。

    “啾!”

    “啾!”

    “啾!”

    金烏連續高鳴三聲,一聲蓋過一聲,與此同時,它龐大的身軀內淌出了可怕的法則,彷彿能毀天滅地!霍然眸光一冷,這邊攻擊不斷,那邊卻是收回了制住金烏之爪的左手。

    他收手的速度快,但金烏體內逸散出的法則更快,終究是沾上他的指尖。只這微末法則,卻如同最爲濃烈的毒,迅速染上霍然的臂膀,而其所過之處,血肉腐壞,露出一截手骨。

    “喝!”

    霍然低喝一聲,只見他整條左臂在這一刻炸開,碎肉斷骨四射而出。也正因爲他自毀壞臂,才免遭整個人都被那種可怕的法則所毀。在他自毀左臂之際,他的全力一拳也打了出去,遮天蔽日的仙影鬼魅繚繞不迭,帶動了世間最爲狂暴的法則,直直砸向了掙脫束縛的金烏。

    躲不開的金烏只得合攏雙翅,狂暴的力量衝撞上來,那一對金翅當即炸開,它那龐大的鳥身亦被轟飛萬里,金烏血灑遍星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