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27章 狹路相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27章 狹路相逢字體大小: A+
     

    似乎連天都在爲鈞天界即將遭遇的劫難而憐,黑雲沉沉,遮天蔽日,將整個大地都掩蓋。

    此時的人族諸多勢力,以及龍族、鳳凰族、麒麟族、血狼族、天狐族等俱是集結在中州神魔嶺,與桑天陽爲首的天庭勢力對峙。此地高手集結,光是聖王,便不下萬數,聖王之下的高手更是數之不盡,即使是大聖,亦有數百位!

    這還不算是各族傾巢而出,若是那些大族的底蘊齊出的話,高手的數量將再翻一番!

    百多年前神魔出世,與人族在這神魔嶺展開一場殺伐;百多年後的今日,仍然匯聚在神魔嶺,只不過這一次對峙的雙方發生了變化,這一次到底哪一方能勝,還是一個未知數。

    天庭這邊旌旗招展,旗上‘天庭’二字像是有無盡的魔力,反見者,俱能隱約間見到一副屍骨成山,血流成河的血腥畫面。這個畫面是真實的一幕,曾在遠古時代真真切切的上演過,乃是金烏皇親手製成,將曾經的畫面以大.法力融入其中。

    旌旗一展,雷聲陣陣,名副其實的金烏太子桑天陽跨出人羣,行至最前。他一雙冷眸如電,掃過對面的人族及神魔中的大族,沉聲道:“再給爾等一次機會,降者不殺!”

    “殺!殺!殺!”

    伴隨着桑天陽的一番話,天庭這邊吼聲如雷,上百萬高手的殺氣匯聚一處,直衝霄漢,震爍天地,修爲不夠、道心不堅者甚至會被直接嚇破膽!

    “風大,小心閃了舌頭!”

    人族這邊有一道雄渾如鐘的聲音凸起,卻見蚩無敵拎着黑曜魔金槍跨至人前,魔槍直指金光閃閃猶如太陽神般的桑天陽,厲聲道:“烏鴉太子,與老子一戰敢否?”

    蚩無敵魔軀鏗鏘,高大魁梧,宛若一座鐵塔。在說出這番話時,他滿頭濃密黑髮無風自舞,散如狂,動如龍,當真有無敵之氣,無敵之姿,引得後方吼聲連連。

    “小小一個蚩無敵,何須太子出手?”這時,天庭之衆中走出一位金袍青年,他眸子陰冷,面色陰鷙,先是對着桑天陽躬了躬身,而後才蔑視對面的蚩無敵,不屑道:“有我滕千劍在此,斬你足矣!”

    滕千劍,曾經的千劍第一王,兩百年前由神魔試練場跨入人族的戰場,敗了當時意氣風發的張真玄,致使張真玄百年沉寂,碌碌無爲。在百年前的修羅界當中,除了神秘的帝與後之外,他難尋敵手,單是一具法身便能戰霍然與素雅,而後他真身出動,更是與桑天陽聯手斬了霍然!這麼一個人,絕對可以用雄主來形容,若是金烏皇沒有證道成帝的話,他或可開創騰蛇族的盛世,成爲該族第一位大帝!

    他有成帝的野心,只是而今金烏皇已然證道,天庭亦重立,他的帝路等於是就此斷絕,遂只能臣服金烏族,成爲天庭中的首號戰將。

    就在蚩無敵與滕千劍爭鋒相對,即將開戰之際,一道低嘆聲傳遍當場。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此戰難免,還請各位將戰場移至域外,免得昔年盤古大帝耗盡心力而開闢出的天地毀於一旦。”

    驀然間,一道模糊的身影由遠及近,出現在雙方中間。千影凝聚成形,卻是一灰衣中年。

    “人王?!”

    “人王!”

    此人一現身,對峙的雙方俱是一震,來人正是人王張真玄!

    在場中有人歡喜有人憂,心思最爲複雜的莫過於滕千劍了。曾幾何時,他力壓張真玄,使之喘不過氣來,更差點將之斬於人族域外戰場。時過境遷,昔年的手下敗將卻已凌駕於他之上,令他喘不過氣來。

    剛纔還意氣風發,準備手刃蚩無敵而向天庭表明自己忠心的滕千劍,此時像是霜打得茄子般,畏畏縮縮起來,甚至不着痕跡的後退。他怕了,生怕這個一招就能結果自己的‘手下敗將’會找自己報仇。

    可惜的是,而今的張真玄根本就沒將他放在眼裡,甚至看都沒看他一眼,便直接將目光落在桑天陽身上,說道:“太子認爲如何?”

    “遂你的願又如何?”

    桑天陽很爽快的答應,只是言語中滿是盛氣凌人。之所以會答應張真玄將戰場移至域外,無非就是忌憚張真玄的實力而已。此時他父皇未來,陣營中無一人是張真玄之對手,加上鈞天界中還藏着不少人族高手,未免戰至白熱化時那些高手來援,他自是樂意去域外一戰。

    張真玄正想轉身邀衆人前往域外,話未出口,他猛地擡首望天,只見虛空中開始凝聚出六芒星陣,萬般道力彼此交織,構建成一閃域門,這是有人要降臨的徵兆!

    其餘人也被虛空中還未成形的域門所吸引,看這道力之強,顯然是跨越極遠的距離,念及此,衆人紛紛猜測到底是何人即將降臨。

    “是金烏大帝嗎?”

    “沒有帝威逸散而出,此人還未達帝者,只是會是誰?”

    “是敵還是友?”

    在衆人議論中,六芒星陣已構建成域門,下一刻,從中跨出兩道身影,正是從冥界歸來的霍然以及任無良,如空依舊躺在霍然的懷裡,睡的安詳。

    “呦,這是在歡迎本天尊嗎?”

    去了一趟陰曹地府,得見冥帝,盡釋心中疑惑的任無良恢復了本性,一雙小眼眯成一條縫,掃過雙方加起來數百萬人馬,招了招手說道:“各位費心了,本座能明白你們的良苦用心!”

    唰!

    一座天碑從天而降,直直砸向不停擺手的任無良,隨即轟隆一聲,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也虧得霍然眼疾手快,拉着他飛遁至人族這方,否則他將成爲此戰第一個隕落之人。

    “媽呀,歡迎也不是這麼個歡迎法啊!”無良道士一陣後怕,伸手不停的撫着胸口。

    “無良大叔,你總算是回來了!”

    蚩無敵走了過來,直接跟任無良來了個熊抱,直抱得後者差點被勒死後,他才轉而與霍然點頭對視。關於在黃泉路上發生的一切他已知曉,此時得見霍然竟跌出了聖王之境,他不免有些感傷。

    一衆與二人相識的人得見二人歸來,當即圍了上來,一個個詢問起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冥帝找二人有何事云云,霍然笑了笑,將如空遞向沐不羈,道:“太爺爺,麻煩你老人家代爲照料如空了。”

    “放心吧!”沐不羈一口應承下來。

    霍然點點頭,轉身行至張真玄旁,對着這位猶如師尊般的人物一拜後,嘴脣微動,將從冥帝口中得知的大密盡數告之。張真玄點點頭,並未露出多少驚色,他目光在霍然身上流轉,而後輕撫頜下短鬚,笑着說道:“多年不見,你的成長出乎我的意料!”頓了頓,他收起臉上的笑意,一臉嚴肅道:“至情至性是好事,對於羈絆的堅持能令你力量大增,但同時也能令你如同廢人!”

    昔年他何嘗不是至情至性,何嘗不是羈絆甚深?最後也因此蹉跎了百年,幸在他參透了,纔有如今的人王,否則他可能早已死去。正因爲這樣,他纔不希望霍然成爲下一個自己。

    霍然知道張真玄說的是什麼,他點點頭,卻是並未說話。他的道終究與張真玄不一樣,張真玄是參破、超脫紅塵之事,才得以蛻變,但他卻認爲只有紅塵業障加身,才能夠活的更像一個人,至於成不成仙,得不得道,他並不在乎。

    得見霍然歸來,桑天陽目光灼灼,全身氣勢飛蕩,身上的金甲鏗鏘作響,掌中突現一口寶劍,赤光迸射間,直指霍然。

    “域外一戰,不死不止!”

    在奈何橋前,他觸及了三生石,得知自己將會死在霍然的手上。但他卻是不信命,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帝之子,是號令九天十地的天庭少主,只有他殺人的份,何人能殺他?

    桑天陽的戰書一下,在場衆人俱是一驚,看桑天陽的態度,似乎這次一定要和霍然分出個生死來了,不然他勢必不肯善罷甘休。

    霍然正想迎戰,張真玄卻是一掌按住了他,光華一閃,霍然整個人竟消失的無影無蹤。桑天陽大怒,想要出言質問張真玄爲何要這般將霍然送走,張真玄卻是自己先說道:“霍然他身負重傷,而你卻是全盛狀態,若在此時戰的話,勢必對他不公。”

    “老匹夫你想怎樣?”桑天陽怒憤填膺,若非自知根本不是張真玄的對手,他勢必要揮劍而擊。

    對此,張真玄只是笑了笑,說道:“給他些療傷時間,不多,只需一刻鐘便好。”

    霍然受的傷非比尋常,乃是消耗太多精血所致,常人一世能不能補回來都是問題,而張真玄卻誇下海口只需要一刻鐘的時間。桑天陽冷笑一聲,道:“便遂了你的願!”

    果然,一刻鐘不到的時間,霍然又重新回到原地,此時的他與先前萎靡不振的狀態有云泥之別,他全身氣勢隱而不發,眸綻冷電,直視桑天陽,道:“域外一戰,不死不止!”

    話罷,他整個人便如離弦的箭,破開了重重烏雲,直入域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