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26章 幾人命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26章 幾人命途字體大小: A+
     

    “我希望你能將如空留在冥界!”

    冥帝最終說出了自己的目的,而後便靜靜的看着霍然,等待着他的回答。

    霍然低頭看了眼懷裡熟睡的稚童,然後擡起頭直視冥帝,笑着說道:“且不論如空到底是不是成仙的關鍵,就算是,我憑什麼相信你?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你也想對如空不利,以他來成仙!”

    如果如空當真是所謂的遁去的一,是世人成仙的關鍵,那把如空留在冥界,跟讓如空面對那些冥帝口中爲成仙而不折手段的大帝們有什麼區別?霍然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不管是冥帝是否爲韋一笑死去後化成,亦或是冥帝口中關於天地間的大密,他都是半信半疑。

    冥帝手掌六道輪迴鏡,要窺探誰的過往辦不到?得知韋一笑的經歷亦是簡單之至,他霍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徒弟交到一個冥界之人的手中。

    不說霍然,就是任無良都是半信半疑,他與霍然緊靠一起,如臨大敵般說道:“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就算如空即將面對來自於諸多大帝的威脅,我們也不會將他交給你!”

    對於霍然和任無良的反應,冥帝早有所料,他轉身回到冥界之主的座椅上,由高而下的俯視着二人,說道:“或許我說什麼你們都不可能再相信了,但我還是要說一句,太一他們以爲跨過輪迴可以成仙,通過通天柱開啓的仙門可以成仙,得到天道缺失的‘一’亦可以成仙!他們所尋找出的三條成仙之路,我卻並不贊同,我認爲成仙只有一條路,那便是修煉下去,直到體悟完所有道的規則!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霍然不語,他倒是對冥帝的這番話極爲贊同。修煉無止境,凡人能修煉成王者、聖者,甚至是帝者,爲何不能再修煉成仙者?當然,他也不認爲太一總結出的三條成仙之法就一定是錯的,只是這畢竟是捷徑,依靠的是外力,即使能成仙,也只是小仙爾。

    “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坐於高椅上的冥帝自嘲一笑,而後說道:“既如此,我也不勉強你,只希望你好自爲之,莫要害的如空白白丟了性命!”頓了頓,他繼續說道:“除了如空這件事之外,我找你們來,是想從你身上要一件東西。”

    霍然點點頭,說道:“除了如空還有我的玄黃塔,其餘的你儘管說!”至此時,他哪裡還看不出冥帝對自己等人並無惡意,當然,不管有沒有惡意,他都不會將如空交出來。

    冥帝沒有說話,他擡手對着霍然一揮,只見一片氤氳之力襲上霍然,下一刻,霍然整個人都被一股浩大之力托起,從他的體內鑽出一具無手無腳的瑩白骨骸。

    嘭!

    骨骸一離體,霍然便落在了地上,他面色驚疑的盯着一把抓住了骨骸的冥帝,不明白這位冥界之主爲何會要這具來歷神秘的骨骸。

    “他是英雄!”

    冥帝雙手捧着骨骸,雙目中滿是敬意:“英雄路多舛,他不應該這麼窩囊的死去,天道勢必要補償他啊!”

    “你要復活他?”霍然大驚失色,怔怔道:“他到底是誰?”

    這具骨骸中的頭顱乃是蒙修戚當年被封印之地找到的,而龍骨卻是在無生崖,這人到底是誰,爲何會身首異處都是一個謎。

    “他以前是誰已經不重要了,以後會是誰,以後你們自然會知曉。”冥帝翻掌取出一枚黑色令牌,將之拋給霍然,說道:“我剛纔說的話你考慮一下,什麼時候決定了,通過這枚令牌便能來冥界。”

    伸手接過令牌,霍然略微打量了番,這令牌倒是與進入修羅界的令牌類似,只是令牌中間刻有一個‘冥’字而已,而且陰氣森森的,若非他體質特殊,恐怕還抵擋不住。

    至此時,冥帝等若是下了逐客令,但霍然有事未了,自然不可能就此離去,說道:“先前在奈何橋前,我曾觸及三生石,但卻並未得知自己的過往與未來,這是爲何?”

    冥帝沒有說話,直接將六道輪迴鏡對準了霍然,鏡光一轉,只是奇怪的是並未同之前任無良那般,顯現出一個畫面。冥帝眉頭一皺,伸指連點,半響後他眉頭舒展,對着霍然說道:“你與如空不同,如空之所以不能在六道輪迴鏡之下顯現,是因爲他不屬於天道之下,而你雖在天道之下,但有一個蓋代人物施法掩蓋了你的前世今生,六道輪迴鏡窺探不到,我亦推算不到!”頓了頓,他搖頭嘆道:“說來也是奇怪,按理說若是有人施法掩蓋了你的命途,修爲不夠者若試圖窺探,勢必遭到反噬,而我在推算時,卻是發現那個未知力量似有若無,只是掩蓋了你的過往和未來,卻是未對我造成絲毫影響,當真怪哉!”

    所謂掩蓋天機,無非就是一人以自身通天徹地的功力付諸在一方道上,他人若想窺探,只能破開這層束縛,而功力不如掩蓋天機者,自然是破不開那層束縛,甚至還會遭到反噬。冥帝的功力顯然不如掩蓋了關於霍然前世之事的人高,只是在破禁時,他卻是未曾遭到反噬,這令他既驚又怕。

    驚的是掩蓋的霍然過往的高人修爲高到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在他遇到的人當中,恐怕唯有太一能夠與之爭鋒了;怕的是,幸虧那人並未對自己發難,否則自己就算能不死,也得丟半條命!

    “有人以通天徹地的功力掩蓋了我的命途?”霍然膛目結舌道,他原先還以爲是自己經由輪迴天池而重生的緣故呢。

    “是一個絕世高手,在他面前,我絕無抵擋之力!”冥帝自嘲一笑,也在奇怪天地間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神秘高人,而且這人爲何要掩蓋霍然的命途?

    任無良瞥了眼霍然和其懷裡的如空,嘟囔一聲道:“反正這對師徒就沒有一點正常的地方,大的是,小的也是!”

    冥帝將那具來歷神秘的骨骸收起,對着兩人說道:“如果無事的話,你們便離開這裡吧,冥界正值百廢待興之際,沒有多少時間留給我們了。”

    冥帝已經再一次下逐客令,任無良自然沒有什麼意見,只是霍然卻顯得有些躊躇,最後他定了定神,對着冥帝說道:“其實此番來冥界,我只爲知道兩個人的下落。”

    “你於我冥界有恩,本座力所能及之下,樂意之至。”冥帝擡了擡手,示意霍然開口。

    霍然深呼一口氣,而後道:“我想知道太清大帝的後裔沐清靈可尚在人間,還有百花宮弟子蘇嫣紫,以及星耀神體赫連紅星是否魂歸地府!”

    距離蘇嫣紫遭受血主的移命大.法而死,已經過去了百多年,而沐清靈被神秘大帝帶走也過去了百年,這兩件事一直是他心中的梗,百年功勞,他只爲再見二人!至於赫連紅星,他只是代赫連紅塵問的而已。

    在霍然說完後,冥帝便雙手攤開,兩掌之間當即顯現出一部黑色如木製的寶典,上書‘生死簿’三字。他口誦咒語,雙指掐動法訣,生死簿當即唰唰唰的翻動,這個過程中有莫名的道力四散開來。

    片刻後,冥帝啪的一聲合上了生死簿,對着霍然說道:“太清大帝的後裔沐清靈陽壽未盡,尚在人間;赫連紅星陽壽已盡,真靈遊蕩於人間的某一處,而今冥界重開,他不日便會迴歸,屆時將投胎轉世,至於他來世的身份則是天機,不過日後他與你們這些故人未嘗不會再見;至於百花宮弟子蘇嫣紫,她已回到本該屬於她的地方,關於她的一切需要你自己去細悟。”頓了頓,他揮手打開了原本閉着的殿門,說道:“贈你一句話,輪迴池有兩個,一個在冥界,另一個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話罷,他便閉目,不再言語。

    輪迴池有兩個?

    霍然眉頭一皺,想到了先前冥帝說其便是依靠着輪迴池來實現轉生,而成爲韋一笑的,那另一個呢?想到這裡,霍然身子一震,對着冥帝一拜後,便轉身踏出了殿門。

    “等等我啊!”

    任無良回望了冥帝一眼,跟着心情複雜的追上霍然。出了小殿,外面的十殿閻王早已等候多時,更構建了一個傳送法陣。

    “冥帝已吩咐小王等送二位回到鈞天界,請!”

    閻羅王在內的十殿閻王對着二人伸手作請,接着十人共同施法,穩住傳送法陣。

    “多謝!”兩人對着十殿閻王拱拱手,而後踏上傳送法陣,光輝閃過,兩人便從冥界消失,直往鈞天界而去。

    ……

    在霍然與任無良通過空間通道而直奔鈞天界時,此時的鈞天界卻是人心惶惶,亂作一團。整片大地上的勢力都已分爲兩方,,一方爲臣服於金烏族;一方爲與金烏族對立的人族等神魔中的大族,兩方勢力各自磨刀霍霍,整裝備戰,一切都只因新晉升爲大帝的金烏皇發下的第一道法旨:天庭從今日起重立,不服者,殺!

    而天庭第一個擴張對象,便是九界的中心,鈞天界!新任天庭之主更是要親征,此時正從朱天界向着鈞天界而來,更揚言要在三日之日覆滅鈞天界中一切反抗之人!

    所有人都知道,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席捲鈞天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
    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