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18章 天庭、地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18章 天庭、地府字體大小: A+
     

    任無良等人雖不具紫極仙瞳,看不見真靈之光,但他們卻能感受到。中年模樣的任無良一改往日的不正經,老淚縱橫,哭的像是個孩子。他將師弟韋一笑的死完全攬到了自己身上,對此後悔不迭。

    “兩位,節哀順變。”

    一旁的楊戩走了過來,拍拍二人的肩膀。雖然這只是他第一次見到韋一笑,但他卻對韋一笑極爲敬佩,這種能爲朋友而死的至情之人死去,讓他心下感傷。

    任無良將韋一笑的屍身抱到霍然身邊,說道:“師弟生前最大的願望便是能夠回到他的家鄉,你與他同出一地,日後回到故土時將師弟就葬在生養他的地方吧!”

    霍然點點頭,翻手取出一個玉瓶,施法將韋一笑的屍體收了進去。

    一般帶有空間儲存功能的法器,基本上都不能裝活物,即使是玄黃之氣鑄成的玄黃寶塔亦不能,不然現在在抵禦空間碎片時,霍然完全可以用玄黃寶塔將未達聖王者收進塔內。不過此時的玄黃寶塔雖不能做到裝活物,但不表示未來也不可以。

    手捧盛放着韋一笑屍身的玉瓶,霍然斜瞥了滿臉不捨的任無良一眼,沉聲道:“你是不是該說些什麼,爲什麼去挖天庭舊址的你們會突然出現在黃泉路上,而且還成了這副模樣!”

    說實話,他真的很想殺了任無良,自己將韋一笑交給任無良,可任無良卻害死了韋一笑,這讓他對任無良心懷大怒。當然,他也恨自己,恨自己的無能,無法救回韋一笑。

    任無良席地而坐,捧着韋一笑用作自毀的寶印,緩緩開口道:“我派無名,源自上古,宗旨便是挖盡世間一切寶藏。但世間絕大數藏寶之地都封存了不知多少年,內中陰氣極重,常人進入其中即使能活着出來,命也將不久矣。”

    陰氣如死氣相似,卻又不如死氣那般可怕,但陰氣極重之地也危險非常,濃郁的陰氣一旦侵入人體,能損人元氣,元氣是個很籠統的概念,但說白了無非就是精氣的別稱,元氣一旦受損的話,輕則重病,重則將直接死亡!

    “所以我派挑選傳人時,必選那種天生對陰氣有一定抵抗力的人,這種體質的人也被稱爲冥體。冥體的形成和先天有關,也跟後天有關,一般心生的嬰兒在死人堆裡待了三天以上,活下來的話才能被稱之爲後天冥體,至於先天冥體,自古以來都不曾出現過,比所謂的先天仙脈都要珍惜!”

    “因爲這個條件,我派的傳人註定稀少,甚至在上古時代也就傳了三代共三人而已,一直到兩百年前我在一處秘洞中尋找到了本派的傳承之地,得到了這一派的傳承。”

    回顧往事的任無良一臉唏噓,繼續說道:“可能你不知道,我就是後天冥體,在出生之時曾在死人堆裡活了七天,也被陰氣、死氣洗滌了七天。得到本派傳承之後,我初入過不少常人根本不敢進入的絕地,一方面尋寶,一方面以絕地中留存了不知多少年的陰氣修煉。”

    “時間一久,我漸漸感到乏味,便也想尋一個傳人,輾轉數十年都未曾再尋找到一個冥體。就在我失望之際,一笑出現了!”任無良看着霍然,說道:“你還記得我當初第一次見到一笑時的樣子嗎?”

    霍然點點頭,他記得任無良第一次見到韋一笑時,就跟狼見到羊似得,眼冒綠光。不難猜測,韋一笑便是任無良一直想要找的冥體。

    “一笑是冥體,而且還是自古以來第一位先天冥體!”任無良眸光熾盛,道:“他是天地間的首例,第一位先天冥體,他註定能將我派發揚光大,取盡三位祖師耗盡一生心血而探索到的天地間絕地中的至寶和大密,那些連我都不能進入的絕地!”

    韋一笑是天地間第一位先天冥體,這卻是讓霍然有些吃驚,如果韋一笑沒有死的話,或許他真的有可能成爲任無良口中的那般絕豔之人。

    “我帶着他輾轉諸多陰氣濃郁之地,一方面給傳授經驗,一方面讓他依靠陰氣、死氣提升修爲,直到百年前他達至聖人時,我才決定帶他一起去開啓祖師留存下的最大絕地——天庭!”任無良說道。

    “你們派的祖師知道天庭在哪?”

    楊戩和哪吒大驚道,自從天帝、東皇二人退出歷史舞臺後,天庭也逐漸沒落,直到有一日浩大的天庭忽然間就從天地中消失。自那以後,世人便想要尋找天庭,因爲天庭中留有太多太多寶物了,有人猜測十大靈根之一的蟠桃便被東皇禁錮在天庭的後花園。除了蟠桃之外,還有諸多強大的聖器,甚至是準帝器也留有不少,畢竟當年的天庭當中,準帝沒有十位也有八位!

    不管是準帝也好,天兵天將也好,又或者是蟠桃,都隨着天庭一併消失,後世中能進入天庭,便代表着擁有了這些至寶。

    任無良自嘲一笑,說道:“我也以爲三位祖師耗盡一生心血,輾轉這浩大宇宙而得出最終藏寶地便是傳說中的天庭所在,於是我便和師弟做好自認爲的完全準備後出發。”

    “你們挖的不是天庭,而是冥界?”這個時候霍然突然說道,任無良和韋一笑是百年前出發的,而百年前正好是修羅界開放的時間,修羅界開放只有近八十年,卻是突然裂開,而在這個時候冥界又嶄露一角,在冥界出現的二十多年間,任無良和韋一笑又多次在黃泉路上現身……這一切聯繫起來,冥界的出現很有可能是任無良與韋一笑兩人的傑作,而且冥界與修羅界之間也存在極爲緊密的聯繫,不然何以兩者同時出現大變!

    “不會真是這樣吧?”見任無良不說話,哪吒大驚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太可怕了,修羅界裂開、冥界嶄露,這一切竟然都是兩個不到聖王的人的傑作!

    儘管任無良不願意相信,但他還是點頭承認,說道:“我與師弟經過七十多年的努力,即將破開最後一層法陣,欣喜的我們原以爲就快得到諸多至寶時,那片地域卻是突生大變,法陣自主裂開,我二人一個不慎落入其中。”

    “等到回過神來時,我們才發現來到的並不是人間仙境天庭,而是死氣瀰漫的冥界,沒有絲毫準備的我們,瞬間被極度濃郁的死氣侵入了身體,連帶着神魂都被沾染上,生機開始流逝,意識也陷入渾渾噩噩之態!”

    “也虧得我們都是冥體,而且師弟他還是先天冥體,對於死氣的抵抗力要遠超常人,正因爲體質的緣故,讓得我們雖然被死氣侵襲成半人半鬼的狀態,卻沒有死亡。二十多年的時間,我們渾渾噩噩,但留存的微末意識讓我們知道不能出現在人前,於是我們躲來躲去,想要找到你,因爲只有你的玄黃寶塔上的玄黃之氣才能爲我們驅散死氣。”

    接下來的事不用任無良說,幾人也知道了,這二十多年間,任無良與韋一笑兩師兄弟如過街老鼠般四處逃竄、躲避,留存下的意識支配着他們四處尋找着霍然,找了二十多年,直到今日才找到,可惜兩人去,只有一人歸。

    “你們爲什麼不離開冥界,去鈞天界尋找霍然?”哪吒皺着眉頭說道,在冥界等霍然來無異於守株待兔,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去鈞天界。

    “你以爲我們不想嗎?”

    任無良瞥了哪吒一眼,自嘲道:“一來我們因死氣侵襲神魂而導致意識渾噩居多,清醒居少,無法自由自配自己的行動;二來,曾有一次我們誤打誤撞來到了鬼門關,但因我二人身上的死氣太濃烈了,一出鬼門關,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我們強行拘回來!”

    冥界既然是亡靈的最終匯聚地,在冥界形成之際,天地間自然會降下偉力,防止亡靈折身返回陽間,擾亂陰陽平衡。任無良和韋一笑當時都已成爲半人半鬼的存在,鬼門關便將他們認定爲亡靈,怎麼可能讓他們再出關?

    “冥界跟修羅界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繫?”

    霍然驚疑未定,任無良和韋一笑沒挖出天庭,反而挖出了冥界,而與此同時修羅界也裂開了一條大口子,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冥界與修羅界之間真的是同根相連的?

    “或許是當初盤古大帝身化修羅界時,順便也化出了用作衆生魂歸之所的冥界吧!”哪吒撇了撇嘴,聳聳肩道:“到底如何,恐怕也只有老天知道了。”

    哪吒雖是隨口一言,但不排除這種可能。修羅界誕生於天地初開之際,而冥界也被證實至少是在天帝和東皇證道之前誕生的,時間再往前推移一些便是太古了,距離修羅界誕生之際很接近,兩者或許都有可能是盤古一人之身化出來的。

    “去了輪迴的盡頭就知道了。”

    霍然轉過身,抱起昏迷不醒的如空,收起玄黃寶塔,向着蒙修戚等人離去的方向而去。在韋一笑死亡後,其真靈之光飄向了忘川河的另一岸,他想要去輪迴的盡頭,看能否再見韋一笑一眼!

    除此之外,還有蘇嫣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