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10章 仇人相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10章 仇人相見字體大小: A+
     

    扇雲冠,水合服,腰束絲絛,腳蹬銀靴的楊戩倒提三尖兩刃神鋒,眉心通天法眼灼灼生輝,璀璨不可視。若說楊戩還算冷靜的話,那一旁剛纔還淚眼朦朧,沉浸在挽痛過去中的三壇海會大神哪吒則怒目視之,他腳踏風火輪,腰纏混天綾,左手持乾坤圈,右手持火尖槍遙指前方驀然出現的八人,叱聲道:“妖孽,來此找死不成?”

    “你二人便是百年前在顥天界斬了近百位神魔族聖王的楊戩與哪吒?”八人當中那金色羽衣加身的俊美青年輕笑一聲說道。他面如冠玉,金髮金眉,舉手投足間神光萬丈,猶如一尊太陽神,不是當今金烏族太子桑天陽又是何人?

    而在桑天陽身側,則立着一位同樣金袍着身的年輕人,若說桑天陽如同綻放神輝的太陽神,那他便是渾身流淌出邪惡氣息的地獄使者,正是當年與桑天陽一同圍殺霍然的騰蛇族不世天才,號稱千劍第一王的滕千劍!一個曾經打敗過人王張真玄的強大男人!

    二人身後還餘六人,個個身懷大氣勢,功力通玄,眸綻神光,一看就知道是大神通之人!

    “金烏太子桑天陽、千劍第一王滕千劍,第六嘯天王天狗族嘯天……”楊戩按住了想要出手的哪吒,隨口道出了其中三人的身份,其餘五人卻是不識,不過不代表這些人好對付,能與桑天陽、滕千劍之輩在一起的,定然是那種手段超絕之輩!

    聽到楊戩的話,滕千劍微微一笑,轉眸望向依然盤腿坐於地上自斟自飲的霍然,說道:“故人親來,你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嗎?還是說二十多年前把你殺怕了,不是沒有站起來的力量,而是沒有站起來的勇氣?”

    二十多年前在修羅界,他與桑天陽、玄錦昆、金正瞿三人,外加百餘名高手聯合圍攻霍然,打得霍然神魂崩散,肉身消亡,只剩下一具骨架。此時舊事重提,他爲的就是要刺激霍然,從精神上再次扼殺新生的霍然!

    可惜,而今的霍然早已脫胎換骨,經歷過生與死,更屠過百萬生靈,他的心已經達到水火不侵、刀槍不入的地步,一些零言碎語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不過他還是站了起來,拍拍如臨大敵的楊戩和哪吒二人,給二人各自遞過一杯酒後,這纔將目光落在桑天陽、滕千劍等人身上。

    “我道是誰,原來是幾隻跳樑小醜!一隻羽毛鍍了層金的烏鴉、一條軟骨射、一隻只懂討人歡心的狗,還有幾隻蝦兵蟹將,嘖嘖嘖……”霍然捏了捏哪吒的臉,笑着問道:“哪吒,你有沒有餓的感覺,要不要吃點野味?”

    雖然很不喜歡被霍然捏臉,但霍然的話實在是太令人振奮了,哪吒點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得,不住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歡吃蛇羹了,燉狗肉也不錯!當年二哥的哮天犬老死之後我還想燉了來吃呢,可是他不讓!”說完,他眼巴巴的望着楊戩,一臉幽怨。

    地球人都知道,昭惠顯聖二郎真君座下有一神獸,名喚哮天犬!隨楊戩征戰多年,後來在他們離開地球之前,哮天犬因資質平庸,未能修煉到高深境界而老死,爲此,楊戩惋惜不迭。

    此時哪吒舊事重提,楊戩照着他的腦袋就來個大板慄,佯怒道:“那隻狗的主意你就別打了,它歸我!它的名字叫做嘯天,與我的哮天犬的名字同音,料想定是上蒼賜給我與哮天犬重逢的機會!”

    “好了好了,不吃它就是了嘛!”哪吒嘟起嘴巴,一對烏溜溜的眼睛不捨的在嘯天王身上掃了一眼,彷彿真將其當成了美食。

    “無知小兒,話說大了也不怕閃了舌頭!”

    從始至終,霍然等人的話就針對嘯天王,這讓嘯天王心中燃起一陣無名火,他向前踏出一步,一身聖王的氣勢散發而出,頓時風起雲涌,濃郁的死氣翻滾如浪。

    勁風如刃,斬天裂地,黃泉路盡頭的空間極爲不穩,再受這等強大氣勢的侵襲,更如風中殘燭,彷彿隨時都會破滅。

    一旁的桑天陽對着嘯天王揮了揮手,示意其收起一身氣勢,後者冷哼一聲,卻也遵從了,滔天氣勢當即如浪潮般褪去。桑天陽笑看着霍然,說道:“二十多年沒見,原以爲你死了,不曾想你卻是逃過了我與騰兄的法眼!”

    當年,他與滕千劍二人追殺霍然百萬裡,待追到之際,霍然的神魂業已消散,本源亦流逝的乾乾淨淨,這在常人眼中的徹底死亡,卻是沒有發生在霍然身上,這讓他胸中疑惑重重,暗肘霍然是否在當時使用了什麼瞞天之妙法。

    可惜的是,不管是他還是滕千劍,永遠都無法得知當年的真相,因爲他們不可能會想得到素雅與其母親都守護了只存在於傳說中的輪迴天池一生,或者說即使他們想到輪迴天池可以令人復生,卻不敢相信這一事實!

    “我的射日神弓還沒有遍嘗金烏血,我如何能死?”霍然冷笑不迭。

    對此,桑天陽也只是微微一笑,回道:“二十多年不見,你還如過去那般口中狂言不斷,腦子異想天開。”

    “你也如過去那般總自以爲是的以高姿態看待他人。”霍然反擊道,在言語上,他只輸於蘇嫣紫過,其他人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本王不與你做口舌之爭!”桑天陽面色陰沉如水,緊緊盯着霍然說道:“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二十多年前沒能殺了你,等到入了冥府,曾經的一幕依然會上演,屆時本王定叫你死無全屍!”

    話罷,他對着幾人揮了揮手,一行八人當即轉身離去。

    “哮天犬,我家二哥等你呢!”活了幾千年,卻依舊有着小孩子心性的哪吒衝着嘯天王的背影喊道。可惜八人早已離開,否則的話,嘯天王能不能忍受得住還是個未知數。

    楊戩並未如先前那般輕笑出聲,他微皺眉頭,轉首對着同樣皺起眉頭的霍然說道:“他們這是向你傳達一個消息,一旦黃泉路徹底打開,真正進入冥府重地之後,金烏族將不再介意與敵對勢力開戰,真要到了那個時候,你將是他們的首要誅殺目標!”

    霍然點點頭,他也聽清了桑天陽的話中話。不過金烏族這麼打算,他又何嘗不是呢?

    而今的局勢,只要九界中人還想打開冥府大門,不管是金烏族還是人族,就不可能破壞脆弱的和平,在這個時候,金烏族不能親動,作爲金烏族的死敵霍然也不能動,兩者之間可以發生爭鬥,卻不能大打出手!

    而一旦黃泉路打通、冥府之門大開,這種顧慮便完全不需要理會。真要到了那個時候,不管是金烏族想要徹底放開重立天庭的決心,還是奪取冥府大密,都將會和人族決裂,徹底引發九界的全宇宙性的大戰!

    到了那個時候,他霍然能獨善其身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拋開他與桑天陽的私人仇怨不談,只要射日神弓一日還在他的身上,金烏族的首殺目標就永遠是他,他不想死的話,就只有反殺!

    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不管你想不想都得去做,而且最後必須做對做完,否則後果無法承受。霍然不想自己的雙手沾滿鮮血,不想自己成爲一個殺盡蒼生的屠夫,可這不是他能選擇的,或者說他不得不選擇成爲屠夫、劊子手……

    “管他們有什麼想法,妖魔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少年模樣的哪吒殺氣騰騰的說道,腳下風火輪呼呼直轉,一圈圈的熱浪將死氣都燃盡。

    這個活了三千年,卻依舊是少年模樣的人,或許是因爲當初削骨還父削肉還母,以蓮花作身的緣故,不止相貌不會成熟,連心性也停留在當年的地步。在地球上斬妖除魔慣了,在這裡也收不住自己的手腳,見不慣妖魔作祟。

    而楊戩卻成熟冷靜的多,他收起了自己的三尖兩刃神鋒,拍拍霍然的肩膀說道:“這件事非同小可,霍兄切不可意氣用事,真到了冥府之門大開的那一刻,我人族未必怕了金烏族與其爪牙,屆時三清祖師現身,即使是金烏皇親來也休想討得半點好處!”

    “三清天尊還存活於世?”霍然驚道,讓他驚的並非三清還活着,而是楊戩說的那番話,話中深意不就意味着三清足矣和金烏皇抗衡嗎?

    楊戩還未說話,哪吒卻是手舞足蹈的搶先說道:“三清祖師當然還活着,三位祖師神能通天,當年天譴降臨,也不知是畏懼他們的神通還是如何,就只現了一眼而已,還不待衆人有所反應,天譴便自動消散!”

    “天譴自動消散?”這下霍然徹底陷入愣神當中,這個消息太令他驚訝,不,應該用驚駭來形容!自古以來還有誰能令天譴自主消散嗎?要知道當年豔帝都實實在在的被天譴轟擊了三天三夜啊!

    這個時候,霍然忽的想起了如空,以前的如空每次進階,雖說會降天劫,但都有莫名的力量保護他,讓他免受其害,而在如空重新恢復靈識後,天劫連來都不會來了,與三清遇到的情況異曲同工,他們會不會有什麼關係,或者說他們身上藏着什麼類似的秘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