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05章 天降魔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05章 天降魔兵字體大小: A+
     

    唰地一聲,空間炸裂,一道流光衝開密集的空間碎片,落到了霍然身前。

    罡風肆虐,白髮狂舞,伏丘滿臉煞氣的盯着隆拉着盤‘腿’坐在地上的霍然,一字一句道:“你居然騙我!”

    正如霍然所想那般,他轉身離去沒多久便想到了霍然說的那番話中的漏‘洞’。先不論‘射’日神弓第九技到底有沒有那麼逆天,就算是有,又怎麼能隔着百萬億裡的距離一矢中的?念及此,他怒氣滔滔的折身而返。

    “剛纔……你沒有……殺我……現在更……更沒有機會了!”霍然費力的擡起頭,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臉怒氣的伏丘說道。話罷,他再次隆拉着腦袋,汗如雨下。

    他實在是太累了,有氣無力,有口難言。

    唰……

    伏丘猛地出手,一把拽上霍然的衣襟,將他提了起來,沉聲道:“你以爲我還會被你騙嗎?啊?”說話間,他體內淌出的法力如刀似劍,在霍然身上肆意劈斬。

    大聖級法力凝聚成的罡刃鋒銳無比,即使以霍然的‘肉’身之強,亦難在其下無傷。只是眨眼的功夫,他身上便已多出了數十道血痕,淡紫‘色’鮮血從他全身各處滲出,一滴滴淌落在地。

    “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還我三十萬族人的血債!”

    伏丘滿頭白髮張舞,他怒到了極點,拎着霍然就往地上砸。

    嘭!

    霍然和大地來了一個親密接觸,雖說黃泉路堅硬無比,堪比聖器,但霍然的‘肉’身早已達到了聖王器的程度,這等撞擊對他而言並無太大的傷害。只是此時他狀態不好,這一撞更加劇了他體內翻騰的血氣,令得傷勢更添一層。

    嘭……嘭……嘭……

    ‘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音不絕於耳,伏丘像是發了瘋一般,完全將霍然當成了皮球,一次次狠狠砸在地上。開始霍然還會痛哼幾聲,可漸漸的,他連叫出聲的力氣都失去了,地面被砸裂,鮮血也染了一大片。

    嘭!

    再一次將霍然砸在地面,將地面砸出一個深坑後,伏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額前滲滿細密的汗珠。稍微換了一口氣後,他不再打算這麼霍然,而是採取了最直接的手段,運起一身功力,以掌化刀,狠狠斬向坑中霍然的天靈蓋。

    一位大聖的全部功力拍向天靈蓋,別說霍然已經丟了半條命,就是全盛時期之下,也絕對是有死無生!

    然而,就在伏丘的掌刀距離霍然的天靈蓋不過寸許時,灰‘蒙’‘蒙’的穹頂忽而乍現出一抹烏光,它驅散無盡死氣,直落伏丘而下。

    “嗯?”

    突生感應的伏丘面‘色’一橫,果斷‘抽’身飛退,直視穹頂那飛速砸落的烏光。直到近了才‘露’出其貌,居然是一隻大腳!

    “一頭換過血的老牛,不好好窩在牛欄裡,出來找死!”

    一道張狂而渾厚的聲音響徹數萬裡,其聲浩大無邊,將萬里之內的死氣都震散。而那從天而降的大腳亦是改變方向,繼續向着伏丘踏來。

    道光湛湛,其威無邊,威加海內,震懾八方,伏丘一張老臉唰地一下子蒼白如紙,毫無血‘色’。那從天而降的一腳威勢太甚,令得他全身血‘肉’都在顫慄,忽緊忽鬆,他那老皮在第一時間就裂開,血‘肉’外翻,血如泉涌。

    “啊!!!”

    伏丘嘶吼如狂,運起全身的法道之力,想要逃離那隻大腳的鎖定,奈何他周圍閃現出密密麻麻的莫名道則,將他整個人都禁錮,一動不能動,只能等待死亡的來臨。

    轟隆隆!

    那隻大腳終究是落了下來,巨響轟隆,道光大綻,黃沙滿天揚,悠悠黃泉路出現大裂縫,直達數萬裡,狂猛的罡風席捲四周,將方圓三萬裡的死氣驅散一空。

    道光散盡,黃沙落地,卻見伏丘雙膝跪地,全身不停的滲出鮮紅的血,而在其身前,則立着一位身材魁梧,身披黑袍的中年,其身繚繞着隱晦的魔氣,駭人心神。

    “你……你是三十萬年前的魔聖……‘蒙’修戚?”宛如一個血人的伏丘擡起頭,看着身前之人的臉,又驚又怕的說道。

    三十萬年前,正值血神大帝血封嵐自葬浮屍血海,大帝剛歿,但大帝留存在天道中的道果卻是沒有散盡,故此諸天萬道之下,衆生修爲難進,普遍的修爲不高。

    在那個時候,聖境的修爲幾乎可以說是最頂峰的了,而那時候達到聖境的人也屈指可數,‘蒙’修戚便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其中的佼佼者,達到了聖王之境!他手段狠辣,亦正亦邪,做事全憑喜好,死在他手上的人沒有十萬也有八萬。

    魔聖的兇名令人聞風喪膽,當時除了‘蒙’修戚之外,還有另一位聖王,喚爲天傀子。天傀子以正道自居,‘欲’替天行道,殺了魔聖,於是在南海邊緣與魔聖一戰,只是自那一戰之後,天傀子和魔聖二人均未再現身,世人都以爲二人同歸於盡了。

    直到三十萬年之後,神魔重臨大地,魔聖爲了守護人族而與神魔族對抗,連斬十四聖,這讓世人再次回憶起這個三十萬年前的人物,思肘其爲何能跨越三十萬年而存於今世。

    伏丘也如此,他靠着換血才能活三萬年,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功力始終在衰弱,他如何也想不明白本該在三十萬年前就該身死的‘蒙’修戚,爲何能活過三十萬年,而且修爲還突飛猛進。

    當年‘蒙’修戚還只是聖王境,而今從剛纔那一腳的威力來看,絕對達到了大聖後期啊!若非其最後沒有下死手,那一腳踏下,就算他處於全盛時期,也絕對有死無生!

    “原來你認識老子啊?”

    不知爲何出現在此地的‘蒙’修戚蹲下身子,一把抓住伏丘的脖子,他輕挑嘴角,冷冷道:“你不會不知道我跟霍然的關係吧?既然知道我跟他的關係,你還敢要他的命?”

    “我……”伏丘一時語塞,他堂堂一代大聖,被人這般扭住脖子,可謂是丟人至極。可現在他弱於人,除了應着之外,還能如何?

    他的確知道‘蒙’修戚和霍然的關係,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只是他以爲‘蒙’修戚只不過是一個聖王而已,即使活了三十萬年,也還是個聖王,他完全沒必要在意。誰知百年的時間過去,當年在神魔重臨大地之際都還是聖王的‘蒙’修戚,而今卻是已經達到了一個讓人恐怖的境界,這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事。

    “‘蒙’爺爺!”

    就在此時,一道稚嫩的聲音傳了過來。‘迷’‘蒙’的死氣深處,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漸漸清晰,正是離去的凰曦禎和如空。

    “你們去看看霍然有沒有事。”‘蒙’修戚對着兩人點點頭,如空應了一聲,當即掙脫了凰曦禎的手,向着不遠處的坑中跑去。而凰曦禎則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被‘蒙’修戚捏住脖子的伏丘,纔跟上如空的步伐。

    片刻後,凰曦禎和如空將滿身是血的霍然架出深坑,像是爛泥一般的霍然費力的擡眼看了看‘蒙’修戚,笑了笑,想說什麼卻是沒能說出來。他是真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遇到‘蒙’修戚,而要是‘蒙’修戚晚來一步的話,那兩人再相見時也是‘陰’陽兩隔。

    見霍然幾乎就剩下一口氣,‘蒙’修戚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將伏丘像是拎小‘雞’般拎了起來,殺氣騰騰道:“你不是喜歡虐人嗎?現在老子也讓你嚐嚐被虐的滋味兒!”

    說話間,他仿效其先前伏丘對霍然的所作所爲,反施加到伏丘身上。

    砰……砰……砰……

    一身功力完全被‘蒙’修戚封住的伏丘跟大地來了一次又一次的親密接觸,拋開功力修爲,他老邁的‘肉’身根本就比不上霍然,只來這麼幾下便已是頭破血流,出氣多進氣少。

    來回玩了幾次的‘蒙’修戚失去了繼續玩下去的興趣,反手對着不‘成’人樣的伏丘的天靈蓋就是一掌,伏丘的腦袋瓜子當即如墜地的西瓜,四分五裂開來,內中的神魂亦被‘蒙’修戚給抹殺。

    堂堂一位大聖,就這麼被‘蒙’修戚輕而易舉的給殺了,甚至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殺了一位大聖的‘蒙’修戚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腳將伏丘的屍體踹到一邊後,他才走到霍然邊上,上下打量着近百年未見的忘年小友,嘖嘖嘆道:“霍然啊霍然,你當真是福大命大啊!二十多年前死了,一轉二十多年又復活歸來;這次也是,要是我晚來半步,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不過總算是活着,只要還活着就好!”

    話罷,他着手在霍然身上疾點幾指,而霍然也在其收指之後,腦袋一歪,昏睡過去。

    “前輩你……”見‘蒙’修戚不由分說的點了霍然幾指,而霍然也隨之不省人事,凰曦禎還以爲‘蒙’修戚對霍然做了不好的事,剛想質問其原由,‘蒙’修戚卻是擺擺手,說道:“連番苦戰,這小子已是身心疲憊,達到了極限,讓他睡一會兒。他這一來,輪迴之地又要起一番腥風血雨了……”

    搖搖一嘆,他不等凰曦禎和如空要不要說什麼,大手一揮,一道罡風當即卷着幾人向黃泉路盡頭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