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04章 虛實真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04章 虛實真假字體大小: A+
     

    曾經令得金烏族聞風喪膽的射日神弓,自古就不曾發出過第九技,即使是其創造者后羿也未曾發出過。世人不知,第九技不是發不出來,而是持弓者捨不得!第九技固然強大,可射殺準帝,更甚者能傷大帝,但它的代價也是無比巨大的——神弓折……

    一件神器換一位準帝的命?這個價值不對等,也正是因爲不對等,當年后羿纔沒有在臨死之前激發出第九技,他不忍心自己創造出來的神弓隨自己一同毀滅。

    而今神弓的所有者霍然欲射出古來第一箭,箭之所向非準帝,亦非逼上門來的大聖,而是整個神牛原上數十萬夔牛族人。

    伏丘聽得是又驚又怒,他的臉一會兒青一會兒白,最後一臉陰鷙的盯着霍然,沉聲道:“先不論你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就算射日第九技真有你說的那麼玄乎,我也不信你敢使出來!你年紀輕輕,前途無量,會捨得不要自己的命,也不要一件曠世神器嗎?”

    “老不死的你敢動一下試試,大爺命都快沒了,還要神器幹嘛?”

    此時的霍然一臉瘋狂,哪裡還有剛纔那幅從容淡定的樣子?他彎弓搭弦,體內血氣狂涌,噴薄而出,將他和射日神弓都掩蓋。

    “老子告訴你,人都是被逼出來!你要是敢我們一根毫毛,老子就要你整個夔牛族陪葬,老子說到做到!”說話間,縈繞在射日神弓之上的赤炎更爲熾盛,他周身的空間都被恐怖的高溫灼裂,嗤嗤的燃燒聲不絕於耳。

    一旁的凰曦禎大眼中難掩訝色,她哪裡見過霍然這等瘋狂的模樣?不過也能理解,畢竟狗急了還跳牆呢,一個溫文爾雅的人被逼到絕境,會展露瘋狂的一面也在情理之中。不過讓她更驚訝的卻是傳說中不曾出現過的射日第九技,真有霍然說的那麼恐怖,可以射殺準帝,傷了大帝?

    “別別別!”

    眼見霍然真的要射出驚世一箭,伏丘慌了,連忙後退幾步,一臉緊張的說道:“我不動你,你千萬不要再對我夔牛族造殺孽!”

    他真的怕了,即使不能確定射日第九技到底有沒有霍然說的那麼誇張。夔牛族數十萬族人是他的軟肋,他可以不要自己這條殘命,卻是不能拿數十萬族人來賭霍然說的是真是假,一旦賭錯了的話,後果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那還不快滾!”左手持弓,右手搭弦的霍然冷哼道:“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不然拼着這條命不要,也讓你夔牛族自此絕後,反正有整個夔牛族陪葬,我也不吃虧!”

    “我滾我滾!”伏丘面色陰沉如水,麪皮更加褶皺起來,他輕嘆一聲,最後還是轉身飛離。三十萬族人的大仇固然重如泰山,可相對於整個夔牛族來說,還是要輕了些,面對這種情況,他除了走之外還能如何?

    伏丘轉身離去,霍然依舊不曾鬆開無形的弦,直到紫極仙瞳再也看不到伏丘之後,他才收起射日神弓,一句話也不說,拉着如空和凰曦禎就向前飛奔。疾行十萬裡之後,他身子忽而一頓,而後張口哇地一聲吐出一大灘鮮血,整個人當即倒地。

    “師父!”

    “霍然!”

    如空和凰曦禎連忙扶起霍然,各自爲霍然渡入法力,如空更是將自己的一絲生命精氣渡入其體。

    霍然強撐起身子,揮手製止瞭如空和凰曦禎,有氣無力道:“不用把法力浪費在我身上了,趕緊走,不然等那老不死的反應過來,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啊?”

    凰曦禎驚疑一聲,而後驚呼道:“你剛纔是騙他的,實際上你根本激發不出射日第九技?”

    在聽到霍然說出射日第九技任何神弓持有者都能拉開時,她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帝器尚且有限制,更何況差上一籌的神器呢?如果真像霍然說的那般,那射日神弓未免也太可怕了!

    霍然搖頭苦笑一聲,說道:“當年箭神后羿創出的第九技的確存在,只不過至少需要準帝的修爲才能拉的開,后羿當時的修爲也不足矣拉開第九技,所以他死了,不然的話當年被射落的就不單單隻有九隻金烏太子了!”

    “拋開這一點不談,就算第九技真像我說的那般,任何修爲都能激發,但想要在這裡發箭,毀了遠在百萬億裡之外的鈞天界神牛原,又豈是我一個小小的聖王能做到的?恐怕就算是大帝在世也做不到吧!”

    雖說射日神弓本就可以遠程攻擊,但一箭射百萬億裡?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當年箭神后羿也就是隔着百萬裡射落金烏而已,距離再增加一億倍,即使是大帝也做不到啊!

    伏丘當時殺霍然心切,又憂心於夔牛族,自動的忽略了這個明顯不可能做到的事。但只要他稍微冷靜一些,想明白這一點並不難。換句話說,伏丘隨時都會折身而返,而且怒火將更甚!

    “快走吧,只要到了黃泉路的盡頭,就算是來十個伏丘,也傷害我們不得!”而今九界衆人已經將黃泉路開闢出了絕大部分,似乎快到忘川河邊了,諸多勢力盡皆駐紮於盡頭,只要霍然幾人趕在伏丘反應過來之前,先一步到達,那基本上就沒有性命之危了。

    黃泉路的盡頭有鳳凰族、九黎教、赫連家無數精英,他伏丘就是再強十倍,也休想在太歲頭上動土!

    凰曦禎知道事情嚴重,當下也顧不得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直接將霍然的右手搭在自己的肩上,而自己則左手摟住霍然的腰身,右手拉起如空的手,向前飛奔。

    這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遊戲,贏了,性命無礙;輸了,躺屍當場!

    或許從一開始,霍然等人就在這場遊戲上落人一籌,在他們剛啓程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伏丘的身影便出現在霍然的紫極仙瞳之中,幾乎完全是被凰曦禎架着飛行的霍然回首遙望無盡遠的身後,道:“他來了,就在百萬裡之外。”

    前一刻還是相距百萬裡以上,下一刻卻是不足了。只是聖王初期的凰曦禎在速度上本就比不上伏丘,遑論她先前在與那些襲殺自己等人的戰鬥中負了傷,此時又架着霍然這個‘拖油瓶’。

    “放我下來吧,你帶着如空走。”霍然輕語,此情此景讓他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在修羅界的事。那時自己也是身受重傷,而且比現在重得多,只餘一具真身,而帶自己走的正是有着驚天來歷的傾世女子素雅。

    二十多年過去,歷史再次重演,只不過這次帶着自己逃命的卻成了凰曦禎。遠在玄天界的素雅還好嗎?

    “閉嘴!”

    此時的凰曦禎面似玄冰,冷冷的呵斥着霍然:“你是我的盟友,放棄盟友的事我做不出來!”

    “怎麼女人都一根筋啊!”霍然苦笑不迭,側頭看着凰曦禎那精緻到毫無瑕疵的側臉,說道:“再這麼下去,我們三個誰都逃不了!放下我,你和如空至少還有機會逃走,到時候你只要帶鳳凰族的高手把伏丘那老混蛋和夔牛族滅了就行,我一條命換幾十萬夔牛的命賺了!”

    “混蛋你給我閉嘴!我們誰都不會死!”

    凰曦禎像是被霍然一句‘女人都一根筋’給激怒了,她緊咬紅脣,體內的法力源源不斷的輸出,腳下連點,三人當即化作流光迸進。

    霍然笑了笑,剛想說什麼,卻是猛地一回頭,正見先前還遠在八九十萬裡之外的伏丘,此時竟已將距離拉近在十萬裡左右!他眸綻冷電,心下一橫,暗提一口心頭血,體內忽而涌出一股恐怖之力,直接將凰曦禎和如空震開了百丈。

    落地之後,他根本不給凰曦禎和如空任何反應的時間,雙手抱圓,運起全身之力虛拍一掌,一股強勢到不容抗拒,卻又柔和無比的大力當即席捲凰曦禎和如空,帶着二人以極速向前。

    “記得代我照顧如空!”霍然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喊出一句,而後身子軟倒在地,整個人隆拉着,萎靡不振。

    “霍然你這個混蛋!”

    “師父!”

    沒入無盡霧靄中的凰曦禎和如空嘶喊,一大一小兩人泣不成聲,卻是掙脫不了那股霍然以燃燒一滴精血而換取的偉力,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霍然軟倒在地。

    “呼……呼……呼……”

    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的霍然強撐着空乏的身體,掰動自己的雙腿,盤坐在地。他弓身低頭,鮮血止不住的從嘴角淌落,一灘一灘,別樣醒目。

    本來他就身受重傷,再爲了騙伏丘,暗提精氣強拉開射日神弓,可謂是傷上加傷,此時又燃燒了一滴精血,以換取蓋世之力將凰曦禎和如空送走,讓得他整個人早已達到極限,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難以使出。

    唰……

    尖銳的破空聲傳入他的耳裡,冷冽的煞氣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好似要將他撕成碎片。他知道,那頭老牛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