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60章 打進帝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60章 打進帝墳字體大小: A+
     

    曾經的文命古星在不知多少年前已成爲一顆死星,且大星分裂成了成百上千顆小星,只餘正中位置的主星可以尋找到昔日的盛大之景。上古初期證道的葬天大帝,莫名巧妙的葬在了這顆古星之上,給他陪葬的不光是一顆大星,更是一代文明。

    時間的巨輪碾過無數年,而今那顆死星再受重創,周邊的小星被徹底打成齏粉,而正中藏着天大秘密、葬天大帝沉眠之地的主星,亦被打碎,只餘下最爲重要的百里方圓地。

    遙望數萬裡之外那塊漂浮在星空中,道光熾盛的大陸,素雅想也沒想就答應了胡媚心的提議。她的手段已用盡,再也不可能打進葬天的墳中,更別提救出此時不知生死的輪迴了。但胡媚心不一樣,其一身修爲臻至聖王境,可以更大限度的發揮帝器的威力,再加上她本身就有帝衣,若再持有攻擊性帝器的話,或許真的有可能掀了葬天的墳!

    見素雅點頭,胡媚心也不言語,再次探手抓向虛空中的玄天簪。這一次玄天簪沒有反抗,被她抓在掌心,一受聖王境的法力,它便散發出足矣橫掃天地的威勢,而與此同時,她身上的霓裳羽衣亦是撐起陣陣仙光,將她襯托的宛如天界神祗。

    “歷鯤,我來了!”

    胡媚心在心中呢喃,而後雙掌託着吞吐道芒的玄天簪,撕開了層層空間,衝向青銅巨棺。身負兩件帝器的她,一舉一動足矣撼動蒼穹,每前進半步,所過之處盡皆坍塌爆碎,像是被犁過一般。

    唰!

    臨近千里時,她拋出了掌中的玄天簪,體內的法力瘋狂輸入其中,激發玄天簪中的器靈,發揮出帝器應有的威力。剎那間,如白虹貫日,又似星流霆擊,玄天簪化身爲蓋世殺器,刺透了宇宙星空,直指墳中巨棺。

    對於沒有大帝的時代,帝器便是唯一的利器,它可以讓世人見證大帝的一角,它的威力足矣毀天滅地,撕山斷海。玄天簪一動,其周圍萬里之地徹底湮滅於無形,連混沌都不曾出現,恐怖如斯。

    打出玄天簪的胡媚心不曾止步,仗着霓裳羽衣的絕世防禦力,緊隨玄天簪之後推進,體內的法力似奔流的江河,源源不斷的輸入到前方的玄天簪之中,使得玄天簪後力不絕,勢如破竹。

    轟隆隆!

    文命古星剩餘下來的百里方圓地劇烈抖動起來,像是承受不住兩件帝器的威勢,熊熊道光忽而盛忽而暗。只是下一刻,大墳之中卻是衝出一道墨青色仙光,直接迎上了玄天簪。

    “葬天棍?”

    無論是驅動兩件帝器妄圖打進帝墳的胡媚心,還是端坐星空一邊關注戰場一邊療傷的素雅,都第一時間認出了那道墨青色仙光正是葬天大帝的葬天棍。前者冷笑連連,若是隻有霓裳羽衣的話,她或許還會心存忌憚,但此時她防有霓裳羽衣,攻有玄天簪,即使對戰大帝親自驅動的殺器又有何懼?

    “屬於你的時代已經過去,即使你曾經傲立天地也只是過去式,輪迴地纔是你的歸屬!”

    白絲狂舞,羽翼翩翩,面對曾經的大帝之物,胡媚心表現出了極爲的不屑。此時身懷兩件帝器,她欲與大帝試比高,而第一步,就是要將葬天棍打碎!

    意隨心動,霓裳羽衣在鏗鏘作響,玄天簪亦在吞吐道芒,兩件帝器藉助胡媚心的聖王修爲,揭開了一層層封印,威勢一升再升,在這片星域中捲起了滔滔罡風。

    當!

    玄天簪首先與葬天棍相遇,一爲利器,一爲力器,二者相撞當即引發了宇宙大風暴,震塌八萬裡蒼穹,湮滅四方天道。在此之際,身着霓裳羽衣的胡媚心業已趕至,她仗着霓裳羽衣的絕世防禦力,直接擡掌壓向葬天棍!

    空手撼帝器,這在世人眼中無異於癡人說夢,蓋因自古以來也唯有在遠古時期巫族十二祖巫的幾位才能做到,除此之外,漫漫數百萬年中,再無一人。然而今日胡媚心卻是要打破這個神話,她一掌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與玄天簪爭鋒的葬天棍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大片的道則在這一刻炸開。

    鮮血自胡媚心身上淌落,她的手掌更是血肉模糊,露出了白森森的手骨。但她臉上卻洋溢着濃濃的笑意,硬撼帝器而不死便足矣自傲,而她非但沒死,而且只是受了一些輕傷,一旦在九界傳開的話,她定然名聲鵲起,響徹九界。

    當然,此時她並未想到這些,她一心只想救出歷鯤,若是歷鯤死了的話,那就掀翻葬天的墳,讓這位短命的大帝連安息都安息不了!

    首輪連擊,戰果並不大,但胡媚心並未放在心上,她驅動玄天簪和霓裳羽衣,對葬天棍展開了猶如狂風驟雨般的攻擊,每一擊都足矣秒殺任何一位聖王,甚至斬殺大聖也不再話下。

    帝道橫行,法則之力溢滿當空,昏暗的星空被各種顏色的道力照的透亮透亮,這片星域像是在開天闢地,壯觀無比。可惜的是,只有素雅一個觀衆,而且這個‘觀衆’根本無心關注戰鬥的過程,她只在乎結果。

    三件帝器錚鳴不已,原先能與玄天簪鬥得平分秋色的葬天棍此時以一敵二,完全是被壓着打,節節敗退,戰場距離大墳越來越近,而胡媚心和素雅兩人也越來越激動,雖然前者早已全身浴血,但她知道,若是一直這麼打下去的話,遲早可以打進墳中,砸了青銅巨棺!

    咚!

    這個時候,青銅巨棺再也沉不住氣了,或者說葬天大帝再也沉不住氣,巨棺劇烈震動,每震動一次,都有莫名的偉力自內中傳出,直達葬天棍,而得到這種力量的葬天棍像是被大帝附體,周身墨青色的道光熾盛無比,當空砸下,直接將玄天簪和胡媚心砸出萬里。

    大口大口的鮮血自胡媚心嘴中淌出,讓得原本就顯老態的她顯得更老,若非有霓裳羽衣阻絕了大部分的力量,在這一擊下她將被砸成粉末。

    “前輩!”

    眼見葬天棍明顯受到葬天大帝的力量補充而大發神威,一舉將胡媚心重創,素雅坐不住了,想要加入戰場。奈何胡媚心揮手製止,冷冷道:“你加入戰場無異於送死,今日一戰,無論結果如何,我都註定死在這裡,既如此,那就讓我一個人戰下去,讓我一個人在輝煌中逝去!”

    儘管兩人不同族,也沒有什麼交情,但在這個情況下,胡媚心也不忍心見素雅來送死,這個來歷神秘的姑娘還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很長,不應該止於此。

    “如果我死了,還請姑娘將霓裳羽衣送回天狐族,老婦感激不盡!”

    話未落,她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碎盡了一身的經脈,全身精血直接自她口中噴向了玄天簪和霓裳羽衣。

    “前輩……”

    素雅怔怔的看着胡媚心自斷生路,這等於是釜底抽薪,燃燒了自身一切生命精華、法道精華,以此來換取帝器更爲強大的力量啊。而在這個情況下的胡媚心,不管最後能不能掀了葬天大帝的墳,一個時辰之後她都將隕落,絕無可能生還。

    嗡……嗡……

    得到一位聖王級強者的生命精華和法道精華,玄天簪與霓裳羽衣都染上了一層氤氳的血氣,看起來詭異無比,但兩件帝器確實爆發出了較之以往更爲可怕的氣勢,尤其是霓裳羽衣,染了本族的精血,它竟然自主從胡媚心身上脫落,天地間莫名的道充斥其中,凝聚出了一具可怕的身影。

    那具身影仿若自天地開闢以來便存在一般,面容模糊不已,身姿卻如神似仙,一舉一動讓得衆生震顫。她擡指一捏,便將百里之外的玄天簪捏於兩指之間,而後屈指一彈,玄天簪像是一隻離弦的箭,呼嘯着衝向葬天棍。

    與此同時,那具可怕的身影也動了,她躍然而起,看似綿綿無力的一掌印了過去。然而就是這麼‘綿綿無力’的一掌,卻讓萬星隱耀,宇宙動盪,九霄之上雷霆震震,數萬裡星空都聚集起了濃密的烏雲,遮天蔽日,恐怖無邊。

    “吼!”

    面對這等來勢,葬天棍呼呼掄動,引動起了驚天風暴,底下的青銅巨棺顫動的更爲劇烈,忽的躍出了一頭蓋世獸影,仰天咆哮,震天動地,聲浪席捲十萬裡,湮滅了一切事物。而在獸影正中位置,四道極致光芒也在顫動、錚鳴,似乎要掙脫某種束縛。

    自帝墳現世以來,最爲強大的一次碰撞即將發生,在雙方還未徹底對決之前,另一個方向的數萬裡之外,卻是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具屍身,萬千道則圍繞其旁,濃厚的魔氣比天威更甚,並且,這具屍身正以極速向着青銅巨棺靠攏。

    “那是……”

    隔着戰場數十萬裡之外的素雅瞥到了這一幕,當感應到那具毫無生機的屍身所逸散出的氣息時,她面露驚駭,怔怔道:“這……這是葬天的屍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