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46章 天定若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46章 天定若何字體大小: A+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你們四個回來了,而霍然卻沒能回來?!”

    聽到秦方說出‘節哀順變’四個字時,沐世雄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他一把抓住秦方的雙肩,歇斯底里,面目猙獰。他了解霍然有多強大,比霍然弱的人都回來了,他怎麼會沒有回來?

    “世雄!”

    見沐世雄完全陷入了癲狂狀態,沐不羈運起法力喝了一聲,沐世雄當即一顫,自癲狂中清醒過來。旋即,他一臉祈求的看着只是落淚的四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顫聲道:“求……求求你們,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沐家主!”

    沐世雄這麼一跪,四人連忙側開身子,不願受這麼大的禮,赫連紅塵擡起雙手想要扶起他,奈何沐世雄意志堅決,根本不肯起身,只能無奈道:“沐家主您先起來,起來再說。”

    同樣心酸的沐不羈終歸算心性修爲足夠,不似沐世雄那般不堪,見其他人扶不起沐世雄,他只能擡手施法,將沐世雄扶起後說道:“讓各位見笑了,還請將事情原委告知,老朽不甚感激!”

    “前輩客氣了!”

    這是沐家的老祖,比蚩無敵、赫連紅塵等四人輩分高了不知多少倍,蚩無敵當即說道:“月前,我與巫族聖子渾敦同遇霍然,也怪我太相信渾敦的爲人,哪知渾敦之所以接近我,爲的就是要騙走霍然的射日神弓……”

    蚩無敵一點一點說了出來,當日他去追蹤渾敦,要奪回射日神弓之後,便聽到了桑天陽集結了滕千劍在內的三王,以及百多數神魔族子弟對霍然展開追殺的消息。聽到這個消息的他當即放棄了追蹤渾敦,折身返回要與霍然並肩作戰。

    修羅界浩大無邊,若是沒有某種秘法手段的話,想要找到一個人無異於海底撈針,當他回到與霍然離別之地,哪還能見到霍然?可一想到霍然即將面對大危機,他也顧不得那麼多,只能像是無頭蒼蠅般四處尋找。

    一連半個月過去,霍然沒找到,倒是修羅界發生了大情況,穹頂血雲滔滔如浪,九霄神雷四處奔騰,忽而,從修羅界中心發生了一道轟天巨響,剎那間莫名的道則溢滿修羅界,隨即這片浩大世界竟然裂開了一條大縫,無與倫比的巨力將內中所有人都給攝進。

    當時修羅界中所有人都心驚膽顫,不知道那條裂縫會通往哪裡,可當他們穿越了裂縫之後,卻是發現竟回到了九界。不明所以的衆人懷着不解,想要再從裂縫進入修羅界,卻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止,根本不可能再進入。

    再進修羅界無望,衆人平復心情,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道消息傳了開來——修羅王連戰四王百雄,最後的結果是除了金烏王與千劍王之外,其餘皆隕!

    聽到這麼個消息,重新聚首的四人哪能相信?當即四散,尋找散步消息的那人。皇天不負有心人,四人找到了那個散佈消息的人,那人也取出了證據,其當日親眼目睹的那曠世大戰,更以秘法摹刻下當時的場景。

    說道這裡,蚩無敵單手掐印,隨後在身前一揮,丈外的虛空當即一陣漣漓,出現了一副畫面,而內中景象正是當初霍然與桑天陽、滕千劍等人激戰之際,只是畫面的最後是霍然以法陣之力燃燒八萬裡山河,之後便是漫天燃燒的道則,直至終結。

    “霍然以法陣燃燒山河,妄圖與桑天陽等人同歸於盡?”

    見多識廣的沐不羈但從這模糊的畫面就猜到了當時的場景,“照你們的話說,在燃燒了諸天大道之後,霍然隕落了,而桑天陽和那個騰蛇族的人卻活了下來?”

    “是的。”

    蚩無敵點頭,他們四人知道的也就只有這些,但桑天陽、滕千劍兩人的的確確是活了下來,如果霍然也活着的話,想來也應該回來了,現在沒有回來,就代表了他隕落當場。

    聽完事情原委,再親眼見到了當時一戰的畫面,沐世雄腦袋一歪,再度昏了過去。雖然最後誰也沒親眼看到霍然死,但他的神魂牌位的的確確是斷裂了,這個結果已經不言而喻。

    及時扶住了沐世雄的沐不羈眼眶泛紅,霍然一死,等若於沐家最後的希望也破滅,而今的沐家已是外強中乾,等到老一輩的人死去,再無人能延續沐家的輝煌。

    “你們回去報個平安吧,待有空時來沐家一趟,祭拜下霍然。”

    一代人中雄,到頭來屍骨無存,只剩一座衣冠冢,沐不羈拖着疲累的身軀,帶着秦方、劉琦,以及昏了過去沐世雄向着沐家而去。

    “渾敦!!!”

    望着沐不羈落寞的背影,蚩無敵咬牙切齒,雙拳緊握。一切的一切都是渾敦的罪過,若非他騙走霍然的射日神弓的話,有射日神弓在手,桑天陽便不足爲慮,剩下的滕千劍和其他人,霍然即使打不過,也可仗着八極踏星逃得一命!

    歷經了弟弟赫連紅星之死的赫連紅塵不似以往那般,而今的他揹負七劍,身上散漫着鏗鏘之氣,他拍拍蚩無敵的肩膀,說道:“先回去吧,洗盡鉛華後,送兄弟最後一程。”

    說完,他飛身向赫連家而去。

    ……

    未知的星域,白衣嫋嫋,輕紗遮面的女子懷抱一具枯骨在星空中穿行,她速度快絕人寰,連宇宙罡風都追不上,向着未知的地域而進,沿途星光閃爍,勾勒出一副絢麗浩大的星圖。

    “今生緣未盡,就算你死了,我也要讓你重生!”

    女子那對鳳眸中滿是堅持,她緊了緊懷中那具失去溫潤光澤的枯骨,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冰冷枯寂的宇宙無邊無際,偶有隕石或隕石羣飛來,懷抱着枯骨的白衣女子能避則避,避不過就直接挺身而進,讓人驚顫的是,那幅柔軀像是鋼鐵鑄就,連隕石都無可奈何。

    三日之後,宇宙空間忽然泛起一陣漣漓,而女子直接消失不見,她像是穿越了時空,來到一片未知地域,那是一片昏暗世界,肉眼難見,若以秘術神通,定能看見這方圓不過百丈的地域,中央位置卻有一灣方圓丈寬的池,內中盛滿乳白色液體,其上白煙嫋嫋,氤氳虛幻。

    女子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見到這副隱藏在宇宙深處的奇景並未露出半點驚訝之色,她想也沒想,直接抱着枯骨向中央水池而去。

    嗡!

    當進入到水池丈外時,異象迸發,周圍陡升起一片光幕,內中道痕飄蕩,光罩四周。奇怪的是,女子順利穿越了光幕,而她懷中那具枯骨卻是被阻絕在外,哐啷一聲落在地面。

    沒能帶着枯骨進來,女子眸中閃過一絲不忿,當即折身出了光幕,將地上的枯骨重新抱起後,運起一身法力,猛然向着水池衝去。

    嗡!

    相同的事再次發生,女子進入了光幕,但她懷中的枯骨依然被阻擋在光幕之外。

    氣極的女子不信邪,重複幾次後仍然如此,最後她跌倒在地,鳳眸落在中央水池之中,慘聲道:“娘,爲什麼你要這麼做?爲什麼?!”

    “當年您告訴我,會遇到一個與我一樣擁有紫極仙瞳的人,而這個人就是我命中註定的緣。而今我遇到了,可他卻是死了,爲什麼您不接受他?”

    女子神情激動,她一把扯下臉上的輕紗,跪爬到水池邊上,看着水中倒影大聲道:“我知道您沒有死,您一定還活着,並且在某個地方看着我,如果您還是當年的您,還知道有我這個女兒的話,就請您救救他!”

    四下無聲,唯有池中液體泛起一圈圈波紋,像是在迴應女子的話。

    “上天註定?”

    女子像是聽到了什麼,她騰地一聲站起身子,纖指指着一灣池水厲聲道:“當年你說我跟他是命中註定,現在你又跟我說他的死也是上天註定,上天到底是什麼,它憑什麼註定這個註定那個?”

    “眼睜睜的看着他死去,你還是當年那個心繫蒼生的你嗎?你不是不願救他嗎?好!”

    女子神情堅決,她大步而跨,走到被阻擋在光幕之外的枯骨旁,“你不願救,那我就和他兩命相連,一損俱損,一榮俱榮!”說罷,她左手併成劍指,在右手手腕上一劃,光華閃過,她的手腕當即出現一條猙獰的傷口,淡綠色的鮮血洶涌噴薄,盡數灑落在底下那具枯骨之上。

    與此同時,女子檀口開合,誦唸莫名的咒語,她正在施展一種禁術,可讓兩者的命結一體,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咒語一起,她和底下那具枯骨便同時升騰起道道紋絡、符文,兩者在中間糾纏,繼而相溶。

    嗡!

    就在這種禁術即將完成之際,那丈寬池子中間陡然射出一抹道光,打斷了禁術,也將白衣女子擊退三步。隨後那光幕之上的道痕開始蠕動、分散,直至消失不見。

    “謝謝娘成全!”

    見此情景,面色蒼白的女子忽而一喜,顧不得自己的虛弱,一把抱起了染上自己鮮血的枯骨,向着水池而去。

    噗哧!

    這一次,不管是她,還是那具枯骨都沒有受到半點阻擋,順利穿過了光幕,行至池旁,女子深呼一口氣,而後將枯骨放了進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