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42章 異動、改變不了的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42章 異動、改變不了的結局字體大小: A+
     

    “賊子爾敢!”

    桑天陽與滕千劍齊喝一聲,兩人各自搖身化作本體,一爲如同黃金打造的三足異鳥,一爲似金水澆注成的大蛇,齊齊奔向重傷的小鵬王、不動王等人而去,要從霍然的手下救走他們。

    在來此之前,實際上他們要誅殺霍然的消息已經緩慢散佈開來,爲的就是要讓世人知道,無論是千劍第一王,還是金烏第二王,都是無可比擬的,誰敢纓鋒,即使該人是太昊大帝的使者,是箭神后羿、戰神刑天的傳人,其下場也只有一個——死!

    可若是帶來的人都死了,就算最後二人成功斬了霍然,這對他們的名聲勢必有打折,甚至還會受世人的唾棄——第一第二王齊出,對排名第十二的修羅王攻伐,竟然還損兵折將!

    “絕不能讓他得手!”

    化爲本體三足金烏的桑天陽一臉陰鷙,他帶這些人來實際上不是幫手,而且見證者,見證他雪恥報仇,如何能夠讓霍然將他們都殺了?念及此,他喉間發出一陣尖銳叫聲,他的速度更快上一層。

    滕千劍也是如此,體內力量齊出,金色的蛇身上,每一片鱗片都張開,如同無數只槳般划動,呼嘯間衝向小鵬王等人之地。

    “來不及的!”

    霍然的嘴角勾起,體內法力奔騰而出,那九天銀河之水以壓蓋六.合.八荒之勢落下。

    轟隆隆!

    方圓萬里的虛空、大地徹底崩塌,桑天陽和滕千劍二人終究還是完了一步,眼睜睜的看着小鵬王、不動王等數十人湮滅在銀河之水中,屍骨無存,連渣渣都沒有留下半點。

    天穹之上厚厚的血雲在翻動,如扶搖羊角,又似萬馬齊出,隱藏在血雲背後的蒼天傳來陣陣雷鳴,轟天徹地,震動人心,像是在預示着有什麼事即將發生。

    “去死吧!”

    見證者盡歿,桑天陽怒上心頭,金烏鳥喙大開,內中迸射出一團金色火焰直奔霍然而去,它燒塌了虛空,灼裂的大地,甚至將一方大道都當成燃料燒了起來。

    與此同時,不過丈大的金色騰蛇搖頭擺尾,將空間當成水,自身爲破浪獨舟,分開了一層層空間浪,直直撞向了霍然……

    呼哧……嘣!

    太陽真火剛一襲身,便劇烈燃燒起來,還不等霍然有所反應,後發的滕千劍業已襲來,金色蛇首比元聖器都要強大,猛烈的撞在了他的胸口,只聽到咔嚓一聲,胸骨爆碎的霍然便似斷線的風箏,呼嘯着倒飛出千里,沿途灑血如雨。

    咚!咚!咚!

    兩人顯然不可能就這麼放過霍然,他們奮勇疾進,神魔之軀強勢無比,崩碎眼前的一切,一探爪而出,一擺尾而拍,這方小天地的萬道都被他們轟爆打碎,一截截道鏈顯化而出,顫鳴不已。

    這二人實在是太強了,強到讓這方小天地的道都承受不住。

    太陽真火太過霸道,再加上遭到騰蛇的傾力一撞,霍然全身都開始慢慢分開,若非他以大.法力禁錮住的話,恐怕單就剛纔那一擊,他就已經被徹底打碎身軀了。

    鮮血從全身裂痕中洶涌噴薄,霍然喘氣如牛,身已無力,但一顆無敵之心卻是在瘋狂跳動,不曾讓他倒下。

    “啊!”

    驀地,一股難言的感覺油然而生,他只感覺體內每一個細胞都燃燒了起來,一股磅礴之力頓生,灌輸進四肢百骸,竟暫時的制住了身軀持續崩開的趨勢!

    “六識玄心?!”

    強勢而進的桑天陽和滕千劍眉目一滯,連帶着身體都頓了一下,他們感覺到了那種氣息,正是六識玄心!經六識玄心加持,此時的霍然各方面都提升了六倍,其戰力更是超過六倍!

    “就算是開了六識玄心也免不了一死!”

    桑天陽狂吼,金烏之身一陣,打開了五曲神心,而後殺向霍然。

    事實上,不論是桑天陽還是滕千劍都曾開過六識玄心,雖然並沒有達到那種想開就開的地步,但對於五曲神心卻是可以應用自如,再加上此時兩人聯手,別說霍然只是開啓了六識玄心了,就是七巧道心都改變不了結局!

    “殺!”

    同樣開啓了五曲神心的滕千劍氣勢狂如浪,猛如虎,丈長蛇軀奮勇疾進,一舉一動都讓虛空震顫,萬星閃滅。

    開啓了六識玄心的霍然依然沒能將身上的太陽真火撲滅,此時兩人已經再次殺過來,他顧不得身上的太陽真火正持續燃燒自己的血肉,振臂輕嘯,展動了輪迴天拳。

    轟!

    嗤!

    嘭!

    咚!

    ……

    最爲巔峰的一戰拉開了它的帷幕,三人中無論哪一人都有站在神壇上的實力,而今三人在距離不周山開啓還有三十多年的時候提前遭遇,也將原本屬於不周山前的一戰提前了。

    方圓數萬裡天塌地陷,萬星隱曜,碎石飛劍,土浪翻騰,狂猛的罡風席捲一切,似扶搖羊角般直入穹頂血雲。

    戰力倍增的霍然勇猛異常,而且完全是在以命搏命。金烏一爪子抓來,他挺胸而上,任其一抓洞穿了自己的胸口,而後掌指齊出,雙手化天刀,唰地一下斬下金烏雙翅。

    噗哧!

    另一邊,金色騰蛇甩動強勁的蛇尾,嘣的一聲重重拍擊在霍然的腦袋上,咔嚓一聲,他的脖子應聲而斷,頭顱拋飛而出。

    咚!咚!咚!

    斷頭的霍然止住頸部涌出鮮血,他大步而進,追逐着自己的頭顱而去,跨出百里後,一把抓住了自己的頭顱,重新安上頸脖。而後反手一翻,打出了玄黃寶塔。

    眼見霍然取出法寶,桑天陽與滕千劍也紛紛取出自己的道器,三人三器再次殺至一起

    ……

    不知何時起,天空電閃雷鳴,開始下起了血雨。天空上,那厚厚一層血雲不是他物,正是這麼多年以來修羅界中殺戮所致的血氣升空凝成。在以往時,當血雲厚到一定程度時,便是不周山開啓之日,這個時間,通常是九十年到一百年。

    而今六十多年過去了,血雲的厚度已然達到以往的極限,可是不周山不曾開,卻是在各地下起了血雨,着實怪異。

    驀地,天地突兀的開始搖晃,羣山大澤間萬獸狂吼嘶鳴,聲音中懷有大懼。它們是修羅界土生土長的神魔,對於某些事有極強的感應,此時修羅界的異象,讓它們有種不好的預感,像是有災難要降臨。

    轟隆隆!

    狂雷炸起,道痕飄蕩,一束束極光橫貫長空,一條條道鏈鎖天封地,罡風血雨間,霍然、桑天陽、滕千劍三人殺的忘乎所以,周遭的一切都被他們忽視、遺忘。

    此時此刻,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對方!

    呼啦啦!

    征戰中的霍然身子忽而一頓,法力輸出也頓了下,正值此際,金色的騰蛇化爲一根長棍當頭劈下,其氣勢如同開天闢地。

    咚!

    金棍直直的砸在了霍然的腦袋上,晃神間,他的腦門飆射出鮮血。

    “送你上西天!”

    被斬下雙翅的桑天陽怒吼一聲,雙爪如鉤,唰唰唰的一片殘影,卻見霍然身上時不時的有血肉拋飛。

    回過神的霍然苦笑不迭,他四肢百骸中的道光越來越暗,體內的力量正在迅速流逝,這代表着六識玄心正在減退,而他的本源也在消散,等到本源盡散之時,他的生命也到了盡頭。

    “難道真的要走那一步?”

    他睜開了眸子,看着那如鉤的金烏爪每翻動一次,自己身上就會少一塊肉,心裡在問自己。

    出道百年,逢戰無數,危機也無數,關乎生死的也出現過幾次,但每次不是有貴人相助,就是峰迴路轉,這次呢?力量流失殆盡,已無力突破桑天陽的攻擊,是會有人來救自己,還是有不死仙藥自救?

    窮途末路,唯一剩下的手段也只是玉石俱焚。

    唰!

    又是一爪子下去,掏空了霍然腹部的桑天陽沒有再繼續攻擊,他化作人形,俯視着漂浮在空中,滿身是血,幾乎只剩一具骨架的霍然,面色極度複雜。

    一旁的滕千劍也化成了人形,他身上的傷並沒有多重,之前霍然的攻擊主要作用在桑天陽身上。此時他也沒有再出手,因爲結局已定,霍然再不可能翻起什麼浪。

    “效忠於我,可以饒你一命!”

    到了這個時候,無論是桑天陽還是滕千劍,都不得不佩服霍然的強大,若非是兩人聯手,再加上霍然本身狀態不好,絕不可能把霍然逼到如今這個地步。更甚者,如果霍然是處於巔峰狀態下的話,他們倆當中任一人與之獨斗的話,勝負都還是個未知數。

    風雨飄搖,虛空中的骨架翻身而起,霍然疲累的看了兩人一眼,想笑,卻是笑不出來。只是八萬裡山河卻是突起光華,無數道則飄起升空,在他的頭頂凝結糾纏,構成一副莫名的圖畫。

    “死……不會是我一人,而是……我們……一起……”

    死亡的氣息纏上愣神中的桑天陽和滕千劍,他們怔怔的望着四面八方瘋狂涌來的天地靈氣,以及諸多道力。

    “他事先佈下了強大的法陣,此時要引爆八萬裡山河!”

    滕千劍狂吼,他對法陣有過研究,一眼就看出了霍然的意圖,原來在此之前,霍然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和自己與桑天陽同歸於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