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41章 戰四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41章 戰四王字體大小: A+
     

    萬丈大的鯤鵬身遭巨力,如一顆隕星墜落而下,霍然眸綻冷電,再次擡腳踏去,要終結了小鵬王的‘性’命。

    “吼!”

    驀地,一聲獸吼傳遍萬里,只見不動王玄錦昆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頭兩千丈大小的玄武!

    黑如墨的龜身上滿是玄奧的‘花’紋,且有一條蛇盤旋其上,龜.頭、蛇首競相嘶吼,粗壯的四肢踩踏虛空而動,出現在鯤鵬之上。

    咚!

    霍然一腳踏在了龜背之上,頓時發出一道沉悶厚重之聲,龜背綻放出一圈圈光華,內蘊神秘偉力,直接將他反震出千丈。

    玄武乃是上天眷顧的生物,它防禦無雙,此時出現的一隻玄武雖不過元聖中期的修爲,但絕對可以硬撼普通元聖後期甚至是始聖初期的高手最強一擊而無礙。

    漫天道則在玄武周身滌‘蕩’,隨蛇首而舞,它冷漠的望着霍然,嘶鳴一聲,踩踏虛空而上殺敵。與此同時,免遭橫禍的鯤鵬也穩住滿是血的身軀,與倖存的數十位高手殺向霍然。

    除了滕千劍與桑天陽之外,其餘人都殺了過來,霍然眉目滿是凝重之‘色’,但體內的血液卻是沸騰起來,他就像是一位無比嗜戰之人,一身戰意狂.暴如淵,一手展動輪迴天拳,一手掐動鎮魔天碑印法。

    嘩啦啦!

    由神魔虛影、飛仙之影構成的輪迴中心,聳立着一座千丈天碑,其上神文密佈,道則綿綿,透‘露’着一股可怕的氣息。

    “嗯……”

    鎮魔天碑原本就是西玄老祖專‘門’針對神魔而創,就如同太昊大帝的仙幡一般,對神魔都有針對‘性’。六道輪迴中的那座千丈天碑一成形,在場中的神魔頓時感覺到莫名的變化,就好像心頭壓了一塊巨石。

    “這座天碑……”

    在鈞天界南疆曾與霍然有過一戰的桑天陽再見鎮魔天碑,不由得又想起當日的場景,臉‘色’越來越‘陰’鬱。而第一次見到的滕千劍卻是皺着眉頭,即使隔着數千裡,他依然受天碑氣勢所震。

    而此際,霍然趁着衆人被鎮魔天碑氣勢所震,體力力量狂涌而出,雙掌抵在天碑之上,直接向下壓去。

    咚!咚!咚!

    鎮魔天碑強勢‘挺’進,壓爆虛空,所過之處盡皆成爲一片真空之地。嘭地一聲,天碑撞在了最前面的玄武身上,而後又繼續撞上鯤鵬,已經數十位化爲神魔原形的人身上,剎那間神魔之血飆飛,灑遍當空。

    “吼!”

    “啾!”

    被鎮魔天碑重傷,諸神魔也回過神,齊齊吼叫一聲,而後爆發出全身的力量,頂着天碑逆天而上!

    “哇……”

    近百人齊齊而擊,那股力量太過龐大,霍然第一時間張口吐出了一大灘鮮血。形勢完全顛倒了過來,原本是他推着天碑壓落,現在卻是諸神魔逆推天碑,頂着他直衝天際。

    “喝!”

    暴退中的霍然狂喝一聲,他全身都蒸騰起紫‘色’戰氣,體內澎湃的氣血沖霄而上,整個人都好似燃燒了起來。這一刻的霍然是恐怖的,蓋世無敵,即使天碑之下有近百位強者,他依然勇猛無敵,重新佔據主導位置,推着天碑瘋狂壓落。

    “啊!!!”

    一聲聲狂嘯自他喉間蹦出,他推進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完全化作了一道流光,自萬里高空直壓地面。

    轟隆隆!

    千丈天碑,相比於兩千丈大小的玄武根本不夠看,更不用說萬丈大的鯤鵬了,可霍然卻好像開天大神,雙掌抵在千丈大的天碑之上,完全將近百位神魔壓落在地。

    咔嚓……嘣!

    諸多神魔盡皆被壓蓋在地,剎那間大地開裂,出現了一條條深不見底的裂縫,與此同時,天碑也終於承受不住巨力,開始出現裂紋,片刻後轟然崩散開來,化爲漫天光雨而散。

    近百位神魔之身橫躺在地,筋骨全斷,有的甚至直接被壓爆了‘肉’身神魂,鮮血淌落裂縫之中,不多時竟溢滿出來,讓得大地上出現了一條條血河。

    一招天碑,壓爆數十位神魔,此時存活的不過十指之數!

    虛空之中,霍然的嘴角不知什麼時候已開始在淌落淡紫‘色’的鮮血,更甚之,他全身都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一道道莫名的光華自裂縫中透出,詭異無比。

    看了一眼還留有一口氣的八九位神魔,滕千劍嘴角的笑意終於收斂,他轉首望向一動不動,宛如被定住了一般的霍然,說道:“你身患重傷?”

    他玄功通天,自霍然體表密密麻麻的裂縫中透出的光華里看出了霍然有傷,因爲那種光乃是本源道光,如果只是因爲受到巨力而震開了身軀的話,是不會溢出本源道光的,只有一種情況纔會如此,那便是體內有暗疾,且毒入本源!

    聽到滕千劍的話,霍然面‘色’不變,心底卻是苦笑不迭。原本他還能暫時鎮壓住體內的傷,可是剛纔徹底‘激’發了力量,讓得這副‘肉’身傷上加傷,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崩散開來了。

    換句話說,即使此時唯有絲毫損耗的滕千劍與桑天陽不出手,他也有‘肉’身崩散的危機!而且這種‘肉’身潰散不同於征戰中被打碎‘肉’身,這一碎的話,不借助任何外力的話,根本不可能重組!

    九死一生……還未開戰便已是九死一生,這絕對是霍然出道以來最大的危機,沒有之一!

    “哈哈哈!!!”

    同樣‘洞’悉霍然真實情況的桑天陽仰天大笑,他指着霍然,面‘露’猙獰道:“沒有了‘射’日神弓,本身又患重疾,而今的你根本不用我出手已是九死一生,你還拿什麼來跟本太子鬥?!”

    他清晰的記得,當年被霍然以‘射’日神弓指着的時候,心底有多麼多麼的恐懼,而今情況完全顛倒,他可以親眼看着霍然死在自己的面前!

    “死也要拉幾個墊背!”

    霍然嗜血一笑,到了這個時候他反倒放開了,已不再去顧什麼暗不暗疾,受不受傷。一腳踏進鬼‘門’關的他徹底瘋狂,‘激’發了全部力量,輪迴天拳一驚展動,輪迴之象壯闊震撼,更甚之出現了仙界和冥界的投影!

    飛仙漫漫,鬼神抵擋,仙冥兩種截然相反的氣息在萬里天地間奔騰咆哮,他就像是仙王冥主,一拳爲仙,一拳爲冥,掌指略微一動,便可讓天地震顫,日月無光。

    “好強!”

    沒有見識過霍然真正實力的滕千劍面‘露’驚‘色’,而今的霍然讓他想起了百年前有過一戰的張真玄。不管如今的張真玄成長到了什麼地步,當年的的確確是他勝了,所以今日的結果也會是他勝!

    這是作爲千劍王,作爲騰蛇族第一天才的自信!

    他身綻神光,背後唰唰唰的出現了九百九十九口聖劍,每一口都殺氣騰騰,絕世犀利,像是可以斬滅日月星辰,‘洞’穿仙凡二界的壁障,橫掃六道衆生。

    “他是我的!”

    眼見滕千劍居然搶了自己的先,桑天陽冷哼一聲,雙臂一震,化作了金烏神翅,以切割萬界天宇的氣勢殺了過去,要在滕千劍之前先斬了自己的宿敵。

    轟……咔嚓!

    三人俱是當世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展動一身力量足矣撼動萬丈神嶽,截斷千里大澤。一大片一大片的道則踊躍在空,第一時間就將萬里虛空震塌轟碎,天上太陽星早已是被濃厚的烏雲遮住,透不出一絲光華。

    嘭!咚!轟!

    三人戰至一起,霍然掌指翻動,引帶起漫天道痕,擋聖劍,格神翅,他腳下連點,莫名的紋絡隱入虛空,忽而又迸現,化作九天銀河之水傾瀉而下,壓蓋了九天十地,‘欲’要湮滅衆生。

    “好強的殺氣!”

    而今的霍然放開身心,拼死一戰,他心中對衆生的憐憫在這一刻被摒棄,一招一式都傾力而爲,毫無保留,一舉一動間也是殺氣騰騰,儼然一位自地獄歸來的修羅,即使曾經見識過霍然身上殺氣的桑天陽也爲之一動。

    只是短短六十年,霍然竟好似脫胎換骨一般,當年都還是一個善人,而今卻成了魔鬼。

    “負隅頑抗爾,死是你的歸宿!”

    滕千劍冷漠出言,認爲霍然是在做垂死掙扎,他完全無懼於霍然一身滔天的殺氣,驅動九百九十九口聖劍而進,斬滅擋在身前的萬事萬物。

    鏘鏘鏘!

    傾瀉而下的銀河之水非同凡響,看似爲水,實際上卻是堅硬無比,與千劍‘交’擊,頓時發出陣陣鏗鏘之聲,更濺起漫天火星,將虛空灼塌、燒裂、焚燬。

    “噗哧!!!”

    一口逆血噴薄而出,霍然身上的裂痕更加多,然而他卻是勾起嘴角,‘露’出一絲嗜血之笑。在滕千劍與桑天陽疑‘惑’間,他掐動法訣,自九天傾瀉而下的銀河之水忽而調轉方向,拋開了滕千劍的九百九十九口聖劍,直直向着躺在地上的鯤鵬和玄武等人砸去。

    “不好!”

    滕千劍與桑天陽齊齊驚呼,他們這才‘洞’悉了霍然的真意,原來他竟不是與自己兩人爭鋒,而是要先誅殺了傷重的金正瞿、玄錦昆等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