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32章 帝路的開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32章 帝路的開始字體大小: A+
     

    重傷之下的滕千劍遭遇如洪水猛獸般的素雅和敖青穹,一點還手餘力,完全被壓着打。受了素雅那驚天動地的一掌,他的神魔之軀終於崩成三段,騰蛇血淌了一地。

    這對於身爲千劍第一王的滕千劍來說,絕對是一個恥辱,若他此時處於巔峰狀態,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被動。當然,這個‘如果’根本就不存在,那三千丈長的蛟龍之軀攜帶着天崩地裂般的偉力,崩碎蒼穹,掃滅混沌氣,直接向着他壓來。

    轟隆隆!

    無與倫比的力砸落在地,大地劇烈抖動,那被霍然以神通搬來的九座青峰終於在這一刻傾倒坍塌,化爲一對亂石。蛟龍之軀的身下,噗哧一聲,有血水四濺開來,隨即金色的光華散漫,與黑色如鐵的蛟龍身形成鮮明的對比。

    啪噠!

    兩滴滾燙的液體自敖青穹的雙眼中拍落在地,仇人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他的身下,可自己的孩子再也回不來了。

    此時,素雅和霍然兩人都睜着紫極仙瞳,他們面面相覷,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奈。片刻後,霍然大步而進,走到趴在地上感傷的敖青穹眼前,說道:“那個……滕千劍並沒有死……”

    “嗯?”

    爲自己孩子哀悼的敖青穹一愣,碩大的龍軀不由得扭了扭,再次感應到滕千劍已被自己壓成齏粉後,他道:“他已經死了,肉身神魂一同被我壓爆。”

    “這個只是滕千劍的一具分身,並不是他的本體!”霍然苦笑着說道,沒想到自己等人處心積慮的想要把滕千劍引出來,到頭來卻是隻引出一個分身,而且這個分身可以說根本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已經脫離了分身的界定,這也是爲什麼他和素雅兩個擁有紫極仙瞳的人都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出來的原因。

    “不可能!”敖青穹鬚髮狂舞,吼道:“這怎麼可能是分身,分明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所謂的分身,俱是由秘法溝通天地至理,引導靈氣或道則凝聚而成,它是沒有血肉的。剛纔‘滕千劍’徹底被打爆,鮮血碎肉拋飛,很顯然是一個活生生的生物。

    見敖青穹怎麼都不相信,素雅無奈的搖搖頭,說道:“這個滕千劍的確是活生生的生物,有血有肉,但他並不是滕千劍本人,或者說他只是滕千劍的一部分。”

    在滕千劍臨死前神魂崩散的那一刻,霍然和素雅兩人才真正洞悉了滕千劍的秘密,眼前這堆碎屍根本就不是滕千劍本體,而是滕千劍將自己的神魂分出一小部分,然後以某種秘法植入另一具騰蛇的體內。這絕對是一種逆天的秘法,等若於是有了兩條命!

    想到這裡,霍然不由得嘆息一聲,滕千劍能被評爲第一王,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其中一具出來闖蕩的分身就已經強到了這等地步,那他本體該有多強?還有其餘的十王,以及只聞其名而不見其人的一帝一後,他們又有多強?

    “滕千劍還沒死……他還沒死!”

    短暫的沉默過後,敖青穹身上蒸騰起濃郁的殺氣,既然滕千劍還沒死,那就找到他再殺一次!念及此,他轉首望向霍然和素雅,道:“帝路差不多開始,你們要不要跟我一起直通不周山?”

    修羅界開放百年,前十年每個人都在城中的悟道臺上悟道,換句話說只剩下九十年。不周山位於整個修羅界的中心,距離每一座大城都足夠遠,故此修羅界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後九十年裡每個人都會陸陸續續的趕往不周山,而這段路,便被形象的稱爲帝路。當然,這只是帝路的最開始階段,後面還有無比漫長的路要走。

    在這條路上,會充滿血與骨,因爲只有最優秀的人才有資格走到不周山前。敖青穹料定滕千劍會殺敗羣雄趕至不周山,故此它也要一路征戰,直到再次碰到滕千劍爲止。

    對於踏上帝路,霍然和素雅都沒意見,二人當即跳上了蛟龍背,向着遠方而去。

    這次馱着兩人的敖青穹並沒有撐起防護罩,故此它身軀一動間,都會有強猛的罡風,可撕山斷石。只是這點威力的罡風對霍然和素雅來說,就跟微風差不多,並不能撼動他們分毫。

    罡風呼嘯,將素雅的滿頭青絲吹散,她擡起纖指將一縷青絲撩到耳背,姿態風情萬種,再加上一面輕紗遮住了她的面容,顯得那般脫塵素雅,如仙子蒞臨。霍然一時之間看癡了,這一刻他有種蘇嫣紫死而復生的錯覺。這二人的神態實在是太像了。

    察覺到異樣的素雅轉首迎上了霍然深情中有着淡淡哀傷的目光,玉面不由得一紅,嬌嗔道:“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被素雅一句話驚醒的霍然連忙收起對蘇嫣紫的思念,咂咂嘴道:“又不是沒見過你長什麼樣子,還美女,頂多算是普通吧!”單論樣貌,素雅的確不算多麼豔麗,只能說清秀而已。

    “你說什麼?”素雅一對鳳眸中露出憤怒之色,被人當面這麼說着實不爽。

    “我說你怎麼一直帶着面紗!”霍然訕訕一笑,不敢在重複之前的話。不過對於素雅爲什麼一直以輕紗遮面,他倒是好奇的緊。

    “是啊是啊。”馱着二人飛行的敖青穹也贊同,道:“素雅姑娘你爲何時常以輕紗遮面,又不是見不得人。”

    聽着一人一獸的話,素雅的額頭劃過一條條黑線,她緊咬貝齒,強忍着一腔怒氣道:“你們倆管得着麼,本姑娘樂意怎麼樣就怎麼樣,真以爲你倆家在河邊啊!”

    神魔出身的敖青穹聽不懂素雅的話中意,不由得說道:“我是住河邊的,但霍然應該不是。”

    霍然樂了,見素雅嬌軀都氣得輕輕顫抖起來,他強忍着笑意拍拍敖青穹的龍角,說道:“她的意思是我們管的太寬了。”

    “可是這跟我們……”

    “好好看你的路!”

    敖青穹還想說什麼,卻被素雅打斷,她瞪了一眼霍然,說道:“霍小子你也是,趕緊療你的傷,接下來的路可不簡單,別什麼時候死了都不知道,到時候看誰給你收屍!”

    霍然聳了聳肩,卻是沒有再說下去,盤腿坐下後開始運功療傷。

    先前在山谷時他吞噬了數萬人的鮮血,以血中陰柔之力壓下了天功的陽剛之力,但這只是暫時的壓制,還需要進一步將兩種力量融合。這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做到的,而且即使融合了,只要將天功繼續修煉下去,那陽剛之力還會有衝破桎梏的一日,屆時一樣會讓肉身受創。

    好在萬人鮮血足矣支持他修煉完古聖境,而且天功的後續功法並沒有創出來,所以霍然暫時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念及此,他一邊運功將血液中的陰柔之力融進身體,一邊推演後續功法。

    看着修煉中的霍然身上升騰起六種道的力量,素雅的眸中異彩連連,有種不敢置信的神色。自古以來身兼多道的人不是沒有,而且很多很多,但像霍然這般將六種道融合在一起,卻是不曾出現過。

    “他是怎麼做到的?”

    素雅皺着眉頭,想不到霍然是怎麼開創這個先河的。事實上,曾有不少人尋找融合道和道的方法,只是沒有一個人成功過,最接近的人當屬太清大帝了,身兼陰陽二道,將半個身子修成了混沌體。

    不過沐太清也並不算是將陰陽二道徹底融合在一起,否則的話他就不是半個混沌體,而是完全的混沌體了,他是以一種取巧的方式來達到所謂的融合——融合在他的氣海當中。

    所謂萬事開頭難,想要融合數種道,首先就要找到道與道之間的契合點,然後再將契合點融合,直至整條道都融合。這件事說來簡單,實際上卻困難無比,就好像水和水銀,兩者的相同點都是液體,但怎麼讓兩者融合卻是一個大問題。霍然之所以能做到,完全是機遇使然,恰逢九九仙劫將他整個人裡裡外外都轟成了本源狀態,又有十大靈根中的仙杏護命,這纔將四道融合。後來又踏上了玄黃本源之道,因爲有了之前的經驗,逐漸纔將六道融合。

    可以說,這個世間出了一個霍然就已經是奇蹟中的奇蹟,基本不可能再出現第二個。

    想不明白的素雅也不再去想,開始打坐修煉悟道。

    二人悟道一獸飛,時間如水潺潺而流,一轉眼的時間過去了八個月。一行三人跨越了不知多少裡,過了大山又過了大澤,前路還是無邊無際。這一日,敖青穹抖動蛟龍軀,喚醒了背上陷入修煉中的二人。

    “那邊有一行百人,似乎要對我們下手了。”

    側邊萬里之外,有百人隊伍,個個流光溢彩的鎧甲着身,頭盔罩面,一看就知道是一支配合默契的隊伍,其行進路線也是不周山,而且照其方向一直下去的,恐怕再有個十來萬里,兩方就會匯聚在一條線上。

    “別管他們,我們只管走自己的路,他們要是敢過來,霍然上去一巴掌全滅了!”自悟道中回神的素雅揚起小臉,囂張的哼哼道,言稱要讓霍然出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