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20章 紅星之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20章 紅星之殤字體大小: A+
     

    如劍的眉,高挺的鼻,一對桃花眸足矣讓無數少女爲之癡狂,其眉宇間更與赫連紅塵有九分相似,不是赫連紅星還能是誰?

    “紅星!”

    眼見赫連紅星大口大口的咳出比常人鮮血略微透明些的鮮血,赫連紅塵連忙飛奔而來,關切道:“這些年你都去哪了?”說完,他就要伸手將其扶起。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赫連紅星無視兄長的關切,一甩手推開了他,強自撐起虛弱至極的身子,看着有些詫異的霍然,說道:“若不是他們幾個從中干擾,我一定能夠殺了你!”

    霍然點點頭,並未否認。大天音術鬼神莫測,無邊無際,根本就防不勝防,即使他的神魂早已不同於六道衆生,卻依然免不了着道。若非關鍵時刻赫連紅塵突發奇想,以鐘聲擾亂大天音術,他死也是遲早的事。

    見霍然不說話,赫連紅星嘿嘿笑起來,只是霍然的一拳實在是太強,即使他而今的修爲臻至古聖初期,亦擋不住一拳之威,此時他已是處於崩潰的邊緣,一激動便牽扯到了傷勢,鮮血好似不要錢般從嘴中淌出。

    “不要說話,我爲你療傷!”

    赫連紅塵道了一句,當即運起自己那本就不多的法力和一絲生命精氣渡入到赫連紅星的體內。他們是親兄弟,他可以不要整個赫連家,也不能不管自己的弟弟,即使弟弟並不認自己。

    “你是想陪我一起死嗎?”

    赫連紅星冷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一把拍開了他的手,說道:“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還不計後果的要給我療傷,你真拿自己當成救世主,可以拯救蒼生嗎?”

    “我……”赫連紅塵一時語塞,隨後苦笑着說道:“我只是想救你,救我的親弟弟而已,僅此而已……”

    聽到赫連紅塵滿是感傷的話,赫連紅星眸中閃過一抹異色,隨即他一張臉冷了下來,面無表情道:“不要假惺惺了,從我出生以來我就看清了你的爲人,從那一刻開始,也決定了赫連家的繼承人只有我赫連紅星一人!我、赫連家,跟你赫連紅塵無關!”

    赫連紅星的話,讓霍然等人面露疑惑,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對兄弟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讓得哥哥從小就被逐出了赫連家,弟弟也打死不認自己的哥哥。

    他們對赫連紅星雖然心有不滿,但這畢竟是赫連家的家事,是他們兩兄弟之間的事,作爲朋友的他們不好開口。

    “當年是我對不起你,但我對得起赫連家。”赫連紅塵神情有些激動,雙手抓住赫連紅星的肩膀道:“紅星你知不知道,其實你……”

    “其實什麼?”

    見赫連紅塵不說下去,赫連紅星一臉冷笑的說道:“其實你在得知我也是星耀神體的時候,害怕我會奪了你赫連家繼承人的身份,於是你就想對還是嬰孩兒的我下毒手,不想被我娘發現,心慌之下,你殺了我娘,逃出赫連家?”

    “可惜你沒想到,當年父親在我體內留下的一絲法力,正是這一絲法力才讓我從你那一掌之下得以生存!也是你那一掌,讓我每個夜深人靜的時候,胸口都會劇痛!”

    撕拉!

    說完,赫連紅星拉開了自己的衣襟,露出寬闊的胸膛,而他古銅色肌膚上,卻是有着一個黑色掌印,隱隱約約能見一絲黑氣在縈繞。

    “你知不知道每次毒掌發作之時,肉身上的疼痛還不及心痛的萬分之一?我們是兄弟,親兄弟!身體裡流淌着的是同一種鮮血,可身爲兄長的你爲什麼這麼狠心,竟然在我出生不足百日之際就要置我於死地?爲什麼?!”

    “我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十歲的孩子怎麼會有這麼狠的心,竟然要殺死自己的親弟弟,只是因爲我娘奪去父親所有的愛,或是我星耀神體的身份會影響你在赫連家長子嫡孫的地位嗎?”

    “不是的!不是的!”

    赫連紅星步步緊逼,赫連紅塵卻是踉蹌着後退,他死命的搖着頭,雙眼之中盡是痛苦之色。

    耳聞赫連紅星說出了當年赫連家的隱秘,霍然四人面面相覷,沒想到當年赫連家還會有這等事。赫連紅塵當真如赫連紅星表述的那般冷血無情,是狠心要對親弟弟下殺手的人嗎?

    霍然不信,蚩無敵也不信,他們與赫連紅塵深交多年,赫連紅塵是什麼樣的爲人他們一清二楚,而且此時的赫連紅塵情真意切,哪裡有半點做作的樣子。

    “紅星你不要逼我……”赫連紅塵蹲下身,雙手抱頭,滿臉痛苦之色。他不願提及當年的事,因爲真相太過殘忍。

    “我逼你?”

    赫連紅星勾起嘴角,想笑,卻是再也笑不出來,他傷的太重了,直接軟倒在地,全身抽搐,且不停的咳出鮮血。

    “紅星!”

    發現了赫連紅星的異樣,赫連紅塵一聲驚呼,當即就要耗費自己的命元爲他療傷,不過此時霍然卻是走來,阻止了他。

    “本就外強中乾,我來吧。”說完,霍然手指翩翩,一瞬間在赫連紅星身上點了千百下,封住其周身大穴,而後體內如淵如海的生命精氣緩緩渡入其體內。

    讓宿敵來爲自己療傷,這是世間最可笑的事,赫連紅星心高氣傲,自然不能忍受,只是霍然已經封住了他周身大穴,他動都動不了,只能任之施爲。

    盞茶功夫後,霍然的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只是他臉上卻是露出震驚之色。

    “怎麼了?”見霍然這副表情,赫連紅塵心裡有種不詳的預感。

    譁!

    霍然收功,緩緩起身,只是臉上的驚容卻不曾消退,“他在來此與我一戰之前就已經半隻腳踏進了鬼門關,即使沒有受我那一拳,他也活不過今日……”

    “怎麼可能?!”

    赫連紅塵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來此就是爲了要和霍然一戰,爲的就是戰死!

    “我也不相信……”霍然面露緬懷之色,緩緩道:“移命大.法,沒想到又是血主的移命大.法……”

    此時的赫連紅星除了表面上被他一拳重傷之外,生機一直都在源源不斷的流散,這分明就是移命大.法,以當年蘇嫣紫的情況一模一樣!

    “又是血主!”

    聽到霍然的話,蚩無敵雙拳緊握,咯吱作響。蘇嫣紫的事他已經聽霍然說了,對於蘇嫣紫,他心底一直存在着難捨的情愫,只是不願勉強而已,當時聽霍然說蘇嫣紫死在了血主的移命大.法上,要不是霍然拉着,他早就全宇宙的搜查血主的蹤跡,誓要找到血主報仇。沒想到二十年過去了,血主再次對赫連紅星使出了移命大.法,這再一次激發了他胸中的殺意。

    “怎麼會……這樣……”赫連紅塵跌坐在地,雙眼無神。如果只是單純的被霍然一拳重傷,即使救不回來,也能以萬年靈藥吊命,可身遭移命大.法,恐怕就是有仙藥也是徒然。

    移命大.法太過殘忍,受術者的一切,包括血肉精華、法道精華、生命精華,都會被施術者吞噬,而且是不休不止!就算受術者服下了仙藥,也等若於是給施術者補充精華。

    “咳咳!”

    回天乏術的赫連紅星咳出一大口鮮血,他顫抖着擡起手,抓住赫連紅塵的肩膀,艱難道:“告……告訴我,當年是不是……你……你打了我一掌……是不是!”

    處於臨死邊緣的赫連紅星對當年的事耿耿於懷,他要在臨死前親口聽到赫連紅塵說出真相。

    回過神的赫連紅塵一把抓住了赫連紅星已經如同七旬老人的手,哽咽道:“我不說,是因爲這個真相對你來說太殘忍,我不希望你……”

    “你是要讓我死不瞑目嗎?!”這一刻,赫連紅星如同迴光返照,騰的一聲坐起了身子,雙手如同鐵鉗般夾住赫連紅塵的雙肩。

    眼見弟弟這般堅持,赫連紅塵含淚將深藏在心中數十年的往事說了出來。

    “那一日,是你的百日宴,家裡張燈結綵,我拿着七星劍當中的玉衡、開陽、搖光三劍去你的房,想要把這三把劍送給你,作爲你滿百日的禮物……”

    赫連紅塵一點一點說出了當年的事,而赫連紅星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連霍然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相信。

    原來,這一切的起因都在赫連紅星的娘,也就是赫連紅塵的二孃身上。那一日,生產完的赫連家二家主夫人身體恢復過來,在得知自己的兒子也是星耀神體時,她卻不知爲何心生歹意,竟對自己的親生兒子下了一種謂之絕命蠱的蠱毒,恰巧被十歲的赫連紅塵發現,他當即一掌拍在了還是嬰孩兒的赫連紅星胸前,將蠱蟲震死。

    自己的行跡敗露,二夫人歹意再生,當即就要殺了赫連紅塵,只是她畢竟是身體虛弱,一身實力十不存一,而那會兒的赫連紅塵已然修煉到了六道境,二人廝殺良久,最後赫連紅塵重傷,而二夫人歿。

    十歲的赫連紅塵天資聰穎,心智遠超同齡人,他深知此事一旦泄露,自己一定會被認爲是欲要殺害弟弟和二孃的嫌疑,所以他在運功吸收了赫連紅星體內一絲絕命蠱的毒之後,逃出了赫連家。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赫連紅星神情激動,他怎麼能相信自己的娘會要殺自己,這太過荒唐,畢竟虎毒尚不食子,又何況是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