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18章 天功初成大開殺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18章 天功初成大開殺戒字體大小: A+
     

    “霍然你醒了?!”

    蚩無敵、赫連紅塵一臉驚喜,秦方與劉琦也停止療傷飛奔而來,滿臉激動之色。在霍然陷入戰神傳承中時,他們浴血而戰,拼命而戰,此時都已是身疲力竭,若霍然還不能即使醒過來的話,五人將一同赴死。

    見四人滿身是血,霍然眸中殺氣冷冽,他沒有再廢話什麼,直接強勢出手,蒲扇大的手掌一扇,頓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近萬人齊齊倒退,修爲不到至聖境的人更是炸碎開來。

    “不好,他接受了戰神傳承,功力已經今非昔比,強過我們太多!”

    只這一手,就讓得諸雄心懼膽顫,背脊生涼。他們不曾想到霍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居然能夠成長到這等地步,哪裡還生得出半點抵抗之心,只恨不得再多生幾條腿,直接逃散開來。

    “傷了人就想逃,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霍然冷哼一聲,腳步翻飛間,已出現人羣之中,而後揮出一拳。簡簡單單的一拳,毫不花哨,甚至聖人境的人都能看清拳頭運行的軌跡,可就是這麼‘軟綿綿’的一拳,讓面對的人心神巨震,從腳底涌起一股徹骨的寒氣。

    噗!噗!噗……

    十八個飛逃中的人身軀炸開,血肉橫飛,骨渣飄灑,經穹頂太陽星一照,滿目成紅,好不詭異。

    “囚龍!困虎!封天!鎮地!龍虎封禁大陣,起!”

    下一刻,霍然單手掐印,口中誦唸出咒語,只見方圓萬里的天地靈氣瘋狂涌動,由無形轉爲有形,再化爲一個巨大的囚籠從天壓蓋而下,一朵朵金色蓮花閃現,而後沒入囚籠之中,化作一枚枚金色印記。

    “困陣?”

    原本飛逃中的衆人突見一個巨大囚籠從天而降,封住了四面八方,不由得生出一股悲涼之意。剛纔霍然一拳就葬送了十八人,自己等人趁亂還能逃出幾個,現在牢籠一成,等於是成了砧板上的血肉,任人宰割了。

    “我不想死,不想死!”

    有人嘶吼,運起全身功力打向牢籠。

    轟……當!咚!

    一道道匹練貫穿長空,直轟黑色如墨又散發出點點金光的牢籠。然而,各色道則、法力打上去就跟泥牛入海,除了發出一聲聲悶響之外,不曾起到任何作用。

    “怎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衆人嘶吼,狂嘯,瘋狂的攻擊着牢籠。奈何這封天鎮地的牢籠仿若是黑曜魔金鑄成的一般,其中又有金色印記作鎮壓之用,根本不能損起分毫。

    霍然冷笑不已,這牢籠乃是法陣所成,爲天地靈氣凝練幻化,再經由他六道融合之力加持,除非在場中誰的功力達到祖聖後期,否則根本不可能撼動分毫。而且,合擊對它根本起不到作用,蓋因這牢籠會分散攻擊,將攻擊引向大地。

    “爲寶者,爲利者,死有餘辜!”他冷言一句,當即出手,背後出現一片浩瀚血海,滔滔血浪翻涌而起,似驚濤拍岸,碾碎蒼穹、萬物。

    轟隆隆!

    天地發生大震動,晴空分裂,大地震裂,而今霍然的血海威能太過驚人,當真有撼動天地之勢,湮滅衆生之力,一瞬間有千百人被滔滔血浪排成粉末,那輪邪異的紫日灑落紫輝,千百人的劫灰都被消磨了個乾淨。

    “這……還是人嗎?”

    “天吶,他到底達到了什麼修爲,殺這些人居然如屠狗殺雞般簡單!”

    數萬裡之外不曾動手的人見到這一幕,下巴都快掉到地上,被霍然的血海給震到了,被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勢給驚住。要知道那些人當中不乏至聖後期,甚至是至聖巔峰的人,居然就那麼被血浪給拍成微末,最後經紫光一照,連個渣都不存。

    世間若真的有輪迴,想來這些人連入輪迴的資格都沒有了吧?

    更震驚的卻是牢籠中的人,他們親身體會到了那種浩大之氣,宛如面對一座高不可攀的神嶽魔山,只要它震一震,自己就會被震成劫灰,連再世爲人的機會不沒有。

    “我願臣服,今後唯你命是從,刀山火海,絕無二話!”

    有人受不住霍然那等無敵之氣的壓迫,當即跪倒在地,言稱願意做霍然的奴僕,做最卑賤的事,只要能放過其一命。

    “我等也願意臣服,天道爲證!”

    有了一人開頭,立刻有有一批人雙膝跪地,額頭貼地,做出最虔誠的姿態。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什麼面子、尊嚴、自由都見鬼去吧,只要能活下來,做什麼都願意,即使是發下天道誓言。

    “要你們何用?”

    對於這些人,霍然只有一個字——殺!

    “啊……你不能……”

    一場屠殺拉開了帷幕,血幕遮天蔽日,斷肢殘體四濺,霍然冷血無情,一雙鐵拳上擊蒼穹下鎮九幽,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這片小天地內萬道隆隆而名,道的桎梏都被打破。

    轟隆隆!

    上蒼似乎有感人間有此等大殺孽,電光迸發,雷聲隆隆。

    “你若見不得此舉,我便連你一同打破!”

    霍然察覺到了蒼穹的異樣,他大吼一聲撇下牢籠中剩餘的數千人,直接舉拳向着蒼天打去。六道融合之力鬼神莫測,有着蓋世之偉力,隨其拳頭而奔騰咆哮,轟地一聲,只見那逐漸開始聚集雷雲的天空直接被這一拳打出了方圓百里的大空洞。

    “連天譴都敢打破,他這是有意要殺盡蒼生嗎?”

    所有人都震驚,面露懼色,那些隔着數萬裡而觀的人也不敢再待下去,生怕那如神似魔的人會轉移陣地而將矛頭對着自己。

    嗡……

    還未來得及聚集一處的劫雲也受不住這等偉力,一聲異響之後竟飛速散開。

    見此,霍然冷笑一聲,目光重新落在底下牢籠中的衆人,二話不說,直接施展法相天地,身形拔升至萬丈大小,碩大的腳掌直直踩落。

    “不……”

    咚!

    嘶吼聲四起,在一聲大震響之中嘎然而止,隨後‘咔嚓’‘咔嚓’之聲不絕於耳,煙塵瀰漫,紫輝遮天中,大地劇烈震動,一條條深不可見底的大裂縫以萬丈大的霍然而中心,綿延散開直至萬里之外。

    紫光一閃,霍然收了法相天地的神通,身子恢復成正常,而他身邊除了一個面目呆滯的耶歷之外,只有斷壁殘桓和匯成一條條小溪的鮮血,以及骨渣碎肉。

    “死了……全都死了……”

    神情呆滯的耶歷雙脣開合,吐出幾個字。短短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近萬人只剩他一個,而且他不止一次的有和死神擦肩而過的感覺,他知道,這是霍然刻意爲之,不然自己已經跟那些人一樣。

    “一腳踩死了數千人?!”

    “修羅!這是從地域歸來的修羅!”

    數萬裡之外的一衆人連帶着蚩無敵四人膛目結舌,說不出一句話來。這裡不是神魔試練場,也不是人族的域外戰場,而且就算是神魔試練場和域外戰場,又有誰能一戰斬萬人?

    霍然一步步走向呆滯中的耶歷,面無表情道:“就剩你一個了,拿出你全部的實力。”

    “嗯?”

    被霍然一句話驚醒的耶歷愣了愣,隨即徹底從震驚中回過神,一臉驚懼的望着霍然,說道:“你是怎麼知道我隱藏實力的?”

    霍然沒有說話,只是眉心有一抹紫光閃過。

    “原來是紫極仙瞳!”

    紫光只是一閃而過,但耶歷卻看得真切,認出了那是傳說中的紫極仙瞳。他苦笑一聲,喃喃道:“即使隱藏了實力又怎麼樣,只是古聖後期而起,一樣不是你的……去死吧!”

    原本說的好好,耶歷突然話鋒一轉,與此同時掌心射出了一杆金黃色權杖,直直打向霍然。剎那間,有種難言的可怖氣息在天地間縈繞不散,彷彿九天十地都要破滅。

    這是帝威!

    蚩無敵四人當即大驚,沒想到這耶歷居然還有這等利器,那權杖分明是一件蘊含了絲絲帝威的禁器,偉力絕對是恐怖級別的,別說是一個霍然了,就是十個霍然也不夠殺!

    ωwш ¸Tтkд n ¸C〇

    當!

    在耶歷認爲是必殺一擊的卻未能奏效,那黃金色權杖一路崩碎空間,在距離霍然不過丈許時卻是止住,未能再進半步,蓋因一根青色石條懸在了他的身前,綻放出縷縷青光。

    “這是……青……”

    耶歷瞪大了眼睛,口中喃喃,卻沒能說完,只因此時的霍然已騰身而起,持着青石條直直拍在了他的腦門前。

    略帶銀色的鮮血自耶歷的腦門上淌落,隨即血如噴泉汩汩而流,而耶歷也帶着不可置信的眼神重重到底,青石條不光滅絕了他肉身的生機,更泯滅了他的神魂。

    咔嚓!

    被青光掃中的金色權杖一聲脆響,崩碎開來,化作金色光雨飄散。

    解決玩最後一個人,霍然踏着屍山血海而行,來到蚩無敵四人身邊後,直接拍掌而落:“你們受的傷不輕,我以生命精氣爲你們療傷。”說話間,他體內磅礴的生命精氣蜂涌進四人體內,爲四人接骨去疾。

    只是這種情況並未持續太久,他臉色忽而一變,踉蹌着倒退三步,一口逆血噴薄而出,染紅了一片地。

    “怎麼了?”

    四人心驚,剛纔都還是好好的,怎麼此時就吐血了?霍然笑着搖搖頭,提起一口氣,再次運功爲四人療傷。

    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就在此時,一道極致凝練的血光自萬里之外而來,直劈爲蚩無敵四人療傷的霍然而去,悄無聲息,卻是絕世恐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