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02章 孽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荒劫 - 第302章 孽緣字體大小: A+
     

    ;

    得知這幾年霍然的遭遇,秦方劉琦等四千虎賁唯有扼腕嘆息,那個人太強,強到他們一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起,他們都如此了,可以想象霍然會如何,定然是肝腸寸斷、黯然銷魂。

    “扶他進屋吧。”一直浪蕩的任無良難得正經起來,霍然在喝酒前就已經自封了修爲,此時醉倒,再受夜間清冷之風,難免會染上風寒,故此還是將其送進房的好。

    “我來吧”“。”

    在幾人剛想動手之際,因沉修佛法數年,一身氣息更加清麗出塵的李瑩瑩走了過來,將霍然的手放到自己柔弱的肩膀上,而後撫着霍然向着住處行了去。

    “這位是……”秦方等四千虎賁並不認識李瑩瑩,他們沒想到這個隱世之谷中還有這麼一位天生麗質,渾身上下洋溢着輕柔和冷冽這種矛盾氣息的女子。

    無情看了看兩人的背影,說道:“那是我師妹李瑩瑩,從小就被霍大哥照顧。”

    一夜悄悄溜走,當霍然醒過來時,才發現一襲素衣的李瑩瑩趴在自己的身上睡着了,而且還緊緊握着自己的手。他先是一愣,而後搖頭笑了笑,伸手將李瑩瑩額前散落的一縷青絲捋順,露出其清麗精緻的側臉。

    “嗯……”

    似乎被霍然的動作觸動,李瑩瑩夢囈一聲悠悠轉醒,再見到霍然正盯着自己看的時候,俏臉攀上一抹紅霞,低聲道:“你醒啦……”

    霍然點點頭,當即起身下牀,走到門口仰望初升旭日,說道:“新的一天開始了,所謂一日之計在於晨,不應該浪費時間,我去修煉了。”說完,擡腳向外而去。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李瑩瑩一把拉住他的手,面上露出悲意,道:“連一刻都願意和我獨處,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聽到李瑩瑩的話,霍然愣了愣,回首笑道:“說哪裡話,我怎麼會討厭你呢?只是修羅界開放在即,我必須要好好準備,爭取在修煉一道上更進一步!”

    “修羅界?”

    李瑩瑩嗤笑一聲,揚起笑臉直視霍然剛毅英俊的臉龐,說道:“是爲了進入修羅界準備,還是爲了搶回沐清靈而準備?”

    話音一落,霍然臉上的笑意霎時隱沒,他掙脫李瑩瑩的手,劍眉微蹙,平靜道:“這沒有區別,對我來說都一樣!”

    感覺到霍然語氣中的一絲不耐和冰冷,李瑩瑩面露慘然,低聲道:“沐清靈她都失蹤了,連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你還這麼着緊她……”頓了頓,她忽然激動的抓住霍然的袖袍說道:“我沒有她漂亮,沒有她天賦高,沒有她對你好嗎,爲什麼你對她那麼溫柔,對我卻這麼殘忍,爲什麼?”

    “我知道可能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取代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但我不在乎,即使你把我當成她的替代品,只要能讓我和你在一起,不管怎麼樣我都願……”

    “夠了!”

    霍然冷冷一喝,待得發現自己的語氣太過傷人時,他搖頭苦笑,伸手擦去李瑩瑩那衝出眼眶的淚,輕聲說道:“瑩瑩你很好,世間再難尋像你這麼出色的女子,但你跟清靈不同,她是我妻子,而你是我妹妹,這是不一……”

    “妹妹……只是妹妹……”

    霍然還沒說完,李瑩瑩慘笑一聲,踉蹌着後退幾步,雙目無神,輕喃道:“我是你妹妹,她是你妻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會是這樣子……”

    “我……”一字出口,霍然卻沒有繼續說下去,他自然知道李瑩瑩對自己有情,但在他認爲,李瑩瑩那只是一種取巧的情,他不覺得這是男女之間的情。

    當年,李瑩瑩只是一個小姑娘,那個時候的她心裡一直裝着哥哥,尤其是在寒疾發作的時候,對哥哥更是思念。恰巧這個時候自己出現了,她的感情出現了一個發泄口,而對象正是自己。換句話說,李瑩瑩愛的不是自己,而是愛上了自己像哥哥一樣愛她、照顧她的感覺。

    想到這些,霍然又是一嘆,看了失神的李瑩瑩一眼後退出門外,徑直來到了瀑布旁的巨石上,摒棄一切雜念進入入定的狀態。

    可惜的是,這些都只是霍然的一廂情願,他以爲李瑩瑩對他的不是愛,但誰能保證?情之一字,愛不愛一個人別人說了不算,總還要自己才能確定,霍然認定了自己對沐清靈、蘇嫣紫是愛,卻不認定李瑩瑩對他是愛。

    “孽緣,孽緣啊……”

    屋角的無情聽到了霍然和李瑩瑩的對話,滿腔感想最終只化作‘孽緣’這二字。他親眼目睹了兩段情,而陷入情中的人都難自拔,霍然如此,師妹李瑩瑩也是如此。

    他忽然有些感激當年那個棄自己而去的女人,幸虧自己沒有深陷其中,否則的話難免不會成爲第二個霍然,或者第二個李瑩瑩。就是這一刻,他斬斷了自己的情絲,發誓從此不再觸及情,而也是從這一刻開始,天下間一位無情之魔開始覺醒,不久的將來,魔尊無情之名更是響徹九界。

    霍然進入了修煉狀態,其餘人也紛紛出來,任無良看了看入定的霍然,而後對着衆人說道:“敘完了舊,天尊我也也要啓程了。”

    “又去尋機緣了?”蚩無敵笑着說道,這些年來任無良和韋一笑兩人時不時的失蹤,用兩人的話說是去尋機緣了,他自然是不信的,哪有那麼多機緣讓這倆混蛋尋?不過說來也奇怪,兩人的天賦都不是多麼高,只能算是中上,但修爲提升起來卻是一點不滿,任無良到了準聖境,韋一笑也到了大成神王,不日就可渡劫成聖。

    “一起去?”

    任無良搓着雙手,一臉怪笑道。

    “算了吧!”聽到任無良的話,蚩無敵連連擺手,他和霍然一樣,打死也不會跟着去尋勞什子機緣了。這無良道士滿肚子的壞水,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把你帶到一處絕地,屆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切!”任無良一副我早就知道會這樣的樣子,而後他半眯着雙眼,壓低嗓音說道:“蚩大隻你不去絕對會後悔,這次我和師弟去尋的機緣可大了,天庭知道吧?不怕告訴你,這次我們就是要去尋天庭遺址!”

    “得了吧!”

    這下不止蚩無敵不信,就連秦方劉琦等四千虎賁也不信。天庭是什麼,那是遠古時期九界的聖地,其中珍寶無數,同時高手也是無數,只是在那一場動盪之後卻是消失了,自古以來無數人都想尋到天庭,可到而今都沒有半點線索,他們又怎麼可能相信任無良和韋一笑兩人能夠找到?

    “別天庭沒找到,倒是找到了冥界!”蚩無敵哈哈大笑。

    “滾犢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任無良笑罵一聲,而後收起嬉笑,抱拳道:“未來的數十年,甚至上百年可能無法相見了,一年之後修羅界開放的時候我們也就不來相送了,各位保重!”

    “保重!”韋一笑也抱拳道別,而後與任無良轉身離去。

    “小心點啊!”

    蚩無敵衝着兩人的背影大聲道,修羅界中天才雲集,若是隕落在那裡,今日就是最後一面了。

    ……

    一年之後,天乾村之外,沐家、赫連瑾、九黎教不少人聚集在此,只爲相送幾位即將進入修羅界的人。

    “霍然啊,在修羅界要當心行事,切記槍打出頭鳥!”一年前卸任沐家家主的沐世雄拍着霍然的肩膀,千叮嚀萬囑咐。女兒在大婚之日被神秘人擄走,這對他的打擊太大,只是短短一年的時間,他就像老了十歲,雙鬢生霜。

    “岳父您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總有一日我也會帶回清靈!”霍然一臉肅穆的說道,而沐世雄也是重重點頭。

    “姑父託我給你帶句話,在修羅界當中不能鬆懈片刻,因爲那是一片名副其實的修羅場!”沐不羈對着霍然說道,前不久他又去請姜千年,只是結果還是一樣,姜千年並沒有離開峽谷峰,只是託他帶句話給霍然。

    沐不羈不知道,或者說當今世人都不知道東皇鐘的具體方位,更不可能知道姜千年即使近年來神智越來越清醒,爲什麼卻一直沒有離開峽谷峰的真正原因是爲了守住雙月丘底下的東皇鍾。

    “我們等你們王者歸來!”

    九黎教、赫連家的人紛紛出言,這次霍然、蚩無敵、赫連紅塵,以及在域外戰場晉升爲大將軍得到修羅令的秦方劉琦幾人要一起進入修羅界,也算是有個照料。

    五人點頭,而後齊齊拿出了紫色的非金非木令牌。此時的修羅令已經綻放出朦朧紫光,預示着修羅界已經開放,只要持有者心念一動,便可通過修羅令而進入存在於未知空間的修羅界。

    “山高水長,來日再見!”

    一聲珍重後,五枚修羅令大綻紫光,一條條道鏈自其中透出,於虛空中交織纏繞,莫名的氣息向五人覆蓋,隨後一聲‘嗡’地異響,五人與異象齊齊消失不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