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00章 黯然銷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00章 黯然銷魂字體大小: A+
     

    帶走沐清靈的神秘人是‘洞’悉‘混’沌神魔的秘密而證道成功的當世大帝,還是某一位橫跨了時間長河而活到今世的古代大帝,這是目前的霍然和姜千年所不可能知道的事。

    見霍然始終不能從沐清靈被人帶走的事實中脫離出來,姜千年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孩子,每個人都需要經歷一些事,這些讓人黯然銷魂的經歷是壞,也是好。我用了快五千年的時間纔想通,我不希望你也‘花’這麼多時間沉溺。”

    “河叔你……”

    霍然怔了怔,他想起了姜千年的過往,五千多年前他橫掃鈞天界,與當時的沐家大小姐,也就是沐不羈的姑姑沐霜不打不相識,更打出了感情,最後兩人攜手進入修羅界,可惜回來的只有姜千年一人。

    姜千年搖頭一笑,說道:“我們爺倆的遭遇倒是相差無幾,同樣愛上了沐家的‘女’人,也同樣孤苦伶仃……”

    “還記得當年你被諸多勢力聯合追殺時,我對你說過的話嗎?”

    “記得。”霍然點點頭,說道:“當年河叔你將太清大帝的‘精’血給我,並且傳授我八極踏星,說等我成長到一定境界的時候,你有事需要我去辦。”一直以來霍然就不明白河叔,也就是現在的姜千年爲什麼要自己辦一件事,尤其是在得知河叔已是一尊準帝時,疑‘惑’更濃。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事,連準帝都無法辦到?

    “那件事便與霜兒,也就是我妻子有關。”

    說到這裡,姜千年那已經開始滋生褶皺的面龐‘露’出緬懷和深情,道:“當年,意氣風發的我與霜兒二人進入修羅界,那是一片浩瀚的大地,比九界中任何一界都要大,傳聞是盤古大帝的‘肉’身所化,裡面的一草一木都是盤古大帝所化成的。”

    “那裡天才雲集,比域外戰場強了不知凡幾,幾乎各個都身具帝姿。當年的我和霜兒一人傳承神農血脈,一人傳承太清血脈,兩人聯手鮮有能敵者。”姜千年頓了頓,看向霍然道:“相信你也聽說了,修羅界之所以會成爲宇宙的終極試練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傳說那裡面存在成仙的秘密,事實上也是如此,只不過那個秘密藏在了修羅界的中心——不周山之中!”

    “那個秘密誰都可以取到,也可以說誰都取不到,九界中的無數天才對這個秘密趨之若鶩,我和霜兒自然也不例外。在不周山開啓之後,我便和霜兒橫掃羣雄,獲得了進入其中的資格……”

    啪噠!

    一滴老淚自姜千年的臉龐滑落,滴在了地上。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不要進入不周山的資格,那樣霜兒就不會離開了我五千年……”眼淚簌簌而流的姜千年頓了頓,稍微穩定了下情緒後繼續說道:“當時我和她沿着長長的甬道而進,一路上並沒有什麼危險,直到盡頭出現了一塊丈大方圓的‘混’沌青石。‘混’沌青石乃是至寶,可以孕育出可鑄帝器的‘混’沌‘精’石,最爲重要的是,那塊‘混’沌青石上刻着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好奇之下我凝神望去,不曾想非但什麼都沒看清,反而被一種偉力禁錮!”

    “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那種偉力只有大帝才能擁有,換句話說那必定盤古大帝留下的,也就是世人一直想要得到的秘密!被偉力禁錮住的我身不能動,口不能言,跟一尊石人無異。那時霜兒並未凝神望‘混’沌青石,故此她沒有被禁錮住,待得發現我被禁錮時,她想也沒想直接燃燒了‘精’血,施展移形換位的禁術,將我替換出來,並且一掌將我打出不周山……”

    想到當年妻子的眼神,姜千年那原本已經止住淚的雙眼再次溼潤,他永遠都忘不了妻子臨別時的眼神,滿是不捨,卻又很決絕。愛至深處,連爲愛人付出生命都是幸福的。

    “沐霜前輩她……”霍然張了張嘴,心頭泛起敬佩之意,明知是必死之局,沐霜卻義無反顧的解救了愛人,而自己留在了那裡,這種愛太偉大和無‘私’,世間少有。

    姜千年伸出雙手拭去眼角的淚,一邊擦一邊流,“被霜兒送出不周山後的我不止一次的想要再進入,將她換出來,然而不周山太過神秘,傳聞乃是盤古大帝的頭顱所化,一旦出來了,就不可能再進去。雖心知如此,但我還抱着希望,希望奇蹟會發生,希望我能打進去或是霜兒能夠打出來……”

    “可是這世上的奇蹟太少,我沒能打進去她也沒能打出來,直到修羅界關閉,我被傳送了出來,她一直都還留在修羅界不周山中,生死不知……”姜千年沒有再說下去,接下來的事幾乎世人皆知,他代愛妻守護了沐家五千年,而這中間他也因爲這個心魔而未能渡過證道劫成爲真正的大帝。

    其實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姜千年當年渡證道劫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可以說劫難已經渡過去了九成九,可就是那剩下的一點,心懷遺憾的他心魔滋生,喪失了以神合道而成大帝的資格。

    “這些年……很苦吧?”霍然說道,他最能體會姜千年的心情,因爲兩人實在是太像了,妻子都與自己分離兩地,生死不知。正所謂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別期若有定,千般煎熬又如何?

    相見有期嗎?霍然慘笑,那個神秘人帶走沐清靈前說的一句話就是自己和沐清靈的相守之期已滿……相守之期已滿,豈不爲別期已至嗎?姜千年還好,他至少知道妻子身在何處,每當月上柳梢頭時,還有個方向以供凝眸寄相思。

    自己呢,心‘潮’涌起之際,天大地大,四面八方,相思鳥應歸何處?唯睹物思人罷……

    “沉溺了近五千年,當我再次回神之際,我纔開始恍然,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管如何我都要再見她一面!”姜千年滿目堅定,說道:“於是我找到了當時在鈞天界聲名鵲起的張真玄,許以重諾,只爲讓他替我進入不周山,即使帶不回霜兒,也要讓我知道她是生是死!”

    “可惜……”

    想到而今被人族尊爲人王的張真玄,姜千年搖頭嘆道:“當年的張真玄太過注重名利,若是一路凱歌還好,偏偏在域外戰場的時候他遇上了平生宿敵,並且殘敗,而自那一敗之後,他也一蹶不振,逢戰必敗。落寞而歸的他沉寂百年,等他勘破名利虛妄時,卻也錯過了修羅界的機會。”

    張真玄是一個驚‘豔’之才,在數百年前姜千年就斷言他即使不能成帝,也能成爲準帝,前提是他能夠打破自己的‘性’格,掙脫名和利的束縛。雖說百年的輝煌讓他不能接受失敗,而導致了後百年的落寞,慶幸的是他大起大落之後終究是破而後立,而今站在了人族之巔。

    對於姜千年來說,張真玄頓悟的太遲了,他看向霍然,說道:“可惜他晚頓悟了百年,現在的他即使已經成爲準帝,卻也再不能進入修羅界,更遑論不周山了。”

    進入修羅界的條件,要麼在域外戰場得到修羅令,要麼挑戰修羅界界靈,而在此之前還有一個條件,進入修羅界者,必須未渡證道劫,換句話說就是要大聖境之下,而且只能進一次!

    張真玄而今已是一尊準帝,所以他是不可能再進入修羅界的了。

    “河叔你當年就是希望我能夠進入修羅界,再進入不周山尋找沐霜前輩?”聽到這裡,霍然才明白當年姜千年的目的。

    “是!”姜千年點頭,他不是個僞君子,數十年前給霍然帝血、八極踏星不是無‘私’,而是有目的‘性’的,而他也從來沒有隱藏自己的想法,一開始就很明白的告訴霍然他有事需要霍然做,如果霍然當時拒絕,他也不會強求,只會尋找下一位有希望進入修羅界、進入不周山的人。

    “河叔你放心,我一定會進不周山!”

    霍然一臉嚴肅,不光是爲了履行自己的承諾,也是爲了解開姜千年的心結,解開這個同樣黯然銷魂的人的心結。

    聽到霍然的保證,姜千年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自古以來進入不周山的有不少,而且進去的人幾乎都平安出來了,但這不代表裡面沒有危險,不然霜兒她也不會被困五千年都不曾出來。當年找張真玄和你,也只是我的一時心血來‘潮’,現在想一想其實這件事也基本沒必要去做了,霜兒她當年只是聖人第七層始聖的修爲,又怎麼可能活過五千年?”

    前四千多年之所以黯然銷魂,是因爲愛人還可能活着,可是五千年過去了,只是始聖的愛人又怎麼可能活過五千年?他能從心神俱傷中回過神,又何嘗跟愛人可能已經身死有關?之所以還會找上張真玄和霍然,無非是心中還抱有一絲希望。

    霍然知道河叔的矛盾,一方面希望自己能把不管是生是死的沐霜帶回來,一方面又生怕自己會在不周山中遇到未知的危險,只是河叔待他不薄,而且還是沐清靈的姑祖,另外不周山中也存在着自古以來最大的秘密,所以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他都要進入不周山!

    咻……咻……咻……

    略顯昏暗的天空劃過一道道流光,宛若流星雨,絢爛至極,霍然和姜千年兩人齊齊轉頭,前者忽而神情一震,面‘露’緬懷之‘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