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98章 婚禮的突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98章 婚禮的突變字體大小: A+
     

    霍然說出了擔憂,席間除了五大大帝傳承之地外,其餘勢力的人皆是面露駭色。金烏族有多強沒人知道,但遠古時期天帝、東皇二人統治全宇宙而留下的底蘊,絕對可以讓人咋舌,而擁有這等底蘊的金烏族近百萬年來不曾出世,除了在暗中發展實力之外,他們想不到還有其他的可能。

    八年前,他們只出動了十位聖王,就讓沐家吃了大虧,差點就此覆滅,由此可見金烏族即使沒有遠古時期那麼強大,但也比任何一方大帝傳承之地要強,而且強的不是一星半點,只要他們的祖器迴歸,絕對可以橫掃任何一個大帝傳承!

    最關鍵的點再次回到了東皇鐘身上,在場中的所有人可以想象得到東皇鍾對於金烏族,甚至神魔萬族的意義,金烏族會想不到嗎?金烏族之所以一直未能重立天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沒有一件自主的帝器鎮壓氣運,一旦東皇鍾迴歸金烏族,屆時金烏族振臂一揮,勢必會有無數大族展旗擂鼓追隨,到了那個時候,昔年掌管萬界蒼天的天庭重現世間,還有哪個族可以匹敵?

    “難道要重現遠古時期的悲劇嗎?”

    “東皇鍾在哪不好,偏偏要在鈞天界!”

    “奇怪了,二十多萬年前,太昊大帝爲什麼會突然封印東皇鍾呢,在之前的兩百萬年裡,東皇鍾除了在上古時代開啓時響了一聲,也沒再鬧出什麼事啊!”

    “或許是大帝預見了一角未來,東皇鍾對人族的威脅太大了,所以他纔會封印的吧。”

    ……

    衆人議論紛紛,大多數都在思肘太昊大帝爲什麼會封印東皇鍾,而霍然聽到這些人的議論之語搖頭不迭,在場中唯有他清楚太昊大帝封印東皇鍾遠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一來東皇鐘太過神秘,似乎要行什麼大事,二十多年前不就差點把自己的玄黃寶塔給吞了嘛;二來,如果只是預防東皇鍾會對人族發難的話,太昊大帝完全沒必要以雙月丘這等大凶之地來封印,那可是可以讓人斷子絕孫、妻離子散、孤苦終老的絕地啊,這太昊大帝是對東皇太一有多大的仇恨纔會這麼做啊!

    念及此,他苦笑一聲,說道:“諸位,現在不是該糾結東皇鍾爲什麼會在鈞天界,爲什麼會被太昊大帝鎮壓,而是商討如何應對金烏族來犯之事,得知了東皇鍾在鈞天界,金烏族定然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不錯!”

    坐於左首的巫族懷空大聖在這時起身,對着霍然點點頭後說道:“金烏族狼子野心,這在遠古時期就已經是路人皆知,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永久的統治這片宇宙,讓一切族類臣服!”

    “遠古時期,不管是我巫族的祖先,還是你們人族的祖先都沒有屈服在金烏族的淫威之下,而今我們也不能落了祖先的麪皮,勢必不與金烏族干休,這纔對得起那個時候戰死的祖先,對得起後輩!”

    遠古時期,天帝、東皇先後證道成帝,並且立下輝煌一時的天庭,當時除了巫族和人族之外,所有族類都受到天庭的統御,那個時候也虧得巫族十二祖巫強大無匹,可與大帝爭鋒,再加上人族自三皇五帝之後也是繁榮昌盛,雖未出大帝,但也有無數人傑,才堪與天庭爲敵。

    那時混亂的天地絕對可以與太古初年一比,幾乎是處處爲戰,流血漂櫓、屍骨成山,也是在那個時候,三皇五帝的傳承被滅了幾個。連大帝的道統都被滅了,戰況何其慘烈一覽無餘。

    “結盟爲戰!”

    “結盟爲戰!”

    “結盟爲戰!”

    懷空大聖一席話落,席間爆發出轟動,無論大勢力、小勢力,抑或是久負盛名的散修,都起身吶喊。金烏族的強大有目共睹,不是任何一個勢力可以抵擋,甚至可以說不是任何一族可以抵擋的,既如此,也唯有人族與巫族擰成一條繩,方可與金烏族一較高低!

    而在未來未知時刻爆發的鈞天界的一戰的結果,勢必會影響今後宇宙九界的勢力分佈,要麼人族和巫族淪落,要麼自此金烏族獨大,再次統御九天十地,唯我獨尊!

    “好,爲我們的結盟乾杯!”

    既已結盟,身爲東道主的沐家當即舉杯,在場諸多人族勢力及巫族懷空大聖也同時舉起杯,飲光了這杯結盟酒,自此以後人族和巫族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聯手抵抗金烏族。

    “大帝九九數,合之叩仙門,誰堪至尊命,金烏火中神。”

    當所有人都還未放下酒杯之際,浩瀚天地中忽而響起了一道洪音,它似神似魔,直達人心,撩撥起了人心底最原始的慾望。好在這道洪音的魔性力量並未持續太久,衆人經過短暫的愣神之後,自主恢復過來。

    “這人是誰,什麼時候出現的?”

    回過神的衆人還沒平復心情,卻見到原本只是站着霍然和沐清靈這對新人的臺上,不知什麼時候憑空多出了一人。此人身形魁梧,修長挺拔,甚至比巫族大聖懷空都要震撼一些,更令人驚奇的是,在場中人不管修爲高低,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人的眼耳口鼻,但怎麼也不能將這五官連成一副完整的樣貌。

    譁!

    懷空大聖猛然間立起身子,怔怔的望着神秘來人,皺着眉頭說道:“不知道兄來此何事?”

    道兄……連身爲大聖的懷空都稱呼來人爲‘道兄’,這人最起碼是大聖啊,甚至很可能是一尊久不出世的……準帝!

    “小娃娃倒是不害臊。”聽到懷空的話,神秘人低笑幾聲,隨手對着懷空一招,只見別在其腰間的青色葫蘆自主脫離,飛到了他的手上。他拔開了葫蘆塞子,鼻子輕輕一嗅,而後仰頭汩汩的喝了幾口,罷了,他又將葫蘆重新拋向如空,別在了原本的位置後說道:“這酒還不錯,八十一種天下劇毒之蟲所釀,再放置於命元神精.液中浸泡萬年,倒也不比任何靈藥差。”

    聽到神秘人的話,懷空心裡咯噔一聲,面上露出驚駭之色,此人只是喝了幾口就能知道自己族中所釀寶酒的釀製過程,這人該有多強?

    “老哥!”一旁的蒙修戚見懷空跟丟了魂似得,不由得出聲,被蒙修戚這麼一叫,懷空當即回過神,對着神秘人躬身,道:“前輩大駕光臨,晚輩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震驚,所有人都震驚,讓得一個大聖稱呼爲前輩,那神秘人必定是一位準帝了!

    作爲東道主的沐不羈也連連起身,口呼一聲前輩,並且請神秘人入席。這等高人萬不可得罪,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前輩駕臨晚輩的婚禮,實屬晚輩之幸。”身爲這場婚禮的主角,霍然連連躬身,說道:“不知前輩從何處而來,來此所爲何事?”這個神秘人來的太突然,而且一身實力高深莫測,霍然心底有種莫名的情緒,似乎即將會發生什麼事。

    唰!

    神秘人並沒有急着回答霍然的問題,他隨手一揮,卻見身側出現了一張完全由天地靈氣凝聚成的太師椅,坐了上去之後才道:“小娃娃的心思倒是玲瓏的緊,你這般問就不怕得罪了我?須知打聽前輩高人的身份可是禁忌。”

    “總比迎敵上門的好。”霍然面色平靜的說道,心裡卻是早已翻江倒海。

    “哈哈哈!”

    聽到霍然的話,神秘人大笑幾聲,罷了才道:“有意思,有意思,不過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我並不是金烏族的人,也不是與金烏族交好的人,至於我的來歷嘛,不說也罷,反正今日一面之後,想要再見也不知是什麼時候。”

    “呼……”

    在場衆人齊齊舒了一口氣,之前他們都生怕這個神秘人會是金烏族的,或是與金烏族交好的人,此次前來就是爲了一探鈞天界的底。好在不是,這種擔心是多餘的。

    “既如此……”霍然轉身端過一杯酒遞給神秘人,說道:“一杯劣酒,還請前輩莫要前怪。”

    “無妨,我此次前來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參加這趟婚禮的。”

    神秘人很爽快的接過霍然遞過來的酒杯,也不管酒好酒壞,是否有毒,仰頭飲盡。接着,他一邊把玩着手中琉璃盞,一邊打量今日的新人,說道:“好一對才子佳人!”

    “多謝前輩誇獎。”在外人面前,沐清靈表現的足夠的矜持,不卑不亢。

    神秘人斜眼瞥了眼豔冠羣芳的沐清靈,搖搖頭道:“可惜,可惜啊!”

    霍然眉頭一皺,道:“前輩此言何意?”在婚禮上說可惜,這未免也太不吉利了,是極霍然此時已有微怒,即使對面的人可以一巴掌拍死自己。

    “可惜你們相守之期已滿。”

    神秘人將原本霍然遞過來的琉璃盞放置在虛空,不升不降,而後他站起身嘆了一聲,說道:“第一件事已經做了,就是祝賀你們新婚之喜,現在該行第二件事了。”

    話音剛落,他和不明所以的沐清靈突兀消失,甚至連一點波動都沒有產生。徒留立在虛空中的琉璃盞,忽而失去了託力,‘哐啷’一聲落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