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96章 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96章 真相字體大小: A+
     

    南疆沐家,經過八年的時間,沐家已經重建完成,與大難前一般無二,外府與普通殿堂無異,但內府卻是氤氳靈氣繚繞,宛如人間仙境。因爲大帝使者霍然與大小姐的婚期將近,故此現在的沐家是張燈結綵,喜氣十足,到處都是紅喜字紅燈籠。

    霍然與天乾村一衆人來到沐家之後,他便與未婚妻沐清靈一同橫跨大地,去往了東域,目的就是爲了接姑祖姜千年回沐家,畢竟沐清靈大婚是沐家數千年來最爲盛大的事,不能少了姜千年。

    兩人通過傳送法陣,在幾個時辰之內就橫跨了小半個鈞天界,出現在了東域青州境內,姜千年這些年來便是一直待在距離此地三千里之外。

    三千里的距離對於兩人來說也就是幾息的功夫,片刻後兩人就已經來到了姜千年棲身之地,一座喚爲峽谷峰的山腳之下。望着山巔之上仿若失神的姜千年,沐清靈直接跪了下來,說道:“姑祖,清靈在十日之後將與霍然成婚,還請姑祖移駕沐家!”

    一坐八年的姜千年動也沒動,像是一座木樁,就連臉上都沒有半點表情,跟死了無疑。

    霍然面露不解,在他的紫極仙瞳之下,此時的姜千年應該是沒有什麼大問題啊,或許前幾年他的情況不好,但現在除了神魂偶爾會震顫一下,並無其他異象,按道理不應該如此呀!

    念及此,他對着沐清靈說道:“我上去看看。”

    “不要!”沐清靈一個激靈,連忙拉住霍然的手,開玩笑,六七年前太爺爺沐不羈就是去了他旁邊,結果被一掌拍到了百里之外,更因此而激發了姑祖的兇性,險些釀成大禍,她哪裡還敢再讓霍然一探究竟?

    “沒事,我會注意的。”霍然溫柔一笑,輕輕掙開沐清靈的玉手。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看到’了此時的姜千年並沒有出現什麼情況,不然就是等他達到聖王境的時候也不敢上去,畢竟姜千年可是一尊準帝啊,殺聖王跟捏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那你小心些!”拗不過霍然的沐清靈只是無奈的點點頭,看着霍然緩緩登上山峰,不由自主的握緊了雙手,生怕姑祖會突然發難。

    峽谷峰不高,也就千丈的樣子,霍然三兩下便已登頂,一邊小心翼翼的靠近枯坐在地的姜千年,一邊說道:“前輩,晚輩霍然是清靈的未婚夫,此次前來……”

    說到這裡的霍然卻沒能說下去,因爲他順着姜千年的目光望去,數千裡之外的地方卻是鎮壓東皇鐘的所在地——雙月丘!此時霍然的心裡已是翻江倒海,他瞪大了眼睛,盯着老人的背影說道:“你……你是河叔?!”

    當年他就懷疑姜千年和河叔可能是一個人,畢竟兩人有很多相同之處,前者剛離開沐家,後者就進入了沐家,而且兩人都會八極踏星。之所以一直抱着懷疑的態度,甚至否決了這個猜測,蓋因河叔已經葬身在雙月丘。

    然而,這次登上峽谷峰,他分明看到了姜千年一坐八年所望之地正是雙月丘,他爲什麼會一直望着雙月丘,而且數年前還老淚縱橫?答案只有一個,他就是曾經入得雙月丘征戰的沐河,在爲葬身在雙月丘的如淵而慟哭!

    只是燃燒肉身神魂換取鎮壓東皇鍾力量的沐河爲什麼會沒有死,而是在十數年後重新出世?

    “河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霍然神情悲痛,心中確定了姜千年就是沐河,也不管會不會有危險,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問道。當年進入雙月丘的兩位胸懷天下的前輩,爲什麼有一個活着回來了,另一個呢?

    “發生了什麼事?”

    姜千年呢喃着轉過頭,擡起無神的老眼看着霍然,慘笑一聲說道:“我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我活着出了雙月丘,而如淵他卻是永遠的沉寂,這是爲什麼呢?”

    “是大帝……”還不等霍然回答,姜千年卻是自己說了出來,他將頭埋在雙膝之間,痛苦的說道:“仙幡中的大帝之靈終是不忍心後輩徹底消亡,所以把我送了出來,可大帝他爲什麼選擇我,而不是如淵?”

    聽到這裡,霍然的心裡咯噔一聲,已經完全確定了眼前的沐家姑祖就是河叔,而他之所以能夠活着從雙月丘出來,卻是鎮妖仙幡沒有徹底燃燒他的肉身神魂,而是留下了最本源的真靈,並且將他送了出來。而如淵由於壽元將近,衝進雙月丘時就已經將剩餘的壽元都給燃盡,即使仙幡之靈不忍後世人賠命,也是有心而無力。

    仙幡中的器靈秉承大帝的意志,懷有大慈悲,要鎮壓東皇的成道器,它不忍心藉助後輩的力量,所以與大帝法旨聯手,一邊護住了河叔的真靈,一邊將東皇鍾徹底鎮壓。而八年前東皇鍾再響,估計也是因爲那個時候鎮妖仙幡把河叔送出來的剎那,封印有了一絲鬆動所致,好在那也就是一瞬的時間,東皇鍾並未能借此徹底衝破雙月丘的桎梏而重現世間。

    想到如淵自此消亡,霍然面上露出悲色,卻是強壓下心頭的慟,反而安慰着河叔:“河叔你不用太傷心了,如淵前輩他壽元本就快耗盡了,即使沒有東皇鍾這件事他也挺不住多久,或許埋骨在雙月丘對他來說反而更好,至少給他陪葬的是東皇鍾。”

    自古以來未達帝者身死,而有帝器陪葬者估計也就只有如淵一人了,不說後無來者,至少是前無古人,換一種思維,這絕對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光榮。

    似乎被霍然的這句話打動,姜千年渾濁的雙眼漸漸的有些清明,怔怔道:“是嗎?這對他來說是一種光榮嗎?”

    “是是是!”見河叔好似從悲慟內疚中恢復過來,霍然連忙應道。

    姜千年點點頭,剛想說什麼,臉上突然呈現出痛苦之色,他一把推開霍然,嘶吼道:“快走!”

    一股柔力將霍然送出了千百里,而此時的姜千年卻是長髮狂舞,身上涌出暴戾之氣,強大而恐怖的氣勢鋪天蓋地,崩碎山石,震裂乾坤。

    “霍然!”

    一直在山下的沐清靈原本見霍然和姑祖談得好好的,忽然間卻被姑祖一掌拍開,心兒霎時一顫,飛身向着霍然追去。她也是關心則亂,若是姜千年真的打了霍然一掌,以霍然還只是聖人的修爲,即使肌體不被打碎,怎麼着也得吐口血吧,哪能像現在這般只是倒飛出去。

    倒飛出千里的霍然剛卸去一身柔力,沐清靈卻是撲了過來,一把將他抱住,清淚滑落道:“你沒事吧?”

    霍然一愣,而後拍拍她的後背,扶起她的身子擦去其淚,笑着說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

    沐清靈當即仔細打量,待得發現霍然身上並沒有任何傷勢之後,破涕爲笑,輕拍霍然的胸口,嬌嗔道:“嚇死我了!”頓了頓,她面露疑惑,指着在山巔上發狂的姜千年說道:“可是剛纔我明明看到姑祖打了你一掌啊,你怎麼會沒事的?”

    見姜千年又陷入了發狂的狀態,霍然搖頭一嘆,說道:“剛纔河叔的狀態很好,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忽然又出現了問題,不過他在發狂之前卻是不忍傷害我,以柔力將他送了出來。”

    “河叔?”沐清靈秀眉微蹙,不明白霍然在說什麼。

    “河叔就是你們沐家的姑祖、神農後人姜千年!”霍然將事情娓娓道來,涉及當年的雙月丘之事,不免又是輕嘆無名英雄的匡世之舉。

    “什麼?!”

    沐清靈大爲震動,有些不敢相信擔任沐家外府執事的沐河居然就是姑祖姜千年,可是姑祖爲什麼要變換身份待在沐家呢?這個問題,可能也只有姜千年自己知道了。

    轟隆隆!

    山巔之上,姜千年嘶吼若狂,四周的空間寸寸炸碎,受不住那等蓋世之氣,霍然和沐清靈兩人待了一陣子,最終還是離去。先前在姜千年還未發狂時,他們就說明了來意,若非在兩人大婚之際他恢復了神智的話,會來的就會來,不回來的話也強求不得。

    婚期越來越近,沐家的喜氣也越來越濃,這次霍然和沐清靈大婚的邀請對象只有人族,並未邀請神魔族,而隨着時間的推進,一些相對來說的小勢力一個一個的趕到了荊州,作爲東道主的沐家自然是忙得不可開交。

    爲了這次的婚禮,沐家可謂是煞費苦心,將一座山削平,搬到了沐府外千里之外,更是由數位沐家老祖聯合作法,使得方圓百里的山撐起,懸浮在離地千丈的空中,而後又在其上建禮堂、擺桌席。

    時間一天天過去,在婚禮前的三天裡,各地賓客一一前來,而到了最後一日,卻是諸多大帝傳承來的日子。

    “赫連家家主及傳人赫連紅塵到!”

    “九黎教教主及傳人蚩無敵到!”

    “玄霄宮宮主及傳人云霆到!”

    “東極皇朝皇主及太子姬少卿到!”

    “百花宮宮主及傳人蘇妍紫到!”

    ……

    鈞天界各大人族大帝傳承同時到達,沐家家主沐世雄在一衆沐家人的拱衛之下,爽朗笑道:“歡迎各位,請先入席!”

    “巫族懷空大聖到!”

    就在五大大帝傳承數百人還未入席,迎賓卻是再次高聲喊出了來賓,衆人一愣,卻是巫族的懷空大聖不請自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