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95章 逆天改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95章 逆天改命字體大小: A+
     

    “你們快退!”

    千丈法身迎着神雷而上的霍然眼角餘光瞥到還有一些人處於出神狀態,當即一聲大喝,聲浪攜帶着柔和之力,將怔怔出神的幾人送出百里,而後展動神拳,上擊九重天。

    轟隆隆!

    天譴非凡劫,威力舉世無匹,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總有一線生機,故此不論是天譴還是諸多天道劫難,都是根據應劫者的修爲而定,不會有一個特定的威力,否則若是以對大帝懲罰的劫難來懲罰其餘修士的話,就算有一百條命也是十死無生。

    由於霍然一人迎劫而上,故此天譴只在聖人級範疇,可饒是如此,第一擊落下之際,霍然也是身軀顫抖,肌體崩裂,紅中帶紫的鮮血紛紛揚揚而下,灑了一地。

    “霍然!”

    離開數百里地的一衆人見此,當即大駭,沒想到以霍然的強大都在天譴第一擊之下遭創,那接下來還怎麼擋?難不成天譴之下的三人俱是要葬身於此嗎?

    “不用擔心!”

    浩瀚劫雲之下,霍然頭也不回的說道,讓衆人不要擔心,他穩住千丈高大的法身,不讓神雷的能量突破己身而對底下的蒙修戚和如空造成傷害。八年前他的成聖劫是九九仙劫,也是天譴的一種,這次爲蒙修戚逆天改命同樣引下了天譴,讓他苦笑不迭。

    上次之所以能渡過九九仙劫,跟一枚不完全的仙杏有很大的關係,這次呢?天譴不容他多想,隆隆作響,一道道紫色神雷化作紫龍衝下,撞斷蒼穹,崩碎虛空,着實恐怖。

    砰地一聲,霍然探手而出,一手各自抵住了兩頭紫龍,然後剩餘的千百頭紫龍卻是齊齊撞在了他的身上。巨力襲身,他原本就裂開的肌體徹底崩成千百碎片,當即血肉橫飛,斷骨激射。

    咚!

    碎肉之中,玄黃寶塔出現,灑落下一縷縷重達千萬斤的玄黃之氣,碾碎能量大減的紫龍,而被玄黃塔護住的碎肉也開始蠕動起來,於萬千道則之中重組新軀。

    “霍然……”

    數百里之外的沐清靈心驚肉跳,感覺神魂都要蹦出體外,若非被太爺爺沐不羈拉住,恐怕都衝上前去與霍然一同受劫,饒是如此,她也是清淚橫流,卻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生怕會讓霍然分心。

    李瑩瑩也好不到哪兒去,師父大難,自己無能爲力,卻要霍然來承受天譴,她的心徹底揪在了一起,仿若有千萬把小刀在身上切割,痛徹心扉。

    天譴之下,神雷不斷,霍然完全在拼命,各種秘術齊出,氣血旺盛如海。這次的神雷雖然沒有呈現出什麼驚世異象,但威力比起當初的九九仙劫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的身軀早已被轟碎了不知多少次。

    喀嚓!

    又是一輪神雷降落,攜帶着毀天滅地般的威力轟擊,晉升爲真正的聖器的玄黃寶塔也被打碎,內中塔靈發出陣陣哀鳴,卻秉承主人之意志,艱難的重組,與主人一同抗擊天譴。

    “師父……”

    持續爲蒙修戚重鑄本源的如空看到師父如此艱難,小臉掛滿淚水,哽咽間他小手一翻,掌心出現了一顆灰色圓珠,卻是當年他一直把玩的石球。

    灰色的石球一出,混沌氣息陡然四溢,鋪天蓋地,如滔如浪,如空的滿頭烏髮被吹散開來,看着掌心的石球,他小臉閃過一抹堅定之色,隨後雙脣一張一合,默唸莫名咒語。

    嗚……

    霎那間狂風呼嘯,天昏地暗,日星隱曜,這片天地徹底淪爲黑暗。衆人大駭,就連抵擋天譴的霍然都是一驚,紛紛轉首望向如空,只見此時的如空寶相莊嚴,宛如一尊混沌王,他的天靈蓋中陡然衝出一道混沌精氣,撕開了無盡的黑暗,直接沒入蒙修戚的體內。

    “如空不要!”

    身浴神雷的霍然嘶吼,他的紫極仙瞳有望穿虛妄之力,知道那道混沌精氣不是凡物,正是如空的本源,如空這是在把自己的本源輸入到蒙修戚的體內,爲其修復損壞的本源啊,這樣一來他不就喪失了本源嗎?

    “這孩子……”除了霍然之外,在場之中也唯有一身修爲臻至聖王境的沐不羈清楚如空是在幹什麼了,他搖頭輕嘆,面上露出濃濃的惋惜,數百萬年來唯一出現的一個混沌體還沒有真正的成長起來就要隕落,實乃一大憾事。

    “師父,如空捨不得你!”

    混沌體太過神秘,有莫大的威能,在如空把自己的混沌本源傳給蒙修戚之後,蒼穹之上的天譴都停止了轟擊,萬重劫雲滾滾而動,卻沒有再發出神雷。如空揚起小臉,看着天空中只餘一顆頭顱的霍然說道,話音剛落,雙眼一翻栽倒在地。

    轟!

    此際,大道轟鳴,爲混沌體而慟,天地間涌現出一股股可怖的氣息,有萬千道痕躍現,一道道法則之力、混沌氣涌動,紛紛沒入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如空體內,而如空整個人綻放出混沌光,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嗡!

    盤腿而坐的蒙修戚接受了如空的混沌本源,身軀也在綻放迷濛之光,從他的體內逸散出一縷縷道痕、大道碎片,而後這些碎片、道痕飛速的重組,只是片刻後便組成了他的本源,重新沒入他的體內。

    天空之中的劫雲滾滾,在這一刻卻是緩緩消散,逆天改命已經結束,其人未能葬身在天譴之下就代表了他重新獲得了天道的認可,自此再活了一世。

    ……

    三日之後,山瀑下的水潭旁,一位五六歲模樣的孩童把玩着地上的碎石,將碎石堆疊成尺高石牆。他小臉認真,小心翼翼的再捏起一顆石子想要疊上去。

    嗚……

    一陣清風吹拂而過,還沒等他把最後一顆石子放下,不穩的石牆便轟然倒塌。見此,孩童也未露出半點不耐之色,又再次堆疊起來,彷彿這是他的使命。

    一直在旁邊的霍然滿臉苦澀,主動釋放本源的如空雖然沒有隕落,但身體卻是退化,與當初他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一般無二,識海中混沌一片,六識也重新封閉了,像是處於一種自我修復的狀態,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大開六識。

    遠處的屋前,已經恢復成中年模樣的蒙修戚雙眼通紅,看着三日來除了堆石子之外,再無任何舉動的如空輕喃道:“老頭子慚愧啊,居然要一個小輩耗費本源……”

    現在的他不光本源盡復,暗疾不再,神魂中的歲月印記更是被全部磨滅,換句話說他現在完全是一個新生的生命,等若於再世爲人,修爲更是恢復到了當年的巔峰——聖王巔峰之境!可就是因爲這樣,他纔對如空愈加的愧疚,若是當初他是清醒的,絕對不容許如空這麼做!

    “師父您不要太過內疚,事情已經發生了,不可能再改變,我們只能祈禱如空他福究天人,早早的恢復過來吧!”看到師父這般內疚,無情出言安慰,這次若不是如空的話,不光自己的師父危矣,恐怕霍然也要葬身在天譴之下,畢竟天譴的第三輪攻擊就已經讓霍然的肌體崩碎了十數次,再接下去的結果誰也料不定。

    “唉……”

    蒙修戚搖頭輕嘆,緩步走向水潭,看了看樂此不疲的如空之後,轉首對着霍然說道:“傷勢怎麼樣了?”

    “沒什麼大礙了。”霍然說道,三日前他爲了抵擋天譴,可謂是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與渡成聖劫時不同,三日前的天譴之中,他不能偏身,只能勇往直前與神雷硬碰硬,否則神雷落到底下的如空和蒙修戚身上,勢必會前功盡棄,所以他纔會抵擋的那般艱難。

    蒙修戚點點頭,轉過話題道:“一個月後就是你和清靈的大婚之日了,也該去沐家準備準備。”

    昨日沐清靈和沐不羈已經趕回了沐家,並且向天下發布公告,霍然與沐清靈將在一個月後於沐家成婚,屆時諸多勢力、豪傑都將前來祝賀,自然需要準備一番。

    “瑩瑩呢?”霍然反口問道,他和沐清靈成婚,最擔心的莫過於李瑩瑩了,生怕這個從小就愛慕自己的丫頭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聽到霍然的話,蒙修戚苦笑一聲,說道:“從昨日你們商定一個月後的婚期開始,那丫頭就言稱閉關修煉佛法了,真不知道她爲什麼那麼鍾情於佛門之法。”

    說實話,他是不希望李瑩瑩修煉什麼勞什子佛法的,他也看過所謂的佛法,認爲完全有孛天道,只不過坳不過李瑩瑩的性子,也就隨她去了。

    “修煉佛法?”

    霍然一愣,隨後搖頭苦笑,對於佛法,恐怕而今的鈞天界除了慧雲禪師之外,也就他最瞭解了,那完全就是讓人清心寡慾的法門,可以說好,也可以說不好,因人而異。雖然他不反對佛教,但也不贊成,不過不得不說佛法在某些領域要強於道法,比如超度。

    既然李瑩瑩選擇自此青燈古佛度流年,那他也不會說什麼,只能希望李瑩瑩藉此在長生路上走的更遠,隨即,他繞到堆疊石子中的如空前面,笑道:“如空,跟師父去沐家好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