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89章 溯本還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89章 溯本還源字體大小: A+
     

    一道寒芒橫過,別院中原本隨風而舞的嬌‘豔’錦‘花’當即靜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上一層霜,隨後啪噠一聲,血腥味兒彌散開來。

    “我不想再見到你!!!”

    霍然睜開了眼睛,別院之中已經沒有了李瑩瑩的身影,只是她原先站立的地方卻是溼潤一片。他‘摸’了‘摸’脖子,那裡只是一道血線,以他的身體素質,眨眼間就可以恢復如初。

    李瑩瑩終究是下不了手,霍然搖頭苦笑,他又何嘗猜不到會是這麼個結果?小時候抓起來的魚都會放回去池裡的她,又怎麼會忍心殺人?可正因爲如此,他的歉疚也始終不能消散。

    ……

    “啊!!!”

    離開沐家後的李瑩瑩一邊飛奔一邊嘶吼,眼淚成線簌簌而流。她恨自己,恨自己當着仇人的面都下不了手,恨自己愛上誰不好,偏偏要愛上殺兄的仇人。

    她一路飛奔,人如‘激’光橫貫大地,直到到了天乾村舊址之後才降下身形,在一座新墳前跪了下來。“哥哥,瑩瑩回來了,可是瑩瑩沒能幫你報仇,不是沒有機會,也不是沒有實力,而是我的心裡根本就不想殺他!”

    她跪着前行,抱着自己親手立下的墓碑泣不成聲道:“瑩瑩好痛苦,心好疼好疼……他爲什麼殺了你之後,還要再把我從鬼‘門’關拉回來,爲什麼還要讓我愛上他?”

    “他殺了你,可我非但沒有殺他,反而還救了他愛的人,這是愛情嗎?它好殘忍……”

    眼淚順着墓碑而下,滲進了泥土,這個從小就與世隔絕的‘女’子哭的是那麼無力。是太‘陰’之體如何?擁有超絕的實力又如何?當得知唯一的親人早在數十年前就被自己愛上的人殺死之後,她同樣接受不了。

    清風徐徐,撩撥着墳前青樹的枝葉,發出簌簌之聲,像是在訴說着什麼。忽而,一聲‘阿彌陀佛’參雜進枝葉被風吹動的聲響之中,李瑩瑩輕轉螓首,見一位身着素衣腳踏草鞋的光頭老者正向着自己這邊而來。

    “觀小姑娘面‘露’傷情愁容,定是遇到了憂事,不知可否說與貧僧聽聽,或許貧僧可以爲小施主解‘惑’也說不定。”近了,光頭老者對着李瑩瑩雙手合十鞠了一躬,而後又對着李焱的墓鞠了一躬,接着盤‘腿’坐下。

    突然出現的衣着樣貌怪異的人身上有種祥和的氣息,李瑩瑩心中悲意略減,對着老者點頭問好,說道:“老爺爺說的貧僧是誰,我不認識他爲什麼要說給他聽?”

    光頭老者莞爾一笑,這種情況他已經遇到了不止一次,並未‘露’出不悅之‘色’,耐心的解釋道:“貧僧是我,我也是貧僧,貧僧只是一種自謂,就如同道家人自稱爲‘貧道’一般。”

    頓了頓,老者伸出一指指着身側的墳,說道:“這地下亡人是小施主的難以割捨的人吧?”

    “他是我哥哥,從小相依爲命,只不過在幾十年前被一個人殺了……”提到這點,李瑩瑩的眼眶再次泛紅,晶瑩點點,怦然‘欲’泣。

    老者點點頭,道:“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怨憎會、五‘陰’過盛,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前四者都是輪迴,誰都擺脫不得,不過後四者皆爲心起,總而言之勿着相,便不存。”

    “老爺爺說的我都懂……”李瑩瑩‘露’出痛苦之‘色’,輕喃道:“可那個殺我哥哥的人他救過我,也照顧了我很多年,而我也愛上了他……愛上了這個仇人……”

    聽到李瑩瑩的話,老者‘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如此說來小施主的那位仇人似乎也並不是惡人,如若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救你,且撫養你多年了,或許當年小施主的兄長之死另有他緣也說不定。”

    李瑩瑩先是一喜,轉而又黯然下來,苦笑道:“就算如此那又怎樣?我哥哥畢竟是死在他的手上,而他自己也承認了,只是礙於自己開不了口,才讓我師父轉述。”

    “小施主心中矛盾,不若試試一觀當年之事的原委,看看可否解開心結。”老者有大智慧,一眼便‘洞’悉了李瑩瑩內心的矛盾,他當即長身而起,雙手合十,口中誦唸莫名經文。

    嗚……

    隨着老者的誦經聲越來越快,越來越響,這方天地忽而颳起大風,枝葉狂擺間,有莫名的道痕躍然而現。李瑩瑩看着大驚之‘色’,這一刻她在老者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浩大之氣,她相信只要老者願意,他取自己的‘性’命也就是三兩息的時間!

    漸漸的,老者不光誦經,雙手更是對着李焱的墳打出了一道道玄奧的法訣。當一百零八道法訣打完之後,他一聲輕叱,口中衝出四個由道痕構織的大字‘溯’、‘本’、‘還’、‘源’,一一沒入了墳墓之中。

    嗡!

    當‘溯本還原’四字入得墳中之後,方圓不過丈的墳突然綻放出璀璨的光輝,其上出現了一片光幕,內中一幅幅景象飛快的閃過,仿若地球上的電影片段倒退。

    “小施主可知是什麼時候的事?”施展這等涉及歷史本源的大.法的老者面‘色’煞白,向着李瑩瑩問道。

    李瑩瑩一愣,在那幅光幕之中,她看到了自己在這裡枯坐的幾年時的畫面,回過神之後,她神情‘激’動道:“是三十一年前!”

    聽到李瑩瑩的話,老者立即作法,強行闖進歷史的長河裡,將三十一年前在李焱身上發生的事情重新帶回人世,呈現在李瑩瑩的眼前。

    光幕之中畫面飛快的轉化,忽而停止,呈現出了當年的場景。就在距離這裡三百里之外的一處,身着白衣的李焱被一位黑衣青年擋住去路,隨即兩人展開大戰,兩敗俱傷之際,一個人突然出現,正是剛從血魔宮被傳送出來的霍然!

    隨後,霍然一劍斬了黑衣青年,再劍指李焱。正當霍然要殺李焱之際,李焱卻是開口制止,然後說出了要霍然救李瑩瑩的一番話,接着還不等霍然反應過來,自己迎上了劍鋒……

    “噗!”

    畫面就此終結,光頭老者張口就噴出一大灘鮮血,踉蹌着後退幾步,神情有些疲累。他長吸一口吸壓下體內傷勢,雙手合十,道:“小施主,事情已經很清楚了,那人殺你兄長並非本意,那只是你兄長一廂情願的以命換命而已。”

    “怎麼……會是這樣?”

    李瑩瑩有些接受不了,不管是師父‘蒙’修戚,還是霍然本人,都說李焱是死在了他的手上,故此她一直以爲真的就是霍然殺了自己的哥哥。而今這神秘的老者施展大.法,還原了當年的場景,分明是自己的哥哥自己一廂情願的想要讓霍然救自己,沒有任何報酬纔會把命給霍然!

    換句話說,哥哥之所以會死,是因爲自己啊!要不是自己寒疾發作,哥哥就不需要拿着‘藥’趕回來,接着就不會被他的同‘門’截住,再之後也不會以命作爲報酬讓霍然來救自己……

    “原來一切都是因爲我……”想通了這些,李瑩瑩慘笑,自己一心想要報仇,可仇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閉目調息了一陣的老者臉‘色’好看了些,他出言道:“紅塵紛擾,心魔不絕,入佛‘門’方自在,成佛方大自在。小施主你生具佛根,與佛有緣,佛‘門’隨時爲你敞開,大開方便之‘門’!”

    “佛‘門’?”清楚了來龍去脈的李瑩瑩心如死灰,已心生死志,乍一聽到老者說入佛‘門’方自在,雖不知道佛‘門’到底是什麼,卻是說道:“入了佛‘門’,當真可以自在?”

    “紅塵苦海,衆生皆在渡,然佛爲明燈、心燈,入了佛‘門’,便可跳出紅塵,從此不受紅塵疾苦。”老者閉目,雙手合十,開始誦唸佛經:“舍利子,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

    ……

    沐家‘藥’山之巔,一襲青衣的霍然和紫裙裹體的沐清靈並肩觀日出,中間站着八九歲模樣的如空,遠遠望去,他們就像是一家子,剛升的旭日將他們的背影拉的好長,畫面和諧而溫馨。

    “什麼時候走?”許久,沐清靈轉過頭看着滿身金輝的霍然說道,這一刻她忽然看見了一角未來,這個男人站在絕巔,俯視着芸芸衆生,接受九天十地的人膜拜。

    霍然一愣,隨後伸手附上沐清靈嬌嫩的面龐,說道:“老爺子的情況越來越不好,若是沒有什麼辦法的話就算了,關鍵是現在有辦法,只是我的實力不夠而已,所以越早越好,明日一早我便去星空中吧,儘量以最快的速度突破。”

    “師孃放心好了,師父這次不會有危險的。”這個時候如空揚起小臉,笑着說道。

    聽到如空喊自己‘師孃’,沐清靈俏臉生霞,伸手‘揉’着如空一頭柔順的烏髮笑着說道:“是誰叫你喊我師孃的啊,我和你師父還沒有成婚呢!”

    “是一笑叔叔啊!”如空笑面如‘花’,純真無暇,他一手抓住霍然,一手抓住沐清靈,說道:“一笑叔叔說如果我不叫師孃,那師孃就會不喜歡我,師孃不喜歡我,師父也就不會喜歡我了!”

    如空的童言,讓得霍然和沐清靈哭笑不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