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85章 恐怖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85章 恐怖的人字體大小: A+
     

    距離上次東皇鐘響已經過去了十六年,那一次爲了再次鎮壓東皇鍾,沐河死了,如淵也死了,如果這次東皇鍾真的是要重新突破封印的話,該誰去填命?還有誰能去填命?

    霍然憂心,而飛逃中的桑天陽卻是神情一滯,立在虛空中都忘了有人拿射日神弓對着自己,無神道:“是東……東皇鍾?是東皇鍾!是太祖東皇的成道器,沒想到它真的在鈞天界!”

    東皇的地位太過超然,而他的成道器亦是如此,在遠古時期,只要東皇鍾一響,萬族都需上天庭覲見天帝和東皇,不遵者,天庭勢必刀兵相向,將之徹底抹殺。

    一聽到東皇鍾鐘聲,桑天陽當即從對射日神弓的驚懼中掙脫出來,他回首望向單膝跪地,臉色極度難看的霍然,張狂笑道:“你不是有射日神弓嗎?你不是要學后羿射日嗎?現在怎麼不射,被我太祖的仙鍾震得射不出來了吧?哈哈哈!!!”

    “是嘛?”

    霍然冷笑,腳下一踏,身子陡然間翻了個身,下一刻他便弓成滿月狀,其上搭着一直散發着冰冷氣息的白晶箭,一絲絲的太陰之力透發而出,方圓百里內的地心天火瞬間就被這等濃郁的太陰之力撲滅。

    “射日第二技——陰聚!”

    咻的一聲,霍然鬆開了無形的弦,射日第二技,陰聚箭便被他射了出來,穿透空間,直奔桑天陽而去。而射了這一箭之後,霍然他整個人也軟倒在地,臉色煞白,毫無血色。

    正如桑天陽所說,他被東皇鍾震傷,神魂都受到了一絲震盪,別說再射出一箭了,就是拉開射日神弓的力氣都沒有。可桑天陽不除,註定遺禍,故此他才強行調動一絲心頭血燃燒起來,向天借力,重新拉開射日神弓。不過卻由於力量不夠,根本不能再射日第四技殺生,只有射出第二技陰聚了。

    所謂陰聚,就是這枝箭完全是太陰之力聚成的,三足金烏是太陽之體,一旦這枝太陰箭射中金烏,結果可想而知,必定是太陰太陽混亂,金烏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場,畢竟這世上能真正平息太陰太陽之力的也只有沐太清一人而已。

    原本張狂長笑的桑天陽表情一滯,他怎麼也想不到霍然居然還能再射出一箭,而且那枝箭散發着他很不喜歡的氣息,分明是太陰之力!當即,他轉身向着東邊而去,向着傳來東皇鍾鐘聲的地方而去。

    面對射日神弓,他除了仰仗於東皇鍾之外,找不到其他的出路。

    不得不說金烏的速度堪稱世間之最,能與之匹敵的屈指可數,陰聚箭呼嘯着而行,一時之間竟未能徹底追上桑天陽。當然,這其中有着霍然後力不濟的成分,若是在全盛時期,就是桑天陽的速度再快十倍,也逃脫不得射日神弓射出的箭!

    陰聚箭帶着長長的太陰之力尾巴,撕裂蒼穹,直奔桑天陽而去,兩者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從開始的萬里,到千里……百里……十里,桑天陽嚇得膽都快破了,一股死亡氣息纏繞着他的心。

    轟隆隆!

    這時,天空中忽然有一種強烈的波動產生,與此同時,一道巨大的掌印從天而降,遮天蔽日,彷彿世界都要被其抓碎。

    遮天大手印直奔陰聚箭而來,前一刻還相距千萬裡,下一刻便到了陰聚箭邊上,想要將這枝由太陰之力聚成的箭拍碎。噗哧一聲,大手抓住了陰聚箭,然而陰聚箭卻是穿透了手印,不過卻也被消磨了九成九,剩餘的一絲太陰之力一舉射入了桑天陽體內。

    “哼!”

    一道冷哼聲傳來,那消磨了陰聚箭大部分神力的手印一翻,將一聲嗚咽後從天而降的桑天陽抓住,眨眼之間消失不見,只是下一瞬卻又有一道掌印拍落,目標卻是剛吃完以金翅大鵬鳥一身精華煉成的血丹的霍然。

    那道掌印太過恐怖,其威勢甚至要超過了聖王、大聖,再加上掌印的主人救下桑天陽,其身邊不言而喻,除了金烏皇還有誰?

    霍然心驚,沒想到最後金烏皇都出手了,而且還是針對自己這個小輩,心裡怒氣橫生間展動八極踏星之法,妄圖躲開那恐怖的一掌。只是,一位準帝拍下的一掌,是他一個準聖境的小修士能逃得了的嗎?

    掌印還在萬里之外,磅礴的氣勢已經先壓來,剛想踏出一步的霍然腳還未完全擡起,整個人便被那種氣勢壓倒在地,張嘴就吐出一口鮮血,神情有些萎靡。

    正值此際,一道蓋世身影自東方而來,他跨過了空間的桎梏,直接擡手迎上了金烏皇拍落的遮天大掌印。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巨大的掌印破碎,突然出現的神秘人也是倒退了幾步,天空之中那恐怖滔天的氣息當即如潮水般褪去。

    與金烏皇對拼一招,嚇退金烏皇的神秘人緩緩轉身,黑白參半的長髮隨着還未消散的起勁翻騰,他望向重新站起來的霍然,雙眼之中盡是茫然之色,擡了擡手,最後還是放下,一步跨向了沐家。

    “八極踏星?!”

    原本還擔心這個神秘高手是不是要對自己發難的霍然見到其跨步向沐家而去時,心陡地一驚,那個神秘人分明是施展了八極踏星之法。河叔曾經說過,八極踏星之法乃是絕顛仙術,自古以來習得者都成了大能之輩,只是今世卻沒有幾個,除了河叔、自己之外,還有其他人會?!

    對神秘人身份感興趣的霍然當即也展開八極踏星之法,飛奔向沐家。

    嘩啦啦!

    剛一到沐家,霍然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那神秘人凌空立在沐家上空,大手一揮,底下沐府之中便有五道身影被莫名的力量牽扯起來,霍然看得真切,那就是金烏族的十大聖王中的五位!

    五位金烏族的聖王驚懼不定,被神秘人身上的氣勢嚇了一跳,可他們還沒來得及出聲求饒,神秘人直接張開大口,一股磅礴恐怖的吞噬力頓時將五人吞噬,化爲五道血光入得神秘人的口中。

    “這……”

    霍然一臉驚愕,忍不住嚥了口口水,這神秘人也太恐怖了吧,直接將五位聖王生吞了。

    然而,神秘人根本不管他人如何想,大手又是一揮,沐府之中再次有一道血影升起,一身赤色衣袍,不是血主還是誰!

    “血主!”

    一見到血主,霍然一腔怒火熊熊燃燒,身上蒸騰起如同實質的殺氣,他也不管神秘人到底意欲何爲,直接展動八極踏星,一個溜身出現在血主身旁,而後舉拳殺了過去。

    “我要你爲嫣紫償命!”

    霍然的含恨一擊強大無比,炸裂的虛空,湮滅了混沌,來個至聖都不一定能夠在這一拳之下生還。然而,面對這至強一拳的血主似未有所覺,完全無視霍然,只是怔怔的看着雙眼中盡是迷茫之色的神秘人。

    嘭!

    霍然勢大力沉的一拳砸在了血主的身上,只是卻未能傷其分毫,緣於血主身上有無盡符文纏繞,阻隔了一切。看了霍然一眼,血主嘴角勾起,身子一晃,化爲一道血色神虹直入天際。

    “想要殺我,你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原地只留下血主不屑的話,而此時神秘人的身子卻是一震,張開嘴輕喃道:“精……精血……走了……”下一刻,他跨步而進,竟要去追化爲血色神虹而遁走的血主!

    “前輩!”

    霍然有心提示神秘人已經追不上,那血色神虹乃是血神經中的最強秘法之一,燃燒的不是精血,而是血脈。看神秘人呆滯的目光就知道他情況不太好,很有可能是神魂出現了問題,在這個情況下又怎麼能發揮出八極踏星的真正威力,追上血主呢?

    只是,這個神秘人到底是誰?不光救下了自己,更是解了沐家的必死之局,而且他的修爲應該是超過了大聖,很有可能是準帝境,不然不可能與金烏皇對拼一招而沒有什麼事。

    “霍……霍然!”

    正想着神秘人身份的霍然聽到沐清靈的呼喚,當即降下身形,扶住在玄黃之氣中搖搖欲墜的沐清靈,心疼道:“沒事吧?”

    沐清靈搖搖頭,擡起手指着神秘人離去的方向,一臉激動道:“他……他……他是……”由於太過激動,她竟未能說出完整的一句話來。

    見沐清靈如此,霍然心一震,疑惑道:“你認識他?”

    沐清靈連連點頭,接着霍然再道:“而且他還是你們沐家人?”

    這次沐清靈先是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在霍然不解中,她深呼一口氣,平息激動的心情,緩緩說道:“他老人家是我的姑祖,是我太祖爺爺的妹夫,他就是我們沐家的擎天柱啊!”

    “你的姑祖?”霍然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敢情人家是沐家的女婿,既然如此會救下沐家也就不足爲奇,只是他又爲什麼好像情況不太好的樣子,而且沒有在沐家遭難的第一時間出來解圍,而是在沐家損失慘重後纔出現呢?

    “噗!”

    就在霍然不解之時,沐清靈小臉變色,當即吐出了一大灘鮮血,兩眼一翻,身子軟倒下來,若非霍然眼疾手快抱住了她的腰身,非得倒在地上不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