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79章 血主的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79章 血主的身份字體大小: A+
     

    霍然的一聲驚呼引得其餘四人紛紛側目,拋開對手望向了這邊。

    “居然是你!!!”

    當看清血主的面容時,蚩無敵也是一聲驚呼,雙眼之中滿是不信,連身上在持續淌落黑色鮮血都忘記了。衣衫有些凌亂的桑天陽退到一旁,看到霍然和蚩無敵這般模樣有些不解。

    赫連紅塵看了看血主,又看了看霍然和蚩無敵,詫異道:“怎麼了?你們認識?”

    “認識!”霍然的雙眼緊緊盯着血主那平凡至極的臉說道,無論是身高、體型或是相貌,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屬於那種丟在人堆裡就再也找不到的類型,可就是這張臉,他這輩子都忘不了!

    “你不是死了嗎?”

    蚩無敵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看着面帶微笑的血主說道:“三十多年前血魔宮出世,你、霍然,還有另外兩個人一同進入血魔宮,可是除了霍然之外,不是都死了嗎?!”

    血主正是當年進入血魔宮中的一人,而且還是那個假裝受傷要對偷襲霍然的人,不想霍然躲過了要害,反以青石條將其拍死。

    “沒想到你們還記得我。”

    血主看了看漂浮在霍然身側的三寸高玄黃寶塔,剛纔就是這座塔突然出現才把他的面具打碎,片刻後他重新望向霍然和蚩無敵,說道:“一別三十載,兩位也算是故友了,若非那個玄黃塔的話,恐怕我們還不會赤誠相見呢!”

    在場之人皆是變色,數十年前死在血魔宮的人,現在不光沒死,反而成了血神大帝血封嵐的傳人,他到底是怎麼復活的?

    “死了,又復活,地球上的血族,模糊不清的神魂,完整的血神經,血殺堂的血主……一切都亂了,一切都是亂的!”霍然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在血主的話落之後他便胡言亂語起來,東一句西一句,最後他更是蹲了下來抱着頭,雙手陷入了濃密的黑髮之中。

    “都是亂的……都是亂的……怎麼會這樣呢,我親手殺了你,腦漿都出來了,死的不能再死的人是怎麼活的?不對不對!神魂模糊不清,實力超凡入聖,擁有完整無缺的血神經……這……這……”

    “霍然……”

    赫連紅塵皺着眉想要將霍然扶起來,不曾想霍然身上忽然涌出一股磅礴之力,直接將他震開三丈,下一刻霍然猛地站起身,他黑髮狂舞,手指淡笑的血主,喝道:“你不是他!”

    “我親手殺的人,一個死的不能再死的人怎麼可能復活?”霍然體表有紅色氣血瀰漫,宛如一件赤色鎧甲覆蓋其身。他一邊向着血主逼進,一邊厲聲道:“說,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佔了這副皮囊!”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誰!”面對戰氣蒸騰的霍然,血主絲毫不懼,一步一步的迎了上去,“從進入血魔宮的那一刻開始,我們的身份都一樣,都是血封嵐的傳人!而且,你的心中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

    “今日我就要解開這層迷紗,看看你到底是活了三十萬年不死的血封嵐,還是血封嵐的直系後代!”

    霍然冷哼一聲,沒有再和血主廢話,他的體內猛地涌出四種道的力量,而後彼此交融,生出一種浩大而詭異的道韻。下一刻,他以這種偉力加持己身,展動九轉玄元神拳,向着血主殺了過去。

    轟隆隆!

    他這一動,讓得天搖地晃,萬星俱滅,三千大道隆隆而鳴,萬丈蒼穹之上電閃雷鳴,宇宙罡風狂暴如海,道道瑞彩神光躍然而現,橫貫長空,朵朵金蓮自虛空而現,緩緩綻放……

    誰也不知道,當霍然爆發出全部實力時居然會是這般景象,天地出現了諸般異象,恐怖絕倫,其餘四人震驚的無言以復,被那等磅礴氣勢壓得一退再退。

    “你居然走上了這條路?!”

    血主雙目綻放無窮精光,不曾想霍然居然可以將四種道融合,雖然只是一絲,但也足夠駭人。片刻之後,回過神的他輕嘯一聲,振臂間打出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大手印,血腥味頓時四散而出。

    嘭!

    霍然的神拳無敵,又有四道融合後的偉力加持,讓得他威猛蓋世,一拳就將那血淋淋的大手印轟爆,而後掌指齊動,打出無數道法則神鏈,將血主捆了個結實。

    “雜而不精,是虛!”

    被四種道融合後的莫名偉力縛住,血主冷笑一聲,體內忽而爆涌出驚天血浪,直接將身上的法鏈崩碎,隨即化作一片浩瀚血海,內中躺了數之不清的屍骨,與浮屍血海的景象一般無二。

    “放着最強的血神經不修煉,反而修煉一些雜七雜八的功法,今日我就讓你見識見識真正的血神功!”血主收起笑意,神情冷漠無比,他大步一跨,身後的血海異象便如同一方世界般壓蓋向霍然,沿途的一切都便碾碎成粉末,諸般不存。

    “一個準聖也敢教訓我,哼!”

    戰至此時,霍然已看出了血主與自己一般無二,俱是準聖的修爲,這也就基本排除血主就是血封嵐的可能,換句話說,血主十有八九是血封嵐的直系後代!念及此,他心緒暢明,意隨心動,神魂沉入氣海之中。

    轟隆隆!

    驀地,他的背後也出現了一片浩瀚血海,與血主不同的是,他的血海之中少了那些漂浮着的屍骨,血海上空卻多出了一輪紫日。當紫日升至當空之際,灑下迷濛的紫輝,映的血海絢爛非常,神秘而詭異。

    兩人背後各自一片浩瀚血海,又同爲準聖之境,一樣修練過血神經……轟的一聲巨響,兩方血海對撞在一起,仿若兩顆隕星相撞,產生了驚天波動,方圓百里的星空瞬間湮滅於無形,條條道的力量在混沌中飄蕩、遊弋。

    唰!唰!

    混沌中,兩人化作兩道殘影廝殺在一起,血海與血海的對碰,拳與拳的交鋒,一時之間這片星空轟隆聲不絕,連混沌都被打碎了一次又一次,宛如在開天。

    百里之外,四人一驚再驚,這還是兩個準聖境的修士嗎?就這這動靜,恐怕至聖也做不到啊!四人中,尤以桑天陽爲甚,他一直沒有將霍然放在眼裡,即使在招親大會上霍然的表現足夠驚豔,他也只是略微驚了些,因爲他自信如果霍然就那個層次的話,他絕對可以單手鎮壓!

    可是現在,霍然和血主爆發的這一場巔峰對決讓他震驚的無以復加,血主有這等蓋世戰力就算了,畢竟連自己的父皇都說其不簡單,可他霍然怎麼也有這等戰力?這可是可以戰至聖的偉力啊,即使是他自己在準聖境的時候也沒有這等實力!

    念及此,他雙眸中閃過一絲陰狠之色,直接飛身衝向戰場,想要與血主聯手將霍然斬殺。

    “你的對手是我!”

    運起法力修復了傷勢的蚩無敵大喝一聲,一杆丈長黑刀劃破蒼穹,直接斬向桑天陽,擋住其去路。

    “找死!”對霍然心生忌憚的桑天陽被蚩無敵這麼一擋,心中怒氣橫生,他凌空虛渡,轉身向着蚩無敵而去,末了直接擡掌全力拍擊而下。陡然間蒼穹開裂,星光恍惚。

    蚩無敵面帶瘋狂之色,直接翻刀橫斬,不曾想就在這時,一股莫名的氣息侵襲他全身,讓得他有種全世界都靜止了的感覺。

    轟!

    此際桑天陽的金掌壓落,蚩無敵直接被拍飛,黑色的鮮血淌遍他的全身。

    “時間之道?!”蚩無敵大驚,沒想到時間之道居然這麼詭異,什麼時候着道了都不知道,照這麼下去還怎麼打?

    蚩無敵愣住,桑天陽卻沒有愣住,他打定注意今日要掃清前路所有障礙,對霍然、蚩無敵等人生了必殺之心。一掌拍落之後,他身如鬼魅而動,再次打出一道秘術,同時施展了時間之道,干擾蚩無敵,使之不能作有效抵擋。

    嘭……嘭……

    在時間之道面前,蚩無敵是束手無策,別說還手了,就是連抵擋之力都沒有,只能被桑天陽壓着打,若非他的肉身達到一定層次,恐怕現在都被打碎,身死道消了!

    “無敵,我來助你!”

    就在桑天陽又是一掌拍落之際,赫連紅塵輕嘯一聲,手中搖光劍翻動,打出了七星落仙術的第一式天樞!宇宙深處的天樞星大亮,投落下一道氤氳星光,擋住了桑天陽的掌印。

    “好,今日我們就試試這隻烏鴉的斤兩!”

    早已是憋着一口氣的蚩無敵神情大振,黑刀翻轉,攜帶着蓋世無匹之力向着桑天陽斬去,與此同時,赫連紅塵也打出了七星落仙術的第二式天璇。

    蚩無敵和赫連紅塵誰都不是善於之輩,原來打一個,有時間之道在,桑天陽可以完虐,只是現在兩人其上形勢卻是倒轉。他以時間之力制住一個,另一個卻是殺了過來,等他慌忙應敵,先前一個又恢復了過來……

    一時之間,桑天陽也只有抵擋之力,卻無還手之功,而在場中只有一個黑袍孑然一身,未曾參戰,被壓制的桑天陽不由得大吼道:“黑袍,快來助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