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78章 怎麼是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78章 怎麼是你字體大小: A+
     

    一襲赤色如血的大袍,臉帶凶手面具的血主雙手抱胸,盯着大驚失色的霍然說道:“我以爲經過這麼些年你的心境早已大變,世間能影響你的事已經不多了,誰知你霍然還是霍然,比當初沒什麼長進啊!”

    蚩無敵和赫連紅塵兩人對視一眼,皆是不解,血主的這句話搞的他好像和霍然很熟悉一樣,可事實上兩人不就在血神界見過嗎?

    霍然深呼一口氣,壓下心頭震驚,這血主會講英文,要麼他是地球人,要麼他曾經去過地球,而且待過一段時間,這不正與自己當年的猜測八九不離十嗎?

    當年他遠征歐洲,殺血族的時候發現每個血族的體內都有一股血神經的痕跡,不過卻又不是血神經,更像是一種改變了大義的血神經。那個時候他就在猜測是不是血封嵐或者他的傳人拿歐洲人做某種實驗,結果陰差陽錯成就了血族。

    前者太過震世,血族的誕生歷史不過兩千多年而已,血封嵐是距今三十萬年前的人物,血族真要是他一手創造的話太過離奇了,所以基本可以撇開,那剩下的也就是他的傳人了!

    如今血主出世,自稱其就是血封嵐的嫡系傳人,擁有完整的血神經,這樣一來就很好解釋了,血封嵐並不是只有他霍然一個傳人,今天可以有血主,明天也有可能出現一個地主、水主……只是血主既然會講地球上的英語,那他十有八九跟血族有關係!念及此,霍然問道:“血族是你創造的吧?”

    “血族?”

    血主還未回答,桑天陽、蚩無敵、赫連紅塵三人倒是先一愣,他們的見識也算是廣了,可也卻沒聽過還有‘血族’這麼一個族類。

    “那羣蝙不蝙蝠人不人的啊!”血主伸出手指輕敲臉上的面具,發出一道道清脆聲,“你還挺敏銳的,居然能發現點端倪,至於他們的來歷嘛,可以說是我一手創造的,也可以說是其他人創造的,主要是看怎麼理解。”

    說這些話時,血主原地踱步,若是摘掉面具的話,他臉上洋溢的輕鬆愉快必定很濃。

    “活得越久,是不是廢話就越多?”霍然冷笑一聲說道。而他話音一落,血主的身子卻是一震,緩緩轉身,緊緊盯着霍然說道:“我以爲我高估了你,沒想到最後還是低估了你,說說吧,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活了很久?你的紫極仙瞳似乎對我無效吧!”

    霍然眉心紫光蒸騰,絲絲縷縷,絢爛非常。剛纔他睜開了紫極仙瞳,通過紫極仙光他看到了血主識海中的神魂壓根就模糊不清,就像是神魂碎了一般,又怎麼可能看清楚神魂上有多少歲月痕跡?

    只是當初赫連紅星曾說血主也就是近十幾年纔出現的,換句話說他滿打滿算也不超過百歲,只是不到百歲的人能將自己的神魂修煉到讓紫極仙瞳都看不清的地步嗎?桑天陽就已經足夠驚豔了,六十歲的年紀修煉到聖人巔峰,自古以來比他還要逆天的屈指可數,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張真玄那等天賦!

    所以,霍然就大膽的猜測,血主是那種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

    見霍然不說話,血主聳聳肩不以爲意道:“看來你知道我不少秘密,難道你不知道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嗎?再直白點,你就不怕我不再和你玩下去,直接把你殺了嗎?”

    “那就要看你這些年有沒有活到狗身上去了!”

    話未落,霍然對着蚩無敵和赫連紅塵使了個眼色,而後掌指齊動,對着血主強勢出擊!見霍然直奔血主而去,蚩無敵也殺向桑天陽,而赫連紅塵和衝向一直沒有說過話,更沒有動過的黑袍而去。

    大戰在一瞬間爆發,霍然一上來便是全力施爲,瘋狂展動九轉玄元神拳,一時之間龍吟虎嘯鳳鳴龜吼,鯤鵬展翅,翻動扶搖羊角……三千混沌神魔之影躍然而現,踏遍了星空。

    自古以來殺氣最盛的有兩人,一個是血封嵐,一個是盤古。前者屠盡億萬生靈,光是在鈞天界,他殺的人的屍體將差點填了血海,也讓得血海改名爲浮屍血海;後者一手神拳、一柄開天斧,斬了三千數混沌神魔。

    隨着對九轉玄元神術越來越熟練,霍然身上的殺氣也越來越濃烈,這種殺氣隱而晦、虛無形,可卻真真實實存在,如刀似劍,直斬人心,一般人連這殺氣都抵擋不了,還怎麼抵擋打來的蓋世神拳?

    唰……

    血主翩若驚鴻,身子一側便躲過了霍然勢大力沉的一拳,他身上涌起一層層血霧,並未和霍然證明對抗,只一昧的躲避,邊說道:“九轉玄元神術,傳承自盤古,嘖嘖,這殺氣已經脫離了殺氣的範疇,嚴格來說已經形成了拳勢、道韻!”

    聽到此時,霍然陡然間收拳,右手飛速掐印,轉瞬後他的掌心便已出現一方寶印,其上盤踞着一頭栩栩如生的雙翅白虎。

    “吼!”

    這是霍然自渡過成聖劫以來第一次施展大玄元印,雙翅白虎撲擊而出,虎嘯聲震動寰宇,讓得空間都是一頓,而原本侃侃而談的血主也是一陣失神,就是這麼個瞬間,白虎躍進,直接穿過了其身。

    “呃……”

    大意之下的血主遭受白虎穿體而過,已然受傷,不過卻也從虎嘯聲中回過神。在白虎折身而回之際,他冷哼一聲,不再遊離躲避開始反擊,橫掌而過,一道血色匹練從天而降,在霍然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崩碎了大玄元印。

    霍然眸綻冷電,心思千迴百轉,這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輕鬆的破去了大玄元印,不過能逼得血主反擊,他也不去糾結,全力展動九轉玄元神拳,上擊九重天,下撼幽冥府,與血主真正的戰在一起。

    另一邊,蚩無敵爆發出一身魔氣與桑天陽戰,他這次誓要找回場子,一上來就是全力而爲,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在律動、顫鳴,體內血液隆隆作響,濃郁的魔氣鋪天蓋地,將他襯托的宛如一代魔神。

    “手下敗將也敢這般囂張!”與之戰的桑天陽揮手間金光璀璨,他冷笑間打出一道道金色天碑,全部向着蚩無敵鎮壓而去,這方星空都被壓塌崩碎,可見其威力一斑。

    而赫連紅塵也與神秘的黑袍戰至一起,兩人間萬千星光閃耀,亦有朵朵白蓮飄蕩,神光大綻,法則之力橫貫長空。赫連紅塵是越打越心驚,這個不知什麼來歷的黑袍人實在太過神秘了,一會兒是沐家的秘術,一會兒是玄霄宮的秘術,一會兒又是赫連家的秘術……短短一刻鐘不到的時間,他竟然施展出了至少十位大帝傳承的不傳之秘!

    “你在隱藏身份!”赫連紅塵手持搖光劍,一手摘星,一手七星劍訣。宇宙深處有一道星光飛遁而來,直砸向黑袍,亦有七星劍氣分隔宇宙,斬滅虛空。

    黑袍不語,招式又是一轉,隱藏在黑袍之下的雙手如蝶翼般偏偏翻動,剎那間天地靈氣翻涌,宇宙星光偏折,一朵朵五顏六色的花瓣從天而降,仿若在下一場花雨。

    “百花宮秘術!”

    赫連紅塵一驚,這黑袍真的太神秘了,居然連百花宮的秘術都會!他話音剛落,漫天紛揚的花雨一改嬌豔之氣,涌現出狂暴的殺機,花似劍,斬了星光,磨滅了七星劍氣,一個瞬間在赫連紅塵身上留下了數之不清的傷口。

    一滴滴詭異的透明色液體自赫連紅塵身上淌落,這透明色液體便是星耀神體的鮮血了,內蘊至強神性力量,王者觸之將身死!

    身已浴血的赫連紅塵飛身而退,體內鮮血狂涌,磅礴的力量透體而出,第一時間壓住了傷勢。而後,他舉起手中的搖光劍,腳踏莫名星位,口中輕叱道:“天樞!”

    話音未落,星空中一粒星光忽而大綻光芒,宛如一顆太陽。下一刻,這顆天樞星灑落一道迷濛星輝,溢遍了全場。氤氳星輝看似溫潤如水,但黑袍卻如臨大敵,雙手連着拍出一百零八道掌印,撐起一片光幕守護己身。

    鏘!鏘!鏘!

    就在光幕剛成之際,氤氳星輝灑了過來,頓時鏗鏘聲不絕於耳,內中的黑袍身軀不由得開始顫動,仿若遭受到了創傷。

    一招而落之下的赫連紅塵不曾停止動作,又轉了一個星位,手中搖光劍再指一方,叱道:“天璇!”

    嘩啦啦!

    萬千星辰當中,天璇星大亮,再次灑落下星輝,直襲黑袍而去。

    當!當!當!

    兩層星輝侵襲,黑袍身外的光罩漣漓不止,光華黯淡,隨時都有可能破滅。見此,黑袍一邊打出法力強撐,一邊沉着聲說道:“好一個七星落仙術,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七星全施!”

    “天機!”赫連紅塵用實際行動來回答黑袍,七星落仙術的第三式再出。

    ……

    轟隆隆!

    展動九轉玄元神拳的霍然勇猛無敵,拳拳重擊,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而血主竟無懼他的無雙寶體,與之近身廝殺多時也未現弱勢!

    咚!

    兩人各自轟出一拳,同時擊中對方的肩膀,去勢不減間錯身而過。就在兩人距離最近不過一尺間,霍然的眉心忽而射出一道玄黃之氣,只聽見咔嚓一聲,罩在血主臉上的兇手面具四分五裂。

    “怎麼是你?!”兇獸面具破碎,看清了血主真正面容的霍然一臉不可置信,心裡已是如遭遇風暴的海洋,巨浪翻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