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76章 時間之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76章 時間之道字體大小: A+
     

    金色大掌神光璀璨,先前霍然爆發一身力量讓得天昏地暗,這金色大掌卻將整片星空照得如同金色海洋,讓人懷疑桑天陽這麼做是不是在暗中和霍然較勁。

    轟隆隆!

    金色大掌像是攜帶了一方世界般鎮壓而下,聲勢無比驚人,星空在第一時間被強勢碾壓破碎,混沌氣洶涌,與大掌一同撲向蠱天。

    “嚶……”

    蠱天仰天輕嘯,發出如嬰兒啼哭般的聲音,他那百丈大的雕翅噗哧扇動,想要飛離金色大掌覆蓋的範圍。然而就在他身子剛一動,金色大掌上當即垂落下數之不清的金色絲線,帶着莫名的氣息直接將其捆的結結實實。

    “怎麼回事?”

    金色絲線像是捆仙繩,任蠱天如何爭扎都不可能掙脫,此時大掌已然壓落,轟隆一聲巨響,宛如一方世界崩碎,方圓百里的星空湮滅於無形,成爲虛無。

    衆人色變,驚得說不出話來,難道桑天陽又是一招敗敵,而且這一招還殺了蠱天?

    霍然也是一驚,暗道桑天陽怎麼敢在這裡殺人,當即睜開了眉心仙瞳,氤氳紫光覆蓋那片戰場,任何一絲蛛絲馬跡都逃不過這隻仙瞳。片刻之後,霍然搖頭道:“這桑天陽當真不愧爲金烏太子,絕對可以傲視九界同輩!”

    “怎麼這麼說?”蚩無敵和赫連紅塵不明白霍然爲什麼這麼說,若說只是一招殺了聖人中期的蠱天,他們在極盡全力的情況下也勉強能做到,這就能傲視同輩了?

    “蠱天並沒有死。”霍然雙眉緊鎖,說道:“方圓百里的星空都被桑天陽一掌打碎,蠱天也被打碎了,不過卻被桑天陽的法力護住真靈,不曾真正死亡。”

    聽到這裡,蚩無敵和赫連紅塵才面露驚駭,怔怔的望着獨立混沌中的桑天陽。一掌崩碎百里星空殺敵雖然足夠驚豔,但放眼九界,能做到這點的年輕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像霍然所說的,崩碎百里星空碾碎聖人中期級別高手的肉身,又護住其真靈,這就難了!不說別人,他們倆就做不到,由此可見桑天陽的確是比他們要強。

    嘩啦啦!

    擂臺之上混沌氣如潮水般褪去,崩碎的星空在這一刻重組,讓其他人沒想到的是,原先已經‘死了’的蠱天也隨着星空重組,位置還是原來的位置,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

    蠱天搖身一晃,恢復成人形,他拍了拍全身,才發現自己一點傷都沒有,可剛纔明明感覺肉身、神魂都崩碎了啊!念及此,他猛然擡眼望向淡然處之的桑天陽,大驚道:“你施了什麼法,爲什麼會這樣?”

    “這不是你應該知道的。”桑天陽輕勾嘴角,道:“是你自己下去,還是我送你下去?”

    聽到桑天陽的話,蠱天先是一愣,隨後苦笑一聲,轉身離開了擂臺。剛纔那種死亡的感覺他是切切實實感覺到了,並不是所謂的幻覺,他很清楚,只要桑天陽願意,自己恐怕就回不來了,既如此,還打什麼?

    “居然躲過了我的紫極仙瞳!”

    在蠱天重組身軀,與星空一同恢復後,霍然已經是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相信。原先在他的紫極仙瞳之下,他分明是看到了蠱天只餘一絲真靈,想要雖然沒有死,但想要恢復過來哪能如剛纔那般,在一個瞬間就恢復如初?

    “我知道了!”任無良半眯着眼看着緩緩走下擂臺的桑天陽,說道:“並不是你的紫極仙瞳看錯了,而是你孤陋寡聞!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們,就在剛纔,蠱天實際上已經是死了的!”

    “死了?”幾人被任無良的話嚇了一跳,既然死了,那他怎麼又復活了?

    見衆人不解,無良道士摸着嘴角的一撇小鬍子,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說道:“關鍵時刻還是道爺博學吧!告訴你們這些年輕人,他桑天陽之所以能做到殺了蠱天又讓其復活,就是因爲他修習了時間之道!”

    “時間之道?!”

    幾人面露驚駭之色,所謂大道三千,條條可證混元,力量、融合、金、木、水、火、土這些都是道,但世間還有一些格外神秘的道,比如張真玄的變化之道,自古以來就鮮有人修習過,也比如這時間之道。

    時間是一種禁忌,古往今來就是時間的一種表現,而從古至今,不論是凡人還是修士,都躲不開時間的枷鎖,超過了就死。所以,有人提出觀點,是不是隻要將時間之道修煉到一定的境界,就能成爲達到長生不死的存在。

    然而可惜的是,想要修煉一種道並不是說想修煉就可以修煉的,這需要機緣和天賦,漫漫數百萬年裡,還不曾聽說誰修習過時間之道。而今聽到桑天陽居然踏足時間之道,衆人難以接受。

    “那是不是說三隻腳的烏鴉無敵了?”韋一笑隆拉着臉說道,他一直以爲霍然纔是無敵的,可現在發現了桑天陽居然修煉的是時間之道,霍然還怎麼能打贏?

    想想也是,對人一招殺來,你使了個時間倒退,讓得對方的攻擊消泯於形,然後衝殺過去,給自己使個時間加速,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是一招打出,然後各種時間倒退、時間加速、時間靜止,簡直是來一個玩一個,來兩個玩一雙啊!

    “無敵倒不至於。”

    赫連紅塵沉吟一聲,說道:“時間之道固然鬼神莫測,其跡難尋,但不可能真正的無敵,畢竟三千大道每一條道都是大道的根本,相輔相成,又相生相剋,總是有什麼能夠剋制的!”

    “只要攻擊足夠強,我不相信他的時間之道能夠改變!”霍然滿是自信,他相信自己的四道融合之術非比尋常,時間之道固然強大,但自己的四道融合就差了嗎?撇開這一點不談,不是還有射日神弓呢嘛!桑天陽是修煉了時間之道,但他還是金烏之身,只要是金烏,就會受到射日神弓的壓制!

    此時的霍然已經做了大決定,一旦打不贏的話,那就直接掏出射日神弓,把桑天陽射個通透!

    “理論上是這樣的。”無良道士摸着小鬍子說道:“畢竟世間任何事物都是有個界定的嘛,只要超過了其承受的範圍,那它也就不存在了,只是誰知道桑天陽那貨在時間之道上有多深的造詣,想打破桎梏又何其之難!”

    ……

    擂臺之上,阿伊那與麃宇也上了場,他們直接化作本形,一爲渾身有白光流轉的十二翼天使,一爲背後生有雙翼的飛熊,兩人俱是聖人初期,在修爲上可以說是差不多。

    只不過,從一開始阿伊那就佔據了主導地位,他手持白色拳劍,每一劍落下都有萬丈聖光照射。這聖光非凡物,蘊高溫,不比地心天火差。飛熊族的麃宇雖生有雙翼,但卻是不靈活,只得動用一身法道之力和肉身抵擋。

    咚!

    趁着麃宇揮動雙拳直擊聖光之際,阿伊那拎着拳劍就是斬下。然後這一劍斬在了麃宇的肩上,就彷彿斬在棉花裡一般,根本使不着力。其實這也是正常的,飛熊族皮糙肉厚,身體表面有一層厚厚的油脂,即使皮被斬開,也傷不到根本。

    洞悉了這一點,阿伊那當即換了攻擊方式,他收起拳劍,擡掌直拍,一道道法則神鏈躍然而現,在虛空之中纏繞、糾結。

    嘭!嘭!嘭!

    一瞬間阿伊那就拍落了千百掌,或落在麃宇的肩,或落在其胸、腹……麃宇毫無還手之力,他根本跟不上阿伊那的速度,只能守護己身,任人攻擊。

    嘭……嘭……嘭……

    擂臺之上,掌指拍擊的聲音不絕於耳,漸漸的麃宇也開始被打退,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渾身毛髮都倒豎起來,仿若遭受到了什麼傷害。

    當最後一掌拍落在麃宇的胸口之後,阿伊那抽身飛退,弓着身子大口的喘着粗氣,臉色也有些蒼白。就這幾息的時間,他至少打了上萬掌,每一掌都蘊含了他一身的法道,可謂是招招全力施爲,若是麃宇能抗住的話,那他就輸了。

    騰騰騰!

    麃宇那龐大的身軀踉蹌着後退,每一腳落下都將星空踩踏。當退了能有十來步時,他哐啷一聲倒了下來,身子不停的抽搐。

    唰……

    此際,沐家的主持人飛身至擂臺之上,一手搭在了麃宇身上,絲絲縷縷的青光侵入其體內。片刻之後,他對着一處星空招了招手,那裡當即飛來兩人,正是沐家執法隊的成員。

    兩人合力將麃宇擡下了擂臺,沐家主持人環顧四周,說道:“麃宇只是暫時被封禁了血肉中的神性力量,並無大礙,這一戰是阿伊那勝!”話落間,場外一陣喧鬧,蓋因此戰一過,四強已經決出,接下來距離最終的決戰就不遠了。

    “咦,那隻烏鴉不是暫住在神魔嶺嘛,他怎麼往宇宙深處而去了?”四強一出,桑天陽便離開,只是方向卻是宇宙深處,正巧瞧見的韋一笑嘟囔着說道。

    霍然也朝那邊看了看,並未在意,可是下一刻他臉色忽然一變,低吟一聲‘不好’後,轉身飛向鈞天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