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70章 發財大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70章 發財大計字體大小: A+
     

    仙荒劫sodu

    全場迴盪着曾靜宇的聲音,霍然則是淡笑着離開了擂臺。片刻之後,人羣中響起一道道吶喊:

    “霍然!霍然!仁者無敵,那勞什子金烏算個鳥!”

    “大帝使者霍然,代太昊大帝征戰!”

    “霍然霍然!奪魁奪魁!”

    ……

    從開始的幾道吶喊助威,到後來幾乎所有人族都在吶喊,人們將霍然和桑天陽再一次放在了一起對比??。桑天陽是強勢一招重傷敵手,而霍然卻是輕飄飄的一掌退敵,論視覺衝擊,後者更甚一籌!

    當然,人族在吶喊,神魔族卻在唏噓,不少人認爲剛纔的對戰完全是虛的,爲的只是讓霍然聲名鵲起,不然曾靜宇爲何一動也不動,任那速度不快的一掌拍擊在身?

    人羣中,蚩無敵和赫連紅塵對視一眼,一臉怪異,他們‘很不巧’的發現了最先開口吶喊的是任無良和韋一笑師兄弟。而此時,混在人羣間的兩個道士早已是彼此低笑連連,韋一笑勾着無良道士的肩膀,低聲道:“師兄,我發現其實我還是蠻佩服你的!”

    “無良天尊!”

    無良道士一本正經的打了個道輯,而後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面露奸笑道:“好師弟,霍然的戲已經演完了,現在就輪到我們推波助瀾,接着就是無本萬利,哇哈哈!”

    “哈哈哈!”

    兩人的怪異舉止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待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兩人諂笑連連,當即退出人羣,向着遠處遁去。

    ……

    第二輪持續了二十五天,在這一輪當中,最爲驚豔的當屬霍然和桑天陽二人,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被衆人定爲魁首的最後之爭的對象。這當中雖然也出現了像阿伊那、採崢、麃宇可斬聖人的選手,但這些人跟霍然和桑天陽的表現一比,還是弱了不少。

    第三輪的比試開始了,除了臺上驚心動魄之外,臺下也是如火如荼,因爲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招親大會上出現了一個押注的平臺,在比賽還未開始之前,衆人可以押誰勝誰負。

    “聖級以上的法寶、五千年以上的靈藥、命元神精、靈液等均可作爲賭注!”人羣的邊緣,任無良專設一臺,其上擺滿了拇指長短的玉簡,無良道士扯着嗓子對身前衆人說道:“下一戰是準聖後期的金坤對戰準聖後期的卜辭,除此之外,還可預押金烏太子桑天陽和大帝使者霍然誰以更快的速度敗了對手晉級!”

    “我以一件聖王器壓金坤勝!”一個人族之人拿出了聖王器級別的飛劍,任無良眼疾手快將飛劍收了,然後遞給他一枚玉簡,說道:“哥們,這玉簡已經記錄了,若是你壓對了話,憑玉簡來我這裡領還你的飛劍,然後再給你一件聖王器!”

    “我以五百顆命元神精壓卜辭勝!”

    “我以一萬斤靈液壓卜辭勝!”

    “我以一枚八千年藥齡的朱果壓金坤勝!”

    ……

    任無良和韋一笑兩人一邊收賭注,一邊發玉簡,早已是笑得合不攏嘴。待得該壓的人都壓完,轉身去觀戰的時候,兩人渾身顫抖,激動道:“發財了,真的發財了!”

    一連數日,他們二人都在這裡擺攤,接收的賭注只能用海量來形容,畢竟來這裡的人都是一族中的年輕強者,大部分爲繼承者,都是富得流油。而他們二人經過暗箱操作,從中牟取的利潤無疑是驚人的。

    興奮過後,任無良說道:“師弟啊,事情辦好了沒有,別陰溝裡翻船啊,要是一個不慎,我們就將賠的內褲都不剩!”

    “放心吧師兄!”韋一笑一邊將衆人的賭注收進乾坤袋,一邊說道:“然哥的紫極仙瞳看出了卜辭的法力和肉身強度都要略高金坤一籌,而我也跟卜辭溝通了,答應他事成之後給他一件聖王器和一株五千年的靈藥。”

    所謂暗箱操作,自然就是買通對戰之人,有霍然的紫極仙瞳在,在還未開戰之前幾乎就能斷定誰的將勝出,經過數十戰的實驗,這一招基本是百試不爽。

    聽到韋一笑的話,任無良點點頭,道:“目前還只是小利,等到霍然和桑天陽上場的時候,場面絕對會瘋狂,到時候我們跟霍然裡應外合,什麼萬年靈藥、聖王器、命元神精之類的,定可以堆成山!”

    ……

    金坤和卜辭已經上場,由於現在的招親大會多了個押注,性質已變,壓金坤勝的自然爲金坤吶喊助威,壓卜辭勝的也爲卜辭吶喊助威,現場一片火爆,喊聲震天。

    戰鬥開始,兩人俱是準聖後期,修爲差不多,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這片星空動盪不堪,法則之力四溢,掀起重重狂瀾,鋪天蓋地,端得是恐怖無邊。

    打得難分難解中,卜辭斜眼看了臺下一眼,正值此際金坤一拳送來,拳風颳得人臉皮生疼。他狠了狠心,擡掌迎去,只不過卻用了九分力。

    轟!

    拳掌交擊,兩人各自飛退,只不過金坤還能穩住身形不倒,而卜辭卻是翻轉倒飛,沿途灑下一條血線。

    “我輸了。”

    重新起身的卜辭面無表情的說道,嘴角鮮血流個不停,染紅了衣襟。之所以會答應和任無良合作,他也是看到了桑天陽、霍然、阿伊那等人的表現之後,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奪得魁首,既如此的話還不如演場戲,得些利。

    “呃……”金坤顯得有些不可思議,本來他以爲自己會輸得,畢竟從一開始交手,他就發現了對方的法力要比自己精純些。可沒想到最後一招對方像是無力一般,竟然敗在了自己的手上,這着實讓他有些吃驚。

    “金坤好樣的,這一場打的漂亮!”

    “草泥馬的卜辭,關鍵時刻萎了,老子的靈藥!”

    “瞎了老子的狗眼,居然壓卜辭勝了!”

    人羣中,押了注的人或歡呼或咒罵,不過咒罵的居多,畢竟他們在下注之前,對臺上的人都作了一番研究。正所謂明的玩不過暗的,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臺上的比試早已是取決與臺下的任無良。

    用任無良的話說就是:道爺現在是大地主,要誰勝就誰勝,要誰敗就誰敗,不聽道爺的話,道爺就用聖器、靈藥、命元神精砸死他!

    戰鬥一結束,押對了的人紛紛拿着玉簡到任無良設的臺子上收利,對此,無良道士是一分不少的該退就退,該獎就獎,反正除去賠的這些,他賺了不少。

    “下一場,桑天陽對戰XXX”

    這個時候,沐家聖人宣佈了下一場的對戰之人,其中赫然就有金烏太子桑天陽。一如過去般,在桑天陽一上臺之後,戰鬥就結束了,他的對手同樣胸口出現了一個大洞,拋飛出擂臺。

    準聖中期受不了他一拳,現在的準聖後期依然不行!

    桑天陽這一戰是今日的最後一戰,在一片歡呼聲中,結束了今日的比試。然而,今日的比試結束之後,大多數人都不是第一時間離開,而是紛紛趕往任無良處押注!

    “老道士,我以兩件聖王器壓金烏太子比霍然更快擊敗對手!”

    “我也是我也是,不過我的賭注是九千年的泣血妖花!”

    “我出兩萬斤靈液!”

    “一千顆命元神精!”

    ……

    幾乎所有人都壓桑天陽比霍然更快擊敗對手,而且出的賭注一個比一個驚人,任無良還好,旁邊的韋一笑早已是說不出一句話來,嘴角不停的有哈喇子流出來。

    “各位先等等!”

    待得衆人靜下來之後,任無良收起往日的猥瑣,一本正經道:“金烏太子的速度沒話說,他擊敗對手的速度幾乎已經是極限,即使換個聖王來恐怕也就這樣子了,所以現在押注的方式變了。”

    “搞什麼嘛,爲什麼要變!”

    “強烈要求不變!”

    一聽到任無良說押注的方法變了,衆人當即抗議,開什麼玩笑,就是因爲知道桑天陽擊敗對手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所以纔會壓他勝的嘛,不然還壓個屁!

    任無良笑了笑,解釋道:“你們先不要着急,既然你們這麼要求,我也不好拒絕,不過這次不光可以壓誰更快擊敗對手,也可以壓平手!”

    “平手?”

    “兩人擊敗對手所花的時間一致?”

    衆人沉默了,桑天陽的表現他們都看在眼裡,擊敗對手頂多花了一息的時間,但霍然的表現同樣驚豔,一掌拍出對手根本沒有絲毫抵抗之力,時間花的雖多了點,不過視覺衝擊更強烈些。

    霍然既然有這個實力,那會不會也有在一息之內就擊敗對手的實力?

    短暫的沉默過後,現場再次沸騰起來。

    “就壓金烏太子會勝!”

    “我還是壓兩人平手吧,希望霍然能夠帶給我們一個奇蹟……”

    “壓金烏太子勝!”

    ……

    衆人紛紛下注,絕大多數都是壓在桑天陽身上,畢竟論擊敗對手的速度的話,桑天陽基本已經達到了極致。也有一小部分壓二人平手,或是壓霍然贏。

    經過兩天的‘漫長’等待,霍然終於要上場了,而孰勝孰敗也將揭開序幕。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