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65章 難見舊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65章 難見舊故人字體大小: A+
     

    黑芒耀世,仿若從地獄而來,要將目標帶回地獄,其上溢出強烈腐蝕氣息,可以消融世間一切,恐怖無邊。而在黑芒之前,又有一張散發着微弱白光的網,鋪天蓋地,但凡是有形之物都不可能逃得了。

    譁!

    這張網太過神妙,庫京剛放出來,下一刻就將霍然網的結結實實,像是和星空融合一般,讓得霍然動都不能動。

    “那道黑芒不是凡物,乃是金尾鼠一族中本命之術??。金尾鼠一族天生親近腐蝕之道,這道黑芒是他們以一滴心頭血夾雜對腐蝕之道的體悟所凝練而成,端得一個恐怖無邊,別說對上的只是霍然的分身了,就是他本體親上也討不得半點好!”

    場外,一個對金尾鼠一族瞭解頗深的人搖頭說道,他顯然是不認爲霍然的分身能夠擋住那道黑芒,更何況此時還被天羅地網束縛住。

    “託大,這霍然算是陰溝裡翻船了,唉……”

    “是啊,被庫京的天羅地網束縛住,那黑芒又來襲,他如何能擋?”

    “本來還期待霍然和金烏太子的巔峰一戰,沒想到他現在就要出局……”

    幾乎所有人都以爲霍然的分身將就此敗北,而事實上霍然本人在被庫京的天羅地網束縛住時也是一愣,用了用力非但沒能掙脫,天羅地網反而勒的更緊,最後他索性任其施爲,笑看着黑芒來襲。

    噗哧!

    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情發生了,不能動彈的霍然直接被黑芒洞穿頭顱,而此時庫京也飛至近前,他尖尖的鼠嘴裂開,露出一絲人性化的殘忍笑意,而後身後金尾憾然抽下。

    嘭!

    天羅地網中的霍然在金尾之下毫無抵擋能力,瞬間被抽成無數碎片。成功擊殺霍然的庫京搖身一晃,重新化作人形,他大口的喘着粗氣,盯着滿地碎片面色有些怪異。

    “哪裡出了問題?”他眉頭皺的更緊,不由得四顧起來,正巧見到擂臺之外的霍然臉上始終噙着一絲高深莫測的笑,下一刻他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轉過身,卻見剛纔被打成無數碎片的霍然此時竟已重新凝聚成形!

    “這……這……”

    庫京面露驚駭之色,踉蹌着後退,又豈止是他,場外絕大多數人都是一臉不解。若是本體的話,被打成無數碎片還有可能重新凝聚肉身,但一個分身被打碎,理應就該消散了,怎麼還能再凝聚成形?

    衆人不可能知道,八極踏星之法乃是一絕世妙法,修煉到極致時可化出八具分身,且分出的分身只要本體法力不幹,怎麼打碎都可以重新聚成,別說只是被打碎,就是被碾成塵埃,一瞬間就能重聚!

    這注定成爲衆人心中一個不解的結,重新凝聚成形的霍然的分身矯如龍,健如虎,九轉玄元神拳憾然而出,處於驚鄂之態的庫京身遭巨力,如斷線的風箏般拋飛出百里,直接被打出了擂臺。

    “噗……”

    擂臺之外的庫京吐血不止,肌體都出現了裂痕,他當即運轉法力鎮住一身傷勢,而後陰狠的瞥了霍然一眼,轉身朝着星空深處飛去。敗了,他也沒臉繼續留在這裡,只期來日報這一拳之仇!

    “然哥帥呆了!”

    庫京走後,擂臺之上的霍然便一點點消散,臺下的韋一笑用力一揮手,比自己贏了都還高興。

    赫連紅塵瞥了一眼四周,而後低聲笑道:“霍然你這一次敲山震虎看起來效果不錯,想來一些嘍囉不會再使什麼鬼主意了。”霍然在去往域外戰場前的事蹟,赫連紅塵迴歸之後也聽說了,以他的聰明才智自然能夠猜出霍然此舉所爲何。

    蚩無敵也是點頭不迭,他同樣猜到了霍然的用意,也唯有韋一笑有點沒轉過來,詫異道:“你們這是在說什麼,怎麼又是敲山震虎,又是使鬼主意了?”

    “師弟啊,這不是我們應該考慮的!”一旁的任無良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以後我們師兄弟倆還是離他們遠些,免得殃及池魚,要知道我們可是有大好前程的新世紀青年,可不能在長生路上半路夭折。”

    “新世紀青年?我呸!”韋一笑面露鄙夷,顯然不樂意那個無良道士套用自己常說的一句話,就他還青年?老年還差不多!

    “今日十戰結束,請各位明日再來十戰!”

    沐家主持這次大會的聖人宣佈了今日十戰結束,衆人或搖頭嘆息或津津樂道的離開。

    ……

    天乾村,百丈瀑布前,霍然、赫連紅塵、蚩無敵、任無良、韋一笑五人坐在石凳上推杯換盞,而如空則是乖巧的給幾人倒酒,像個小道童。

    “沒想到蒙前輩一代人中雄而今竟成了這般……”蚩無敵仰頭飲下一杯昔年蒙修戚釀的酒,神情大憾。其餘幾人也是連連點頭,就連一直奉私爲己的任無良都是眼眶泛紅,他們在進入天乾村之後,第一時間去看望了蒙修戚,見到而今垂垂老矣的蒙修戚,心中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若非爲了人族,魔聖又何止與此?昔年固然本源受損,但再多活個百年不是問題,可因爲人族受難,他挺身而出,燃燒一身精血爲戰直到力竭才罷。這份大義和豪情,試問人間幾人可比?

    “細聞陳年液,難見舊故人。”

    霍然端起如空剛剛斟滿的酒杯,搖頭一嘆,又豈止是蒙修戚一人?沐河、如淵、東福來、張真玄這四人,哪一個不是爲了人族而盡心盡力,更甚者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無名英雄無名英雄,這些英雄不光不被世人知,其英雄事蹟都不曾被人知,這是悲哀。

    “是啊!”赫連紅塵面帶苦笑,道:“人王不惜命的想要引出舊不出世的金烏皇,以此來破滅金烏族重立天庭的大計劃,最後的結果是生死不明,而今都不知身在何方。”

    在域外戰場的時候,他也曾聽說人族出了一位人王,與金烏皇在星空裡展開了一場曠世之戰。這一戰似乎沒有分出勝負,不過星空中卻染遍了人王血,十年而過,不光沒有金烏皇的半點消息,同樣沒有人王的半點消息。只是身爲金烏太子的桑天陽既然敢來鈞天界作威作福,肯定預示着金烏皇並不曾身隕,那人王呢?

    “話說這新出來的人王是誰?”蚩無敵皺着眉頭說道,他也聽說了十年前發生的一場曠世之戰,不過人王的身份卻是一個迷,鮮有人知道。

    “人王你們都認識。”霍然舉起酒杯和幾人碰了碰,仰頭飲盡後說道:“就是西玄洞天的張真玄前輩,他老人家與金烏皇的一戰算是平分秋色吧,而今他在一處密地療傷,恐怕百年都不會出世了。”

    “是至尊張前輩?”

    幾人大驚,張真玄的傳奇他們都一清二楚,出道兩百年,前一百年輝煌,後一百年落寞,時隔一百年再出世,震懾鈞天界人、神魔,打得五位神魔族的大聖甘拜下風。

    如果張真玄真的是人王的話,那就真的太震撼了,按照時間算,張真玄和五位大聖戰過一場之後,沒過多久就去往域外,和金烏皇來了一場巔峰對決,他該強到什麼程度?

    “滿打滿算,張前輩而今也不超過三百歲啊!三百歲的準帝,不說後無來者,至少是前無古人了!”幾人面帶驚容,從數十年前張真玄爲了霍然而出面言稱給霍然二十年時間的時候,世人就知道張真玄可能在沉寂百年後非但沒有退步,反而更進一層,但怎麼也想不到他竟然達到了大聖的絕顛,更是在十年前引渡證道劫,以此來坑殺金烏皇!

    那是一個神一般的男子,從他百年前無敵於世,逢戰必勝時開始,張真玄的名字註定要響徹宇宙,被拿來與歷代大帝相提並論。不說他天賦多強,就是以證道劫來坑殺別人這點氣魄就足矣震懾世人。

    縱觀歷史,哪個人在渡證道劫的時候不是小心翼翼,尋個偏僻的地方?就是人族第一帝燧人氏和近古第一帝沐太清,他二人雖然在渡證道劫的時候多舛,但那是被動的,並不如張真玄那般乃是刻意爲之!換句話說,在這一點上,張真玄就超越了所有大帝。

    “第一次證道失敗,修爲固然精進了,但想要再證道也等若於天方夜譚啊!”

    幾人感慨,一代人王爲了坑殺金烏皇而浪費了一次證道的機會,恐怕此生再無證道的希望了,若是他能忍幾年,或許不久人族將再次出現一位大帝……只是,誰能肯定被傳言爲勢必證道的金烏皇不會趕在他之前證道呢?畢竟金烏族曾出過兩位大帝,當今的金烏皇有沒有先祖留下的什麼後手無人能知。

    “或許前輩他玄功通天,可以再創傳奇也說不準。”霍然輕聲說道,片刻後他似乎想起來了,擡起頭對着赫連紅塵說道:“有件事一直沒有機會告訴你,赫連紅星加入了血殺堂,當初在剿滅血殺堂一役中我曾見過他!”

    “什麼?!”

    十數年不曾得到自己弟弟消息的赫連紅塵耳聞霍然道出這一秘辛,當即站起身,激動道:“他怎麼會加入血殺堂,難道他也修煉了血神經?”

    “他爲什麼加入血殺堂可能十有八九跟我有關係,畢竟當初他敗在了我的手上……”霍然面帶苦笑,繼續說道:“至於血神經嘛,他肯定也修煉了,因爲血殺堂的人都有修煉,只是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血主之外,其他人修煉的血神經都跟我一樣,不是完整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