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62章 各自一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荒劫 - 第262章 各自一招字體大小: A+
     

    仙荒劫sodu

    見穿上羽衣的如空美豔不可方物,像是上天最傑出的藝術品,蚩無敵大笑道:“小如空倒是長得水靈,跟個女孩似的,長大了估計男女通殺,誰都擋不住他的魅力啊!”

    “哈哈哈!”

    其餘幾人也是大笑起來,就連損失了一件強大聖衣的任無良都暫時的忘了這麼一茬兒,沒辦法,穿上銀色羽衣的如空當真可以用豔冠天下,美麗絕倫來形容??。

    而至此,如空早已是羞紅了面,躲到了霍然的身後不肯出來,在外人面前他的話總是很少,除非‘看’見了什麼,否則一般不說話。

    霍然笑着摸摸他的小腦袋,而後對着衆人點點頭,當即,所有人都化作流光直奔天外而去。幾人中除了如空之外,修爲最低的就是韋一笑了,只有神王巔峰的修爲,或者說聖境以下的只有韋一笑和如空。

    讓霍然有些驚訝的是,不光任無良渡過了成聖劫,修爲臻至準聖境,蚩無敵和赫連紅塵更是達到了聖人境,比自己的修爲都要高出一絲!

    兩刻鐘後,一行五人來到了早已是人山人海的擂臺點,而他們五人一出現,頓時引得所有人側目不已,只緣如空這麼個小孩不光漂亮的不像話,立身在星空之中,周身都瀰漫着道的力量,阻絕了宇宙罡風的侵襲。

    在場中的所有人要麼憑藉強大的肉身,要麼以雄渾的法力護體,才能無視宇宙罡風,而這個小孩身不動、意不動,竟然會有道的力量在他周圍流轉,在宇宙罡風還未到他身前時,道的力量就將罡風給湮滅了!

    “這是誰家的小孩,竟然這般恐怖!”

    “牽着那小孩手的人不就是太昊大帝的使者,同時也是血神大帝的傳人霍然嘛,莫非那個驚豔的孩童是他的孩子?”

    “聽說這霍然也不是個善茬兒,在鈞天界鬧出了不少大轟動,其中有一次更是坑殺了四個大帝傳承的數萬弟子,着實是一代狠人啊!”

    “這麼猛的爹,又有這麼驚豔的兒子,真是一對怪胎啊!”

    唰!

    衆人議論間,一道金光橫貫長空,直接出現在了霍然等人之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來人一襲金色羽衣,倒是和如空一身銀色羽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劍眉入鬢,眸若星辰,如同斧削般的臉龐盡顯威嚴之氣,此時正淡笑的打量着霍然,待看到其身後的如空時,眼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金烏太子桑天陽!

    曾與其交過手的蚩無敵大步一跨,魁梧的身子上涌起磅礴的魔氣,冷聲道:“桑天陽你想幹嘛?”

    “我想幹嘛輪得到一個手下敗將來管嗎?”桑天陽橫眉輕笑,沒有將蚩無敵放在眼裡,他是個以實力爲尊的人,只有強者才能獲得他的尊重,或者說獲得他的正視,而蚩無敵曾一招敗在了他的手上,自然是被他看不上。

    “哼,當日不過是我疏忽大意了,今日再戰過!”說話間,蚩無敵身上的魔氣狂涌如浪,翻騰間就要壓向桑天陽。而此際霍然卻是略微一錯步,隔絕了蚩無敵的魔氣,對其搖頭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霍然都出面了,蚩無敵只得收斂魔氣,只是身上戰意不止。

    見霍然與自己直視,眼神間平靜如一潭死水,桑天陽雙手揹負身後,以一種人上人的傲慢姿態說道:“霍然?十年多以前在神魔嶺連斬神魔族十多位年輕俊傑,桑古那廢物也死在你手上?”

    桑古,就是當年降臨在鈞天界的金烏王子,乃是一隻兩足金烏。

    霍然點頭,說道:“不錯,一羣廢物而已,殺他們如割麥子般,一點挑戰都沒有。”

    譁!

    衆人皆驚,看着霍然的眼神滿是怪異之色。桑古雖然是兩足金烏,但他的天賦也是極爲驚人的,不比三足金烏差多少,殺這等強人在霍然的眼裡竟然如割麥子般毫無挑戰性,這人是有多狂啊!

    “桑古固然是個廢物,不過迄今爲止還沒有誰敢這般公開挑釁金烏族。”桑天陽半眯着眼斜視霍然,從他面上根本看不出一絲想法,“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聽到桑天陽露骨的話,霍然裂了裂嘴,爭鋒相對道:“你可能錯了,首先從古至今並不只有我一個挑釁金烏族,不要忘了在遠古時期后羿大神可是彎弓射下了九位三足金烏啊!再則,看不慣金烏囂張跋扈的人更不止我一個,說不定再過不久這片大天地之中就再難有金烏立足之地了呢!”

    嗚……嗚……

    星空之中罡風肆虐,一條條法則神鏈在穿梭、橫貫,似要構建起什麼。在霍然說道‘后羿大神’這四個字時,桑天陽就是陰着一張臉,宇宙中誰都知道,后羿就是金烏族的禁忌,絕對的禁忌!

    而當霍然說到日後這片大天地之中再難有金烏的立足之地時,他當即一聲道喝,聲浪成形,蘊含着道的力量,向着四面八方延展開來,壓蓋着一切,着實恐怖。

    嘭!嘭!嘭!

    空間根本承受不住聲浪的侵襲,一寸寸坍塌爆炸,這片區域混沌氣爆涌。

    衆人變色間,霍然向前跨出一步,擋在了任無良等人之前。他的身體綻放出無窮寶輝,將這一方小天地照的透亮,而且這等寶輝之中蘊含着一種神性力量,聲浪襲來根本不可能越雷池半步,一瞬間消泯於無形。

    “哼!”短暫的交鋒,兩人平分秋色,桑天陽冷冷一哼,道:“算你還有點本事,希望你能在擂臺撐的久一些,我會在擂臺上斬了你!”言罷,就要轉身離去。

    “慢着!”

    霍然喝止桑天陽,說道:“白白讓你佔了便宜那可不行,你也來試試!”話音未落盡,他擡腳對着虛空就是一踏。

    轟……咔哧哧!

    他這一腳太強了,星空之中沒有實地,被他一腳踏下,彷如實地一般寸寸開裂,直接延伸向桑天陽。而且隨着星空裂縫的延伸,一簇簇黑蓮自其中而生,散發着強烈的吞噬之氣。

    “好強!”

    處於霍然身後的蚩無敵、赫連紅塵等人面露驚駭,霍然這一招太過強大了,絕對不止聖人級別的攻擊強度。想要崩開星空,在場中幾乎每個人都能做到,但像霍然這般控制裂縫的方向、大小,卻沒有幾個人能做到,由此可見霍然的力量的控制有多強了。

    除開這一點,那一朵朵在裂縫之中盛開的黑色蓮花更是恐怖,內中蘊含着磅礴的道力,而且是一種幾乎不曾見的道,神秘而詭異,但不可否認那種氣息壓得人心緒不寧。

    嘩啦啦!

    原本集中在一起的衆人譁然而散,生怕這等強絕攻擊殃及池魚。作爲目標的桑天陽眉目緊鎖,也被霍然的這一招驚住,下一刻他動了,手掌翩翩划動,一條條道痕閃現,遊弋在星空之中。

    嗡!

    忽而,這些道痕全部崩散,化作一片金雨飄落,沒入了虛空之中,而此時的裂痕和黑蓮亦到達了他的身前,只是還未來得及攻擊,空間便是一陣顫慄,空間裂縫竟緩緩相合,把黑蓮徹底封閉在其中。

    又是不分勝負。

    桑天陽收掌,瞥了霍然一眼後轉身向着另一邊走去,而霍然則是在目送他離去。

    一直握着霍然的手的如空小臉呈現出一抹憂色,不由得緊了緊手,霍然回首搖頭一笑,只是嘴角卻淌落一絲血跡。幾人大驚,蚩無敵連忙道:“怎麼了?”

    “他很強。”霍然不着痕跡的將嘴角血漬擦去,之前桑天陽的一聲道喝並不如表面那般簡單,其中蘊含的道韻太強,第一時間就將他五臟六腑震傷,若非他強忍着的話,當場就會吐血。

    “桑天陽的確是個可怕的敵人。”赫連紅塵點頭贊同,他雖不曾和桑天陽對過招,但卻親眼見到了蚩無敵和霍然分別與其對撼,已經大概的知道了其實力絕對可以在而今年輕一輩之中稱尊,能與之匹敵者鮮有。

    “媽的,總有一天老子會幹死他丫的!”暴脾氣蚩無敵緊握雙拳,月前的交鋒結果讓他很不服,心中敲定一定要在找個機會和桑天陽重新打過,不然心中怨氣不會散。

    韋一笑略顯擔憂,對着霍然說道:“然哥,那三隻腳的烏鴉這麼強,等會兒打擂臺的時候……”他沒有說下去,不過意思卻很明顯,他怕最後霍然戰之不過,到時候沐清靈不就被桑天陽給娶了嘛!

    霍然笑了笑,拍着韋一笑的肩膀說道:“放心吧,剛纔只是彼此餵了一招而已,我不好受,他也好不到哪去。他強則強矣,想要贏了我可沒那麼簡單。”

    而今的霍然有自信在年輕一輩子鮮有敵手,因爲在渡九九仙劫的時候,他不光融合了三魂,更是藉此找到了自身所修習的道的相通點,只要給他時間,他絕對可以將自身修習的幾條道融合在一起,屆時修爲不變,實力肯定會大漲!

    就在此時,人羣中間的一位沐家老者放聲高呼,宣佈了招親大會開始:

    “各位,歡迎來到這裡,經過三個月的時間,相信大家已經等不及了,那老朽也不廢話了,招親大會正式開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