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61章 先天仙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61章 先天仙脈字體大小: A+
     

    聽到無情的話,正要將一株草芽拔掉的霍然身子一震,片刻後他恢復正常,將草芽除去,直接坐在地上,斜靠着九爺的墓碑說道:“嗯,我知道了,你回去照顧老爺子吧,我在這陪陪九爺。”

    “霍大哥,師妹她……”

    無情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最終也只是搖頭一嘆,轉身離去。

    對於李瑩瑩爲什麼揚言總有一日會殺了霍然這件事他從‘蒙’修戚那裡得知了原委,在他看來,霍然雖然殺了瑩瑩的哥哥,但畢竟照顧了瑩瑩這麼多年,讓她有了一個相對美好的童年,甚至曾幾度救過她的命,所以李瑩瑩是不應當再爲她的哥哥報仇的。

    但轉念一想,若是這事換成自己呢?自己會如何爲之?一邊是親哥哥的仇,一邊是心儀的對象……或許這事換作任何一人都難以抉擇,選擇任何一邊都不足爲奇吧。

    無情走後,霍然對着如空招了招手,後者很是乖巧的躺在了其懷裡,握着他輕微顫抖的手說道:“師父你不用太介意了,瑩瑩姐姐她其實也很矛盾的,或許未來你們並不會走上對立呢!”

    “這也是你預見的一角未來嗎?”霍然摟緊些懷裡的小人,強顏歡笑。

    一直以來他就不敢面對李瑩瑩,根本原因就是害怕李瑩瑩問及李焱的事,並不是說害怕李瑩瑩會和自己走上對立面,而是怕這個從小就如同人間‘精’靈般的‘女’孩一朝變戾,變的不再是李瑩瑩,那他的罪孽就大了。

    如空輕搖小腦袋,面頰微紅的往霍然懷裡擠了擠,說道:“沒有的,對於像瑩瑩姐這種擁有先天仙脈的人來說,如空基本上預見不到他們的未來。不過師父卻是一個例外,雖然不具先天仙脈,卻勝似先天仙脈。”

    所謂的先天仙脈就是那些逆天血脈的統稱,比如太陽、太‘陰’之體,蚩無敵的鬥聖魔體、赫連紅塵的星耀神體、沐清靈的太清法體等等,寓意爲這些血脈體質都是仙脈,有成仙的潛質。

    聽到如空說自己的特殊,霍然莞爾一笑,‘摸’着如空柔順的長髮道:“師父哪裡特殊了,你不是都預見了我被三足金烏殺死的未來了嗎?”

    “不是的!”如空掙脫霍然的懷抱,坐起身說道:“上次我也以爲師父你不是先天仙脈,但是今日你回來時我感覺到了一絲變化,這種變化太過神妙,已經脫離的三界六道衆生的範疇,就好像……就好像……”說到這裡,如空歪着腦袋,像是在尋找什麼形容詞。片刻之後,他臉‘色’一喜,道:“就好像師父你本來就是仙人一般,已經不屬於人界!”

    霍然一愣,如空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應該是自己的三魂融爲一體,神魂別於其他人的緣故。念及此,他笑着說道:“那師父的這種變化是好還是壞呢?”

    “應該是好的吧!”如空也不能確定時好時壞,畢竟在他認爲此時的霍然已經不算是人界生靈,更像是從仙界下凡的人,當然,修爲是低了點,但兩者的本質已經是不同的了。

    如空回答不了,霍然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是福是禍對現在而言還爲時過早了。頓了頓,他說道:“師父不在的這些年裡,你有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狀況?”

    從收如空爲徒那一日開始算,現在頂多十六個年頭,而短短十六年間,如空卻從一個半點修爲都沒有的小孩子修煉到了而今的神王境,這還是在他神魂被封印了部分的情況下,若是沒有封印的,現在他會不會已經渡了成聖劫?

    入紅塵十六年,如空雖然還如過去那般空靈近仙,但人‘性’卻多了不少,不再像如同一個事外人,對任何事都淡而處之。聽到自己師父的關心之語,他小臉一喜,說道:“師父放心,如空一切都好。”

    言罷,他不等霍然回答,轉過身幫霍然整理有些‘亂’的烏髮,同時說道:“師父這些年在域外應該吃了不少苦吧?”

    近在咫尺的小臉,漂亮的不像人間之物,霍然竟有種從其中看到了一絲嫣紅的錯覺,他當即將這種荒唐的想法甩出腦海,將如空抱在自己的雙‘腿’之上,仰望夜空,道:“是啊,外面總不如家好……”

    以前他的家是地球,可是自從父母雙亡之後,他的家便是鈞天界,便是在這天乾村的一畝三分地。這裡的人、瀑布、‘花’草、樹木,甚至每一寸土地都是那麼熟悉,那麼親切。

    如空在那寬闊溫暖的懷抱裡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小眼緊閉,說道:“那師父你就不要再走了,就留在家裡。如空就像以前那樣給你煮酒,爲你捶背‘揉’肩。”

    “樹‘欲’靜而風不止,家‘欲’寧而敵不讓。”夜空的萬星閃耀,霍然眼神‘迷’離,道:“我們身在江湖,就不可避免爭鬥,即使守在這一畝三分地不動,也會有壞人尋上‘門’來找麻煩。”

    “那如空來保護師父,替師父打壞人。”看起來只有十歲大小的孩子說的很平靜,語氣卻是異常堅定。

    霍然樂了,捏着如空的小臉說道:“你不是不喜歡爭鬥的嘛,再者說師父若是還需要你來保護的話,那還做什麼師父?躲在徒弟背後不見人,豈不被天下人嗤笑?”

    “誰說的!”

    如空像是一隻被驚動的小貓,猛然翻起身說道:“‘蒙’爺爺說過,一個好師父的標準是要能教出一個更勝自己的徒弟,而且撇開這點不談,壞人若是連我都打不過,哪裡還需要師父動手嘛!”

    “哈哈哈!”霍然被小孩子天真的話逗樂,笑着說道:“是啊,如空厲害了,也長大了,不過還是讓師父保護你吧,我不希望你淪爲師父這種殺人如麻,雙手沾滿血腥的人。”

    小如空搖搖頭,不贊成霍然的話,將霍然的大手擡起附上自己的小臉說道:“師父的手沒有血腥,還是像過去那麼溫熱,每次握住師父的手如空的心都很安靜呢!”

    霍然笑了笑沒有說話,爺倆就這麼躺在九爺的墳前。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灑落時,天乾村之外傳來異動,霍然猜測十有八九是任無良幾人,跟天乾村衆人說了聲之後就出去。

    不過如空卻是怎麼也不肯留在天乾村,言稱要和霍然一起出去,無奈之下霍然只能帶着他一起出了天乾村。如他猜想的一般,天乾村之外正是任無良韋一笑兩師兄弟,以及蚩無敵、赫連紅塵。

    “小如空啊!”

    見十年不曾見的如空只長了一丁點,任無良和韋一笑當即一愣,隨後討好似的湊上前,說道:“小如空你看看,伯伯身上還有沒有鬼?”

    如空沒有說話,只是搖搖頭,並且更加握緊了霍然的大手。對於這兩個看上去像是壞人的人,他覺得還是敬而遠之的好。見如空搖頭,一大一小兩個道士鬆了一口氣。

    蚩無敵和赫連紅塵都是第一次見到如空,他們除了覺得如空有些空靈之外,並沒有其他感覺,不過卻像霍然投去疑問的眼神。

    “這是我昔年在北原收的徒弟,如空,叫叔叔!”

    “叔叔好!”如空很乖巧的叫人,對於蚩無敵和赫連紅塵,他顯然比對任無良和韋一笑兩人有些好感。

    晚輩都叫人了,蚩無敵和赫連紅塵兩個長輩各自拿出了一件聖器作爲見面禮,而如空也在霍然的授意下接受。用霍然的話來說,這兩個人都是那種富得流油的人,不要白不要。

    “蚩大隻、赫連,你們要不要這麼大方啊!”任無良不好意思了,他第一次和如空見面非但沒有送禮,可還是收了霍然的金剛經這份大禮的吖。一語落地,他咬了咬牙,本着不能在晚輩面前丟份的原則,從身上掏出了一疊銀‘色’羽衣遞給如空。

    “聖衣?”其餘幾人略微一驚,感覺到這套銀‘色’羽衣非同尋常,其中散發出一種很強的‘波’動,應該是一件聖王境的強者煉製的。見此,霍然當即示意如空收下,免得任無良這鐵公‘雞’反悔。

    任無良眼巴巴的看着如空接過,都快哭了,待得羽衣完全脫了自己的手時,他把頭一別,說道:“這可是我身上最值錢的東西之一的,乃是一位聖王以星辰銀‘精’加上一小塊冰極天金所煉成。冰極天金啊,那可是可以煉製帝器的極品材料,加了那麼一小塊,其雖然只是聖王器,但防禦力絕對超過聖王器,快可以和大聖器一拼了!”

    “乖乖!”蚩無敵發出一陣感慨,冰極天金可是極其稀少,現在市面上都沒有,而且觀這羽衣,最起碼加了一斤的冰極天金,此時雖然只是聖王器,但將來必定會成長到大聖器,甚至神器!念及此,他連忙說道:“小如空趕緊穿起來,不然保不準這鐵公‘雞’不會反悔!”

    聽到蚩無敵的話,如空擡頭向霍然請示,待得看到霍然點頭後,他臉‘色’一喜,着手打了一道法訣,簡單的將羽衣煉化後搖身一晃,整個人便被一層如同天鵝羽‘毛’的羽衣包裹,而原本就漂亮的不像話的小男孩,這下儼然成了一個傾世佳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