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59章 再回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59章 再回首字體大小: A+
     

    仙荒劫sodu

    霍然來了,趕上了這趟年輕俊雄的盛會。此時的他風塵僕僕,衣雖新,全身卻是散發着一股血腥味,仿若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一般。這一路他太艱難,先是連斬十準聖,而後又被刊城追殺億萬裡,最後又遭遇到九九仙劫,肌體被轟碎了不知多少次……

    重塑肉身後的他雖然以法力凝聚了一件黑袍,身上卻依然有濃厚的血腥味,讓得此地還未散去的人蹙眉不已。

    “霍然?太昊大帝的使者?”

    當聽到霍然自報姓名時,衆人再驚,昔年鈞天界的神魔萬族重新出世,並和人族展開一場爭鬥這件事已經傳遍了其餘八界,魔聖蒙修戚、鈞天界人族至尊張真玄,以及大帝使者霍然之名亦被衆人所熟知,其中張真玄更是被八界人族封爲人王,寓意只比人皇低一等??。

    蒙修戚自連斬神魔萬族中十四聖之後便鮮有現世,人王張真玄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至於大帝使者霍然也只是在鈞天界人族第一千零三號戰場露過面,故此衆人對當年揚名的一些人只聞其名而不見其人,今日卻見到了其中一位,說不驚訝是假的。

    唰唰唰唰!

    霍然一回來,蚩無敵等四人當即飛至近前,蚩無敵直接來了個熊抱,道:“你小子總算回來了!”

    “然哥,我們等你等的花都謝了!”韋一笑本就性情幽默,加上跟任無良相處久了,骨子裡更添了些無恥。

    “再不回來,道士我就把沐家小姐娶回家了。”不用說,這肯定是無良道士說的。只是在說這句話時,韋一笑當即難忍笑意,想到了日前任無良憋屈的樣子。

    赫連紅塵觀察最爲敏銳,他一對劍眉擰在一起,說道:“這一路上你遇伏了?”

    聽到赫連紅塵的話,蚩無敵鬆開霍然,驚詫道:“你不會是一路上打回來的吧?”

    再見故友,霍然的心情自然格外好,見幾人問及路上之事,他搖搖頭說道:“有點麻煩,好在有驚無險,這件事日後再跟你們細說。”頓了頓,他轉首望向提筆不知該作何的沐家準聖道:“我沒有遲到吧?”

    “這個……”沐家準聖一臉爲難,按照時間,說霍然遲到了也可以,沒有遲到也可以,全憑他一句話。只是一方面他們沐家和霍然有仇,畢竟當年霍然在神魔嶺坑殺了沐家不少人;另一方面,他知道霍然早已是今非昔比,從其身上若隱若現的恐怖殺氣,以及還未散去的血腥味就能知道了,若是拒絕的話,難保不會被霍然惦記,所以他現在也是爲難的緊。

    “沒有遲到!”

    就在沐家準聖不知該作何回答之際,一道略帶顫抖的女聲響起,其聲雖依舊冰冷,但任誰都聽出了一絲激動。幾人揮手,正見身着紫色華衣的沐清靈俏生生的站在不遠處,而她的目光始終匯聚在霍然身上。

    “永遠都不會遲到……”又是一聲而出,只是這次冷意盡去,有的只是似水柔情。

    霍然回視,面無表情,只是心中到底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蚩無敵等四人一會兒看看沐清靈,一會兒看看霍然,而後彼此相顧一眼便各自散去。待見到周圍還有些未曾散去的人時,蚩無敵沉聲一喝,道:“看什麼看,全部走!”

    嘩啦啦!

    隨着蚩無敵這一聲喝,其身上散發出狂暴之氣息,壓蓋這方天地,讓得星空都是一顫。衆人雖有心反罵,卻被其一身蓋世之氣懾住,只得在心中咒罵千遍,人卻悻悻離去。

    不消片刻,整個星空只剩下這兩人,宇宙罡風呼呼而吹,撕扯着離人,渲染着再見。沐清靈跨越重重罡風而進,在距離霍然只有尺許的時候止步,擡頭仔細看着這個牽掛了十多年的人的眉、眼、鼻、脣……

    “這一路很艱難嗎?”許久,沐清靈檀口中蹦出這一句,畢竟此時霍然身上的血腥味太濃了,如同從屍山血海中剛爬出來的一般。

    霍然的心思千迴百轉,先是點點頭,轉而又搖搖頭,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到底是爲了試探金烏族太子的實力而回來的,還是爲了沐清靈回來的,他一直沒有答案,或者說他的心刻意忽略這個問題。

    那是一種糾結了數十年的感覺,這當中有太多的是非與錯對,他說不清,也理不明,所以他曾一度揮刀斬心思。可連他自己都想不到,斬了的心思卻是一瀾蓋一瀾,任他法力蓋世都不可能徹底斬斷,尤其是現在。

    沐清靈笑了,燦若夏花豔冠天下,可惜能欣賞這種美的人只有一個。

    “十年前我把連接你神魂之火的靈珠捏碎了。”沐清靈笑着笑着,眼淚卻是奪眶而出,她也不擦拭,任其流,“因爲那個時候我不能肯定你還能不能活着,而即使還活着的話,我也決定這輩子即使再與你相見也形同陌路,或爲敵或爲友,都任命運安排!”

    霍然臉上的表情不變,不過卻轉過了頭,望向十萬裡外的浩大鈞天界,一邊將一塊錦帕遞給沐清靈,一邊說道:“既然如此,你爲什麼不直接答應桑天陽的要求,還辦什麼招親會,擺什麼擂臺?”

    沐清靈一把握住霍然伸過來的手,將小臉貼了上去,閉上雙眼說道:“你這麼聰明,應該知道我爲什麼會這麼做。”

    “你又給我設了一個套。”霍然轉過頭,凝視近前不停顫抖的長長睫毛,輕聲說道:“而我又一次自己鑽了進來……”

    在戰場第一次聽到沐清靈要舉辦招親大會時,他何嘗沒有想過這是沐清靈做給自己看的,爲的就是逼自己來面對兩人之間的感情。想到歸想到,即使明知這是個套,他還是來了,不管是爲了桑天陽而來,還是爲了沐清靈而來,他終歸是來了。

    不曾聽到霍然回答,沐清靈也不在意,自顧自說道:“事實證明我賭對了,雖然有可能會讓你更恨我,可也如當初我所說的一般,要麼讓你愛我,要麼讓你恨,總比形同陌路要好!”

    有人說過,愛的對立面不是恨,而是徹骨的冷漠,因爲沒有愛,又哪會來的恨?

    對沐清靈是愛還是恨?霍然一直這麼問自己,可惜沒有結果,但事實已經告訴了他有愛也有恨,這種夾雜着愛恨的情感撕扯了他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或許是因爲對修士而言,可以用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幾千年來去理一件事,所以他一直理不清。很多時候他獨自一人的時候都會想,如果自己和沐清靈都只是普通的凡人,而不是可以活上千年的聖人,那自己會作何選擇?

    是耗大半輩子的時間去糾結選擇,最後可能帶着遺憾而終。還是快刀斬亂麻,要麼徹底愛,要麼徹底冷漠?

    可惜的是這個‘如果’不存在,而最後的結果是自己糾結了相當於凡人小半輩子的數十年時間。指尖清晰的傳來細滑的溫膩,他的心亂作一團,老有種將身前佳人摟進懷裡的衝動。

    閉着眼的沐清靈不可能看到霍然的臉上露出糾結之色,她徹底沉溺在臉上大手的溫熱,細聲道:“你回來了,就代表你的回答,這數十年的糾纏終於有了個完美解決,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不,你錯了!”

    聽到沐清靈的話,霍然的身子當即一顫,不由自主的抽回了手。這一剎他想到了表面大大咧咧卻心思細膩的蘇嫣紫,他不能容忍自己辜負那麼一個讓人心疼的女孩。

    原本面露幸福笑意的沐清靈神情一滯,隨後她緩緩睜眼,臉上笑意不去,卻帶着絲絲苦澀,“不管如何你總歸是選擇,雖然我誤會了,誤以爲你可以放棄過去而選擇和我……”

    “不……不是的!我……”

    霍然心一慌,忙不迭的想要解釋,卻發現自己一時詞窮,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最後他雙手抱頭,面帶苦澀道:“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不知道在做什麼,我不能辜負嫣紫,但也放不下……放不下你……”

    見霍然這般模樣,明顯就是對自己有情的,只是在聽到‘嫣紫’兩個字時,沐清靈雙眸中閃過一抹殺意,冷冷道:“百花島的蘇嫣紫?既然你不願辜負她,那我便殺了她!”

    “你敢!”

    霍然橫眉,殺氣沸騰間一指點向沐清靈的眉心,只是在距離其眉心不到半寸時卻止住了,再不能進一步。

    “我要殺她,你卻要殺我。”感受到霍然身上沸騰如海,濃到化不開的殺氣,沐清靈沒有絲毫怯意,反而將自己的腦袋向着霍然那綻放出璀璨光華,比聖劍都要凌厲的手指逼進。

    “要麼我殺她,要麼你殺我!”

    沐清靈逼來,霍然一退再退,一身的殺氣消了大半,只不過指芒卻不散,“誰若對嫣紫不利,我一定會殺了她,即使這個人是你!”頓了頓,他雙眼中流過絲絲溫情,細聲道:“同樣,誰若對你不利,我也一樣會殺了他,所以……清靈你不要逼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