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33章 十年前的兩位絕世高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荒劫 - 第233章 十年前的兩位絕世高手(下)字體大小: A+
     

    準帝是什麼概念沒有人不清楚,那是超越大聖,最爲接近大帝的境界,甚至說其爲半個大帝也不爲過!

    乍一聽到這個消息,寧旭懵了,其他人也懵了,唯有霍然還好點,畢竟當初親身經歷過那個剎那,那種感覺就好像當初在雙月丘時一般,有莫名的讓人心悸的法道氣息,壓得人喘不過氣了。

    見衆人這副模樣,華天暗自搖頭。先前他一直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將這個消息告訴這些人將來有望證道的年輕人,只是想到若是這些人連承受這個消息的能力都沒有,還談何證道成帝?所以他纔會說了出來,坦白的說了出來。

    一時之間,殿內噤若寒蟬,落針可聞。

    許久之後,寧旭最先回過神來,他緊握雙拳,正色道:“就算出了準帝又怎麼樣?那兩人要是能夠證道成帝的話,就不會成爲準帝了!”

    準帝,實際上在修煉一途中是沒有一個準確的界定的,除了大帝之外,最高的便是聖境的大聖。但是有些大聖在引渡證道劫時,未能渡過,但又在證道劫之下活了下來,他們在渡劫的剎那觸摸到了帝級戰力,即使在劫後退了下來,不管是境界還是戰力,已經不是大聖可以比擬的,但又與大帝相差甚多,故此纔會有好事者將這種境界定位準帝。

    歷史中的大帝,幾乎都是一次證道成功,即使是天資並不出奇,一路磕磕絆絆的青婺大帝,亦是在第一次證道時就成功,因爲第一次不成功,第二次由於境界提升了,引渡下的證道劫威力就會大許多,成功的機率自然更低。

    不過第二次證道成功的例子也有,例如人族第一帝燧人氏和近古時代第一位大帝沐太清,他們就是第二次才成功的。這二人的經歷有着驚人的相似,太古時代人族剛崛起,神魔遍佈大地,燧人氏雖有天縱之資,但在第一次證道的時候遇到了神魔萬族的諸多幹涉,這才導致失敗,不過卻憑藉着超強的實力在天劫中活了下來,且在百年後一舉證道成功!

    而沐太清,由於他那個年代是近古初期,天地大道剛剛歸位,且神魔萬族延續了兩個時代對人族的主宰地位,可以說人族的情勢比之太古時還要慘烈。沐太清想要證道,就必須越過一切種族,然而沐太清證道之時恰逢神魔對人族征討,沐太清心憂人族,加上神魔萬族中遣出數位大能名宿以命來坑殺沐太清,最後的結果是沐太清證道失敗,差點隕落。

    第一次證道失敗的沐太清枯坐兩百年,一朝悟道,而後再次引渡證道劫,險之又險的渡過了難度提升了不知多少的證道劫,從此榮升爲一代大帝,威蓋九天十地,太清之名也震得天地顫抖百萬年。

    寧旭對自己很相信,自信能夠在那兩位不知名的準帝之前走到帝路盡頭,或者說他根本不相信那兩位準帝能像燧人氏和沐太清一般,第二次證道成功。

    想想看,歷史中出現過多少人傑俊雄,引渡證道劫的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可第一次失敗,在第二次才成功的例子只有兩個,這不就表明了第一次證道成功不成功,幾乎決定了能不能成帝嗎?

    “那二人固然是而今距離帝級最近的人,可他們已經浪費了一次機會,第二次將難許多,不可能成功的!”

    “不錯,我們有志證道成帝,不應該計較那兩位準帝,別說還只是準帝了,就算是此時誕生了真正的大帝,我也會繼續向帝級衝鋒!”

    經過短暫的沉默後,紛紛有人醒轉過來,認爲準帝出不出現不重要,重要的帝位仍然空缺,而即使帝位已經有人,難道就不修煉了嗎?當然,也有人認爲此生帝路無望了,那兩位準帝就是擋在所有人帝路前的豐碑,不可能有人跨得過去。

    見衆人表現不一,華天也不知是改喜還是該悲。喜的是,以寧旭爲首的一些天賦較強的人回了神,明瞭心,沒有因爲準帝的出現而亂了向道之心;悲的是,更多的人因爲兩位準帝的緣故而對自己失去了信心,這樣一來其日後成就基本就止於此了。

    “該說的都說了,對有些人來說這是一段心路歷程,走過去了心境還會提升一些,而對有些人來說,這無異於遮天大嶽,壓得他們一生都喘不過氣來。”華天面上無悲無喜,輕啓雙脣,道:“話盡於此,如何取之、爲之、思之皆是爾等之命,散了吧,你們自己找個地方商量攻佔帝都之事。”

    “我等告退。”

    “霍然你先等等。”

    就在霍然雖衆人一同退出殿外的時候,華天卻是叫住了他,從龍椅上走下之後,說道:“你跟我過來,我有件事要跟你說。”說完,他對着刊城點點頭,便帶着霍然從偏殿離去。

    目送華天和霍然的背影逐漸消失,刊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雙拳握的咯吱作響。

    ……

    除了議事殿之後,華天便隨手一揮,兩人身外三丈出現了一層光罩,有着隔絕內外聲音的功效。

    “國主你……”看到華天居然佈下隔音結界,霍然面露不解。

    華天笑了笑,隨意說道:“跟你說點事,這些事跟戰場無關,自然是不能讓外人知道的。”

    霍然點點頭,示意華天請說,同時心道這國主也蠻有意思的,爲人隨意,在自己這些小輩面前都不自稱什麼本座、本尊之類的。

    “聽說你十年前就是自在王的境界,而今十年已過,你還是自在王的境界,是修煉上出了什麼問題嗎?”華天止步,看着霍然說道:“我可是聽說你和人有五十年之約呢!”

    聽到華天的話,霍然身子一震,五十年之約是他和東福來定下的,當日雙月丘一事,四位前輩爲鎮壓東皇鍾而死了兩個,東福來和他定下五十年之約,言稱若是他五十年之內成不了聖賢,那就得死。

    這件事除了他自己、東福來,以及張真玄三人之外,再也沒人知道,他也沒有告訴其他人,只是這華天是怎麼知道的?

    見霍然面帶驚容,華天笑着說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和真玄是故交,而這件事是真玄告訴我的,也是他讓我多照顧照顧你。”

    “原來如此!”霍然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原來是老爺子告訴前輩的,關於修煉之事,晚輩倒是沒有出現什麼大問題,這是晚輩的道,別人都是解決不了的。”

    華天點點頭,雙手揹負身後,一邊緩行一邊說道:“真玄跟我講過你身兼數道,怎麼講呢,有利有弊吧,這件事你自己還得多思量斟酌,有什麼修煉上的問題都可以來問我。”

    霍然闔首點頭,問道:“老爺子他怎麼樣了?”

    說來已經有十一年沒有見過張真玄了,當日在雙月丘分別時,老爺子言稱有可能會在域外相見,而他則是要去拿回屬於他的一切,他到底失去了什麼?

    “他情況不太好。”華天面露苦色,說道:“我之所以叫住你,就是要跟你說一件事。”

    “十一年前真玄跟我講過你,言稱你身具帝姿,應該好好培養,而且獲得了遠古大神后羿的射日神弓的傳承。”華天止步,盯着霍然說道:“你可知十年多以前那兩位絕世高手的身份嗎?”

    霍然皺眉,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其一就是真玄!”華天眸綻精光,徐徐說道:“而另一個,就是常年不出世的金烏皇!”

    “老爺子成了準帝?”相比於金烏皇出世,霍然更關心的是張真玄竟然成了準帝,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華天找了一塊巨石坐下,幽幽道:“十一年前,消失了百多年的真玄重新出現在我的面前,當日他跟我交代一些事情後,就去宇宙深處引渡證道劫了。本來以他的天資和戰力,渡過證道劫的勝算不說十成,至少有七八成!可是關鍵時刻,當今的金烏皇卻是突然出現,橫加阻攔,以大神通對真玄渡劫進行干擾。”

    頓了頓,華天面露苦笑,道:“讓我沒想到的是,真玄並不是爲了證道才引渡證道劫,他完全就是爲了逼出舊不出世的金烏皇,好拉着他一起去死啊!”

    “什麼?!”霍然大驚,沒想到老爺子居然想要以自己的命來拉金烏皇一同去死!

    金烏皇是誰沒有人知道,世人只知道金烏族中有那麼一位皇者,早些年就言稱他即將證道。這麼多年過去了,誰也不知道金烏皇到底是生是死,活着的話,他該是達到了什麼境界?

    張真玄之所以要這麼做,無非就是想要滅了金烏族再現大帝的神話,另外想要驗證一下金烏皇到底還存世否。結果出來了,金烏皇果然在世,且是一尊準帝,戰力直追大帝!

    “真玄的算盤打的好,甚至準備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坑死金烏皇。可他終究是失算了,金烏皇強大到讓人心顫,竟強行切斷了他與天劫的聯繫,而遭受到干擾的真玄已不可能成功渡過證道劫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