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30章 丞相刊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30章 丞相刊城字體大小: A+
     

    大華國皇宮這是霍然第二次來,在座的人他也最起碼見過一面,而丞相刊城卻是第一次見。

    在霍然入得大殿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他,面露善意的笑,當然,除了刊城之外。事實上除了刊城之外,在場中所有的人都是參加戰場的年輕強者,這些人當中修爲最低的都是大成神王,其中不乏身動間有絲絲縷縷聖威逸散而出的強人。

    “一年不見霍兄,風采更甚往昔啊!”

    “經過一年的閉關悟道,霍兄的修爲恐怕更加高深莫測了!”

    幾個和霍然有過交集的人紛紛向他打招呼,而霍然也一一回禮。

    四年前,在霍然率領四千虎賁將第一次殺到帝都時,數年不曾出現過的國主華天出現了,特令霍然擁有進入皇宮內殿議事的權利。國主的這項命令,自然引得原先擁有在議事殿議事權利的人,他們認爲霍然根本沒有這個資格,要知道但凡有入議事殿資格的人,要麼是上將軍,要麼擁有聖級戰力,他一個自在王境的都尉憑什麼進議事殿?

    那一日,霍然成爲整個帝都議論的對象,十數位大成神王嘲笑霍然的不自量力,當時所有人都在想,霍然要麼知難而退,要麼被這十數位大成神王羞辱一番後憤然離去。

    十數位大成神王的確向霍然發難了,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最後受辱的不是霍然,而是那十數位大成神王,而且還是被霍然一招敗盡!之後,公認的大華國第一高手寧旭看不慣霍然的囂張,邀霍然於帝都三萬裡之外的葬王淵一戰。

    翌日,應戰的霍然和寧旭同時歸來,沒有誰知道那一戰的結果,所有人千般猜測都只因寧旭的一句話:如果說霍然沒有進入議事殿的資格的話,我想大華國再也沒有誰有那個資格了。

    就是因爲寧旭的一句話,有人認爲是寧旭敗了,也有人認爲是霍然敗了,但霍然真真切切擁有聖級戰力,亦有人認爲霍然和寧旭原本就相識,且關係不錯,寧旭故弄玄虛,表面上是邀戰霍然,實際上卻是爲霍然解圍,不然戰後爲什麼沒有公佈誰勝誰負?

    不瞭解寧旭爲人的人會胡亂猜測,瞭解寧旭的人卻心有定論,那一戰無非兩個結果,要麼兩人平手不分勝負,要麼寧旭艱難戰,最後只是略佔上風。不管大華國的人什麼想法,霍然就此進入了議事殿,不過好笑的是,他在議事殿留下一盞琉璃燈之後,就再也沒去過了。

    “議事殿是讓你們用來敘舊的嗎?”

    在衆人向霍然打招呼之際,前方的刊城臉色極度難看,沉着聲音說道。因爲仇成瑾的關係,他對霍然心存殺心,見不慣霍然的八面玲瓏,恨不得世間所有人都與霍然爲敵。

    刊城身爲丞相,他一句話說出,議事殿霎時靜了下來,收斂表情與話語,唯有第一上將軍寧旭和兩年前晉升爲將軍的霍然。

    霍然就不用說了,從進入戰場不久,他就與素未謀面的刊城結了樑子,後來更是斬了刊城的師侄仇成瑾,兩人已經算是不可和解。至於寧旭,瞭解他的人都知道,寧旭是個不畏強權勢力的人,爲人放蕩不羈,別說刊城只是個丞相了,就算是在國主面前,他也不會露出多少尊敬之色。

    “照丞相的意思,戰場就應當打仗廝殺,大華國議事殿分屬戰場,想來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霍然面帶冷笑,道:“丞相你說是也不是?”

    “放肆!”

    刊城面色驟變,一臉寒氣,他指着霍然說道:“你可知你犯了什麼罪?”

    “犯了太尊敬丞相的罪。”霍然笑着說道,一臉淡然,眼神中滿是輕蔑。

    “好好好!”刊城怒極反笑,來回踱步,冷聲道:“十年前,本相曾遣木句爲使者,特對你以戰場外人員的身份擊殺大明國將軍的破壞戰場平衡之罪進行調查,可木句卻未曾回帝都向本相彙報,事後本相遣人去第四十九城調查,才發現使者木句竟然死於你之手!”

    “破壞戰場平衡在先,擊殺調查真相的使者在後,霍然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當然有話要說。”聽到刊城的話,霍然冷笑不止,他哪裡不知道刊城這是借題發揮?憑刊城的地位,會在乎一個只是神王巔峰的使者麼?他真正在意的是師侄仇成瑾,是自己的面子!

    “首先破壞戰場平衡這條罪並不成立,因爲是大明國的段道齊等人先對我下殺手,且還殺了三個凡人,我一方面是看不慣他們的行徑,一方面是爲了自衛,畢竟如果我不還手,死的就是我!”

    “再者,關於使者木句的事我也不承認,丞相下的命令是讓他調查,可他在見到我第一面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要緝拿我歸案,就算我有罪,他一個使者憑什麼對戰場人員裁定罪責?”

    “最後,對於丞相說我殺了使者木句這件事,我倒是承認,因爲他身爲使者,且還是大華國的使者,竟然混入大明國的隊伍當中,對大華國的士兵下殺手,不殺這等叛國賊子難解我心頭之恨!”

    “如果丞相不信的話,大可以向第四十九城的冷言和玉飛龍等人取問,霍然但凡有半句虛言,任憑百罪加身!”霍然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刊城的臉早已一片青,身軀都被氣的劇烈抖動。

    “哈哈哈!”片刻之後,刊城竟仰頭大笑起來,說道:“好一副伶牙利嘴,放心,本相只是跟你開玩笑,莫要當真!”

    包括霍然在內,所有人都是一陣愕然,不知道刊城這是唱的哪一齣,怎麼前一刻一副要吃人的樣子,這會兒又像是一個和藹的長輩?

    不管其他人如何想,刊城卻是自顧說道:“本相知道霍然你對本相心有芥蒂,認爲你殺了本相的師侄,本相肯定不會饒過你!本相想說,你錯了!仇成瑾的死,本相心裡自然不好受,但要怪只能怪他技不如人,在戰場中死是常有的事,這怪不得你!”

    霍然心思千迴百轉,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只能說道:“丞相說的有理……”

    看到霍然一臉不自然的表情,刊城笑了笑,而後對着衆人說道:“這次之所以召集爾等,是因爲有兩件事需要告知你們。”

    “第一件需要國主來說,趁着他還未來,那本相便先說第二件事。”刊城半眯着眼,銳利如鷹的眸子一一掃過衆人,道:“自四國聯盟共犯我大華國已經歷經十年,在這十年裡,戰爭所涉及的範圍越來越大,迄今爲止已達到五十六國,其中與我大華國結盟的有二十七國,另一方有二十九國。”

    衆人彼此相識,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不解之色。這十年來,大華國一直動盪不堪,許多城被攻破,後又奪回,反反覆覆多次,只是近日來戰事卻少了許多,除了半個月前的阜陽城一戰,基本沒有大戰,所以他們都在猜測是不是今後無戰了。

    “近日戰事無多,可能你們都以爲大戰將去,會引來短暫的和平。”刊城面無表情,說道:“可本相要告訴你們,真正的大戰纔剛開始!就在三日前,與我們結盟的二十七個國一致決定,發起大反攻,直攻敵國帝都!”

    “攻帝都?!”

    在刊城說完之後,大部分人露出驚色,這個想法太大膽了,他們本來就稍落下風,還攻上對方的帝都的話,這不是在提前開啓自己的滅亡之路嗎?

    然而,亦有少數幾人面帶笑意,心道這纔是制勝之道。十年前霍然就有這個想法,斷定大華國若想在這場仗中得勝的話,唯有出奇招,直接打上別人的帝都,否則遲早都會被滅。

    這十年裡,四千虎賁將到處征戰、援助,他們是很強,可強的也有限度,分身無術,不可能同時援助所有需要援助的地方。百戰百勝又如何?救回了一城,會失去兩城,最後還是吃虧!

    “早該出這等奇招了。”第一上將軍寧旭淡淡說道,他也認爲打帝都纔是制勝之道,一直全線爲戰的話,敗是遲早的事。

    聽到寧旭的話,霍然不由得望向左首的寧旭,恰巧寧旭也回首,兩人目光在空中交匯,而後齊齊一笑,有一種叫做默契的東西隱沒。而後,霍然擡頭望向刊城,說道:“丞相,我想問一下,聯盟是打算分攻敵軍所有的帝都,還是隻打一座?”

    如果打全部帝都的話,那跟現在全線爲戰沒有什麼區別,畢竟一級大城及帝都可沒有什麼人員配置的限制,對方一旦發現的話,必定會糾集兵力回防帝都,到時候實力稍弱的大華國聯盟還是會敗。

    “自然是打一座帝都,而後逐一破之。”刊城面帶笑意,雙目盯着霍然說道:“不過對於攻打之事,聯盟有一個一致決定,那就是先遣先鋒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聽到這裡,霍然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刊城的下一句卻讓這種預感成爲現實。

    “經聯盟一致決定,由霍然你手下的四千虎賁將作爲先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