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29章 十年一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29章 十年一道字體大小: A+
     

    援戰是一條漫長的路,不管是霍然還是四千虎賁將事先都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可打了之後,他們依然只能感慨。

    十年,一打就是十年,這十年間,霍然及四千虎賁將的名聲不止在大華國和四國聯盟之間傳開了,在整個戰場上都是無人不知不人不曉,但凡他們出現,勝利的天枰必將傾向於他們,十年千戰,從無一敗!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年的時候,玉飛龍早先出使大漢國,開始的時候並沒能說服大漢國與大華國結盟,反而被禁足了一年。這一年裡,霍然及四千虎賁聲名鵲起,也正因如此,大漢國看中了大華國的潛力,這才釋放玉飛龍,答應和大華國結盟。

    如霍然預料的一般,隨着他和四千虎賁的名聲傳開,同大華國結盟的越來越多,但也有懼怕大華國未來會一家獨大的,遂有更多的國選擇和四國聯盟合作。

    戰場在擴大,霍然他們援助的對象也越來越多,開始還是從大華國第四十九城殺回第一城,後來就是援助聯盟國的城池……他們的足跡幾乎涉及了整個戰場,範圍以千萬裡來計算。

    十年征戰,四千虎賁將在戰鬥中悟道,於血花中綻放,修爲提升的異常迅速,原先只有秦方一個人是神王境,而且還是神王初期,征戰十年後,神王有千數,最低修爲都是普賢王巔峰。

    至於秦方,他更是臻至大成神王,若非想鞏固基礎的話,隨時都可以引渡成聖劫!而劉琦等原先三位都尉,亦在前不久達到大成神王的境界,戰力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這四千虎賁是這片浩大戰場的一個傳奇,用了短短十年的時間從成名之始到而今威蓋戰場,從成員從原先最低是普通士兵的軍銜,達到而今最低軍銜都是都尉的地步,將軍更是達到了近千之數!

    令世人不解的是,身爲四千虎賁將的首領,霍然從原先的自在王境,歷經十年之後都不曾變化,在後兩年的時間裡,甚至都不曾有人見到他出手!

    有人在猜測霍然是不是躲在哪個地方閉關,準備衝擊聖境,也有人說四千虎賁將功高蓋主,天賦遠超霍然,已經早早將霍然拋在身後,甚至他們四千虎賁將已經自立門戶,撇開與霍然的關係。

    可不管外人如何說,四千虎賁將還是四千虎賁將,他們的地位變了,心卻從不曾改變,哪怕半分半毫。相反,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對霍然愈加的依賴,認定沒有霍然,就沒有四千虎賁將,即使霍然而今還是自在王的修爲……

    對於霍然爲什麼十年都不曾提高修爲這件事,身爲龍首、虎首的秦方和劉琦都以爲是不是當初經歷天人交戰時留下的禍根,一些虎賁將也私下問過,且還不止一次。只是他們的答案永遠都是霍然的淡淡一句‘這是我的道’。

    十年的時間,霍然沒有修煉過嗎?不!他比四千虎賁將修煉的時間還要多,尤其是最後的兩年裡,他甚至都不曾參與戰鬥,讓四千虎賁將自行四處援戰,而自己則是端坐在大華國帝都之中悟道。

    帝都一間幽靜密室中,霍然端坐在黑暗裡,六識封閉,外界的一切都與他毫無關聯。

    他在這裡坐了兩年,除了四千虎賁將在一年前又殺回帝都時才現身查探了一下四千虎賁將的修爲,之後就再也沒有出過密室。從十年前歷經天人交戰之時開始,他一邊在尋找徹底融合三魂的方法,一邊推演一種暫時還是理論的道。

    這個道說起來很簡單,那就是融合自身所有修習的道!然而,這卻是逆天之舉,試想一下,諸天萬道相合而成大天地,一個修士想要融合多條道,不就等於是向大道挺進嗎?

    絕大多數修士在聽到這個時,必定會露出鄙夷之色,但霍然不這麼認爲,他在天人交戰之際,曾體會過那種手掌萬道,化身大道的感覺,有過這種感覺的他,百分百相信融合所有道是可行的,只是這條路必將荊棘遍佈,寸步難行。

    經過十年反覆推演、論證,霍然漸漸發現了一些端倪,想要融合不同的道,首先必須修習融合之道,畢竟這條道號稱可融合萬物。恰巧不巧的是,他當初修習血神經,已經等若於踏上了融合之道。

    除了要身兼融合之道外,想要把多條不同的道融合在一起,必須找到道與道之間的相同點、契合點,然後再從契合點着手,一點一點的融合起來,最終鑄就大道之身。

    這是融合諸天萬道的兩個必不可少的因素,前者還好說,想要踏上融合之道不多是多難,一些功法、法寶就可以,但後者說起來簡單,實行起來卻艱難無比,每一條道都有各自的道韻和痕跡,想要找到相同點是何等艱難?

    嗡……

    就在霍然悟道之時,他身側一座琉璃燈忽而大亮,霍然當即從悟道之中醒來,解開六識的封印。待看到蘊含自己一絲神魂之力的琉璃燈大亮之時,他當即長身而起,走出密室。

    這琉璃燈是霍然在閉關前立下的,其中蘊含着他的一絲神魂之力,在秦方和帝都皇宮之中分別有一座與之相連的燈,此時琉璃燈大亮,要麼是四千虎賁將再次歸來,以此通知霍然,要麼是皇宮之中有什麼事情需要霍然來參與。

    出得密室之後,風塵僕僕的四千虎賁將整齊立在身前,霍然略微打量了一下衆人,而後笑道:“這次雖然還是沒有人隕落,不過似乎受傷的不少,二牛和雲陽都受了重傷。”

    十年來,四千虎賁將之所以能威揚四海,其中最爲關鍵的一點就是不管哪一戰,他們當中都沒有人隕落!這是一個不可超越的神話。

    聽到霍然的話,一衆人露出不忿之色,早已是將軍的二牛和雲陽出得隊伍,走到霍然面前,咂咂嘴道:“霍大哥你也知道,城分三級,最低的是五將駐守的三級城池,然後是百將駐守的二級城池,最後就是沒有任何限制的一級城池。這次我們是應了大漢國阜陽城的求援,要知道阜陽城那可是比之任一國帝都都不會差多少的一級大城啊,高手無數,我們能回來就不錯了!”

    戰場中分三類城,而最高級別的一級城雖然不是帝都,但也不會比帝都差多少。能讓大漢國阜陽城向四千虎賁求援,那來攻的必定也是一級城,且實力要高於阜陽城。

    “是啊是啊,要不是二牛哥和小陽超水平發揮,在關鍵時刻觸及了一元蓮心,穩住了龍尾和虎尾的話,這次我們的神話估計保持不了,最起碼都得死個百來個兄弟。”

    一衆人在感嘆,在阜陽城的一戰當屬他們成名以來最爲艱難的一戰,對方遣出了百位大成神王專門對付他們,若非他們的九龍九虎陣早已被霍然一改再改,威能一升再升的話,他們是不可能全員歸來的。

    聽到衆人說二牛和雲陽也觸及了一元蓮心,霍然露出欣慰之色,心中更加確定了一個猜測。

    清心決!

    這篇在地球上流傳的經文當真可以讓人大幅度提高觸及神秘力量的概率,十年前霍然就將清心決傳授給了四千虎賁將,而在十年間,他們一個個開始觸及神秘力量,有的是一元蓮心,有的是二妄虛心,身爲龍首的秦方更是觸及了三亙古心!

    正是因爲這種神秘力量的緣故,四千虎賁將才能百戰百勝,名揚戰場。現在二牛和雲陽也觸及了一元蓮心,這四千虎賁將已經全部觸及了神秘力量,這不就說明了清心決的神效嗎?

    念及此,霍然不由得又揣測這清心決到底是何人所創,怎麼會有這等堪稱逆天的功效。

    “霍大哥,這次你怎麼主動出關了?”見霍然沒有說話,秦方問道。

    霍然回過神,愣了愣,說道:“不是你們激發琉璃燈的嗎?”

    “呃……”秦方一陣愕然,翻手間取出一盞流光溢彩的燈,燈芯並不曾發光,“我們纔剛回來呢,還沒來得及激發琉璃燈!”

    “那就是皇宮中的那盞了。”霍然沉吟一聲,對着衆人說道:“你們經歷了一場大戰,先回去休息吧,記住誦唸金剛經,化解身上的怨力,因果之說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好。”

    金剛經也是霍然傳授給四千虎賁將的,而四千虎賁將在每一戰之後誦唸金剛經也基本成爲了一種習慣,即使霍然不說,這些人也會做。

    言罷,他便轉身向着前方那座巍峨大殿行去。沿途駐守的士兵在見到霍然時,都擡頭挺胸,送上尊敬的目光。這是他們的偶像,是一個神話的締造者。

    對着這些把守皇宮的兵士們一一回笑,一刻鐘之後,霍然出現在主殿內。此時殿內已經聚集了上百人,一個個氣息或內斂如凡人,或鋒芒如出竅天劍,盡顯不凡。

    而在正前方龍椅的一張太師椅上,端坐着一位面白短鬚中年,赫然就是大華國丞相,也是整片戰場裁定人之一的刊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