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28章 打一槍換一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28章 打一槍換一炮字體大小: A+
     

    嗡的一聲寶輪飛出,寒光電芒在閃耀,亦有風雷之聲咆哮。同一時間,石質的寶塔橫空、烏黑如墨卻紅斑點點的天刀斬落、碧綠的寶葫蘆口吐出血煞之氣、彩色聖鞭如蛇如龍……

    五件聖器,每一件都絕世強大,比王器不知要強了多少倍,就算大成神王面對,都將喋血飲恨。

    霍然面帶冷笑,不將五件聖器放在眼裡,他身子一晃,大手張開,化成千百丈大小,直接抓向五件聖器。

    那大手並不是普通的靈氣凝聚,而是由萬千法則之力聚成,強猛無雙,散發鎮壓一切的韻律。

    “噗!”

    五件聖器結結實實的打在大手之上,然而只是濺起漫天火星,不曾傷到其分毫。

    咔嚓!咔嚓!咔嚓!

    霍然掌指齊動,被攥在手心的五件聖器竟直接崩斷,內中器靈發出陣陣嗚咽之聲,化作流光想要飛遁而逃。可惜的是霍然不可能給他們機會,他的眉心大綻光華,衝出一尊玲瓏寶塔。

    玄黃之氣飄蕩垂落,湮滅了五件聖器之靈,接着壓蓋向那早已驚退的五位東離國將軍。

    霍然經歷了天人交戰,玄黃寶塔亦受到洗禮,而今的塔已然可與聖器爭鋒,再見到東離國五位將軍飛逃的瞬間,它自主而動,呼嘯着追了上去,而後重重壓落。

    “噗……噗……噗……”

    接連五道異響迸發,在玄黃寶塔面前,東離國的五位將軍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身軀直接爆開,鮮血肉沫飛灑間,神魂也被寶塔吞噬了個乾淨,失去了輪迴的希望。

    衆人咋舌,望着霍然和那尊寶塔強勢襲殺東離國的五位將軍,怔怔的說不出話來,連廝殺都忘了。

    這該是什麼樣的一個猛人,可空手捏爆聖器?那該是什麼樣的一尊寶塔,五位神王巔峰境的將軍在其面前還不如土雞瓦狗?

    “嘭……噗哧!”

    唯一沒有停止廝殺的便是四千虎賁了,他們化爲龍虎,於萬數東離國士兵間來回穿梭,每一次必將帶走千人命。一時之間,戰場中殘屍橫陳,斷骨紛落,鮮血染紅一片地。

    “啊……饒命!”

    “若有來世,我必定斬你們!”

    “東離國諸將會爲我們報仇的……”

    碾碎五位將軍之後,霍然便不再出手,任由四千虎賁及第四十七城的人清剿東離國的士兵。失去了主將的東離國之人,等若於失去了主心骨,士氣銳減,而大華國這邊卻士氣高昂,此消彼長之下,此戰的結局已經註定。

    半個時辰之後,這片區域屍橫遍野,流血漂櫓,空氣中充斥着濃濃的刺鼻血腥味,殘餘的道痕亦在空中飄蕩,預示着這裡經歷過一場大戰,一場以少勝多的大戰。

    “道兄,多謝支援,要不是你們及時趕到的話,我們第四十七城恐怕挺不過今日了!”第四十七城的主將嚴飛握住霍然的手,由衷的感激。雖然他感覺到霍然只不過都尉,而戰場規定下級見到上級是要行禮,但之前見識了霍然的恐怖,他又哪敢以軍銜壓人?

    霍然擺擺手,道:“我們同爲一國,理應相助,換了是你們想來也會如此。”

    霍然說的沒錯,不管換了誰都會如此,畢竟一城再強也終究只是一城,萬一其他城以及帝都被滅了,還是亡國奴。如果不想成爲亡國奴,就不能坐享安樂而目睹同胞遭受血腥。

    “道兄說的不錯。”嚴飛點頭贊同,而後一邊將霍然及四千虎賁引進城內,一邊說道:“在下嚴飛,還未請叫道兄名號。”

    “霍然”

    ……

    霍然及四千虎賁自報家門,得知霍然等人是從第四十九城而來,同時還滅了攻打第四十八城的東離國第五十一城時,嚴飛在內的第四十七城之人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這些人……還真猛!

    “嚴兄,趁着東離國第三十四城主力被滅,你還是派個人去拿了第三十四城的城璽,但不要煉化。”霍然說道。

    嚴飛一愣,而後明白了霍然的意思,當即遣人偷入第三十四城帶城璽回來。

    ……

    接下來的三日,霍然等人便留在了第四十七城,一方面是調息恢復,四千虎賁結成戰陣固然強,但多少會受點傷,需要療傷。另一方面,這是四千虎賁自習得九龍九虎陣之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實戰,經過這一戰,他們對戰陣的熟悉程度也有提升,需要時間來消化、整合。

    三日之後,一衆人告別第四十七城,再次踏上了征程,這次的目的地是第四十六城。

    大華國第四十六城同第四十七城配置一樣,也是三位將軍、十八位都尉,以及一萬八千士兵。不同的是,他們比四十七城更慘,城已經在兩日前被破,還活下來的兩位將軍、八位都尉、九千士兵駐守到距離第四十六城八千里的一個山谷間,伺機而動。

    霍然等人並不知道這個情況,事實上他們也不需要知道,因爲時至今日,一個霍然外加四千虎賁,足矣顛覆一城!

    當跨越三萬裡,由四十七城趕到四十六城時,霍然等人才發現城池早已易主,對此他們在短暫的驚訝過後,直接殺進了城內,霍然直接強勢鎮殺五位將軍,而四千虎賁則清剿剩餘的敵兵。

    八千里外的谷間,一名都尉火急火燎降落,對着蟄伏在此地的帶回了一個好消息:援軍到了,雖然數量少到只有四千,但實力超強,且正在四十六城與敵軍廝殺!

    “什麼?!”原本第四十六城的主將陳晟大驚,而後臉上露出狂喜,對着一衆磨拳擦掌的士兵大聲說道:“兄弟們,我們可以雪恥了,可以爲戰死的九千兄弟報仇了!”

    兩日前的一戰,他們損兵折將不算,第四十六城也被攻破,這被他們引爲平生之恥。本來他們是可以投靠其他城,但心中有怨,不甘帶着仇和怨而活,這才隱匿此間山谷,日夜派人盯住四十六城的動向,只爲尋找一個恰當的機會爲自己雪恥,爲死去的戰友報仇。

    而今這個機會來了,不知是哪一城的援軍到來,爲他們的雪恥之戰拉開序幕,他們一個個磨刀霍霍,戰意沸騰,在陳晟話還爲落盡之際,直接開赴向第四十六城。

    嘩啦啦!

    轟隆隆!

    第四十六城之內,法則之力遍佈,道痕在虛空飄蕩,各種紋絡交織纏繞,讓得這片區域動盪不堪,一再在混沌與現實之中變換。

    “哼!”

    霍然一聲低哼,展動九轉玄元神拳,身如龍,猛如虎,掌指爆射出萬千璀璨光鏈,直接將一位將軍分屍。片刻都未停止,他又轉向另一人,擡手拍碎對方的聖器,再轟一拳,噗哧聲中,血雨、碎肉、斷骨飛灑。

    “你是誰?!”一瞬間就有兩名將軍被斬,剩餘的三位將軍面露驚恐,雙股站站,一股涼氣直接從腳底升上心頭。

    眼前的這個人太強了,強到自己臻至神王境巔峰,都不是其一合之敵,更甚者,連聖器在對方的手裡都如同凡鐵渣渣,這還怎麼打?

    “死神!”

    從霍然嘴裡蹦出這麼兩個字,接着天空落下一塊巨碑,其上符文遍佈,道痕環繞,方圓數十里之內的空間都因它而紊亂,以它爲尊。

    噗哧!

    三位神王巔峰的強者根本擋不住,成爲巨碑之下的一灘肉泥,神魂亦沒能遁走,就此死的不能再死。

    另一邊,四千虎賁將較之三日前實力稍有提升,同一萬六千敵軍戰至一起,穩佔上風。龐大的龍身虎軀過於真實,宛如實質,給人視覺衝擊太大,每一擊之下都將震天裂地,崩碎一方蒼宇。

    “兄弟們,殺!”

    “爲了雪恥!”

    “爲了報仇!”

    “這羣狗孃養的,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

    在大戰還未落幕之前,原先大華國四十六城的九千餘人趕到了,加入到了戰場,同四千虎賁一起清剿敵軍。四千虎賁本就佔了上風,勝利是遲早的事,此時又增加了九千士氣高昂的戰力,勝利的天枰完全向大華國這一方傾倒。

    一刻鐘之後,霍然踏着滿地的屍與骨,將第四十六城的城璽送回到了主將陳晟的手裡,謝絕陳晟等一衆四十六城將領的挽留之後,他帶着四千虎賁馬不停蹄的開赴下一站——第四十五城!

    這是一段神話和傳說的開始,霍然與四千虎賁將自此開始書寫一篇不朽傳奇,他們像是大華國的救火隊員,從第四十九城開始,輾轉四十八城、四十七城、四十六城……最終要打上帝都。

    第四十五城……第四十四城……第四十三城……他們一路援一路戰,威名逐漸在大華國和四國聯盟間傳開,每一戰中龍吟虎嘯一時發,所過之處敵軍皆是雙股站站,背脊生涼。

    四千虎賁將於永無止境的戰鬥中悟道,在血與骨之間昇華,直至成爲世間最爲燦爛的花朵,笑傲九天十地,獨尊於這個宇宙。而他們的首領——霍然,終將帶着他們碾壓一切,書寫一頁又一頁不朽的篇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