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12章 劫引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12章 劫引劫字體大小: A+
     

    咔嚓……轟!

    一道水桶粗細的紫色天雷猶如神鞭般劃過,劈開了濃厚雲層,將處於夜幕中的大地映的大亮。

    仇成瑾四人呆呆的看着越聚越多的雷雲,雙脣輕張,卻吐不出一個字。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霍然竟會選擇在這個時候渡劫。

    “快跑啊!”

    也不知四人間誰驚呼了一聲,下一刻呆愣的四人回過神,而後想也沒想,直接騰身而起,向四周擴散開來。他們沒有確切的方向,只有一個宗旨——離霍然越遠越好!

    對於霍然能在王者這一大境界裡引動天劫這點,他們並不驚訝,因爲他們同樣有這個天資,同樣天賦逆天到在王者境時,修爲每精進一層都會引渡天劫。

    他們驚的是,霍然要帶着自己等四人一起渡劫!

    這無異是個可怕的決定,天劫非凡物,乃是上天對修士的磨礪,或者說阻撓,受劫者需獨自受劫,而一旦有外人處於天劫範圍的話,那個人也會引渡天劫,同時原本受劫者的天劫威力將提升一倍,作爲懲罰。

    無關人等越多,天劫的威力就越大,若是仇成瑾四人被霍然拽着一同渡劫的話,那天劫威力將是原本的十數倍!

    如果是正常情況,仇成瑾四人都不會如此害怕,關鍵是他們現在已經達到了神王境巔峰,再精進一絲的話,將跨入聖境!此時若是有天劫降下,必然會升級成他們的成聖劫!

    他們爲什麼一直壓制修爲,不渡聖劫?或許有千萬個理由,但這些理由中絕對包含了沒有把握!普通的聖劫他們都沒有十足的把握渡過,再強十數倍的聖劫呢?結果是必然的!

    見四人飛逃,霍然勾起嘴角,凌空一個跨步,向着仇成瑾追去,同時加快速度引渡天劫。

    轟隆隆!

    濃厚的雷雲瞬間覆蓋了百里,似萬馬奔騰,還在增加。

    仇成瑾的速度快,但霍然的速度更快,任其施展秘法神通,都逃不過浩瀚雲海的覆蓋範圍。

    咔嚓!

    當天空的雷雲達到八百里時,雲海震動,感應到了有無關人等,天劫之中再孕天劫。而在這關鍵時刻,霍然閃身飛退,斷開了兩重雷劫的聯繫,追擊另外一人。

    仇成瑾絕望了,他不再逃,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成聖劫已經在醞釀,天道正在爲他佈置天劫。

    轟……咔哧!

    天穹之上,丈寬熾烈的天劫撕開天宇,朝着追擊一秋國藍髮青年的霍然劈下。天威浩蕩,大地震動,劫雷還未完全落下,地面就開始下陷、坍塌、崩裂,場面恐怖無邊。

    霍然不爲所動,頂着已經增加到九百里的雷海以極速而行,下一刻便將藍髮青年包裹在內,而後與先前一樣,立即轉身向東離國的一男一女追去。

    轟嗤!

    丈寬的天雷如刀般斬下,霍然的寶體綻放出茫茫寶輝,根本不需要動手,單憑一副寶體就將天雷震散,除了身軀有些搖晃之外,並未受任何創傷。

    因參與了無關人等,天劫威力持續加大,雲海增加到了千里,從遠處看,天穹上一大團濃密如墨的雲海淚光點點,隨着低下一粒小點而動,場面無比壯觀。

    “霍兄,饒命!”

    見識了霍然的速度,東離國的一對男女自知是不可能逃得過霍然的追蹤,濃眉男子索性不逃了,轉身對着霍然跪下求饒。而清麗女子也強壓着心頭的駭意,對着霍然拋了一個媚眼,輕柔道:“只要你不殺人家,人家以後就是你的人了!”

    “再見!”霍然裂開嘴,大步跨前,千里雲海瞬間將兩人囊括其中,而後霍然速退,儘量遠離四人。

    他的天劫即使增加了十數倍,他也有信心渡過去,可若是仇成瑾四人被自己引渡下的成聖劫再與自己的天劫相合的話,那結果除了死之外,還是死了。

    萬里之內,接連出現了五大團雷雲,天雷陣陣,雷音響徹大地。

    仇成瑾四人的成聖劫被霍然的天劫牽引而凝聚成型,一瞬間就超過了千里的範圍,茫茫天威壓得他們四人說不出一句話來,一張臉早已白如紙,毫無血色。

    轟!轟!轟!轟!

    接連四道炸響,四道十數丈寬的紫色劫雷如龍般嘶吼衝下,仇成瑾和藍髮青年被劈中,身軀直接開裂,鮮血好似不要錢般迅速淌落。而東離國的兩人更慘,由於他們倆距離太近,彼此的聖劫相合,威力再增數倍,只第一道天雷就將他們劈成灰飛,死的不能再死。

    不是他們不強,而是天劫實在是太強了。

    若是普通的成聖劫,他們雖然沒有十足的把握渡過,但六七分還是有。可是這成聖劫不是他們自己引下的,而是霍然‘相助’,這讓他們的成聖劫威力增加了數倍,再加上他們二人的聖劫彼此相合,在這個基礎上威力又增數倍……

    就這天劫的威力,別說他們還沒有成聖,就是一個真正成聖的人,也不一定能渡過!

    第一擊就被重傷的仇成瑾和藍髮青年驚醒過來,看到東離國的兩人化作劫灰,他們除了心生悲涼之外,求生的慾望卻涌上心頭。他們很清楚,這麼下去無異於坐以待斃,拼的話或許也會死,但也有一絲生的機會!

    轟隆隆!

    天雷一道道落下,密如雨,形如刀,他們怒吼,施展渾身解數,各種秘法齊出,與天鬥,與命爭。到了最後,他們甚至燃燒起精血,只爲換取強大的力量撐過天劫。

    燃燒精血等若於消耗命元,可他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只要能渡過成聖劫,損失的命元還可以通過各種靈藥補回來!

    天雷滾滾,紫光耀世,方圓萬里的天地徹底沸騰,大地下陷了一層又一層,裂開了一次又一次,處於正中心的大明國第六十三城即使被佈下了法陣,依然被徹底毀滅,連大華國第四十九城都被毀了大半。

    最後的結果,仇成瑾和藍髮青年依然免不了身死道消,臨死前,他們瘋狂了,紛紛尋找人影,想要拖幾個墊背。只是在戰前就已經和霍然商量好的冷言早已率領大華國第四十九城之人退到了萬里之外。

    咔哧!

    仇成瑾和藍髮青年終究是沒能渡過聖劫,兩人齊齊化作天劫之下的飛灰,自此在天地間除名。

    如果不是霍然的出現,如果不是他們功利心作祟,如果他們不是被分配在鈞天界第一千零三號戰場,如果……如果這些如果成立的話,他們或許能在將來的帝路上大放異彩,最後或是死在帝路上,或是最後成爲一方豪雄,更甚者證道成帝……

    可惜的是,如果終究是‘如果’,成不了真,他們在未踏上帝路之前便先除名。

    數千裡之外,冷言和玉飛龍看着這一切發生,心中感慨萬千。在聖劫散開之後,冷言對着仇成瑾化成劫灰的地方輕鞠一躬,嘆道:“說實話,我不如他。”

    從一開始進入域外戰場,他就一直和仇成瑾爲敵,不是所爲的宿敵,只是在帝路前的提前爭鋒。他們之間何止戰了千場,可他卻贏少輸多。本就沒有生死大仇,但爲了心中的目標,他們不得不戰,這些年來兩人明面上爲敵,實際上心中怎麼會沒有點相惜?

    而今他勝了、活了,仇成瑾敗了、死了,冷言除了躬一次身之外,不知該作何爲。

    玉飛龍點點頭,隨後笑着說道:“或許在此之前你不如他,但從此時之後,他不如你!死了,就什麼都沒了,你不是還活着嗎?”

    “你可不要忘了,歷代並不是所有大帝都如太昊大帝那般,從一出世便高歌猛進,直至終老之時都未曾一敗!昔年青婺大帝,帝路上或者帝路前,都有不少人一直壓着他,可最後他還不是戰敗一切對手,逆天證道嘛!”

    “再舉個近些的例子,至尊一百年輝煌,一百年落寞,前不久王者歸來,所過之處還不是萬雄臣服,昔年的對手也只能望其項背,仰其鼻息?”

    “是啊!”想起那個站在人族最巔峰之一的人,冷言除了敬畏之外還是敬畏,“至尊真乃我輩楷模也!”

    見冷言不再顯頹廢,玉飛龍笑了笑,望着霍然離去的方向說道:“霍兄還真是大膽,居然敢以自身的劫引下別人的劫,不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至少也算藝高人膽大了!”

    在攻城之前,霍然就提議由他一點一點接近大明國第六十三城佈下傳送法陣,打第六十三城一個措手不及!爲了以防仇成瑾有後手,他更是壓着自己,不天劫降下,沒想到最後天劫還真派上了用場!

    念及此,冷言也不由得露出一絲憂色,低聲道:“我們也只有祈禱他能夠平安渡過了!”

    數萬裡之外,頂着一千二百里雲海的霍然爲了避免反被仇成瑾四人拖累,直直遁了數萬裡才作罷,浩瀚的雲海中,一條條粗壯的電蛇疾馳而下,將黑夜照得如同白晝。

    轟……咔嚓!

    開始時天雷還是一道接一道的劈下,此時卻仿如雨點般落下,密密麻麻,將霍然整個人都淹沒。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