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10章 搬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10章 搬山字體大小: A+
     

    霍然緊緊盯着突然出現的神秘人,來人身着寬敞大袍,露出肌肉虯結的胸膛,面如斧削,卻有一條猙獰可怖的刀疤由左眼角衍生到下巴,這道疤非但沒有絲毫影響他英俊的臉,反而更添一絲邪魅!

    雖然從未見過這張臉,氣息也有略微的改變,但霍然已經認定此人就是大華國使者木句!

    修士有神通法術,身高體形樣貌都可變化,甚至氣息也可以稍作改變,但一絲本源氣息卻不那麼容易改變!眼前的人分明就是木句,對於這一點霍然很肯定!

    被霍然認出,木句並沒有絲毫驚訝,他不承認也不否認,而是說道:“霍然,從一開始你的結局就已註定,死吧!”

    話未落,他身已動,擡手就是一記掌印壓落,與此同時張口吐出一道罡風,鋪天蓋地,向着霍然席捲而去。

    “身爲使者,居然涉及了戰場之戰!”霍然冷哼一聲,寶體綻放熾盛寶輝,身如蠻龍般影響罡風掌印,九轉玄元神拳悍然而出。

    戰場規定,使者不能參與戰,除非受到裁定者的指令,否則一旦被查出,將被鎮壓在地心千年!

    這種鎮壓非同小可,乃是大神通之人以大.法力將其禁錮封印在方寸之間,被鎮壓之人就像是坐牢,只是鎮壓之地不管是靈氣還是法則之力,都被事先抽離,換句話說那是一片真空地帶,受罰者沒有靈氣和法則之力的侵潤,只能一點一點消耗自己的本源,看着自己慢慢變老,撐不過就將化作一具枯骨。

    而即使本源渾厚,撐過了千年而不死,屆時也是本源不多,一身修爲十去八九。一個強者,他或許不怕死亡,但絕對怕一朝失去那熟悉的力量,而且還是一點一點看着自己的修爲流失,被歲月剝奪!

    規則木句不是不知道,在聽到霍然的話時,他冷然一笑,翻身避開霍然聲勢浩大的一拳,掌印繼續壓落,同時說道:“所以我說你的結局早已註定了,只要你死了,大華國第四十九城的人都死了,誰會知道我違反了規定?”

    霍然眸綻冷電,寶體在罡風之中堅定不動,可撕裂普賢王的罡風對他來說跟微風無異。他一聲輕嘯聲出,震爍寰宇,一邊化開靈液補充己身,一邊揮拳打向壓蓋而來的掌印。

    另一邊,與仇成瑾戰成一團冷言和玉飛龍也洞悉了木句的身份,他們沒想到身爲使者的木句居然冒着被鎮壓的危險,只爲覆滅第四十九城!心雖怒,有將木句撕碎的衝動,卻一直被仇成瑾拖住,脫不開身。

    仇成瑾雖然不敵二人聯手,甚至一直被二人壓着打,身上早已被鮮血染溼,只是他事先跟木句已經約定好,只要他拖住冷言、玉飛龍兩人,給木句創造擊殺霍然的機會,霍然一死,屆時兩方的關係又將顛倒!

    所以,他雖戰的艱難,卻只能咬牙堅持。

    嘭!

    霍然一拳而出,聲威浩大,氣浪翻騰間綿延十里,直接將那掌印震散。此時體內的靈液已盡化法力,他腳下一蹬,神魂之力侵入四肢百骸,一遍遍尋找當日那種神秘力量的源頭,與此同時舉拳殺向揮動法則之力而擊的木句。

    木句修爲超絕,臻至神王巔峰,和仇成瑾有的一拼,霍然若是不能激發神秘力量的話,不會是其對手!

    “去死吧!”

    木句高呼一聲,雙手連掐印訣,神魂之力溝通大道,萬千如潮般的法則之力化作一座數百丈的大嶽,對着霍然就是壓蓋而下。

    轟隆聲如雷,又似萬馬奔騰,數百丈大嶽所過之處,空間都消融成煙,層層濃煙圍繞着大嶽,讓那大嶽真仿若是從仙界落下的仙山神嶽,威勢無匹,震爍寰宇!

    當!

    霍然迎身而上,雙拳直直打在神嶽之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氣浪翻滾而出,掀翻了一層土地,方圓五百丈內一切都化作虛無。

    “噗!”

    關鍵時刻霍然未能激發神力,受到神嶽鎮壓,張口就吐出一灘鮮血。而此時,壓蓋而下的神嶽只是一頓,而後繼續鎮壓而下,要將霍然徹底壓在山底!

    嗚呼呼……

    龐大的山體壓落,帶着嗚嗚風聲,木句面露狠厲之色,翻手再掐法訣,將一個個神文符篆打進山體,使得山體更爲堅固,威勢更甚!

    “啊……”

    霍然化拳爲掌,撐住大嶽。他大吼一聲,全身肌肉虯結,力量爆發,想要抵住大嶽。這要是被大嶽鎮壓了,到時候還不是任木句施爲?

    “別費力氣了。”站在大嶽之頂的木句以神魂之力感應到霍然在掙扎,想要掙脫大嶽的束縛,他淡笑道:“知道你肉身無雙,單以肉身就能戰普通神王,可是我這搬山術卻是你們這種肉身無雙的人的剋星!”

    搬山術並不是多麼高深的術法,只要稍微有點背景的人都能學到,雖然搬山術大衆化,但不可否認它的強大,一旦修煉高深之時,別說搬山了,就是搬星球過來也不是問題!

    術是厲害,也容易入門,只是想要有所成就,卻難如登天,木句能將搬山術修煉到足矣搬動數百丈的大嶽,也足矣自傲了,搬山術一出,在同境界中絕對排前列!

    咯……咯……咯……

    霍然面目通紅,一身力量齊出,全身骨骼都在顫抖,卻擋不住大嶽之勢,隨着大嶽呼嘯着壓蓋而下,距離地面從千丈轉眼間只餘百丈。

    若是普通的百丈大嶽,霍然拼盡全力打碎它不在話下,可這大嶽蘊含着道韻、天地規則,其上又被木句施加了神文符篆,使其堅固無比,不比聖器差!

    除此之外,大嶽中亦有一衆鎮壓禁封的道則,讓得霍然想喚出聖鍾都不能!

    嗡……嗡……

    氣海中,聖鍾、玄黃塔在抖動顫鳴,想要破體而出,但卻有一衆神秘力量封住了霍然的體表,任它們如何衝擊,都衝不破。

    “霍然!”

    與仇成瑾戰成一團的玉飛龍和冷言瞥見霍然的情況,驚呼出聲,若是霍然真的被大嶽徹底鎮壓了,那其結局基本就定了。他們二人怒吼出生,攻勢更爲凌厲,想要突破戰圈營救霍然。

    仇成瑾哪能如他們的願?傷重的他爆喝一聲,提起一身的精氣神,全身氣勢攀升一大截,揮手打出十數道天碑,將自己和冷言、玉飛龍三人都封鎖在一片區域。

    百丈……八十丈……五十丈……

    距離地面越來越近,霍然的心卻越來越平靜,他一邊託着大嶽,一邊忙不迭的溝通神秘力量。

    “哈哈哈!霍然,與本座作對之時,就註定了你必死的結局!”眼見霍然即將被鎮壓,木句猖狂大笑。在第四十九城時他被霍然步步相逼,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中已對霍然生出必殺之心,此時有千載難逢的機會,又怎麼會放過?

    三十丈……二十丈……十丈……

    被大嶽一點一點壓落的霍然睜開眸子,一臉苦笑,暗道難不成真要用那個方法?

    嗡!

    就在下一刻,霍然清晰的感覺到體內涌起一股磅礴的力量,讓他身體各方面都強化了四倍有餘,一身力量何止強了數倍?

    “四極妙心!”

    “四極妙心?!”

    “是四極妙心?”

    ……

    木句、冷言、玉飛龍、仇成瑾目瞪口呆,感應到了霍然此刻的變化,亦感受到那股似乎是上天賜予的力量,龐大的足矣讓他們驚駭。冷言和玉飛龍還算好,知道霍然曾觸及過五曲神心,此時又觸及四極妙心,也只是略微驚訝而已。

    但木句和仇成瑾就不一樣了,驚駭莫名,身軀都在顫抖。自古能觸及四極妙心者,最後都成爲一方強者,在宇宙中有着莫大威名,甚至有些還成了大帝!而霍然此時觸及了妙心,難道預示着他將一路高歌,在帝路上走到最前面嗎?

    不管其他人如何想,觸及四極妙心,力量大增的霍然輕嘯一聲,單手抵住了壓蓋而下的大嶽,身軀定在距離地面只有三丈的位置。

    “搬山術?我搬你.媽!”

    一直被大嶽壓制的霍然心底有無窮的怨氣,四極妙心賜予他數倍於己身的力量後,他一把抱住數百丈的大嶽,大吼一聲,全身力量齊出,將數百丈的大嶽朝着天空擲出。

    嗚……

    原本壓落的大嶽改變方向,呼嘯着超上飛去,站于山巔的木句由於方向突變,重心不穩,一個踉蹌摔倒在地。當他怒罵一聲爬身而起時,迎接他的是霍然舉世無雙的拳頭。

    嘭!

    紅白之物飄灑,木句半邊腦袋炸碎,索性神魂未被擊中,否則單是這一拳就將要了他的小命。

    “我讓你.媽的仗着搬山術了得就囂張!”

    霍然不停,雙拳直接招呼到木句的身上,一瞬間打了千百拳,只不過他心有怨氣,並沒有刻意往木句的神魂上招呼。

    噗!啪!嘭!

    拳拳到肉,拳拳濺血,不多時木句整個人除了半邊腦袋之外,徹底成爲一灘肉泥,鮮血染了他自己搬來的大嶽。

    只有一絲真靈未散的木句驚駭非常,半邊腦袋露出深深的懼意,連肉身都不曾凝聚,直接就飛遁而逃。

    “送你上西天!”出完氣的霍然冷笑一聲,體內逸散出條條法則神鏈,禁錮了方圓百丈內的空間,而後一拳轟向那半邊腦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