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03章 己道己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03章 己道己爲字體大小: A+
     

    當日在神魔嶺,霍然一人獨挑十數位神魔萬族中的年輕強者,其中更有敖清風、金烏王子這等驚世之才!斬了金烏王子之後,他因有感於金烏族血脈之強,故此以血神之法汲取了金烏王子的血脈。

    若非蒙修戚隨後出現,他甚至連敖清風的血脈之力都不會放過,畢竟敖清風乃是龍族的五爪青龍,論血脈之強,也只有三足金烏等少數幾種血脈可媲美!

    汲取了金烏王子的血脈之力後,他就被蒙修戚和蚩灸‘壓’上了星空通道,還沒等到正常降臨,又突遇兩大絕世高手對戰,星空通道崩斷,宇宙罡風直接將他帶到了一千零三號戰場,接着又是追殺段道齊,讓他一直沒有時間來融合金烏血脈。

    此時他一身舊傷盡復,精氣神都達到了巔峰,便開始運轉血神經當中的融合篇,着手融金烏血脈入己身。

    “血爲己用,身爲己用,無所不用,納法身融……”

    識海之中,紫色縮小版霍然眼觀鼻、鼻觀心,五心朝上,開始誦唸血神經融合篇的經文。隨着隆隆的誦經聲響起,隱藏在霍然心臟中的金烏血脈遭受牽引,一絲絲溢出,開始與霍然的身體融合。

    金色的金烏血脈之力強大異常,內蘊神性力量,且散發着灼熱的高溫。與當初融合太清大帝的血脈之力一般無二,在金烏血脈出現的剎那,霍然那原本平靜的血色氣海宛如被投進一顆大石,驚起了層層巨浪。

    轟隆隆!

    血浪劇烈翻騰,從中涌出一道血影,直撲金烏血脈而去。赤發赤眉,面色冷峻,其貌赫然是血封嵐!

    “爲什麼我的氣海會有血封嵐的影子?”霍然皺眉呢喃,讓得血神經運轉都是一頓。然而,原本功法停頓時氣海應當也是一頓的,可是此時的氣海卻翻騰的更爲劇烈,就像是遇到了獵物的捕獵者,完全停不住!

    當年在融合沐太清的精血時也是這般,沐太清的精血中的神性力量凝成沐太清的樣子,而霍然的氣海則凝成血封嵐的樣子,兩個不存在的影子便在他的體內展開一場大戰,讓霍然沒少受苦!

    那會兒的霍然修爲還太低,對於這件事雖然心有疑惑,但也沒有想太多。而今他的修爲已臻至轉輪王,且一直以來對於血封嵐或者說血神經都有種奇怪的感覺,再見眼前這景象時,讓得他對血神經更爲忌憚。

    自己爲什麼會習得血神經,當真如劇情發展的那般,是由於自己是血魔宮中唯一活下來的嗎?而且,血封嵐尋找傳人,爲什麼要尋找一個體內全無仙根的廢人,也如他自己所說的那般,是同情這類人嗎?

    仙根的多少好壞,決定一個人在仙路的起點高低,誰不想找個天賦卓著的衣鉢傳人?縱使血神經有逆天之能,但一個體內全無仙根的廢人和天賦異稟的人同修血神經,誰進展快恐怕就是個傻子都知道!

    血封嵐自然不是傻子,可他爲什麼偏偏做傻事?結果只有兩個,要麼真如他自己所說那般,是在同情體內全無仙根的廢人,要麼他有不爲人知的秘密,或者說陰謀!

    而如果是前者的話,血封嵐爲什麼還要讓進入血魔宮中的人自相殘殺,活下來的才能是他的傳人?一個懷着同情心的人,會借他人手殺人嗎?顯然不會!既然如此,那剩下的也只有一個……這是血封嵐的陰謀算計!

    其實對於這點,霍然一直都心知肚明,不然也不會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曾修煉過血神經了。只是他不明白的是,血封嵐的陰謀到底是什麼,或者說他能從一個全無仙根的廢人身上得到什麼?

    這是個迷,一個霍然目前所不能知道的迷!

    識海中的神魂已經停止誦唸經文,可是誦經聲卻依然不止,仿若霍然的體內有一尊隱性的存在替他誦經。洞悉這一點的霍然怒從心生,強自控制血海將那道已經衝到金烏血脈之前的血影撲滅。

    嗡……

    霍然的眉心裂開,從中透出一隻紫色豎眼——紫極仙瞳!

    這一次,他以紫極仙瞳望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紫極仙光灑落,霍然的身軀在這一刻透明起來,他看見了自己的血肉中一根根法道神鏈,亦看到了一絲絲流轉於四肢百骸中的神性力量,還有磅礴的生命精氣……這些都是他以弱勝強的依仗!

    “這是……”下一刻,霍然驚得說不出話,他洞悉了某種秘密,原來他的氣海之中,一直隱藏着一枚極爲細小的顆粒,而這個顆粒散發着一種他似曾相似的氣息。

    那是屬於血神大帝血封嵐的氣息!

    唰!

    撲向金烏血脈的血影在這一剎止住身形,一對血眸擡起,與霍然的望向自己的紫極仙瞳對視。

    那該是一種怎麼樣的眸子?冷血、無情、神秘、詭異……霍然可以肯定,那是迄今爲止他見過最爲可怕的眼睛,與之對視都會心驚膽顫,神魂劇烈顫抖,彷彿下一刻就會崩散。

    “噗!”

    霍然強行移開自己的視線,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頓時襲身,將他震得吐血不止。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猶定,神怡氣靜,塵垢不沾,俗相不染,虛空甯宓,混然無物,無有相生,難易相成,份與物忘,同乎渾涅……”

    關鍵時刻,霍然誦起了清心決,一道道清流自識海中產生,而後流遍他的四肢百骸。

    這清心決乃是地球上的道家秘典,當年他登上珠峰,誤入星空通道時,由於害怕,胡亂唸叨,想起了道家說常念清心決可以清心寧神,修身養性,疾病亂投醫的他也沒想太多,直接背了出來。

    不背還好,這一背還真產生了效果,讓他整個人都猶如置身在清涼水中,有種說不出的爽快,對於未知事物的懼意也淡了幾分。

    此時,被體內血影的眼神震住的霍然再次念起這部道家不世經文,如過往般清心寧神了下來。當他固守心神,再次內視時,赫然發現但凡清心決產生的清流所過之處,翻騰的血浪盡皆退避,而那血影也彷彿遇到了什麼可怕事物一般,嘩啦一聲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此情景霍然大喜,神魂不停的誦唸清心決,清流越來越多,最後整個氣海都平靜了下來。只是霍然並不曾就此作罷,繼續誦唸清心決,而後控制清流入得氣海深處,直奔那細小的神秘顆粒而去。

    雖然霍然不知道那顆粒是什麼,但絕對跟血神大帝血封嵐少不了干係,自己體內時刻存在着一位大帝的東西,恐怕誰都會寢食難安的吧?故此霍然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滅了那個顆粒!

    嘩啦!

    清流受到霍然的牽引,分開了氣海中血色法力,直達深處時,一具將細小顆粒包圍。

    在紫極仙瞳之下,那神秘的顆粒在被清流包圍之後,立刻顫動起來,內中溢出莫名的力量,想要破開清流的束縛。

    霍然哪能讓它如願?當即控制清流反擊,二者展開對抗,都屬於未知的兩種力量各有奇效,不過似乎顆粒中的力量對於清流很是忌憚,只敢守而不敢攻。

    原本霍然是想要藉助清心決產生的清流而毀了顆粒的,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清流也只能壓制顆粒,而不能將之毀滅。不肯罷休的霍然跟顆粒較上了勁,連玄黃寶塔都喚了出來,妄圖震碎顆粒。

    可惜的是,那顆粒無形無質,只有在紫極仙瞳和清流之下才會現形,連玄黃寶塔都捕捉不到它的身影,玄黃之氣壓根就不可能將其磨滅!不光玄黃寶塔,霍然是使盡了渾身解數,聖器、秘法,不管什麼都試了一遍,可結果都是一樣!

    毀滅顆粒是不可能的了,無奈之下的霍然只能以紫極仙瞳牽引磅礴的神魂之力,侵入到顆粒之中,然而一點一點磨滅其中屬於血封嵐的氣息,摹刻下獨屬於自己的印記。

    這個過程無疑是耗費心神的,一個時辰之後,霍然整個人都萎靡了下來,精神疲憊不堪,濃濃的倦意霸佔着他的心靈。值得一喜的是,此時的顆粒只蘊含着他自己的氣息和印記,即使再運轉血神經融合金烏血脈,氣海也不會不受控制,更不會從中衝出血封嵐的影子。

    當即,霍然一邊調息,一邊運轉血神經融合金烏血脈。

    唰!

    三日過後,霍然再次睜開眸子,一束眸光直接洞穿了屋頂,直入蒼穹。他長身而起,每一寸血肉都在隆隆作響,內中神性力量在沸騰咆哮,似要破體而出,毀滅一切!

    舊傷盡復、融合了金烏血脈,連修爲都提升到了轉輪王巔峰,霍然只感覺自己一身有用不完的力量!

    “該出去了。”

    他輕喃一聲,而後帶着一絲自信的笑打開了房門。屋外,還是那位領他來的年輕兵士,在看到霍然出門之後,那兵士先是一喜,而後一臉怪異的看着霍然。

    “有什麼問題嗎?”霍然疑惑的問道。

    “呃……”年輕的兵士微微一愣,而後說道:“霍……大哥,冷將軍和玉將軍說,如果你出關的話,請去城樓議事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