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01章 戰場規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01章 戰場規則字體大小: A+
     

    “玉飛龍!”

    仇成瑾怒哼一聲,五官都扭曲在一起,臉色因極怒而通紅通紅。玉飛龍的話太過無賴,可偏偏說的沒錯!

    以前有段道齊在,仇成瑾完全可以無視玉飛龍和冷言,因爲過往他從來都是壓着那兩人打!可是而今段道齊被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人給斬了,等若於卸掉了他一條臂膀,他雖修爲臻至神王境巔峰,論戰力甚至要比高於段道齊,可玉飛龍和冷言也不是軟柿子!

    單打獨鬥他不怕,可若是兩人齊上的話……

    “怎麼,想打一架?”玉飛龍嘴角勾起,露出一絲邪笑。先前他和冷言因爲人數少,一直被仇成瑾等人壓着打,而今段道齊死了,大明國的實力最起碼下降了三成,只剩仇成瑾這麼一個神王境巔峰的人,他還需要怕嗎?

    “你……”仇成瑾周身怒氣蒸騰,神王境巔峰的氣勢一散而出,壓蓋這片區域。他全身緊繃,似一頭即將展開獵殺的猛虎,一對虎目緊緊盯着玉飛龍、霍然、冷言三人。

    在他的身側,陰鷙青年和黑衣青年想動不敢動,想說也不敢說,望着玉飛龍和冷言兩人,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

    冷言一如過往的冷酷,只是身體內狂暴的力量蓄勢待發,霍然亦做好的戰鬥的準備。在場中唯有玉飛龍一人淡定從容,嘴角始終噙着一絲笑。

    場面一時詭異了起來,宛如暴風雨前的寧靜。

    嘩啦啦!

    仇成瑾身上狂暴的氣勢如潮水般退去,他直接轉過身朝着城樓飛去,空氣中只留下了他一句話:“你們會爲今日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的。”

    話雖平靜,只是誰都能聽出其中的怨恨和不甘。

    仇成瑾一走,陰鷙青年和黑衣青年哪敢停留半步,咻地一聲追了上去。

    “我等着你啊光頭!”

    玉飛龍衝着三人的背影大聲喊道,隨叫大笑出聲,而離去的仇成瑾卻是身體一晃,差點從虛空中摔了下去。

    一旁的冷言無奈的搖搖頭,對着大笑不止的玉飛龍說道:“少說點,此地不宜久留,回去吧。”言罷,對着霍然點點頭,化作一道流光飛向大華國方向。

    “霍兄,與我一道回去吧,那仇成瑾斷然不會吃這個啞巴虧的,指不定現在就在籌劃復仇呢!”玉飛龍瞥着大明國方向說道,待見到霍然猶豫不定,似乎在想什麼時,他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玉飛龍要是對你不利的話,也不必把你引到大華國,你現在身受重傷不說,消耗也嚴重的幾乎是個空殼……”

    他的意思很明顯,要殺你現在殺就是,沒有必要在大華國動手!

    玉飛龍的一席話,讓霍然不由得苦笑一聲,點點頭後,跟着其一同飛向大華國。

    在進入大華國城樓的途中,那些駐守在城牆上的兵士對霍然紛紛送上敬仰的目光,一個個挺直的胸膛,主動給他讓路。

    霍然追擊段道齊而越過城牆時,他們當中只有少數幾個人才發現,但霍然在大明國附近強勢斬殺段道齊的場景,由於動靜太大,大部分人都通過秘法觀得。

    段道齊和仇成瑾一直是這些大華國兵士的心腹之患,連玉飛龍和冷言這兩位主將都不曾斬掉,而今卻有人當着大明國近萬兵士的面,將段道齊斬殺,讓這些各地聚集的年輕才俊們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

    城樓廳內,玉飛龍、冷言、霍然三人分主次坐好,讓霍然沒有想到的是,冷言竟然坐在主座上,而玉龍則是左首,這個做法無異於說明了冷言的地位比玉飛龍要高。

    左首的玉飛龍舉杯先敬了霍然一杯,而後說道:“霍兄,你應該是剛來域外戰場吧?”

    “玉兄是怎麼發現的?”霍然細泯一口杯中靈液,淡淡道。

    玉飛龍笑了笑,看了眼首座上的冷言,而後說道:“霍兄身上並無各國的神魂印記,而但凡來到域外戰場者,都會被分配進一個國家,接受神魂印記,自此在域外戰場的日子,便要爲這個國家征戰。”

    霍然點點頭,對於這一點他在與這些人接觸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個大概,不管是大華國還是大明國,駐守城牆的兵士都是年輕的王者,想來都是一些從別的世界來到域外戰場歷練的人。

    略微頓了一下,霍然問道:“還請玉兄說說域外戰場的情況。”

    “我來說吧。”讓霍然沒有想到的是,一向少言寡語的冷言主動開口,道:“域外戰場乃是大帝所立,爲的就是鍛鍊人族的年輕人。各界來此的人,都會被分配進一個國家,由專門的人爲其烙下神魂印記,只要還活着、這個國家還在,就必須爲之徵戰。”

    “在域外戰場中,鍛鍊是依靠攻城拔寨,每一個剛來戰場的人,都是普通的兵士,而後根據戰功來提級,從低到高分別爲:兵士、伍長、什長、伯長、都尉、將軍、上將軍、大將軍。”

    “一進入域外戰場,要麼戰死沙場,要麼達到上將軍的位階纔可離開。斬敵五數升伍長,斬敵十數爲什長,斬敵百數爲伯長……每一級都是前一級的十倍,想要升爲上將軍,論殺敵數的話,要達到十萬!”

    “十萬?!”霍然瞪大了眼睛,這太不可思議了,照這麼說,難不成想要升爲大將軍需要殺一百萬?殺十萬、百萬人是什麼概念?應當屍山血海了吧!

    昔年血神大帝血封嵐狂殺百萬人,屍體填滿了血海,纔有了今日的浮屍血海,這域外戰場歷經這麼多年,該有多少屍山、血海?

    見霍然一臉震驚的模樣,仿若面癱般的冷言都難得一笑起來,說道:“當然,這只是晉升方法之一,開始的時候,還可以憑藉斬敵數來晉升位階,到了後來再以這種方法就很難晉升了,總不可能真的殺了十萬、百萬人。這個時候,會有另一個晉升方法,那就是攻城破國!”

    “這域外戰場上有千百數國無數城,若所在之國攻佔了一城的話,伯長以下的人齊升一級,伯長升爲都尉需破十城,都尉升將軍需破百城,而將軍想要升爲上將軍,就需要攻佔一國了。至於大將軍,則需要破十國!”

    霍然鬆了一口氣,暗道這還差不多,真要殺了十萬人才能離開域外戰場的話,那就真的太恐怖了。那樣算的話,從域外戰場走出去的人,還不個個都是殺神啊!

    “每一城有城璽,國有國璽,攻佔一城或者一國,就要奪得玉璽,以特殊方法將玉璽化編爲勝利一方,而自此淪陷之地就成爲勝利方的版圖。升爲上將軍就可以選擇離開戰場,也可以選擇留下來,而升爲大將軍就需要離開了,而且這個國家將被重新劃分,這是爲了整個戰場的平衡,否則擁有十國以上版圖的國家,有那幾個國可以抗衡?”冷言繼續說道。

    霍然點點頭,域外戰場畢竟是大帝爲了人族後輩子弟歷練而設,還是要平衡的,否則一國發展下去的話,這域外戰場恐怕早就只剩一國了!

    “話說,霍兄你怎麼會沒有一國的神魂印記啊,按道理只要來到了域外戰場,就有專門的人進行分配,而後烙下神魂印記!”玉飛龍略顯詫異道。

    對此,霍然苦笑道:“不瞞二位,我根本不是正常情況下降臨在域外戰場,而是意外導致!”

    霍然將在星空通道中遇到兩位絕世高手對戰的事說了出來,這件事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而且他對玉飛龍和冷言兩人的感覺還不錯,兩人雖性格不一樣,但都是光明磊落的人。

    聽霍然說完經過,玉飛龍和冷言兩人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星空通道乃是大帝佈下的,無數年來都不曾出過什麼問題,而在這一世卻被兩個疑似大帝的人給打斷了,這是不是預示着什麼?那兩個蓋世高手又是誰?

    “霍兄的際遇當真離奇!”少言寡語的冷言在聽到霍然的經歷後,也不得不發出感嘆,道:“不過霍兄你挺幸運的,在星空通道崩斷時,又遭蓋世高手對戰的餘波波及,索性沒有掉入宇宙深處,不然恐怕凶多吉少矣!”

    對此,玉飛龍也是連連點頭贊同。宇宙深處充滿未知和危險,以霍然不到聖賢的修爲,斷然不可能活下來,幸運的是,霍然被宇宙罡風捲到了這戰場,經歷雖百轉千回,倒也有驚無險。

    想到當日的經歷,霍然也是唏噓不已,不過總的來說自己還是來到了域外戰場。念及此,他看着玉飛龍和冷言二人說道:“其實我來域外戰場,歷練是一方面,也爲了尋找先來到這裡的好友。”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蚩無敵、沐清靈?他們都是鈞天界的人,每一個都很獨特的!”霍然說道,而後有些忐忑的看着二人。

    這域外戰場完全就是戰者的天堂,幾乎每時每刻都有大戰發生,而且還是大規模的戰鬥!蚩無敵、沐清靈雖然天資卓著,血脈非凡,但在這亂戰之中又怎麼能不出意外呢?他怕,怕闊別數年,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