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200章 萬軍中取敵首級(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200章 萬軍中取敵首級(下)字體大小: A+
     

    段道齊的一聲大呼,吸引了不少人,城牆內一列列身着鎧甲的兵士紛紛仰望蒼穹,當見到段道齊被一個神秘人接連重傷時,驚呼聲一片。

    在他們眼裡,段道齊是不世奇才,一身修爲臻至神王境巔峰,只差臨門一腳就可成聖!別說大明國了,就是這整個大地上,能勝他的也屈指可數,何時會這般狼狽?

    驚訝歸驚訝,這些最低修爲都是天王組成的龐大隊伍整齊而動,飛上天空,同那三位早先升空的人一個想法——救下段道齊!

    “饒段道齊一命,我可以放你走!”

    光頭青年仇成瑾大聲說道,嘴上這麼說,卻着手打出一道百丈大的天碑,印向霍然。

    三位強大的王者襲來,其中那光頭青年更是強大,與段道齊一般,亦是屹立在神王境巔峰,只差微末就能成聖;除開這三位,後方還有近萬人的王者隊伍,這個陣勢絕對震撼人心。

    霍然眉頭緊皺,卻不打算放過段道齊,身形陡然下降,一拳轟向光頭青年打過來的巨大天碑,一拳直擊段道齊頭顱,這要是打實了,憑藉霍然的力量,段道齊必定頭顱炸開,神魂都不可能逃得了!

    “賊子敢爾!”

    霍然的這個舉動,無疑是要致段道齊於死地,光頭青年等三人齊齊變色,眉心俱是衝出聖器。

    三件聖器出現,威勢無可披靡,猛烈的罡風席捲方圓數十里,壓蓋一切。長不見邊際的古老城牆晃動,升起茫茫光輝,內中有無數法則神鏈交織纏繞,守護城牆不倒。

    轟隆隆!

    霍然的拳與光頭青年的天碑相撞,發出驚天轟響,天碑被打碎,霍然卻也被震出十數丈,驚恐中的段道齊鬆了一口氣,連忙穩住下墜的身形,向着光頭青年飛去。

    咚!

    三件聖器來襲,霍然不甘的望了在一瞬間就飛遁出百丈的段道齊,眉心衝出黃金大鐘。

    嘣!

    四件聖器來了個硬碰硬,驚天巨響炸起,方圓數十里的空間完全炸碎,大地開裂,滿目瘡痍,一條條深不可見底的溝壑貫穿向天際,後方迎上來的萬人王者隊伍有九成被震得吐血,倒飛回去,剩餘的一成直接炸碎了身軀,就此殞命,未戰身先死!

    “噗!”

    黃金大鐘一聲哀鳴,倒飛回來,鐘身出現了一絲裂痕,而霍然則張嘴吐出一大口鮮血。

    那三人也是臉色微變,他們畢竟不是聖賢,聖器對戰的餘波,讓他們也受了些傷。不過目的達到了,藉着聖器對戰而產生的罡風,段道齊成功近得光頭青年等三人的身,雖傷上加傷,瀕臨身死,但好歹暫時保住了一命。

    “沒事吧?”光頭青年仇成瑾扶住神情萎靡的段道齊說道。

    段道齊搖搖頭,想說什麼,可一張口就有鮮血淌出。他傷的實在是太重了,胸口的大洞都不曾修復,又遭聖器對碰產生的罡風席捲,可以說現在隨便來個王者都能終結他。

    “你不是大華國的人?”見段道齊已說不出話來,仇成瑾瞥了一眼霍然說道。他的臉色很難看,段道齊若是被大華國的人逼成這樣還情有可原,怎麼到頭來會是一個不明身份的人?

    在虛空之中弓着身子大口喘氣的霍然面無表情,指着傷重欲死的段道齊冷聲道:“是不是大華國的人,都要殺他!”

    “我看你是找死!”

    三人中的陰鷙青年冷笑一聲,持着墨色聖刀踏空而行,對着霍然就是一刀斬下,威猛不可一世。

    咻!

    霍然頭頂升起一道白影,另一個‘霍然’出現,避過聖刀斬擊的路線,一拳搗向陰鷙青年。而霍然本身則是大步而行,身形閃滅間出現在千丈開外,雙拳如龍,打向仇成瑾和另一位黑衣青年。

    在霍然分出一具分身時,三人就齊齊變色,他們修爲最低的都是普賢王巔峰,自然能夠感覺到那具分出的分身實力雖不如本體,但也不弱,完全有可斬普賢王的實力。

    不由得,三人心中都在猜測霍然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此等蓋世分身之術!

    分身與那陰鷙青年戰在一起,那陰鷙青年修爲只是普賢王巔峰,是三人中最弱的,不過實力卻端的恐怖,對於法道的感悟達到了一個很高深的地步,掌指揮動間,大道之力伴隨,威蓋三千丈。

    有本體八成實力的分身亦勇猛無雙,避開對方的聖器,長拳直搗黃龍。

    另一邊,逼進的霍然展動雙臂,掌指齊動,一手拍向黑衣青年,一拳砸向仇成瑾。

    黑衣青年也爲神王境強者,張口就吐出一掛法則之力聚成的河流,同時揮動手中聖劍,有開天之勢。

    光頭青年仇成瑾冷笑一聲,他爲人自負,收起了聖器,一手護住段道齊,一手化拳迎上霍然。

    轟隆隆!

    黑衣青年的聖劍力劈而下,霍然身形一轉,收回拍落的掌,轉身與仇成瑾硬撼一拳,激起漫天光華,拳芒席捲三千丈。

    巨大的反震力襲身,兩人各自倒飛而出,關鍵時刻霍然的體內再次衝出一道身影,一拳砸向了失去仇成瑾庇佑的段道齊。

    “不好!”

    倒飛而出的仇成瑾大叫一聲,又一個‘霍然’出現,他因被霍然一拳震飛,已無力再救下段道齊了。而黑衣青年亦因一招勢盡,新力未生,只能眼睜睜看着‘霍然’一拳打出。

    噗哧!

    如預料般的一樣,半昏半醒的段道齊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頭顱直接炸碎,神魂一同湮滅,自此身死道消。

    在那具分身一拳轟碎段道齊的頭顱之後便消散,而倒飛中的霍然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神情略顯萎靡。

    對於八極踏星之法,他還處於可分出一具分身上,第二具分身還未能完全,剛纔凝聚了第二具分身之後,他便遭到了反噬,再也不可能維持第二具分身了。

    唰!

    仇成瑾一把接住了段道齊的無頭屍身,看着霍然的雙眼充滿憤怒之色,極怒讓他整個身軀都在顫抖,體內涌出滔天的殺氣。

    “你……很好!很好!”他怒極反笑道。

    段道齊身死,與霍然的分身站在一起的陰鷙青年一個晃身,退到了仇成瑾的身邊,黑衣青年亦是如此,三人臉色都難看至極,霍然當着他們的面,當着大明國近萬兵士的面,殺了段道齊,這對他們的打擊很大,可以說是生平第一次!

    萬軍中取敵首級的霍然因剷除段道齊而鬆了一口氣,這一鬆不要緊,無邊的疲憊之意頓時襲上心頭。先前他被段道齊七人打成重傷,甚至瀕臨死亡,之所以能撐到現在,完全是憑着一口氣,一口對老刀子三人的歉疚之氣!

    此時這口氣因段道齊的身死而消散,讓他像是泄了氣的皮球,那無敵之氣逐漸消散,壓蓋人心的煞氣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人盡顯頹態。若是眼前這三人再齊上的話,他不可能再戰下去,恐將喋血。

    “這位兄弟自然很好!”

    從大華國那邊飛來兩道身影,一爲身着鎧甲的冷峻青年,一爲面容俊逸的白衣青年,說話的正是那白衣俊逸青年。他停在了霍然身邊,笑道:“兄弟你不錯,從大華國就開始追擊段道齊,一直追到大明國,更是當着仇成瑾等人的面斬了段道齊,若說我玉飛龍還有敬佩之人的話,你當爲其一!”

    旁邊的冷峻鎧甲青年似乎不喜說話,只是不停的點頭,顯然也被霍然的戰績給驚到了。

    段道齊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他們比霍然更清楚,能打得段道齊只有逃的份就已經很了不起,還能當着比之段道齊只強不弱的仇成瑾的面將段道齊斬了,不說這種人沒有,至少還不曾出現過!

    “玉飛龍!”眼見玉飛龍和那身着鎧甲的冷峻青年出現,仇成瑾的臉色更加難看,幾乎是黑着一張臉。而他旁邊的陰鷙青年和黑衣青年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仇成瑾靠了靠。

    二人的舉動自然瞞不過其他人,仇成瑾暗自搖頭,而玉飛龍和冷峻青年則是笑了笑。

    “你們是?”瞥了一眼玉飛龍和冷峻青年,霍然問道。這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像是要與自己爲敵,但謹慎還是好的,畢竟自己初來域外戰場,唯一相識的老刀子三人已經不在人世。

    “大華國冷言!”身着鎧甲的冷峻青年說道,惜字如金。

    對此,玉飛龍聳了聳,說道:“他就是這樣,你別介意,我玉飛龍,也是大華國之人,不知兄臺大名是?”

    “霍然。”霍然搖頭一笑,示意並不介意冷言的冷酷。

    聽着三人在互述姓名,仇成瑾三人臉色別提多難看,最前面的仇成瑾踏前一步,對着玉飛龍和冷言說道:“這小子殺了段道齊,我必須殺他!”

    “那是你的事。”玉飛龍淡淡一笑,而後轉頭對着霍然說道:“霍兄,你我一見如故,不若去寒舍一敘,正好可以向你討問討問斬段道齊的全過程。”頓了頓,他側過頭看着全身都在顫抖的仇成瑾,說道:“我想仇兄應該不會介意的,或者說……他沒實力介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