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87章 一月之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87章 一月之期字體大小: A+
     

    這一日,金烏王子於西漠滄月城現身,言稱要與人族大帝使者霍然一戰,以論至尊。

    金烏王子的這個舉動,無疑在天下掀起了一層驚濤,僅僅半日不到的時間,就已經傳遍了天下。金烏王子強大絕倫,乍一降臨鈞天界,就挑翻了夔牛族,所有人都在猜測人族大帝使者霍然會不會應戰,或者說敢不敢應戰。

    替任無良韋一笑兩人驅散了陰邪之力後的霍然在得知這一消息時只是隨意一笑,並未放在心上,準備向蚩槐、蚩炎辭行,一邊尋找蘇嫣紫,一邊繼續體悟己道。

    臨行前任無良這貨堅持要帶霍然去尋大機緣,爲了擺脫這個無恥道士,霍然將金剛經傳授給他,這纔算打發了。

    只是還沒等到霍然出分舵的大門,蒙修戚卻來了!

    在五年多以前大放異彩,連斬神魔十四聖的蒙修戚一現身,立刻引得羣雄亢奮,紛紛來朝拜,只是蒙修戚不喜這種場面,蚩槐、蚩炎兩人也就遣散了來朝拜之人。

    “臭小子,這幾年都死哪去了!”九黎教分舵後院中,蒙修戚板着一張臉說道。

    “一直在北原。”霍然笑了笑,而後面露擔憂道:“老爺子你的傷不要緊吧?”

    五年多前,蒙修戚爲了拖住神魔,等張真玄沐河等人帶來鎮妖幡和大帝法旨,他堅持戰,連斬十四聖。這個結果並不能說明蒙修戚可在聖賢之中稱尊,而是他完全不要命,燃燒一身精血向天借力,否則的話他頂多與金翅大鵬中的那位聖賢戰個平手,又怎麼能連斬十四聖呢?

    而今五年過去了,原本滿頭烏髮的蒙修戚,此時卻是半黑半白,老了幾十歲,不用想也知道,這位魔聖必定損失了不少命元。

    被霍然提及當年的事,蒙修戚眼中閃過一絲不自然,臉上卻是爽朗一笑,道:“都五年多了,再重的傷也好的差不多。”頓了頓,他似乎不想再替這個,轉移話題道:“你這個臭小子,回來了也不迴天乾村一趟,要不是無情聽到你的消息,我們還以爲你死在那個旮旯裡呢!”

    從十年前,無情就每隔一段時間來豫州城一趟,帶回一些消息,所以說天乾村中的衆人雖然足不出戶,卻知天下事。這次也不例外,霍然剛回豫州城就引發了不小的轟動,無情雖然沒有恰逢,但在之後也聽到這個消息,他當即回到天乾村,向蒙修戚說。

    提到天乾村,霍然苦笑一聲。其實在出了北原之後,他是有打算迴天乾村看看衆人的,只是想到一旦回到天乾村就會和李瑩瑩相見,而李瑩瑩又會問李焱的事時,他就生出一絲怯意。

    在李瑩瑩小的時候,他還可以找藉口對李焱的事閉口不談,而今李瑩瑩長大了,甚至幾年前就已封王,他還用什麼藉口來敷衍?

    霍然不是沒想過坦白,只是他怕自己一坦白,可能就要和那個如人間精靈般的女孩走上對立面,而且這件事對瑩瑩的打擊太大了,她能不能承受的住?

    “你和瑩瑩是不是有什麼事?”見霍然不回答,只是搖頭苦笑,蒙修戚問道。

    前幾次霍然迴天乾村的時候,一旦和李瑩瑩相處,就會表現出不自然,這些蒙修戚都看在眼裡。

    “老爺子,我是不是做錯了……”權衡再三,霍然還是準備跟蒙修戚說出了當年的事,他不好對李瑩瑩說,所以只能讓身爲李瑩瑩師父的蒙修戚來代勞。

    從當年得到血神大帝的傳承,然後到李焱和劉峰因爲一個女子而戰,最後正缺血脈之力的霍然在兩人重傷之際突出,李焱臨死前的囑託……

    蒙修戚沉默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爲世事有對有錯,只看取決於何人。

    對霍然而言,他殺了劉峰、李焱兩人,通過汲取了二人的血脈之力,他就可以修煉了,這是一件正確的事。

    但對李瑩瑩和劉峰的家人來說,霍然就是謀財害命,十惡不赦!

    當然,蒙修戚之所以沉默,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霍然本不想殺李焱的,只是李焱爲了明志,主動赴死……

    “當時發現李焱不像劉峰那般用心險惡,我是不想殺他的,可是他爲了讓我照顧瑩瑩,居然自己迎上了劍鋒……”霍然抱着腦袋一臉痛苦之色。

    若是殺了別人,他斷然不會如此,可是那是瑩瑩的親哥哥啊!每每想到這件事,他就無顏面對李瑩瑩,所以他一直逃避,即使回到了中州,也沒去天乾村。

    “你打算讓我跟瑩瑩說?”蒙修戚問道。

    霍然苦笑一聲,翻手取出一罈酒,狠狠灌了一大口之後說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我怕她一旦知道了這件事,她就不再是瑩瑩了,我怕她知道了這件,我們就做不成朋友了……”

    “瑩瑩只是把你當成朋友而已嗎?”蒙修戚接過霍然手中的酒罈,說罷便痛飲。

    聽到蒙修戚的話,霍然再次苦笑一聲。他又何嘗不知道李瑩瑩對自己早已情根深種,自己在她眼裡不單是個可親的大哥哥,還是意中人!

    “如果有空,就帶瑩瑩去一趟天乾村南邊三千三百里外的一處山洞吧……另外,幫我照顧一下如空,任其自己發展就好,不需過多幹涉。”留下這一句話,霍然便離開了九黎教分舵。

    望着霍然遠去的背影,蒙修戚顛了顛手中的酒罈,苦笑一聲:“我倒是成了專門帶孩子的了!”不過一想到那個空靈近仙,如空如幻的小男孩,他臉上立刻露出讚歎之色。

    三天後,人族大帝使者霍然出現在中州藍金城,公開回應三日前金烏王子的挑戰。

    “一個月後,神魔中年輕一輩誰若想戰,儘可到西漠神魔嶺,我霍然一併接着!”

    一石激起千層浪,大地上再次沸騰起來,紛紛猜測霍然的用意。

    雖說霍然會應戰這件事,大多數人都猜到了,畢竟自出道以來,霍然從未怯戰。只是霍然選哪不好,偏偏要選在神魔嶺,是有深意嗎?

    神魔嶺是個埋葬了諸多歷史的地方,遠古時期巫族大神后羿彎弓射金烏,就有金烏墜落於此,後神魔嶺成爲一片火海,燃燒了整整一個時代;五年前,魔聖於此連斬神魔十四聖,接着,人族至尊張真玄獨鬥神魔五大聖,太昊大帝的鎮妖幡降臨、法旨宣告……

    這一切都是在神魔嶺發生的,換句話說,神魔嶺承載了神魔萬族的恥辱!

    而今霍然邀戰天下,同樣將戰場選在了神魔嶺,這是要再爲神魔嶺描下神魔萬族的恥辱嗎?

    “好狂妄的一個霍然,本王勢必斬他!”

    “既然他霍然將戰場選在神魔嶺,那我便爲神魔萬族雪恥!”

    “他會爲他的張狂而付出代價的!”

    神魔萬族中年輕一輩的強者們紛紛放出豪言,要將霍然斬於神魔嶺,尤其是曾在神魔嶺失利的大族,更是怒氣橫生,言稱與霍然不死不休。

    相比於神魔萬族,人族之人倒是顯得平靜一些,有的在爲霍然擔憂,有的在爲霍然吶喊,有的則是崇拜霍然……不管如何,他們都會趕去神魔嶺,見證即將到來的年輕至尊戰。

    而與霍然較好的一些人,比如九黎教,在聽到霍然要在神魔嶺應戰諸多神魔族的年輕強者時,紛紛低嘆。他們自然知道霍然是什麼用意,無非就是要打得神魔萬族屈服,擡不起頭。

    只是他們覺得霍然這個舉動太過自負了些,單純的應戰金烏王子的話,霍然還有可能戰,可一旦神魔萬族中所有留守在鈞天界的年輕強者齊出,別說他一個霍然了,就是十個霍然也不夠打的啊!

    天乾村中,蒙修戚在聽到無情傳回的消息時,當即大發雷霆,張口就罵道:“這個兔崽子是不要命了嗎?一人邀戰神魔中所有的年輕強者,真當自己是無敵戰神?”

    “蒙爺爺不用擔心。”一旁的如空笑着說道:“我師父這次不會死的呢,殺他的人沒在這裡!”

    蒙修戚和無情一愣,齊齊望向天真無暇的如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幾天他們都算見識到如空的不凡了,時不時蹦出一句高深莫測的話,連他們這些大人都半知半解。

    想到霍然的囑託,蒙修戚也沒太深究如空到底什麼來歷,轉頭對着無情說道:“瑩瑩呢?”

    “師妹在瀑布那裡修煉,她還不知道這件事。”無情怪異的瞥瞭如空一眼,而後對着蒙修戚說道。

    蒙修戚點點頭,然後跟無情交待一些事情,當即就出了天乾村,向神魔嶺趕去。

    神魔嶺,五年前的大戰早已沉寂,只是地面卻依然裂的裂,大坑小坑遍佈,不少區域成斑紅狀,預示着這裡曾染過血,且都是聖血。

    再回神魔嶺,已無舊人,感受着空中還殘留着的一絲法道痕跡,霍然輕嘆一聲,沿着神魔嶺走了一圈,他每一步落下,大地都好像晃了一下,莫名的符文閃現,而後直接沒入地底消失不見。

    一圈罷,霍然就地盤坐下來,靜候一月之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