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85章 大帝使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85章 大帝使者字體大小: A+
     

    金烏的挑戰?

    霍然笑了笑,就是那隻金烏不找上他,他也會找上金烏一族。

    自得射日神弓那一日開始,接受后羿傳承的霍然就已經和金烏不死不休,霍然要射金烏,而一旦被金烏知道霍然身具射日神弓時,也會對他展開恐怖的追殺!

    即使拋開這一點不談,霍然依然是站在金烏的對立面。混沌體如空預見的一角未來中,他就是被一隻三足金烏殺死的,而他不想死的話,就只能在金烏將他殺死之前反殺之!

    雖說命運、未來這種東西神乎其神,冥冥之中上天註定,但也不是一層不變的。自古以來逆天者還少嗎?大到逆天證道的歷代大帝,小到每一位修士,從踏上這條路開始,就一直在與天鬥、與地鬥、與長生鬥。

    “怎麼,怕了?”見霍然不回答,只是低着頭沉思,伏垣冷笑道:“怕了的話你只要向天下人說一句,金烏王子大人大量,是不會和你計較的。”

    向天下人說?這不就等於屈服在金烏的淫威之下了嗎?

    一衆人族之人皆是緊張的看着霍然,他們知道人族中年輕一輩的諸位至尊都在幾年前去往域外戰場了,而今人族之中,恐怕除了霍然之外,再無一人可與神魔萬族中的年輕至尊爭鋒。

    不說霍然此時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爲人族中年輕一輩的頂樑柱,就是霍然那‘大帝使者’的身份,也不容許他未戰先怯!

    “霍然,應下來!”

    “揍死金烏王子,讓它們這羣蠻夷知道你的厲害!”

    “身爲大帝使者,怕一隻烏鴉作甚!”

    ……

    這羣人族中的年輕人血氣方剛,紛紛出言要霍然應戰,而後狠狠扇神魔萬族一個耳光。

    霍然對着諸多人族之人微微一笑,而後望着臉色不好的伏垣說道:“想要下戰書,最起碼要來個有點能力的使者,你……”頓了頓,霍然嗤笑道:“還不夠看!”

    一語落地,伏垣先是一愣,而後臉上一會兒青一會兒紅一會兒白,變臉的速度快到令人咋舌。

    “你……”氣極的伏垣張開口,卻怎麼都說不出話來。他不是不想反駁霍然,只是卻找不到反駁的話,誰叫剛纔對方完虐了自己?

    對於霍然的張狂之語,人族之人自然是樂得聽,紛紛暗道這纔是大帝使者。不過有些人想的比較深,反覆揣摩着霍然的話,猜測霍然是不是因爲怕了金烏王子,纔會把目標轉向手下敗將伏垣。

    不管其他人如何,霍然牽着如空的手繼續向着傳送法陣而去,頭也不回的說道:“叫個族中出過大帝的人來下戰書吧,或者讓那隻烏鴉自己來,還沒成年輕至尊呢,就開始擺至尊的架子,什麼東西!”

    在一片罵聲、讚歎聲、鄙夷聲中,霍然和如空沒入傳送法陣之中,跨越億萬裡,向着中州而去。

    三天後,一大一小兩人輾轉十數座傳送法陣,終於是回到了中州豫州城。在這個過程中,霍然每在一座城現身,都將引發一場不小的轟動。

    五年前的四位大帝使者在神魔罷戰時齊齊消失在世人的眼界,而今五年過去了,大帝使者終於重現人間,這讓他們如何能不激動?

    “大帝使者!”

    “歡迎使者回歸!”

    “大帝使者萬歲!英雄萬歲!”

    在霍然和如空剛出現在豫州城城門時,一道道聲浪擴散而出,讓霍然有些無語。

    當看到城內整齊排列在兩旁的諸多人族之人時,霍然斜眉一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哈哈!”一道爽朗笑聲自人羣之中發出,而後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步踏出人羣,走到處於驚鄂中的霍然身邊,拍着他的肩膀說道:“歡迎英雄回來!”

    “歡迎英雄!”

    “歡迎英雄!”

    ……

    隨着魁梧中年的一句話,萬千人族之人齊齊高呼,讓聞者熱血沸騰。

    經過片刻的驚鄂,霍然回過神,看着身前的蚩炎疑惑道:“炎叔,這是怎麼回事啊?”

    蚩炎笑了笑,說道:“你在臨北城的事已經傳遍天下了,有心人根據你乘坐傳送法陣的方向,推算出你是要回豫州,所以這些人自發的在這裡迎接你這個英雄啊!”

    說到最後一句時,蚩炎還挑了挑眉,雙眼之中盡是調侃之意。

    “我算是什麼勞什子英雄啊……”霍然臉上浮現出一抹哀傷,而後轉首望向一衆面帶炙熱之色的人們,大聲說道:“承蒙各位擡愛,英雄之名霍然是斷不敢當!”

    “你不算英雄,那誰算英雄?”有人反駁霍然的話。

    “是啊,身爲太昊大帝的使者,頒下大帝法旨以退神魔,而後又在臨北城狠狠扇了神魔萬族一個大耳刮子,英雄之名你是名副其實啊!”

    這些人被壓抑的太久了,五年多以來的怨氣在今日爆發出來。

    雖然經過五年前的事情,神魔們罷戰,言稱與人族和平相處,但是這五年來,神魔們逐漸發現了一些端倪,人族並不如它們想象的那般強大,礙於當年的神魔誓言,它們雖不會爆發種族大戰,但大地之上幾乎每天都會有神魔欺壓人族的事件,人族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將心裡的火憋住。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霍然出現了,他先是完虐夔牛族年輕一輩中堪稱第一的伏垣,而後將鳳凰說成野雞,大鵬說成老鷹,金烏更是一隻烏鴉……犀利的言語,霸道張狂的行爲,偏偏在場的諸多神魔沒有一個敢上前!

    霍然的言行舉止無疑給人族大大的解了一番氣,尤其是那些年輕人,更是將霍然奉爲至尊,在聽說霍然不日將要回到豫州城時,他們紛紛來到城門處,排列成方陣,等待英雄的歸來。

    聽到衆人的話,霍然出現短暫的沉默。深吸一口氣後,他雙眸滿含悲傷,說道:“我這點小打小鬧算什麼?當年魔聖蒙修戚連斬十四聖,至尊張真玄獨戰五大聖,另外兩位……”

    意識到自己差點說出了大密之後,霍然連忙止住,只是臉上的悲傷更濃。

    “那些前輩捨生忘死,面對神魔之時甚至做好了喋血的準備,跟他們相比,我霍然又算得上什麼?”

    霍然的一席話,勾起了衆人的回憶,尤其是一些當年在場的人,更是留下了淚水。

    他們清晰的記得當年蒙修戚斬了一位又一位的神魔聖賢,手臂被崩碎了,這位魔聖爲了節省法力,都不曾修復。魔血染了他一身,地面都被染紅,可他愣是沒有吭一聲,直戰到再無力而戰時才罷休。

    至尊張真玄亦如此,一人獨鬥五大聖,那位老人以蓋世神威壓得諸多神魔喘不過氣。那個場面是威風,但誰又會不知道其中的艱險?大聖非凡人,動則間拔山倒海,至尊依然獨戰五位同級別的強者,以命相搏……

    還有他們所不知道的,在雙月丘,東皇鍾欲出世,沐河與如淵兩人以身赴險,燃燒血肉之軀,爲的只是鎮壓這件神魔族中的無上至寶……

    一幕幕過往的畫面在衆人的腦海間徘徊回放,無聲的眼淚沾溼衣襟、滴落在地。

    一時之間,從開始羣雄雀躍的氣氛,轉變成悲傷,場面靜了下來,只餘一些低泣聲。

    “好了好了,往事不要再提!”蚩炎回過神,笑着對霍然說道:“來,去九黎教分舵,炎叔給你接風!”

    笑雖笑,只是他那眼神深處卻殘留一絲哀傷。

    霍然依然沉浸在過去當中沒有反應過來,不被世事沾染的如空拽了拽他的衣袍,他這纔回過神,對着蚩炎點點頭。

    在一片充滿敬意的目光中,三人向着九黎教分舵而去。

    九黎教分舵大廳,蚩槐坐於首座,蚩炎左上,霍然右上,而前段時間剛好回到豫州的任無良、韋一笑兩師兄弟也在。

    在見到霍然這個老鄉時,韋一笑差點沒哭出來,本就性格有些猥瑣的他,跟任無良在一起五六年,再說他猥瑣都是侮辱了‘猥瑣’這個詞。兩師兄弟本來因再見霍然顯得很高興,只是在看到小男孩如空時,齊齊甩開霍然,轉而換作一副高人模樣,開始忽悠如空。

    “小娃娃,貧道見你印堂發黑,未來多舛,不若拜入貧道門下,貧道可爲你逆天改命,且助你登上天地的巔峰!”這是老無良道士任無良說的。

    “小兄弟,我見你與我有師徒之緣,不如順天應命,你就拜我爲師吧!”這是小無良道士韋一笑說的。

    看了眼這一大一小兩個無良道士,如空歪着腦袋說:“這位伯伯、這位叔叔,你們以後要小心喔,不然會有鬼纏着你們的!”

    聽到如空的話,兩人就跟被雷擊了一樣,連忙跳到一旁,雙眼緊盯着一臉天真的小男孩,那模樣就跟真見鬼了一樣。

    對於這兩人,霍然直接無視,對着蚩槐和蚩炎說道:“槐叔、炎叔,你們怎麼都在豫州城,鐵山城不需要駐守嗎?”

    霍然話落,兩人苦笑一聲,蚩炎自嘲道:“自神魔出世以來,鐵山城就已經被血狼族攻克了,而今血狼族是鐵山城的霸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