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79章 前輩大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79章 前輩大義字體大小: A+
     

    近來的大事實在是太過詭異和頻繁,先是神魔萬族莫名其妙突破了北冥海的桎梏而重臨人間,而後兩族聖賢戰、大聖戰,接着原本鎮壓神魔的鎮妖幡橫空,太昊大帝法旨降臨……

    因爲鎮妖幡和大帝法旨的緣故,神魔們懼了,言稱不再與人族戰,並且發下了天道誓言。神魔的誓言一發,鎮妖幡立刻搖動,再次橫空而過,消失在天際。

    當然,對於最後一件事,不管是人族還是神魔,都以爲這杆仙幡是完成了其使命,所以纔會再次消失,但沐河等五人卻不這麼認爲,尤其是霍然,在看到鎮妖幡徑直飛向東域來時的方向時,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原因有二,第一:鎮妖幡此舉預示着雙月丘底下的東皇鍾要突破封印,重臨人間。

    第二:他的玄黃寶塔要遭殃了!

    之前五人爲了拔出鎮妖幡,將各自的法器都置於雙月丘,代鎮妖幡暫時的壓制東皇鍾。其他四人不用說,法器都爲強大的聖器,有着蓋世偉力。而霍然的玄黃寶塔雖不是聖器,威力不如其他四件聖器,但勝在它的材質舉世無雙,也勉強可以鎮壓。

    此時東皇鍾發難,那三件聖器毀了就毀了,花點時間精力又可以重新鑄煉出新的,但玄黃寶塔不一樣,舉世無雙,若是被東皇鍾毀了,霍然非得哭死不可!

    “河叔……”霍然一臉急切的看着沐河,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他自然知道另外四人是在擔心東皇鍾,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法器,在這個時間段,他總不可能說我們快點吧,慢了的話我的玄黃寶塔就沒了!

    另外四人都是人精,除了張真玄之外,隨便一個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存在,一眼就看出了霍然到底在擔憂什麼。

    爲首的沐河瞥了一眼霍然,而後大手一揮,帶着四人直接撕開了空間,在空間之中跳躍,以此來追趕鎮妖幡。

    再一次見識到沐河的強大,霍然依然震驚不已。他已經知道張真玄和如淵這兩人都是大聖的境界,絕世強大,但卻不知道東福來和沐河到底是什麼修爲。

    前者還好,不顯山不露水,但看張真玄和如淵的態度,就知道他差不多也是大聖的境界。只是沐河……最先開始霍然以爲沐河是個強大的王者,後來到了王者境的時候,他又覺得沐河應該是一尊聖賢,可是而今見沐河帶着四人直接撕開空間來跳躍,才發現沐河最起碼是大聖,而且比另外三人更爲強大,畢竟另外三人對他都要尊稱一聲‘前輩’。

    念及此,霍然又不得不揣摩沐河的來歷,怎麼這麼強大的一個人,會甘心做沐家外門的執事,且一直隱藏修爲呢?

    陰謀嗎?霍然搖搖頭,和沐河生活過一年的他清楚沐河是個什麼樣的人,雖然有點神秘,但行事絕對光明磊落,若是其對沐家有什麼企圖的話,完全可以憑藉絕世神功來達到,沒必要潛伏多年,使些小手段。

    在霍然揣摩沐河的這短暫的時間裡,沐河再一次撕開了空間,帶着四人降臨人間,而五人正好看見鎮妖幡攜帶着無與倫比之勢從天而降,直直插.入如龍長嶺的七寸之處。

    嗡!

    無數道痕飄蕩,遍佈了整個雙月丘,帝威席捲萬里,讓這裡看起來恐怖無雙。

    鎮妖幡大綻仙輝,璀璨炫目,周圍有五件法器在上下沉浮,內中器靈彷彿受到了什麼壓制,一聲聲怒吼低喝傳了出來。

    “別去!”

    見到玄黃寶塔遭遇危險,一方塔角都崩碎了,霍然當即就要衝過去,卻被張真玄攔住。

    “東皇鍾在衝擊雙月丘,欲借玄黃寶塔反太昊大帝的佈置,將雙月丘重新佈置成大福之地!”沐河雙目灼灼,盯着雙月丘幽幽道,而後想到了什麼,瞪了霍然一眼,說道:“你千萬別用紫極仙瞳,否則產生的反噬之力絕對可以要了你的小命!”

    霍然身體一震,連忙散去想要動用紫極仙瞳的想法,轉而一臉焦急道:“河叔,怎麼會成這樣子?”

    “失誤啊!”一直都不曾言語的東福來低頭一嘆,說道:“我等只想到了玄黃之氣有鎮壓一切的偉力,卻忘了東皇鍾同樣蘊含了一絲玄黃之氣,可以溝通玄黃寶塔,借玄黃寶塔反鎮太昊大帝的仙幡!”

    “恐怕遠不止這麼簡單!”沐河雙眉擰成一條線,一臉嚴肅道:“我看東皇鍾是想吞噬玄黃寶塔,以此來達到晉升爲仙器的目的!一旦玄黃寶塔被其吞噬同化,待其成長爲仙器的話,恐怕鍾靈將擺脫器靈的限制,成爲一個不是東皇太一的東皇太一!”

    “什麼叫做不是東皇太一的東皇太一?”霍然問道。

    “前輩的意思是說,一旦東皇鍾同化了玄黃寶塔進化成爲仙器,那其中的器靈就有可能會成爲一個活生生的生物,而且絕世強大,恐怕會是大帝級別的存在!”一旁的如淵說道,這個結果無疑是恐怖的,東皇鍾是太一一手鑄煉而成,其中的器靈就是太一的一絲神魂,若是東皇鍾成爲仙器的話,搞不好東皇太一會以另類的方式重生!

    “什麼?!”霍然大驚,真要如此的話,那豈不是天下大亂了?不是東皇太一的東皇太一重生,一定會代神魔征戰,屆時還有人族生存的空間嗎?恐怕又將重回上古時代了!

    “那怎麼辦?”霍然問道,現在不光是他的玄黃寶塔有難,而且關係到一位神魔大帝是不是會重生,事態已經發展到比神魔重臨人間更爲嚴峻的地步。

    “我去填!”張真玄面無表情,身上涌起磅礴的氣血精元。

    霍然不知道張真玄的言下之意,但另外三人卻是清楚的很,沐河一把將衝出去的張真玄給拽了回來,喝道:“胡鬧!”

    “前輩!”張真玄目光掃過沐河在內的三人,說道:“我們四人中,如淵老哥就不用說了,若非前段時間得長生花之助,恐怕再有個十數年就要坐化,而前輩你和東老哥亦在走下坡路,唯有我,出道不過數百年,體內氣血旺盛無比,只要燃燒血肉精華,一定可以鎮住東皇鍾!”

    張真玄一語落地,霍然纔算明白了他是什麼打算,原來張真玄居然打算以身來填雙月丘,以一身的精氣神來鎮壓東皇鍾!

    “就像你說的,我已經處於人生的盡頭了,現在由我去填,也只不過是提前幾年死而已。”老人如淵豁達,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都帶着笑,任誰也想不到這是一個要去送死的人。

    東福來點點頭,說道:“真玄你還年輕,一百年的輝煌,一百年的落寞,讓你勘破了紅塵,道心已然堅固無比,前途不可限量,我等殘命之人死便死了,日後人族還需你來守護!”

    霍然傻眼了,看着幾人你一言我一句,都搶着去送死,他忽然覺得自己好自私,這些前輩的胸襟是何等偉大,爲了人族,他們甚至可以主動去送死,而自己卻還在爲一件法器發愁……

    “我不要玄黃塔了!”霍然眼眶泛紅,大聲說道。

    嘭!

    如淵一巴掌拍在霍然的腦袋上,笑罵道:“臭小子,誰爲了你的玄黃塔啊!”

    “好了,不要爭了!”

    在場中最爲年長,修爲也是最高的沐河制止幾人,而後說道:“福來你和真玄兩人在這保護霍然,雙月丘由我去填,若是不夠的話,如淵你再上!”

    “不行!”

    “不行!”

    張真玄和東福來兩人異口同聲道。

    “你們是希望前輩把你們倆鎮壓嗎?”聽到沐河的話,如淵心裡一嘆,而後看着張真玄和東福來兩人笑道:“想試試前輩的修爲,也不是這麼個試法啊!”

    “我……”張真玄和東福來還想說什麼,然而沐河卻強勢出手,雙手揮動,拘來無上大道,一道道法則之力如海浪般撲向兩人,而後化作一個囚牢,將二人牢牢困在方寸間。

    “前輩!”

    張真玄大吼,揮掌拍擊,欲突破這個法則牢籠。但他先爲拔出鎮妖幡而損耗了大量氣血精元,後又與五大聖征戰,此時頂多就是聖賢的實力,如何能夠突破最起碼是大聖修爲的沐河所佈下的牢籠?

    東福來亦在掙扎,但終究是差了沐河一籌,未能突破。兩人見大勢已定,俱是老淚縱橫,齊齊對着沐河跪了下來。他們知道,若是不出意外的話,這位前輩就再也回不來了

    對此,沐河只是笑了笑,目光掃過法則牢籠中的兩人,而後落到一旁同樣滑落清淚的霍然身上,笑道:“霍然你要好好修煉,玄黃塔我會給你送出來的,以後的人族就交給你們了……還有,當初和你的約定就此作罷,因爲不需要了。”

    “不要辱沒了八極踏星,另外幫我照顧一下沐家……”

    雙月丘,鎮妖幡時降時升,散發出蓋世之力,只爲重新插回原本屬於它的位置。旁邊,一股從地底涌出的偉力拖拽着玄黃寶塔,要這件將來可成爲一方帝器的至寶拖進地底。

    滿頭濃密黑髮狂舞的沐河大笑三聲,臉上帶着堅定之色,呼嘯間投向那片無數道痕交織的地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