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70章 改天換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70章 改天換地字體大小: A+
     

    雙月丘,位於東域徐州境內,與東極皇朝的皇都正好一東一西,遙相呼應。

    之所以叫雙月丘,是因此地爲丘陵地帶,而漫漫九千里的丘陵兩旁分別佇立一湖,且都爲半月形。從高處俯視,就好像兩輪半月夾着一條長龍,頗具神奇。

    雙月丘之前,霍然與如淵即驚又駭的望着插於兩湖之間長龍七寸處的鎮妖幡,皆是說不出話來。

    “凶氣,這裡居然變成了大凶之地……”許久之後,老人如淵張了張嘴,說出這麼一句話。

    聽到老人的話,霍然從驚駭轉爲疑惑,對着老人說道:“前輩也懂法陣?”

    老人瞥了一眼霍然,面無表情道:“稍微瞭解一些,相傳你在法陣一道上的修爲不弱,想來你應該看出此地的陣勢了。”

    換作以前,老人說這句話一定會笑着,只是此時的景象讓他觸動太大,根本沒了言笑之心。

    霍然點點頭,看着那被兩湖夾着,仿若長龍的丘陵地帶說道:“這是兩池夾龍,暗合天地勢,本爲大福之地,只是不知爲何呈現大凶之兆……”

    一靠近雙月丘時,霍然就感覺到了陰冷之氣,按理此地應是陽光普照的,此時卻是陰暗,更爲怪異的是,兩湖中間的丘陵不溼潤,卻顯得乾燥焦躁,仿若一片被大火灼燒過的土地。

    事出反常必有妖,當即霍然就猜到一個可能,但因不能確定,所以沒有說出來。

    “二十萬年前,這裡曾先是被一場大洪水淹沒,待洪水退去之後,不久又遭天火灼燒三日三夜。”如淵半眯着眼,審視着那杆仙幡。

    “天敗!天枯!”霍然瞪大了眼睛,張口說道。

    在看到那片焦灼土地的時候,他就推測這裡可能天枯之象,可沒想到這不光是天枯之象,而且天枯並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經過一場大火所致!最爲恐怖的是,這裡還遭受洪水推淹,在天枯的基礎上又多了天敗!

    天敗,在乾坤圖錄上有記載,其地曾受洪水推蕩,龍神不安,犯之者子孫流離。

    天枯,其地毛皮焦硬,乾燥不滋,龍神兇敗,犯之者子孫夭絕。

    一處好好的大福之地,是誰要將其毀了,不光毀了,更讓它成爲絕世大凶之地,誰入主這片地的話,必將斷子絕孫!

    “你知道這是誰做的嗎?”如淵淡淡開口,面上依然沒有半點表情,只是那對眸子始終沒有離開那杆仙幡。

    見如淵盯着鎮妖幡不放,就是傻子都能猜出來這件事肯定和太昊大帝少不了干係,而且如淵也說了,天敗天枯之象均是在二十萬年左右後天形成的,那個時候正是屬於太昊大帝的時代。

    “是太昊大帝嗎?”霍然問道,雖然心底猜測十有八九是太昊大帝所爲,但依然需要如淵來確定。

    如淵眸綻精光,悠悠道:“早年老朽曾來過此地,那會兒這裡雖然如你說是兩池夾龍,爲大福之地,但因天敗天枯的緣故,這裡顯得很是平常,故此纔會二十萬年無人來探秘。”

    “而今我終於是明白了爲什麼大福之地加上天敗天枯,爲什麼即不顯大福,也不顯大凶了,一切只因龍穴通天地,大凶之氣和大福之氣兩兩相抵!”

    “可是而今鎮妖幡立在長龍七寸處,正好堵住了龍穴,封閉了大福之氣,所以兇相盡顯!”霍然接着如淵的話說了下去,這個事實太可怕了,鎮妖幡爲太昊大帝之物,二十萬年不動,一動便改天換地,直接毀了一處福地……

    太昊大帝爲什麼要這麼做?霍然不明白,一代大帝,而且是對人族貢獻巨大的大帝,他爲什麼要將一處好好的福地給毀了,這不是造孽嗎?

    似乎是看出了霍然的不解和疑惑,老人裂開嘴,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笑,“如果你知道這裡是誰的地方,那你一定會拍手稱快。”

    “這裡已經有主了?”霍然一句話脫口而出,話畢之後才發現自己真是問了一個白癡問題,這麼一處大福之地,若是無主的話才奇怪。

    “傳聞……”老人頓了一下,看着霍然故意買了一個關子,再見到霍然翻白眼的時候哈哈一笑,說道:“傳聞在遠古時代的最後一刻,無上帝器東皇鍾自主搖動,以鐘聲終結了遠古時代,也以鐘聲開啓了上古時代,在大道因時代變遷而歸位之際,東皇鍾降落在雙月丘,自此長眠。”

    “東皇鍾……”霍然輕喃,露出疑惑之色,而後想到了什麼,驚道:“東皇太一!”

    那是神一般的男子,開創了自古以來都不曾有的神話,於其兄證道成帝后不久,憾然擊破天地桎梏,一舉證道,他的強大,震爍了天地數百萬年。

    而東皇鍾正是東皇太一的成道之器,亦名混沌鍾,傳說這是世間最爲接近仙器的帝器,擁有定住時空的絕世偉力。

    聽到如淵說東皇鍾就在雙月丘之下,這讓霍然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東皇鍾既然在東皇太一坐化數十萬年後的太古時代最末期自主出世,且入主大福地,那其主是不是沒死?

    明知雙月丘乃是東皇鍾落身之處,太昊大帝毅然將這大福之地改天換地,一手促成大凶之地,太昊大帝是不是因爲發現了什麼纔會如此做?

    對了!東皇太一是神魔後裔,乃是曾經的天帝之弟,即使他死了,其成道器依然會爲神魔征戰,一直與神魔鬥爭的太昊大帝自然知道東皇鐘的強大與可怕,若是任其出世的話,必定舉世無匹,爲了人族着想,所以他纔會鎮封神魔萬族共尊的無上至寶!

    “太昊大帝實在是太強大了,不光推算到了神魔會出世,人族將面臨大難,更是留下諸多後手,先將東皇鍾這等被譽爲最接近仙器的帝器提前封了,有此大凶之地在,東皇鍾怎能爲神魔征戰?”如淵不知道霍然在想什麼,但多少能猜到,他又何嘗不這麼想?

    霍然笑了笑,心裡也在讚歎着太昊大帝的未卜先知,只是想到兩人此行的目的,他面露憂慮道:“前輩,如今神魔勢大,縱使太昊大帝提前將東皇鍾給封印了,但我們如何抵擋神魔萬族?”

    從古至今,神魔雖然被人族打退了一次又一次,但每次都是在有大帝的情況下,而一旦人族無帝的話,人族都敗得一塌糊塗,上古時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整整百萬年的時間,人族都是作爲階下囚、食物的身份繁衍下來。

    “我說過,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鎮妖幡!”

    如淵凝視着卓然而立的仙幡,‘撲通’一聲跪立在地,對着迎風招展的仙幡大呼道:“人族如淵,懇求大帝顯靈,賜我等仙幡以鎮神魔,還人族一個朗朗乾坤!”

    言罷,通通通的不停磕着腦袋,而其言卻蘊含着一種道,於四周響蕩不散。

    霍然驚呆了,沒想到老人居然會以這種方法來求仙幡,不過想想也是,如今的雙月丘乃是大凶之地,還真沒有誰敢踏足。

    在如淵做此舉之後,屹立在長龍七寸,鎮封龍穴的仙幡霎時亮了起來,幡身都在抖動,似乎要破土而出。

    這個景象很顯然代表了仙幡中的器靈聽聞到了人族的呼喚,只是不知爲何卻沒能破土而出。

    “仙幡處於覺醒的過程,想要破土而出,但被雙月丘之下的一股力量給羈絆住了,快點以誠懇之意徹底喚醒仙幡中的器靈!”如淵撇頭對着霍然說道,而後繼續叩頭高呼。

    耳聞如淵之言,霍然想也沒想就跪了下來,識海中溢出神魂之力,直達仙幡處,同時高呼:“人族危難,恰逢神魔出世,懇請大帝賜下仙幡以鎮神魔,還我人族朗朗乾坤!”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霍然明顯感到自己體內有經文在隆隆作響,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破體而出,直入仙幡。而得到這股力量的仙幡光芒更甚,幡身搖動的更爲劇烈。

    可惜的是,仙幡內中器靈依然被雙月丘之下的某種力量禁錮了,始終不能徹底覺醒,自然就不能發揮出神力破土而出。

    咻……咻……咻……

    就在此時,天邊三道身影劃破長空,眨眼之間就降落在霍然和如淵身邊,三人落地的第一時間就是雙膝跪地,對着仙幡叩首高呼:

    “人族臨大劫,神魔已出世,懇請大帝顯聖,賜我等仙幡以鎮神魔!”

    讓霍然驚訝的是,三人中竟然是沐河和張真玄,而另一位藍袍老人則不曾見過,但一身偶爾溢出的氣勢卻是讓人窒息。

    幾人都不再言語,運轉玄功以大.法力、大毅力傳出懇求大帝的意念,張真玄更是體表溢出濃濃的氣血,化作一條血色長河跨越千百里而澆注在仙幡之上。

    嗡!

    得到幾人意念和張真玄無窮氣血補充的仙幡搖動的無比劇烈,讓空間在如湖水般泛動起來,彷彿下一刻就將破土而出。

    ……

    神魔嶺,五大勢力加上百花宮,無數高手頂着炎炎烈日,忐忑的等待着神魔的降臨。

    忽然,遠方天際出現一個黑點,黑點速度快絕人寰,瞬息間出現在神魔嶺,化作一尊丈高如鐵塔般的中年男子,引得幾大勢力之人紛紛側目。

    “別這麼看着我,要不是看出了你們肯定不會拿出全部底蘊來對抗神魔萬族,魔爺我會冒天下之大不諱而出世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