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69章 人神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荒劫 - 第169章 人神魔字體大小: A+
     

    神魔,真的是神魔!

    被如淵帶着極速飛行的霍然臉色驟變,當時一直未曾有什麼異樣的鎮妖幡幡面之上的神魔突然大亮,原本只是畫中物,卻彷彿活過來了一般,見此他就懷疑這是不是與神魔後裔有關,此時如淵肯定了他的猜測,這讓他有些擔憂不已。

    自盤古斬混沌神魔、開天地以來的歷史很清楚的告訴了每一個人族之人,神魔殘忍嗜殺,視人族爲食物。太古時期和近古時期還好,這兩個大時代人族都出現了大帝,護得人族周全。

    而上古時代整整百萬年的時間,人族不曾出過哪怕一位大帝,而神魔後裔這個自天地未開闢以來就存在的龐大種族中,大帝卻層出不窮,除了太古以前的混沌時期,若說哪個時代大帝最多,毫無疑問就是上古時代!

    沒有大帝的人族對於神魔族來說是羸弱不堪的。人族先天條件就不如神魔,在體質上根本無法和神魔相提並論,即使形態暗合天道,在悟道方面要優於神魔,但神魔根本不可能給人族崛起的機會,整整百萬年,人族別說出現大帝了,就是聖賢都如鳳毛麟角。

    若非神魔視人族爲血食,不想斷了‘口糧’的話,恐怕在上古年間初期,人族就已被滅族,哪有如今成爲天地主角的機會?

    而今被太昊大帝強勢鎮壓了二十萬年的神魔重臨人間,其要害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惶惶不可終日。

    霍然雖不是鈞天界本土人,但來到這裡也有些念頭,對於這段歷史亦瞭解。身爲人族的一員,他自然很是擔憂,剛想張口說什麼,卻被如淵打斷:“放心吧,神魔固然強悍,且如今的數量不輸於人族,但歷代大帝又怎麼可能沒有推算今日之結果,早已留下後手爾!”

    大帝留下了對付神魔的後手?霍然詫異的看了一眼如淵,而後轉頭望向前面那杆不知要飛向哪兒的仙幡,鎮妖幡難道不單是爲了警示神魔,還是太昊大帝留下應對神魔之亂的至寶?

    雖心有疑慮,但見如淵卻無開口之慾,霍然也只能將到了嘴邊的話重新嚥了回去,心只道那些死了幾十萬年的大帝們千萬別算錯了,否則人族必將消亡在這場浩劫之中。

    神魔中的諸多強族與五大勢力定下一月之期,這一個月間四方雲動,大地重新變了樣,許多大城之中不再只有人族,多了不少生面孔,他們當中有的邪氣凜然,有的神魔之氣沖天,更甚者還有不少獸形怪物。

    蛇首人身、四目怪人、背生雙翼兩耳尖長、八隻手的、六條腿的……層出不窮,這些都是神魔族之人,低調且修爲足夠的在進城之前基本會化成人形,雖然氣息完全不屬於人族,但外形倒是跟人族沒有太大的差別。

    而囂張狂妄的,完全就是以本體入城,只是以神通稍微縮小了些身子而已,於人羣間囂張跋扈,常主動挑事。

    突然與陌生的種族同在一起生活,且這些新來的還大部分蠻橫不可一世,人族之人說不介意那是騙人騙己。但五大勢力早已聯合聲明,望各位人族同胞暫且忍耐,再加上神魔族勢大,他們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惜的是,人族一昧的退讓,更加點燃了神魔的狂暴戾氣,開始它們還會找藉口挑起事端,發展到後面索性見誰不爽就大打出手,大地上一片混亂,人族怨聲載道。

    中州,豫州城。

    嘭!

    一位身材精悍,有着一頭血色長髮的青年揮掌拍飛一位九黎教教衆,在其落地吐血之際,血色長髮青年嗤笑道:“一個雜種也敢當本公子的路,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噗!

    原本只是嘴角溢血的九黎教教衆被青年一句話氣得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他撐起身子,一把擦掉嘴角血漬,冷冷的盯着青年,不含感情道:“你,再說一遍。”

    “呦呦!”

    見此,血色長髮的青年回頭看着身邊幾位同伴,一臉調侃的笑,說道:“你們看,說他是雜種還不高興了呢!”頓了頓,話鋒一轉,斜視被氣的渾身顫抖的九黎教教衆道:“雜種就是雜種,早點滾出本公子的視線,否則必定斬你!”

    “放肆!”

    九黎教教衆本就生性剛烈,無緣無故被這血狼族的青年打了一掌本就心懷無邊怒氣,接着對方又出言罵自己是雜種,這叫他如何忍?當即一聲大喝,提起天王境所有的法力,舉拳就打向血發青年。

    血發青年身後的幾位同爲血色長髮的中年見有人居然攻擊自家公子,當即就要踏步上前斬了那九黎教教衆。奈何血發青年卻是擺擺手,示意它們不要動,然而淡笑着雙手背後,任由對方一拳打過來。

    “找死!”血發青年此舉無異於將九黎教教衆不放在眼裡,這讓他怒氣更甚,腳下用力一蹬,在被法陣穩固的青石地板承受不住巨力而爆碎的剎那躍起了身子,如山般的鐵拳大放黑光,直接鎮壓而下。

    嗡!

    血發青年一直淡笑着,連身子都不曾動,在那鐵拳距離他面門不過寸許的時候,其額前陡然間撐起一片血色光幕。九黎教教衆一拳而下,正中光幕之上,奈何光幕未碎,他自己卻如遭巨力,身子拋飛出三丈,重重落地,揚起一陣煙塵。

    噗!

    九黎教的青年連吐幾口鮮血,不甘的望着那挺拔如山的血發男子。他敗了,敗得一塌糊塗,對方都不曾出招,單是戰氣就將自己震成重傷。最爲重要的是,那個男子看起來很年輕,在九黎教之中,除了少主蚩無敵之外,年輕一輩中能勝他的不超過五指之數。

    這個男人該有多強?

    他心底生出一陣無力感,恐怕也唯有少主才能與之爭鋒了吧!

    “我說過,不滾出本公子的視線的話,必定斬你。”血發青年擡腳緩緩走向依然躺在地上的九黎教青年,一臉揶揄之色。

    周遭圍觀的人族、神魔有不少,神魔就不用說了,見這位血狼族的公子如此戲耍人族,大部分都拍手稱快;而人族之人卻各個低頭嘆息,以往在中州爲尊的九黎教都成如此,他們雖心有揚人族之威的念頭,卻無撥亂反正的力量。

    他們都看出了那血發青年雖然臉上佈滿笑意,但雙眼之中卻縈繞着嗜血之氣,此時走向九黎教的青年,除了要下殺手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嗎?

    可是看出了又能怎麼樣,上前去?那是找死!躊躇了片刻,最後只有一片輕嘆聲。

    九黎教的青年並不懼即將到來的死亡,他努力撐起身子,昂首望向已經走近的血發青年,語氣鏗鏘道:“人族不怕死,九黎教不怕死,今日我蚩天穹雖死,但只不過比爾等神魔早入輪迴一步而已,放心,我一定不會那麼早就踏入輪迴的,因爲我想在輪迴之前看到你們神魔殆盡!哈哈哈!”

    蚩天穹的一席話,惹得原本低頭嘆息準備離去的諸多人頓步,而後齊齊轉身。對啊,神魔就真的那麼可怕嗎?歷代大帝不是將它們打得節節敗退屁滾尿流嗎?

    人族之人從原先的頹廢轉向士氣高昂,一位中年帶頭踏出人羣,高聲道:“對,人族不怕死,不懼戰,神魔算什麼,還不是被我們打敗了一次又一次嗎?”

    “不錯,神魔要戰便戰,人族盡接之!”

    “要戰便戰,人族不懼!”

    ……

    有了一人帶頭,立刻涌現出無數人,他們各個昂首挺胸,想到了那些埋藏在時間長河中的歷史。從太古時期以來,初生的人族便多難,可不是依然挺了過來嗎?經過近古時代的諸位大帝帶領發展,人族早已成爲天地主角。

    初生脆弱的人族都能與神魔相抗,而今已是天地主角的人族需要怕神魔嗎?

    在場的人族之人衆志成城,全都站在蚩天穹身邊爲其掠陣,成千上萬的人集結起來,氣勢無疑是恐怖的,迫得血發青年舉步維艱,難以再向前。

    “滾回北冥海!”

    衆多人族齊齊一喝,似天音如神言,血發青年臉色一變,不着痕跡的後退一步。這些人的修爲雖然普遍不高,但集合起來信念一致,竟憑空生出一股神奇的力量,迫得他不得不退。

    信仰,這是信仰之力!

    人族會聚起來,神魔亦會。雖然神魔族類衆多,不少族類之間都不合,但在場中與血狼族交好的族類不少,它們都站在了血發青年的身邊,與其一起與人族對峙,場面一時之間有些肅殺蕭索,衆人的戰火都在熊熊燃燒。

    “各自都散開吧,一月之期即將到來,到時候是戰是退自有結論。”人族之人的心中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聲音,而神魔亦聽聞類似的聲音,最後兩方齊齊冷哼,卻還是散了開來。

    一切只待一個月後!

    時間之輪不會爲誰而停止轉動,它的速度是恆定的,一個月的時間便悄然而過。而在此時,飛行了一個月的鎮妖幡終於是停止了飛行,幡面拍動獵獵作響,橫貫長空後一把插在了岩石之中。

    咻!

    一直追隨鎮妖幡而行的如淵和霍然兩人在半個時辰之後從天而降,兩人遙望百里之外的鎮妖幡,臉上閃現出驚喜和驚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