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68章 暗流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68章 暗流涌動字體大小: A+
     

    帝器之威不用言喻,可掃落天上星辰,打碎腳下大地!

    此時軒轅劍和龍珠這兩件帝器同出,還未展開殺伐,單就逸散出的氣勢就恐怖絕倫,讓得烏雲沉沉,遮天蔽日。

    霸氣無邊的軒轅劍一出,龍族之首敖嵐的雙目立刻縮了起來。縱使有千萬個不願,他依然不得不承認那是一把充滿傳奇和神話的劍,在太古時期那個丰神如玉的男子就是持着這把劍將當時的龍王斬殺,甚至使得龍族一度成爲人族的附庸。

    龍珠爲龍族至寶,也爲帝器,但其成爲帝器的時候是遠古初期,比軒轅劍要晚數十萬年。兩器雖從未逢面,但這一刻卻仿若生死宿敵,彼此都在大放光芒,氣勢節節攀升,進行另類的對抗,要在氣勢上壓過對方。長此以往下去,兩件帝器之靈竟都有被喚醒的跡象!

    這樣的一個結果讓龍族和東極皇朝的人都有些始料未及,高深莫測的老人和龍族之首敖嵐分別按住自家帝器,以秘法壓制,不讓情況越演越烈。

    眼見對方如此爲之,兩人都有些心照不宣。之所以現出帝器,無非只是想作爲一種震懾,以帝器攻伐?絕對是兩敗俱傷!而且因爲兩族存在着大仇,搞不好帝器會自主復甦,內中器靈代離世的主人征戰,屆時必將生靈塗炭,流血漂櫓。

    通過大帝傳下的獨特秘方,兩人總算是暫時壓制住了蠢蠢欲動的帝器,名爲姬康的老人懷抱軒轅劍,對着手託龍珠的敖嵐說道:“神魔乍一出世便於大地上造下滔天殺孽,我等人族守護者還未上門討伐,你龍族倒是先來,哼哼,難道忘了這近百萬年來的教訓了嗎?”

    從沐太清證道成帝之後的近百萬年來,諸多神魔後裔雖然一次次被人族大帝驅逐至北冥海,但它們每隔七八萬年,一代大帝坐化之際,都會捲土重來,由北冥海殺回大陸。

    可惜的是,每當它們滿懷希冀,自信滿滿的時候,人族都會出現一位蓋世帝者,以強勢手段將它們重新驅趕回北冥海。

    神魔後裔源自混沌神魔,每一族都天賦異稟,強大絕倫,相比之下人族卻要羸弱不少。以往每次神魔入侵,都會有人族大帝挺身而出,平息戰亂,而今所有人都知道近二十萬年都不曾有人證道成帝,誰來拯救人族?

    本就強大的神魔,又隱忍了二十萬年,發展到什麼地步沒人知道。天下人擔憂,東極皇朝擔憂,姬康亦擔憂,不知敵人底細,他只能妄圖搬出歷史,不求退敵,但求讓敵人心懷忌憚,不敢妄動。

    果然,姬康的一句‘歷史’,讓包括敖嵐在內所有龍族,以及一衆神魔身軀顫抖不已。近古時代是神魔的黑暗時代,一次次入侵,卻一次次遭受重創,面對人族大帝的那種無力感,即使過去了再多年也不能忘懷。

    場面一時之間竟靜了下來,不管是東極皇朝的人,還是以龍族爲首的諸多神魔後裔,都忐忑不已,彼此都不着痕跡的拉開一些距離。

    許久,敖嵐仰天大笑幾聲,說道:“人族真是耍得一手好陰謀啊,本王差點被你們騙了!”

    “二十萬年前太昊小兒將我無數神魔後裔封印在了北冥海,且立下鎮妖幡以示警戒,然而那封印已被我們打碎,鎮妖幡亦感受到我神魔無匹的氣勢而遁走。自神魔出世的那一刻,天地大變,大道歸位,預示着根本沒有大帝存世,人族若是沒有大帝存在,如何與我神魔爭鋒?”

    因爲太過懼怕人族大帝,敖嵐根本沒有細想,先入爲主的認爲還有大帝存世。可是仔細一想之下,若是大帝存在的話,爲什麼神魔大殺四方卻沒有受到制裁呢?

    那就只有兩個結果,第一:人族無帝!第二:人族大帝根本不在大地之上!

    可是,神魔突破封印的時候,他明顯感應到了天地在那一刻變了,連大道都重新歸位,這代表着上一任大帝合道時留下的天道印記已經被抹去,預示着而今根本無帝,是帝路爭鋒的時代!

    如此一來,神魔還有什麼好怕的?

    “是嗎?”

    然而,聽到這些的姬康卻是勾起嘴角,蒼老如樹皮的臉顯得猙獰可怖,“這百萬年來,每次神魔入侵,人族都會出現大帝守衛人族,而今亦是,雖不曾有新帝出現,但舊帝仍存,只不過大帝不在鈞天界而已,大帝歸來之際,便是你等神魔滅族之時!”

    越說到後面,姬康說的越鏗鏘有力,字字擲地有聲,響徹在場每一位神魔的心中。

    敖嵐一對濃眉皺起,不過而後又舒展開來,一臉鄙夷之色,道:“你以爲本王會信嗎?你以爲衆多神魔會信嗎?”

    “不信的話,你們可以試試。”老人姬康側開身子,意思很明顯,我把路讓開了,你要是有膽子就攻入東極皇朝的皇宮。

    隨着老人這麼一側身,東極皇朝數千人亦齊齊側身,各個面帶着高深莫測的笑意,似在嘲笑這些強大的神魔們。

    東極皇朝的這個舉動,讓得所有神魔心裡都是咯噔一下,沒了底。它們的確感覺到了天地的變化,在以往來說,這種變化都預示着一代舊帝合道時留下的天道印記消散,新的帝路開啓。

    只是,若眼前軒轅大帝的後代們所言爲虛的話,他們又怎麼敢把自家的祖地暴露在人前,任人入侵?這虛虛實實讓它們陷入了糾結之中

    就這樣,一方人側開身子笑臉相迎,一方神魔心在動,身子卻不敢動,場面顯得有些詭異。

    這種對峙不光發生在東極皇朝,玄霄宮、赫連家、沐家、九黎教亦在上演,細節雖不同,但大致卻差不多,各方神魔憋了太多年的怨氣和怒火,只是它們畢竟離開大陸近二十萬年,在與世隔絕的北冥海深處,又怎麼可能瞭解到大地上發生的事,又怎麼可能百分百確定人族就真的沒有大帝?

    它們不是不想冒險拼搏,只是沒有冒險的本錢,若是一招走錯,惹得大帝親臨,搞不好萬千神魔真的會被滅族,屆時它們將成爲種族的罪人。

    幾大曾出過大帝的神魔種族在與人族大帝傳承對峙時相互以秘法進行溝通、商量,最終達成一致,採取暫緩的手段。

    東極皇朝前,敖嵐對着一衆淡笑着的人說道:“一個月後,中州和西漠交界處的神魔嶺,諸多神魔在那裡恭候人族各位大能的大駕,屆時還望人族焚香禱告通知人族大帝降臨。我想,以大帝的神通,一個月的時間不管在哪都能趕回鈞天界吧!”

    焚香禱告,這是一種類似祭祀的手段,從古至今想要求大帝降臨,都是通過這種方法來實現。只要擺下香案,萬民祈禱山呼,大帝不管身在何方都能感應到。

    “一定!”

    姬康闔首,以示自己定當赴約。

    得到姬康的確認,敖嵐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富麗堂皇的皇宮,而後大手一揮,帶着萬千神魔撤走。差不多的時間,其他地方的神魔亦是撤離,不再與人族對峙。

    見龍族及一衆神魔離去,身爲皇主的姬元封鬆了一口氣。其實又豈止他一人?不說全部,至少九成九以上的人都背脊生寒,衣袍都被冷汗打溼了。沒辦法,那些神魔實在是太強了,要是真戰起來,他們有六成以上的概率會敗!

    姬康目光悠遠,眺望遠方,留下一句‘月內固守皇城,不得惹事’後,飛身離去,也不知去哪。

    所有人都知道,雖然神魔暫時退了,但若是一個月後在神魔確定了人族根本無帝之後,必定有一場惡戰,每個人都心事重重的回到了皇城,全都閉關修煉,準備一個月後的大戰。

    因爲神魔臨世,大地上的人都忐忑不定,一些散修更是趁此機會投靠了大勢力,沒辦法,若是神魔真的發動大戰的話,他們一定最先敗亡,只有依靠大勢力纔有活下去的希望。

    而經過與人族大帝之傳承對峙之後,神魔定下一月之約便退了,無數神魔遍佈大地,尋找各自的祖地而去。

    龍族飛往東海,在無盡的大海之中找到了它們的祖地——龍島。而鳳凰一族則降臨在南疆梁州境內的鳳凰山,族中老祖張口吐出一道光,一株參天大樹便紮根在山頂,無數鳳凰喜鳴一聲,落在神樹之上。

    ……

    北原冀州,一杆百丈仙幡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橫空而過,向着東域飛去。

    wWW Tтkā n ¢O

    仙幡之後,兩道人影如鬼魅似閃電,追着仙幡。速度雖不如仙幡那般快,卻也慢不了多少。

    從異象突生之時,霍然還未有所反應就被一個人帶着飛奔追仙幡而去,片刻的停頓之後,霍然這才發現帶着自己的居然就是半年前在無生崖外遇到的老人如淵!

    “如淵前輩,鎮妖幡自主飛行,北冥海那邊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而且我感覺到了天地發生了變化,這是爲什麼?”被如淵拽着的霍然問道。

    “神魔出世了!”

    老人一邊運起玄功盡力不讓自己落下鎮妖幡太多,一邊頭也不回的說道:“重新出世的神魔必定會對人族展開徵討,而今人族無帝,處境堪憂,或許這就是老朽百年前所感應到的大劫!”

    “爲了平息這場大劫,我們需藉助鎮妖幡的力量,所以必須追上鎮妖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