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66章 異象突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66章 異象突起字體大小: A+
     

    混沌這玩意兒就跟‘仙’一樣,只要沾上點邊就強的沒邊。

    混沌神魔與仙相近,身爲其一的盤古更是逆天戰仙,於鈞天界留下一片帝仙戰場。

    混沌青石蓋世絕倫,爲神材仙料,宇宙奇物,可煉成帝器。

    ……

    如今從不顯現的混沌體出世,不單是霍然,所有知道的人都能夠預想到這個如空如幻的孩童將來能達到什麼層次??。成不成仙不能確定,但卻一定能夠證道成帝!

    而今天地中,對混沌體最爲了解的莫過於老人了,他又何嘗不知道混沌體的強大?

    看了一眼好像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感覺到的小如空,老人搖頭一嘆,道:“江湖是非亂,苦海亦無邊,一旦入得這天地棋局間,想要掙脫又談何容易?我可以擅作主張的爲如空向天奪命,但不能主宰他日後的方向……”

    風雪飄搖,人間動盪,霍然終究是沒有多坐,當即告別以如淵爲名的老人,和以如空爲名的孩童,重新踏上了北行之路。

    如淵,似乎是一個很遙遠的名字,霍然也只是感覺在哪聽過。

    混沌體?大劫?

    迎着風雪而行的霍然一直在想這兩件事,混沌體的降臨伴隨着大劫,距離混沌體臨世已過去百年,時值一個時代的末期,大劫究竟在何時呈現?會以什麼方式呈現?

    結果早已註定,霍然怎麼可能想得通。

    大劫將來,人盡歷劫,在未來未知的某個時刻而發生的大劫之中,沒有超絕的修爲是不可能活下去的。想到鈞天界中一系列年輕至尊都已前往域外戰場,霍然心生唏噓,他亦想去域外戰場,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到最高的修爲。

    只是蘇嫣紫堪危,如今連她在哪都不知道,他又怎麼放得下心?

    心繫諸多,霍然一路向北,踏着風雪而行,越往北的氣溫就越低,也幸虧他修爲已臻至明王境,對於這種惡劣的環境可以無視。

    半年悠悠而過,霍然一邊尋妻,一邊修煉,此時的修爲已達至明王境巔峰,只需一個契機就能破入轉輪王境。

    來北原已經一年,除了無生崖內,這片浩瀚的土地上都被白雪覆蓋着,直到今日纔出現點不同。

    遙遠的前方已不再是純白之色,而是略顯透明,陽光灑落而下,反射出絢麗的光輝,霍然不知不覺間竟來到了極北之地,可以望見結成冰的北冥海。

    都說西漠多妖,但所有人都知道北冥海多神魔,只是這麼多年來並沒有誰親眼看到而已。

    一望無際的北冥海,只有與大陸接壤的萬里範圍內才結成冰,萬里之外卻如普通的海一般無二。望着這片被神秘之紗籠罩的海,霍然深呼一口氣,壓下心頭的激動,而後四顧。

    “在那!”

    縱目遠眺,千里之外一杆百丈高的幡正迎風飛舞。霍然雙目緊鎖,身軀翻轉間出現在這杆充滿傳奇色彩的仙幡之前,崇敬的望着迎風獵獵作響的仙幡。

    招妖幡,亦喚作鎮妖仙幡!

    昔年神魔攪亂天地,欲圈養人族,關鍵時刻一位名爲太昊的青年從域外出現,他展開帝威,一瞬間就滅殺了神魔中無數大能,而後頒下法旨,神魔盡皆退到北冥海,後又在極北與北冥海接壤處立下鎮妖幡,對神魔以示警戒。

    近二十萬年過去了,儘管這杆鎮妖幡的主人早已不知生死,但它始終屹立,秉承其主遺志,鎮神封魔,守護這片疆域。

    鎮妖幡長達百丈,黝黑的幡面上臨摹了無數神魔之形,插在地底風雪不侵,雷雨不進。

    霍然望着這由自古以來最爲強勢的大帝所立下的仙幡,目光灼灼,不免又想起了曾經的疑惑。

    “伏羲……太昊……這是兩個人,可爲什麼名字卻是一個人的?”在鈞天界之中,伏羲是太古末期的人族第二大帝,位於遂人大帝之後,距今將近三百萬年;而太昊卻是近古時代人族最後一位大帝,風姿絕世,宛如天人。

    但在地球上,伏羲和太昊卻是一個人,是人族之祖,爲人族的發展做出了不少貢獻,其中最大的便是發明創造了八卦。

    到底這兩個人有什麼關係……

    霍然搖頭苦笑,或許是地球上的傳說記載有誤吧,把兩個人給混淆了。

    距離鎮妖幡不過百丈,如此近距離打量着這杆仙幡,讓霍然感慨良多。先不論仙幡如何,但就是立下此幡的人就足矣讓人仰望。太昊啊,雖然他早已離世十數萬年,但在人們的心中卻依然綻放着不朽的光輝。

    仙幡迎風飄搖,幡面鼓盪而獵獵作響,除了幡面上臨摹着無數神魔之外,並無其他出奇之處。但就是這麼一面幡,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仿若一座豐碑,隔開了大陸和海洋。

    見到了鎮妖幡,卻未能尋到蘇嫣紫,霍然多少有點失望,一時之間不知該往哪去,左思右想未果,望了一眼樸實無華的古幡,當即臨空盤膝坐下,細心感悟鎮妖幡的氣息韻律。

    大地恢復了以往的平靜,甚至比以往更爲平靜。

    血殺堂被清剿,除了有限的幾個人之外,並無其他人知道實際上還有一個神秘的血主未曾伏誅。

    域外戰場又一次開放,十數位年輕至尊前往戰場歷練,這些人的離去,讓很大一部分人鬆了一口氣,畢竟有這些年輕至尊在,很多人都被壓着,無出頭之日。

    平靜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這一日天地震動,發生了大事。

    五大勢力,包括百花宮,內中供奉的大帝牌位幾乎在同一時候大亮,光華直衝天際,上達九霄。絲絲縷縷的帝威漫向大地的每一寸,所有人都感覺得到。

    “出什麼事了,爲什麼六位大帝都在同一時候顯靈?”

    “六位大帝是在預示着什麼嗎?”

    “大帝顯靈,這是在示警啊,人族將迎來一場浩劫……”

    中州浮屍血海,六位大帝顯靈的時刻,原本平靜的浮屍血海巨浪一層層翻起,一具具或人形或獸形的枯骨直立而起,盡皆眺望北方。每當有枯骨詭異的直立而起時,便有一層層巨浪拍擊而下,重新將這些歷盡數十萬年都不曾腐敗的枯骨壓下。

    東域莽荒林中,有人在這一日聽到了其中傳出陣陣獸吼之聲,聲震八荒,其音有種魔性力量,攝人心神,恐怖無邊。

    西漠太古洪澤,久無人跡的沼澤地之中,土浪忽而隆起,忽而降下,時不時有光華溢出,直接撕裂空間,崩碎一方混沌。

    南疆忘情谷,內中傳出一陣陣鐵鏈交擊之聲,清脆鏗鏘,激起了漫天符文。

    北原無生崖,從來風雪不侵的無生崖,此時卻落滿白雪,一聲聲沉重的呼吸聲傳了出來,其聲如雷鳴。

    五大禁地與六位大帝幾乎在同一時刻發生異樣,讓得天地震動,無數人顫抖。

    十絕聖地西玄洞天,樸實的老人在這一刻睜開雙眸,一束精光直入虛空。他單手掐指,似在推算什麼,這個過程中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在最後一指落下時,一似鮮紅yètǐ自他的嘴角溢出。老人呼吸喘急,來不及拭去嘴角血漬,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姬家外門太和殿,本在悠閒飲茶的沐河手一抖,茶杯落地而碎,茶水灑了一地,沁香氣味四溢。他眉頭一皺,眉心睜開一隻豎眼,上觀九霄下視九幽,而後一拂手收了眉心天眼,身軀緩緩隱入虛空。

    冀州一座不知名的雪峰之內,空靈近仙的孩童正樂此不疲的疊着小石子,fǎngfo在他的眼中除了這些奇形怪狀的石子之外,再無他物,而一旁的佝僂老人也溺愛的看着自己的孫兒。

    然而,幾乎在同一時刻,不管是佝僂老人還是近仙的孩童,兩人俱是身體一震,六識不顯的孩童在這一刻fǎngfo靈智大開,喃喃道:“禍起,難生,誰仙,誰死。”

    八字落地,原本疊起尺許高的小石子轟然倒塌,小男孩兒也在這一刻雙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老人心驚,一把搭住男孩的手腕,在確定孫兒只是昏倒之後鬆了一口氣,不過而後卻面露凝重之色,將孫兒抱到蒲團之上,老邁的身軀散發出絕世恐怖的氣勢,忽而一轉整個人便消失。

    極北之地,鎮妖幡前,盤膝悉心體悟仙幡上若有若無的帝道的霍然猛然睜開眼,望向大地之上撐起的六道光柱,他在其中感應到了六位大帝的氣息。

    “發生什麼事了?”霍然緊緊盯着鎮妖幡,不明所以。

    此時的鎮妖幡亦是生出某種感應,幡面之上的無數神魔綻放出迷濛之光,fǎngfo要活過來一般。

    咔嚓!

    遙遠的北冥海深處,傳出了一道清脆如玻璃破碎的聲音,不大,卻傳遍整個鈞天界,fǎngfo是在每個人心中響起的一般。

    隨着那一聲脆響,整個天地似乎發生了某種變化,因時代末期和太昊大帝合道的印記所產生的大道壓制在這一刻轟然消散。

    吼……嗷……啾……

    與此同時,無數怪叫之聲從北冥海那邊傳來,接着一道接一道的流光飛躍向大陸。

    嗤!

    這個時候,鎮妖幡自主搖動,拔地而起,向着東方飛去。

    “走!”

    錯愕中還來不及有所反應的霍然只聽見耳邊傳來一道聲音,而後整個人便被帶着追逐鎮妖幡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