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59章 紅星話血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59章 紅星話血主字體大小: A+
     

    轟!

    一聲巨響如天雷炸開,血色宮殿在這一刻轟然倒塌,掩蓋了其中所有人。

    殿外的霍然和蒙修戚也遭受到氣浪的波及,只是蒙修戚魔功早已通玄,一揮手就將氣浪阻擋在身外,任其多麼強大都不可能越雷池半步。

    霍然心驚,不是因爲面具人的自爆,而是其自爆前穿透血色宮殿與自己的對望,面具人不但發現了自己在窺探殿中之事,更是在自爆前對着自己似笑非笑……

    “誰?”

    就在霍然陷入深深的疑惑中時,蒙修戚一聲驚呼,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拉着霍然向西方飛去,這一剎爆發出的速度足矣讓五大勢力中的神王膛目結舌,望塵莫及。

    被蒙修戚驚醒且帶着疾行的霍然眸光冷冽,因爲前方正有一道血光化作極速遠遁,正是血殺堂獨有的血遁之法!

    千算萬算,五大勢力的人都不曾想到血殺堂竟然還有餘孽未伏誅。

    前方那血光速度快的超乎想像,即使是屹立在王境最巔峰的神王也未必有這等極速。奈何這人遇到了遠超神王境的蒙修戚,註定不可能逃過一代魔聖的追擊。

    追擊三千里,逼近的蒙修戚邪笑一聲,一手探出,宛若上蒼之手般拘禁一切,一把將那道血光攥在手裡禁錮住。

    “留他一條命!”

    見蒙修戚準備發狠捏死那人,霍然連忙出聲制止。

    聞言,蒙修戚聳聳肩,鬆開了手,在那人剛脫困就想繼續遁走的時候,他屈指探出一道烏光侵入其體內,那被血色迷霧籠罩的人身軀一震,直挺挺的落在地上。

    “是你!”

    蒙修戚這一手算是禁錮了那人的修爲,他遮蔽身形樣貌的血色迷霧因修爲被禁錮,完全斂入體內,讓霍然沒想到的是,這人居然是失蹤四年的赫連紅星!

    感受到體內的法力被那如鐵塔般的中年男子禁錮住,赫連紅星深知逃脫無望,深呼一口氣,對着吃驚的霍然說道:“這一次你又贏了,我還是輸得這麼徹徹底底。”

    霍然根本就沒心思跟他打機鋒,落在他的身前直接問道:“你怎麼會成爲血殺堂的人?”

    雖然血殺堂收復了不少一方名宿豪傑,但這些人幾乎都是壽盡,或者壽元將近之人,他不明白正值青春的赫連紅星爲什麼會成爲血殺堂之人。一個擁有絕世體質,生性高傲的人,怎麼會甘於人下,甘心受人驅使?

    一向心胸狹隘的赫連紅星似乎感覺這次是真的走投無路了,越到這個時候,他反倒釋然,淡淡說道:“因爲我想要變強,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殺了你一雪前恥。”

    “赫連家給不了的,血殺堂卻能給,所以我加入了血殺堂,成爲一個劊子手。”

    霍然鎖眉,睜開了眉心的紫極仙瞳。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了他一條,此時的赫連紅星竟然達到了轉輪王之境!

    四年前還只是通神境巔峰的赫連紅星,此時卻達到了轉輪王境,兩者之間足足相差了六個境界,其中有一個還是大境界!!對於這種情況,霍然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了,他修爲提升的速度已經夠快了,差不多追上了諸多年輕至尊的境界,可是赫連紅星呢?早已甩開衆人一截!

    “看樣子血殺堂真的是有些手段……”霍然嘆道,血殺堂的手段已經在赫連紅星身上完美的體現了,還有那些早在數十年前就已經壽盡坐化,如今卻重現世間的人,這些人無一不在說明血殺堂的神秘和強大。

    “何止是有些手段!”

    處於生死之境的赫連紅星身上竟流淌出與赫連紅塵相似的氣質,淡而無爲,虛無縹緲。他雙手揹負身後,笑着說道:“世人對血殺堂的瞭解終究是太少了,就連在血殺堂待了數十年、數百年的人亦不可能完全知曉。”

    看着赫連紅星,霍然詫異不已,不是因爲他說的話,而是因爲他說話的態度。要是換作以前,赫連紅星怎麼會以這種口氣跟自己說話,沒冷眼相對或出手鎮殺就已經是日頭打西邊出來了。

    擡頭瞥了赫連紅星一眼,霍然感嘆一聲,看來這四年裡,赫連紅星變了不少。

    “這是一個局,血殺堂自己設下的局,對嗎?”霍然開口,五大勢力清剿血殺堂的事疑點太多了,那個疑似血殺堂首領的面具人表現的太過淡然,就像他自己說的一樣,這是個遊戲,而他則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

    赫連紅星點點頭,不準備隱瞞,“這一切都是血主在引導,引導五大勢力將血殺堂滅盡。”

    霍然苦笑一聲,暗道果然如此,不過這件事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讓他疑惑不以,只能問道:“血主是誰,他爲什麼要將血殺堂毀掉?”

    “血主就是那個面具人,也是血殺堂的首領。”

    赫連紅星席地而坐,取出一壺酒飲了一口,而後將酒壺扔給霍然,繼續說道:“每個人都知道血主就是血殺堂的首領,但沒有人知道他到底什麼來歷,目的爲何,唯一知道的是,他就像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天神,他雖從不曾在人前出手,但卻牢牢控制了血殺堂的每個人……包括我!”

    “他應該是掌握了你們每個人的缺點和慾望吧!”霍然點點頭,仰頭就要灌下一口酒,只是在此之際赫連紅星卻是笑着說道:“你不怕酒裡有毒?”

    聽到赫連紅星看似自嘲的話,霍然笑了笑,仰頭灌下一大口,而後擦了擦嘴角酒漬,說道:“無妨,反正這是第一次跟你喝,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中毒就中毒吧!而且,你雖然想殺我,當相比於毒死我,你更樂意親手殺了我!”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赫連紅星嘴角勾起,自嘲一笑,多少有點落寞。

    他是一代神體,未來成就不可限量,乃是西漠第一天才,縱觀全天下,能與他相提並論的也不超過五指之數。嘗過輝煌和意氣風發,踩過無數英傑人雄,到頭來還不是要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挫敗,敗得體無完膚嗎?

    “對於血殺堂,你的瞭解僅限於此嗎?”感覺到飲入腹中的酒並無任何異樣,霍然鬆了一口說道。

    說實話,他不是沒有擔心赫連紅星會臨死反戈一擊,要以酒毒死自己。只是這個念頭一閃而過,正如他說的那般,赫連紅星固然心胸狹隘,一心想要殺死自己以雪前恥。但是,一個天才都會有傲氣,對待敵人都想親手鎮殺,而不是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這樣只會讓他們連自己鄙視自己。

    赫連紅星搖搖頭,只是片刻之後,彷彿想到了什麼,說道:“之前血主在殿內自爆,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並不會死!”

    “爲什麼?”霍然皺眉,他的紫極仙瞳親眼看到了血主自爆,巨大的威力連那大殿都給崩散了。

    自爆之所以叫做自爆,就是一個修士以一身的精氣神爲引,點燃氣海內所有的法力,讓那法力極速膨脹,撐開肉身,爆發出最爲強大的一擊!自曝過後,即使神魂沒有被轟散,保持一絲真靈不滅,但氣海已毀,活着也是一廢人……

    等等!

    想到這一點的霍然震驚道:“血主是不是有修復氣海的方法?”

    一個人自爆,若是能保持神魂不散,即使肉身爆成碎片,依然可以重組肉身,只是肉身中氣海被毀而已。但如果這人擁有重塑氣海之法的話,那就根本無礙啊!

    聽到霍然的話,赫連紅星笑着搖搖頭,說道:“不知道,或許有,也或許沒有。不過不管如何,血主都不會死的,這點我深信不疑。”

    進霍然一副不信的模樣欲言又止,赫連紅星繼續說道:“不要問我爲什麼這麼堅信,如果你加入過血殺堂的話,也會有我這種想法。而且拋開這點不談,他既然主宰了這場在他眼中的‘遊戲’,那他會把自己給玩死嗎?”

    “一個手握數千人生殺大權的人,一個來歷神秘,手段更是鬼神莫測的人,他會是一個瘋子嗎?”

    霍然沉默了,片刻之後轉首望着臉上陰晴不定的蒙修戚,問道:“老爺子,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重塑敗壞的氣海嗎?”

    “十大仙藥!”大魔目光灼灼,道:“除了可生死人肉白骨,讓人褪去舊體重生的十大仙藥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可以重塑氣海!”

    輕輕一嘆,霍然心情沉重不已,血主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到底是瘋子還是天才?他自曝之前,對自己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霍然揉着太陽穴,腦海中混沌一片,總感覺血主似乎跟自己有什麼關係,但具體又說不上來。

    見霍然陷入深思之中,赫連紅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再說話。他仰首閉眼,就像是在享受一生中最爲平靜的時光,或許下一刻就要與這個世界告別了吧。

    “是我替你結果了他,還是你自己來?”蒙修戚雙手抱臂,笑着問道。他看出了兩人肯定有大仇,而這個血殺堂的小子定然是對霍然殺之而後快,但又怕霍然婦人之心氾濫,不忍下手,所以纔會這麼問。

    赫連紅星猛然睜開眼,眸中精光一閃而沒,他站起身,平靜的說道:“給我最後一戰,讓我在戰鬥中消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