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51章 以戰誘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51章 以戰誘戰字體大小: A+
     

    咔嚓!咔嚓!咔嚓!

    一尊自在王完全爆發出極限戰力,霍然還沒來得及反應,胸前遭受巨力,一根根胸骨斷裂,整個胸膛都塌陷下來,身軀也如斷線的風箏般拋飛而出,灑下一道血線。

    鮮血似不要錢般從霍然嘴中、傷口處淌出,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讓他整個人如在血池中浸泡過了一番,猩紅中帶着微末紫色的鮮血如注,淌落一地。

    這就是自在王的真正實力嗎?

    血海因那一拳而略微頓了一下,不過而後威勢更猛,血浪涌上百多丈,遮天蔽日。霍然眸含冷電,體內磅礴的生命精氣沖霄而起,浸潤修復傷體的同時,有壓蓋一切之勢。

    他大吼一聲,身如蠻龍而出,不因敵強而退,反因敵強而進。

    這一戰註定艱難,甚至有可能喋血飲恨,但修至如今的霍然早已萌生出無敵之志,敵人強大怎樣?傷了又怎樣?只要還沒到必死之局,就可以放手一戰!

    昔年沐太清於亂世崛起,斬神魔,殺大帝,血染忘情谷,這是何等氣魄?

    血封嵐舉世皆敵,殺盡百萬人,這是何等氣魄?

    太昊乍一出世便無敵天下,還未證道成帝之際就隻身入禁地,挑戰禁忌領域的強者,這是何等氣魄?

    霍然雖從未想過要與先人前輩們作比較,但先人之氣讓他戰而不退,只要沒死,就要猖狂!

    “殺!”

    他一吼氣蓋世,舉拳力無雙,身形如龍,背後又有超過百丈的滔天血浪在翻騰拍擊,整個場面就好像一頭蠻龍於血海之中翻越,在攪動浩大血海,激起滔天血浪,壯觀震世。

    赫連瑾心下巨震,被霍然那蓋世無雙的勇猛之勢鎮住,他忍不住在心頭低嘆,此子臨危而不懼,望強而不餒,兼之本身天賦絕倫,心性極佳,假以時日必定爲一方豪雄,甚至凌駕衆生之上亦未嘗不可!

    心頭念一閃而過,赫連瑾亦豪氣沖霄,背後白色海洋在震盪,他似一尊大海的王者,踏浪而行,赫連家的秘術展動,讓天空爲之一暗,逐漸有星辰閃爍而現。

    星輝迷濛,有着未知的力量於星輝之中游蕩。霍然處於氣勢最巔峰,怡然不懼,身軀躍然而出。

    他拳芒耀世,生生破開那一層層迷濛的星輝,整個人像是一枝脫弦的利箭,凌厲而不可擋,尖銳、強勢。

    赫連瑾雙手劃過一道道痕跡,溝通天上星辰,一種莫名的意蘊產生,天上那組成勺子狀的七顆星辰受到指引,各自投下一縷光輝。它們是世間最爲強勢的光,如刀似劍,鋒利無邊,七道光劍斬碎虛空,從天而降,只取霍然首級。

    霍然面無表情,右手打出九轉玄元神拳,左手掌指晶瑩剔透,單手在掐印。隨着他左手手指越來越快,他的掌心處逐漸出現一方寶印,通體白而瑩,玉而潤,仿若最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

    寶印威武,上面盤着一頭白虎,通體白色皮毛濃密,根根如針,背後雙翼隱而不發,整頭白虎看上去是那麼的逼真。

    大玄元印!

    這是西玄洞天的不傳之秘,自古以來習得的人不過單手之數,曾被沐太清贊爲不是帝術的帝術!

    “吼!”

    一聲呼嘯驟響,震動鼓膜,直達人心,臥於寶印之上的白虎彷彿動了一下,其身前頓時出現了一尊白虎虛影,雙翼展開能有三丈,張口咆哮,一對長長的獠牙異常猙獰可怖。

    “吼!”

    白虎虛影乍一出現,便對着溝通諸天星辰的赫連瑾一聲狂嘯,聲浪震動百里,讓從天劈斬而下的七道光劍都是一頓。一嘯過後,白虎雙目充滿暴戾之色,猛地向着赫連瑾撲去,雙翼更如一對天刀般割裂沿途空間。

    赫連瑾甚至大玄元印的厲害,知道除了打破那方寶印之外,根本無其他方法可破此秘術。他當即加快雙手划動的速度,天空斬下的七道光劍速度更疾,而後他一擰眉,身體不退反進,迎上白虎虛影。

    噗……

    整頭白虎從赫連瑾的身體內穿過,赫連瑾身形一頓,嘴角迅速淌落鮮血,只是片刻之後他再度上前,一拳打向那方被霍然護住的寶印。

    沒辦法,面對那頭白虎虛影根本不可能逃掉,赫連瑾索性生生承受一擊,只爲破開這項秘術。

    唰唰……

    與此同時,七道光劍斬落,目標是霍然,而非寶印。

    很顯然,赫連瑾是在分兩力,一對霍然,一對寶印。洞悉赫連瑾意圖的霍然冷冷一笑,天靈蓋之中衝出一道精氣,另一個霍然上擊九重天,迎上了七道光劍,而他自己則是一手護住寶印,一手演化九轉玄元神拳悍然而出。

    赫連瑾萬萬沒有想到霍然居然有分身之術,只是身後那頭白虎已然返身而回,他沒有時間來感嘆,只能一往無前,否則將被大玄元印生生耗死!

    可以承受白虎穿體一次,甚至可以兩次、三次,但是四次、五次、十次呢?別說就他一個了,就是再來一個自在王也得被活生生耗死啊!

    這是一場艱難戰,分身與似乎通靈的七道光劍而戰,霍然本身則與赫連瑾戰至一塊兒,雙方你來我往,手段都是異常狠辣,意取對方性命。

    咔嚓!

    在生生承受了兩次白虎穿體之苦後,赫連瑾終於是一拳破開了被玄黃寶塔護住的寶印,通體玉潤的寶印寸寸碎裂,再次襲進赫連瑾身前的白虎哀鳴一聲,於不甘之中消散。

    噗哧!

    趁着這個機會,霍然強勢出手,右手插.進了赫連瑾的腹部,絞斷了不少腸子。

    鮮血爆飛,本就重傷的赫連瑾再遭重創,身子踉蹌後退幾步,大喝一聲激起全身法力,生生將霍然震退開去,而後往嘴裡扔進一顆靈丹,接着大步向前,一掌劈落。

    撕拉!

    霍然伸手格擋,右臂被對方撕下一大塊血肉,傷口之中殘留這對方強勁的帶有一種魔性力量的法力,在腐蝕着他的身軀。

    ……

    兩人都好像拼命三郎,一心置對方於死地。霍然終究是修爲弱了對方不少,越打下去,劣勢就越明顯,從開始仗着大玄元印的存在,還可以對赫連瑾造成較大的傷害,到大玄元印破碎,就只能偶爾還還手,完全處於被動。

    噗!

    赫連瑾那蘊含着赫連瑾秘術的一掌拍落,似秋風掃落葉,這片空間都被拍碎,霍然整個人都拋飛出去,肌體出現了裂痕,一絲絲鮮血從裂痕處淌落,染了一地。

    嘭!

    赫連瑾又是一掌拍落,道道法則神鏈溢出,如鞭打下,霍然提起殘餘的法力,艱難抵擋,奈何如螳臂擋車,身子再次灑血飄飛。

    一口口鮮血自霍然嘴中咳出,他傷的太重,整個身體都彷彿要崩開,除了當初渡王劫和闖百花島時,他還不曾受到這等重創,身軀差點崩開。

    感受到主人勢弱,玄黃寶塔滴溜溜的旋轉着,飛到霍然的頭頂,再次垂落下玄黃之氣。雙方修爲相差太多,它幾乎失去了作用,赫連瑾的每次攻擊都能透過玄黃之氣給霍然造成莫大的傷害。

    另一邊,赫連瑾也好不到哪去,早已是個血人,此時又在彎腰大口喘氣。霍然的生命精氣實在是太旺盛了,就像個打不死的小強,自己一掌拍下去,他馬上又能站起來,沒把對方殺死,差點把自己累死。

    “不得不說……你是個人才!”

    赫連瑾大口喘着氣,緩緩停止身軀,“肌體都差點崩散,神魂亦受到不輕的創傷,卻愣是沒有死!”

    “只是……一切都結束了,你下地獄去吧!”

    話音剛落,赫連瑾擡起雙手,口中輕聲呢喃,天空之中一隻碩大的巨掌凝聚成型,威勢震盪方圓數裡,攻擊還未落,空間就已經崩塌,地面更是直接下陷一丈,呈現出一個巨型掌印。

    狂風呼嘯,混合着混沌氣,強大的壓力襲身,霍然面上的肌肉都被牽動,如一層皮在上下翻滾。

    “喝!”

    一聲大喝,赫連瑾雙手壓下,天空之中那碩大的巨掌受到牽引,直直向着霍然壓下。

    這一掌若是壓實了,霍然瀕臨崩散的軀體將徹底崩開,搞不好血肉都將被磨滅,就此飲恨於此!

    唰……唰……唰……

    在這一刻,從空間中衝出十數道身影,分別衝向玄黃寶塔、霍然和赫連瑾,每一個都被血色迷霧籠罩,看不見身形和樣貌。

    血殺堂!

    關鍵時刻血殺堂的人出來了,十數人分衝三個目標,意欲何爲不言而喻!

    ‘傷重躺地’的霍然眸光犀利,冷笑一聲翻身而起,一改頹勢後雙手迅速掐起法訣。

    “等得就是你們!”

    一語落地,方圓數裡之內的地面升起無數符文紋絡,它們於虛空之中交織纏繞,排列成一種奇異的結構,讓這方天地彷彿變了一個樣,多出了一種莫名的意味。

    而赫連瑾也是冷笑不已,雙手持續壓落,只是目標卻不再是霍然,而是那些個衝出來的血殺堂成員!

    “不好,中計了!”

    其中一個血殺堂成員一聲驚呼,大喊一聲,很果斷的抽身反退,其他人也意識到這是一場針對自己組織的陰謀,不再直奔目標,而是轉身飛逃。

    只是,來了不留下點什麼東西的話,走得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