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48章 各方雲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48章 各方雲動字體大小: A+
     

    “你這是做什麼?”

    霍然連忙將韋一笑扶起身,說道:“你既然決定走上這條路,我也不會反對,只是我不能當你師傅。”

    “爲什麼啊?”韋一笑一臉苦相,跟吃了黃蓮似得。本來已經下定決心踏上不歸路的,怎麼就不能拜你爲師了呢?

    笑了笑,霍然說道:“因爲我學的東西都不是我的,未經人同意,不能私自傳授!”

    現在霍然修有兩部功法,一爲血神經,一爲西玄功。血神經就不用說了,當初.血神大帝要他發誓不能傳給其他人,而西玄功本爲西玄洞天的修煉功法,他受張真玄諸多恩澤,怎麼能私自傳授?

    聽到霍然的話,韋一笑鬆了一口氣,嬉笑道:“要不把我介紹給你師傅,讓他收我爲徒,以後咱倆不光是老鄉,還是師兄弟了!”

    師傅?霍然扯了扯嘴角,當日再上西玄洞天的時候,他曾請張真玄收爲徒,奈何老人卻一口回絕,言稱自己命中不該爲他的徒弟。想到這點,霍然笑了笑,說道:“你天賦不錯,雖不算頂尖,倒也是上上之姿,找個師傅不難,等過段時間就給你找個師傅吧!”

    霍然在這個不知名山村住了下來,準備恢復之後再回中州。

    這一呆就是大半個月,臨別前韋一笑向幾十位村民告別,自他來到鈞天界之後,一直就頗受這些人的照顧,如今他要跟霍然去中州,自然有些不捨。

    “各位,等我日後輝煌了,一定會再來看你們的,一定會的!”韋一笑眼眶泛紅,一語落地後頭也不回。在這裡的一年裡,沒有了城市的喧囂,讓他心靈寧靜了不少,此時卻要走,也不知何時才能再回來。

    霍然搖搖頭,這一去可能是永別,輝煌……想要達到輝煌談何容易,就算在這個過程中活下來,也最起碼是幾十年後的事了。對修士而言,幾十年並不算什麼,但對凡人而言,可能就是半生。

    “走吧!”

    喚出傳送陣臺,霍然神魂之力溢出,鎖定方位後,一把拉着韋一笑鑽入空間之中。

    ……

    經過三天的傳送,兩人跨越了億萬裡,回到了豫州城。

    “哇,好大的城,好多的人,嘖嘖,咱們老家哪有這等壯闊啊!”一進入豫州城,韋一笑的表現就跟當初無情差不多,東看看西看看,儼然一個好奇寶寶。

    而霍然卻從進入豫州城開始,就一直緊皺着眉頭,因爲他發現今日的豫州城你,多了許多陌生面孔!

    豫州城很大,人口多不勝數,修士雖然做不到記住每個人的面孔,但遇到的人也能記住七七八八,可是今日霍然卻發現有太多的人他所不曾見過,且各個修爲不弱!

    有大事發生!

    “走!”一把拉着東張西望的韋一笑,兩人瞬間化作極光,向着九黎教分舵而去。

    “哇……哇……好快啊!”因霍然的速度太快,讓韋一笑連倒退的街景都看不清,不由得大呼小叫起來。

    一刻鐘之後,兩人出現在九黎教分舵前,而剛停下來,還不等韋一笑喘口氣,蚩無敵、赫連紅塵、姬少卿、雲霆,以及沐清靈就迎了出來,讓霍然一頓愕然。

    “兄弟你總算回來了!”蚩無敵上前拍拍霍然的肩膀,而後詫異的看着驚魂未定的韋一笑,不明白霍然出去一趟,怎麼就帶了個毫無修爲的人回來。

    “呃,這是我朋友!”霍然回道。

    而韋一笑則是很騷包的甩了甩劉海,露出一副自認爲紳士的笑容,對着幾人說道:“大家好,我叫韋一笑,聽過青翼蝠王嗎?沒錯,我和他是一個名兒,熟悉我的人都叫我蝠王!”

    當看到清冷豔麗,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般的沐清靈時,他眉目一亮,自來熟的走到沐清靈面前,微微躬身道:“沒想到還有佳人在場,一笑這廂有禮了!”

    在場中除了蚩無敵和赫連紅塵之外,沒有一個人鳥他,倒是赫連紅塵給了他一個臺階下,笑道:“韋兄好,在下赫連紅塵。”

    韋一笑一臉尷尬的點點頭,算是問好,霍然上前,對着幾人點點頭,只是和沐清靈視線交錯的剎那心神一震,連忙撇開後,說道:“豫州城多出了許多陌生人,是你們的人?”

    “進來說話吧。”一羣人站在門口也不像個樣子,由蚩無敵領着進入廳內。剛一進,邋遢猥瑣的任無良直接擠開幾人,對着霍然攤開手掌,一臉幽怨。

    白了任無良一眼,霍然直接將陣臺還給了他,不就借了一個多月嘛,至於這樣嗎?

    拿回自己的陣臺,任無良立刻喜笑顏開,拍了拍霍然的臂膀,一副你很識相的樣子。撇過頭,在看到韋一笑之後,他一雙眼睛更是眯成一條縫,對着霍然說道:“他是你帶回來的?”

    霍然點點頭,見任無良似乎對韋一笑有興趣,笑着說道:“是,他叫韋一笑。”

    得到霍然的肯定,任無良一把抓住韋一笑的雙手,半眯着眼說道:“小夥子,我看你根骨驚奇,天賦不凡,將來一定是人中龍鳳,不如……”

    “不如跟你去拯救世界,維護和平?”任無良還沒說完,韋一笑翻着白眼說道。眼前這個邋遢道士一看就不是個好人,他直接閃到一邊,與他拉開距離。

    霍然幾人沒有管這兩活寶,徑直向着廳內走去,看到霍然走,人生地不熟的韋一笑自然要跟上,只是卻被任無良拉住,“他們進去商量一些事情,小夥子你還是跟我去走一趟吧,看你還沒修煉的樣子,道爺傳你不世功法,一旦修煉成功,百十年後遇神殺神,遇帝斬帝!”

    “我看你就是人販子,哪有一點修士的樣子?我就是拜豬爲師也不會拜你爲師的!”韋一笑態度堅決,他可不敢把一生的賭注壓在一個邋遢、猥瑣,一看就知道是個怪叔叔的人身上。

    “年輕人,別太放肆,沒什麼用!”任無良摸着下巴上幾根稀疏的鬍子,另一隻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根拂塵,裝作一副高深莫測,得道高人的模樣,淡淡道:“殊不知這天下想要拜入我門下的人數不勝數,今日是你福緣到了,不然本道會收你爲徒嗎?”

    “真的假的?”

    這下韋一笑糊塗了,任無良這貨扮人像人,扮鬼像鬼,再加上他壓根就不清楚任無良的性子,一時之間有些相信了。

    見韋一笑這般模樣,任無良心裡一樂,暗道有戲,而後更是調動體內法力,鼓盪起破舊道袍,讓他看起來更是仙風道骨,飄渺出塵。

    “無良天尊從不打誑語,這些霍小子、蚩小子都深知,當年那倆小子都想拜道爺爲師,只是道爺生性懶散,不願受紅塵束縛,故此未收他二人,只是稍微提點幾下。看看現在,他們二人可謂是風生水起,於年輕一輩中稱尊,只要你拜我爲師,將來未嘗不可與他們一戰!”

    “可是爲什麼剛纔你對那個長得跟鐵塔似的猛男很忌憚的樣子……”

    “那是道爺爲人低調……你到底拜不拜吧!”

    ……

    幾人分主次做好,霍然立刻說道:“怎麼回事,對於血殺堂你們是打算怎麼對待?”

    豫州城莫名其妙多出了五大勢力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幾位巨頭已經商定了對付血殺堂的計劃,故此霍然纔會這麼問。

    坐於首座的蚩無敵點點頭,說道:“之前五大勢力的繼承人都遭受到暗殺,只不過血殺堂沒能成功,所以這次五大勢力決定選出一個人作爲誘餌,血殺堂吃過一次虧,必然會多遣人手,這樣一來,埋伏在暗處的我們直接強勢將暗殺之人鎮壓,以搜魂術搜出血殺堂老巢,接着傾天下之力,將他們一鍋端!”

    搜魂術,一直是種禁術,只因其歹毒異常,一旦對一個人使出的話,不但能夠從中術者識海中獲得一切其知道的事情,還會因此而讓中術者承受無法想象的痛苦,嚴重者直接神魂崩潰,就此消亡,即使能逃過一次,也將就此渾噩度世,沒有什麼奇遇的話,衆生是個瘋子!

    不得不說五大勢力都不是簡單的貨色,聯合禁止這等禁術,現在卻準備拿來對別人施展。不過非常時期行非常事,對於這點霍然倒是沒什麼意見。

    五大勢力的計劃很完美,一旦完全實施下來的話,真的可能會找到血殺堂的所在,而後如預想般將血殺堂連根拔起!只是,計劃中最爲重要的誘餌,將處於最危險的狀態!

    五大勢力因爲血殺堂的事是暫時結盟了,可一旦解決完血殺堂之後,將又恢復成過去那般明爭暗鬥,如果能有機會削減其中任何一方勢力的話,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去做,所以在這件事上,他們都希望擔當‘誘餌’這項職業的人,是其他勢力的繼承者!

    你希望我去,我希望他去,幾大勢力推來推去,最後的人選只能落在他霍然身上。看清這一點的霍然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淺嘗一口潤喉,而後淡淡道:“所以這個人選是我,對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