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39章 迷中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39章 迷中迷字體大小: A+
     

    “霍小子!”任無良面色嚴肅的看着退開的霍然,說道:“你知不知道是哪個天殺的射我?”

    “射你?”

    霍然皺了皺眉頭,忽然想起那天在神魔嶺底下,后羿不屈的意志出現,彎弓射出了驚天一箭的景象,他好笑的打量着全身已無一塊好布的任無良,說道:“你不會是被那枝箭追了這些天吧?”

    聽到霍然的話,任無良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不忿道:“媽的,可不是嘛!道爺我到底幹了什麼缺德事,怎麼就忽然出現一枝要命的箭?更要命的是,本來我以爲消耗一張無極遁符就能躲掉,沒想到那天殺的箭愣是追了我三天,整整浪費我上百張無極遁符!”

    原來,那日任無良不知用什麼道符,讓自己的速度瞬間超過當時在場的所有人,一把拘走了太陽精火。他這麼一搶,等若於喚醒了當年後羿在這裡種下的封印,其不屈意志成型,彎弓射出驚天一箭。

    那枝承載着后羿意志的箭直接鎖定了任無良,要不是后羿不復巔峰時期的強大,任無良哪裡能逃三天?恐怕一瞬間就將飲恨!而那枝箭之所以追了任無良三天便突然消失,就是因爲耗盡了力量。

    得到后羿傳承的霍然心知射日九絕的強大,一箭射出不洞穿目標的話,根本不可能停止。念及此,他拍着任無良的肩膀,嘴角勾起,說道:“無良道士,手腳挺快的啊,搶在那麼多人之前奪得太陽精火!”

    “太陽精火?誰拿了?誰拿了?”任無良一臉疑惑的樣子,那模樣,就跟真的似得。

    對此,霍然只是笑了笑,拍着任無良的肩膀不說話。別人或許不知道太陽精火被誰奪走了,但他可是清楚的很,紫極仙瞳真真切切看到了任無良化身極速,一把將三足金烏虛影給抱走了。

    撇開這一點不談,后羿之靈專爲鎮壓太陽真火,在太陽精火被人奪走後,其不屈意志顯身射出驚天一箭,如果不是任無良將太陽精火拿了,爲什麼會被那枝箭追了三天?

    看到霍然的笑,任無良聳了聳肩,撇嘴道:“你就別管什麼太陽精不精火的了,還是顧好你自己吧!”

    “我?”霍然啞然失笑道:“我怎麼了?”

    任無良半眯着眼說道:“被那天殺的箭追了三天,我曾逃到豫州,那裡發生了一件你想都不可能想到的事情!”

    “你不會是找到了魔神的葬身之地,準備拉我進去尋機緣吧?”霍然一臉怪異道,這貨每次找他不是尋機緣就是盜墓。

    任無良白了一眼,說道:“我又不是無恥的盜墓賊,怎麼可能三天兩頭找這個墓找那個墓,老實跟你說吧,你哥們蚩無敵在剛出關的時候遭到了暗殺,而且暗殺他的還是老兄你!”

    聽到任無良說有人暗殺蚩無敵,霍然第一時間想到了那個會血神經的神秘人,恐怕全天下人能模仿自己而惟妙惟肖的,也只有他了。想到這點,他淡淡道:“蚩無敵沒什麼大礙吧?”

    雖疑惑霍然爲什麼表現的這麼平靜,任無良還是老實說道:“就是被斬下一條手臂,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復。”頓了頓,他將事情原委說了出來,罷了感嘆道:“真不愧爲蟬聯十屆的霸王,在那等危急時刻都能不死,反而重傷對方!”

    原來在兩天前,蚩無敵剛出關之際,‘霍然’出現,看到兄弟,蚩無敵也沒有過多防備,而‘霍然’就趁着蚩無敵毫無戒備之際突施暗手,一刀斬下。若是換一個人,恐怕在這一刀就得被劈作兩瓣,不死也半殘!可霸王終究是霸王,於千鈞一髮之際以臂換命,而後與其大戰,最終重傷‘霍然’,致其逃遁。

    這件暗殺事件,自然引起九黎教轟動,教內不少人都痛斥霍然忘恩負義,甚至揚言要通緝霍然,奈何蚩無敵卻言稱暗殺他的並不是霍然,而是另有其人,有蚩無敵,以及教主蚩灸出面,這件事也是不了了之,只是誰都知道九黎教一定在暗中調查,必定會找出真兇。

    聽完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霍然一臉平靜道:“看你的樣子似乎也認爲這件事不是我做的。”

    “廢話!”任無良撇撇嘴,嘟嚷道:“你的行蹤道爺我可是一清二楚……”看到霍然一臉不善,任無良立刻改口道:“別生氣,道爺我什麼爲人你還不知道嘛,我這麼做也就是好找你,以便一起去尋機緣!”

    霍然苦笑着搖搖頭,也沒有太過在意任無良在自己身上用了什麼秘法,嘆了一口氣說道:“事情越來越迷糊了,到底是一個人針對我,還是一羣人針對我……”

    本來他以爲是那個神秘人暗殺蚩無敵,可是這幾天神秘人一直在他萬里之內,又如何去遠在億萬裡之外的豫州行暗殺之舉?可如果不是那個會血神經的神秘人,又有哪個人能冒充自己如此之像,差點讓蚩無敵都着了道?

    會不會……

    霍然突然有一個可怕的想法,會不會修煉血神經的人,除了自己和那個神秘人之外,還有其他人?甚至一羣人!如果這是真的,是不是如神秘人所言,他們是血神大帝的後人?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見霍然神情變換,一會兒露出疑惑之色,一會兒露出驚駭之色,任無良問道。

    霍然苦笑一聲,說道:“你可能不知道,當日在你和五大勢力幾個生還者離開神魔嶺之後,來了一個全身被血霧籠罩的神秘人,而且我親眼目睹了他吸乾諸多死者的血脈精華……”

    “他用的是血神經?”任無良脫口而出,可片刻之後卻搖頭否認,當今天下不是就霍然一人得到了血神大帝的傳承嘛,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如果又冒出一個血神大帝的傳人,這算什麼事?

    然而霍然卻給予肯定,他重重的點頭,道:“他不光修煉了血神經,而且還會血神大帝的諸多秘技,那些連我都不會的秘技!”

    “怎麼可能?!”

    任無良大驚之色,緊盯着霍然說道:“你以的意思是,你只有血神經的修煉之法,而沒有其中記載的秘法絕技?”

    “不錯!”霍然苦笑着點頭,他也在疑惑當初.血神大帝爲什麼只傳他修煉之法,而不傳秘法絕技,難道自己修煉血神經這件事,根本就是血神大帝爲其後人所扯下的一個幌子?

    “血神大帝……”

    得到大霍然的肯定,任無良早已沒有了往日的懶散和猥瑣,他眉頭緊皺,一臉嚴肅的說道:“歷史上,血神大帝是殺性最大的大帝,沒有之一!不算域外,單就在鈞天界,他殺的人不低於百萬數!”

    “殺了百萬人?!”霍然瞪大了眼睛,百萬那是什麼概念?就是一個個站着讓你殺,恐怕也得數十年的時間吧,這還只是在鈞天界!時至今日,霍然早已知曉這片宇宙中除了鈞天界之外,還有其他存在生靈的地方,比如地球……

    地球戰國時候坑殺七十萬的白起被稱之爲殺神,那親手殺了百萬以上的血神大帝算什麼?

    “在血封嵐還未證道成帝的時候,時值神魔與人族大戰,他雖爲人族,卻從不以人族自居,不管是神魔還是人族,他都殺,讓大地上流血漂櫓,死屍盡皆被其扔到了浮屍血海之中,這也讓原本名爲‘血海’的浮屍血海,成了如今這個模樣。”

    想到當年的景象,任無良臉上浮現出難言的意蘊。

    “浮屍血海以前沒有上面的浮屍?”霍然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沒有想到,原來浮屍血海是血神大帝血封嵐一手鑄就的,他可以想象當一具具屍體從天而降,盡皆落進無盡血海時會是怎麼樣一種情景!

    “就算是要奪取他人血脈爲己用,那他也大可不必殺這麼多人啊!”

    如果血封嵐真是爲了奪取他人血脈的話,大可擊殺那些血脈逆天之人,比如說各大大帝的後人,這些人血液中的神性力量絕對遠超普通人!

    任無良搖搖頭,說道:“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可事實上血封嵐只奪取過百多位血脈逆天之輩的血脈之力爲己用,而殺得百萬人,卻只是殺了,並未汲取這些人的血脈精華,就直接將死屍丟進了浮屍血海之中,任其沉浮。”

    頓了頓,他苦笑道:“當然,也有可能他汲取那些人的血脈精華時,不曾有人發現,誰又能明白血封嵐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他沒有受到天譴嗎?”霍然憤怒道,屠屍百萬,鑄就浮屍血海,其殺性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種人怎麼沒有受到上天的遣罰?

    任無良苦笑一聲,說道:“這是自然,其實當時他殺了數十萬人時上天就已經降下劫罰,只是血封嵐卻頂着天罰繼續屠殺,直至屍體遍佈血海時才停止殺戮,而在他停止殺戮的那一刻,他就開始逆天證道了,且還成功證道,成爲萬古第一的血神大帝!”

    聽聞那段秘辛,霍然忍不住咋舌,再聯想到近來.經歷的種種,他眉頭緊皺道:“你說……他是不是一直沒有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